笔趣阁欢迎您,您可以选择[登录]或者[注册新用户]!
简体版 · 繁体版  
  •  
正文 第一卷 天武大陆风云起 第三百六十五章 原来看的是她
    在今天这样的日子里可以说是举国欢庆,就连平日力巡查的士兵都比往日里松懈了不少,其实这也不能怪他们,心里的激动是一回事,今天的人流量实在是太大,这是客观的事实。

    他们根本就无法认真仔细的去盘查每一个人进城的人,再说了在今天这样的日子里,做出那样的举动实在有些不合适,也确实是查不过来,街上已经是人挤人了,想要在街上巡逻都是不可能的。

    所以他们并没有发现有两位身穿黑袍的人和其他人有些不同,一位在城中看似漫无目的的转着,但是每当他经过那四座神像的时候都会停留很长的时间。

    而另一人正是身穿黑袍的步凌烟,她不想让人发现自己,更不想让杨凡看到她,她只是想来看看他,看看他的婚礼,看看他的幸福,她走的很平静,和兴奋的人群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她站在一个角落里,抬头看着广场上陆续献礼的人和已经思念了多年的他,和他喜欢的她。

    天机送的东西引起了很多人的兴趣,那东西已经无法用金钱去衡量了,竟然是一种造型奇怪的机关兽,据天机的说法它可以帮助两人打扫家中的卫生。

    这种看似用处不大的东西,却是已经超出了这个时代固有的认知,对于杨凡和乔依依来说这东西可是比那些奇珍异宝实用多了,而且就算真正论起价值来,它也不会比任何的宝贝差。

    通玄境的阵法大宗师,炼器大宗师,锻造大宗师,要想让这三人出手那可不是几十、上百万两黄金就可以请得动的,更不要说还是三人联手打造的东西!

    能有面子让他们三人联手的,也许只有当世的六大高手吧!

    可想而知这件看似无用的礼物到底有多少分量,刚刚那些因为送了点奇珍异宝还在洋洋得意的大人物们早就闭上了嘴巴,急匆匆的进了大殿中。

    而十四送给两人的礼物很奇怪,是一个黑色的古铜盒子,巴掌大小上面刻满了奇怪的花纹,两人问他是什么东西他也没有正面回答,只是很认真的告诉两人从今天起,一定要时刻将它带在身上。

    八山一袭红衣的飘到了广场上,仿佛他更像是一位英俊的新郎,他送的礼物也是一句话,这句话在北斗看来甚至比黄泉的那句都要重上许多。

    “我只能保证在你们和魔族大战之时,落日森林不会插手。”

    不管八山是人还是妖,不管他是不是个孩子,就凭这句话便值得北斗夫妇对他抱拳施上一礼。

    这个承诺很重要,关系到人族的生死!!

    就连北斗夫妇也没有想到杨凡竟然认识这么多深不可测的朋友,可以带来这么珍贵的贺礼!

    八山送的贺礼,即便是他们六人也不一定能求得到!

    而古醉易和落雪送的礼物很符合他们两人的性格,是一只纯白色的小狗。

    两人一起出去玩的时候遇到了一个卖狗的商家,一眼便看到了这只可爱的小家伙,两人都非常的喜欢,对他们来说能将自己喜欢的东西分享给杨凡和乔依依就是最好的礼物了,和钱不钱的没关系,能将涅槃丹当糖豆分的人,又怎么会在乎钱呢?

    杨凡和乔依依也很喜欢这个礼物,可以让他们的家显得更有活力。

    而就在这时广场之上突然出现了一道两米多高的空间裂缝,海夜雪一袭蓝衣从里面走了出来,对着两人摆了摆手笑着说道:“哥哥,我也来参加你们的婚礼了。”

    当北斗夫妇口中喊着公主,又表现出对海夜雪足够的尊重时,那些不知情的人们才慢慢知道了那位天真少女是什么身份,不由的满脸震惊。

    这时人们才突然意识到,那位来自小村庄的少年,那个无权无势毫无背景的少年,竟然有这么多不简单的朋友!

    他仿佛一下子变成了最有背景的那个人,北斗夫妇的地位摆在那里,天机以后的成就不可限量,虽然人们不知道十四和八山的真实身份,但是他们已经坚定的将两人和古醉易还有落雪当成了年轻一代的最强者!

    他们坚信天元大陆的未来,整个人族的未来都要靠他们几人来撑起,虽然人们不知道他们身后的势力是什么,但是人们相信能够培养出如此天才的势力,那绝对都是大陆上最顶尖的势力或是最强大的家族!

    而此时站在台上的海夜雪就更不用说了,海神的名号大部分人都听说过,虽然不知道他到底有多强,但是看到北斗夫妇两人对海夜雪的态度后便可以联想到很多吓人的事情。

    “哥哥,我一直想了好几天,也不知道送你什么好,思来想去还是送你一本剑诀吧。”海夜雪说的很随意,将一本泛黄的古书递到了杨凡身前。

    杨凡不用打开看,便可以感受到那本书中隐藏的强大剑意,虽然海夜雪说的随便,但这绝不是一本普通的剑诀!

    “先去里面找个位置坐吧,十四他们都过去了,一会哥哥过去找你们喝酒。”杨凡没有多说,只是笑着摸了摸海夜雪的头,他们之间不需要任何的客套话。

    台下的人激动万分,有的是为了两人高兴,有的是因为看到这么多的奇珍异宝神兵利器,也有的是因为看到这么多的年轻才俊和犹如神明般的高手。

    台上的杨凡和乔依依虽然应酬的有些累了,但是脸上的幸福之色并没有减少半分,他们时不时的会说上几句悄悄话,看着彼此开心的笑着,很是幸福。

    只有一人一直安静的站在角落里,躲在了那身黑袍之中,她看着台上的一切,看着他们的朋友,看着他们幸福的样子,她的脸上也挂着一份笑意,因为只要他幸福,她便没有不开心的理由。

    但是当她尝到了嘴角的一丝苦涩后,才知道自己没有想象中的那般坚强,那是她不知道何时流下的泪水,她突然体会到了那天杨凡站在台下的感受。

    原来那么可怜,那么无助,那么痛啊!

    她在心中狠狠的骂着自己,她觉得自己不配拥有这样的情绪,是她对不起杨凡,她没有什么可以痛苦的。

    步凌烟紧了紧自己的长袍,仿佛这是唯一可以保护她的东西了,她的身体有些微微的发抖,她可以理解任何事情的发生,但却控制不了自己身体上的悲伤。

    那种悲伤仿佛刻入了她的灵魂中,刻入了她的身体中,变成了一个本能的反应!

    她想要走了,她不能再看了,也不敢再看了,能看到他幸福就好了。

    步凌烟转身走出了人群,走出了北斗帝城,来到了摇光城外不远处的一座山峰之上。

    她在来的路上听说了一些事情,知道两人的住处在什么地方,她不会去打扰他们,只是想在离他不远的地方住上一段时间,她想最后再用这种看似傻子的方法陪陪他。

    山风有些微凉,和城中的热闹形成了一种有些残忍的对比。

    步凌烟站在山巅之上,看着远处帝城的方向,任由山风吹乱了她的长发,吹乱了她的衣衫,也吹乱了她的心。

    虽然这些年来她一直住在小院中很少出门,没事的时候写写字,看看院子里的花草,看着树叶从枝头飘落,她的心中一直想着杨凡,一直爱着杨凡,深深的爱着。

    但她不能说出来,无法言说的爱是一种煎熬。

    她曾经在纸上写过

    何为欢喜,白天黑夜抬眼是你。

    何为孤独,雨打芭蕉爱无人言。

    以前的她虽然过得很苦,但是心中总有那么一股希望,有那么一丝期盼,虽然她不敢去深想,也不敢去正视那份期盼和幻想到底是什么,她就让它那样朦朦胧胧的存在于自己心中,虽然微弱但却是步凌烟这些年来活下去的唯一希望。

    而就在今天,连那一丝丝的火苗都熄灭了,她突然觉得很迷茫,不知道以后会怎样,不知道为什么要活着,她什么都不敢去想,一想便是尽头,一想便是深渊!

    虽然白夜说过,这世间不是只有情爱,还有天下。

    但是她悟不透,想不开,仿佛有某些支持着她生存的东西被抽离了身体。

    她好想能再次遇到白夜,遇到那个只见过一面的师父,她想让他将自己的记忆抹掉,也许只有那样她才能忘记一些事,一些人,才可以为了这天下而活。

    她开始站在山巅之上大声的呼喊着师父的名字,直到嗓子喊得再也说不出话,直到泪水已经流的一干二净,她的师父也没有出现,只有月亮来到了天上看着她如此狼狈,如此的悲伤!

    她累了,真的累了,躺在月光中深深的睡了过去。

    在所有的宾客到齐之后,杨凡和乔依依在世人的祝福中举行了自己的婚礼,盛大而又美满!

    随后两人又跟着北斗夫妇到了满是贵宾的大殿中,开始了一番漫长的敬酒和答谢,最后才得以和自己的几位朋友坐到一起把酒言欢。

    当两人回到家中的时候已经累瘫在了床上,两人都有了醉意。

    “终于过完了这一天,还真是累并快乐着啊。”乔依依说着向杨凡的怀中靠了靠。

    “是啊,从今天起你便是我杨凡真正的妻子了。”杨凡将乔依依拥入怀中,说着说着已经睡了过去,他也有些累了。

    婚礼结束后两人的生活总算恢复了平静,这是他们这些年来最幸福的一段时光,两人住在安静的小院中,杨凡将一些破旧的地方重新修缮了一番,而乔依依则是养了一些花花草草,将院子装扮的更加漂亮,也多出了几分生气。

    小白狗在院中玩的开心,有时跑到杨凡的脚下拽拽他的裤腿,有时跑到乔依依的旁边故意吃她一朵鲜花,还有时会和那只勤劳的机关兽‘打上一架’惹得两人哈哈大笑。

    他们在院子外自己开辟了一块菜园,种了一些应季的蔬菜,能自己种的他们便不会去城中买,他们喜欢这种通过两人的努力让生活变的更加幸福的感觉。

    两人一起做饭,一起吃饭,一起在院中喝茶赏月,一起相拥入睡,偶尔请几位朋友来家里吃一顿饭,活的自在、平和也更加幸福。

    而步凌烟就住在三十里外的高山之上,杨凡自然不知道,她在山顶开了一个洞穴,就像以前杨凡在天断山住过的那个洞穴一样。

    以她现在的境界想要看清杨凡每天都在做些什么其实很容易,但她没有那么做,她不敢。

    她也不知道自己在干嘛,她不敢去想任何的事情,只是每天朝阳初升的时候,她就坐在山顶看着身前的那片天地,一直坐到月明星稀。

    然后去山洞中睡觉,太阳升起时再坐,再看,一直不知道持续了多久。

    最开始的时候,她的想法很简单,只是想在这里住上几年,算是用自己的方法陪陪他,反正青峰皇城她也回不去了,估计现在那一纸休书已经送到了步家,她不愿意去想自己父亲的表情,更不会在乎他会如何的大骂自己,现在所有的一切对她来说都已经不重要了。

    随着时间一天一天的流逝,她不断的在放空自己,让自己不去想任何问题,不去想任何事情,她时刻都在保持着一种特殊的无我之境,甚至连睡觉的时候都处在那种万物皆空的境界中,她这段时间连吃喝都不曾有过,每天都在看着那片天地,甚至连来这里的目的都已经从她脑海中消失了。

    她进入了一种很奇妙的状态中,她的心中没有任何的杂念和感情,她开始和天地生出了某种感应,甚至是相通,她理解了天地的那种‘不是无情,只是无情’的状态。

    到了最后她甚至连睡觉也不需要了,她就坐在山顶看着那片天地,仿佛变成了那片天地!

    如果有人看到眼前的画面,一定会被震惊到说不出话来,甚至可以说修为太低的人根本不可能看到那副画面,看到那幅画面的代价也不是谁都可以承受的!

    就像是有人将世界上所有的书籍、所有的知识,瞬间强行注入到了一个刚刚学字的孩子脑中,那种庞大信息量的瞬间灌入不是谁都可以承受的,那些包罗万象的知识也不是一个孩子可以瞬间理解的!

    那是一副无法描述玄而又玄的画,你时而可以看到山顶的那身白衣,时而又会将她当成那片天地,会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直接刺到你的灵魂中,你会觉得她站在一种很奇妙的环境中,或是一个很玄妙的空间中,她不受任何力量、任何物质的影响,这天地间所有的力量,哪怕是空间和时间都变成了流水一般的能量在她身边流淌,而唯一不变的就是她自己,她仿佛是刚刚站在那个山头片刻,又仿佛已经站在了那里万年!

    就在此时海神岛周围几千里的海水突然倒灌上了天空,海无涯身下坐了几百年的皇位突然炸裂。

    他猛地站了起来,闭上了眼睛。

    “那、、、那是什么境界啊!!连我都观不得了吗?!原来当时在天断山的时候,白山主去看的并不是杨凡而是她啊!” 打 赏

感谢您的赏赐! 100不嫌多 1分不嫌少! 您的支持是我最大的动力!关闭

笔趣阁-打赏 笔趣阁-打赏
微信支付                               支付宝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