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欢迎您,您可以选择[登录]或者[注册新用户]!
简体版 · 繁体版  
  •  
画满田园 正文 第三千六百四十五章 老宅的破事
    “会的,我尊重缘分。(手机阅读请访问)”心澈虽然心里有一定的失望,但是之前玄妙儿给他过很多次心理暗示,所以她也是容易接受这些。

    “心澈,你真的是个好姑娘,我愿意看见你幸福。”费少卿看着心澈笑着道。

    “其实你也很好,只是心思太重了,不过咱们都是一样的人,都是经历来太多,所以也都有很多纠结,我相信时间会改变很多。”

    “那我们就让时间去说话。”

    两人说开了之后,反倒有些话说的更畅所欲言一些了。

    今天费少卿在这吃了晚饭,也跟着他们说起了过年的事情,说过年一定要多带一些这边的特产回家去,小年之前走就可以,过了年就回来,因为要回来看河湾村开化道春耕的这些景Se。

    现在他谱的曲子和写的歌词很多了,自己也修订成册了,只是没有出版,他说要等着写够了一年四季的景Se,然后好好的修改再来找玄妙儿帮忙出书。

    这天大家都谈的很开心,因为每个人也都有对未来的畅想,当然还有千落千墨他们的婚期近了,这些也都是高兴的事情。

    第二天艾欣婷和冯如依又来了,也是没什么事情过来走走,说了会话也就回去了。

    不过下午黄怜儿又来了,说收到了萧岩鼎的消息,他的人已经安顿好了,不过让黄怜儿这段时间不要着急,先不能让两人接触,还要等那边的根基扎实了再说。

    玄妙儿和花继业看了萧岩鼎手记的字,因为他们以前得到过萧岩鼎的字迹,所以确定这是萧岩鼎的手笔,不过还是不知道是谁,因为时间上说,可能是李佩兰,但是现在也不是能完全的确定,只能继续的让人去查。

    黄怜儿在这待了一阵子,也是跟玄妙儿说了不少的话。

    “要过年了,我觉得我可以带着孩子回去一趟,回去才能容易得到信息。”黄怜儿现在真的是跟萧岩鼎成了死对头了。

    不过玄妙儿觉得那样太冒险了:“你还是不要回去了,回去太危险了,并且接触的时间越长,也是破绽越多,不过你可以年后回去接着串亲戚的名义看看。”

    黄怜儿点点头道:“那也好,我也在看看他年前还有什么计划。”

    玄妙儿也觉得稳妥些更好:“嗯,你的安全为主,如果他发现了问题,你很难逃出来。”

    黄怜儿苦笑着道:“我这条命早就不是很在意了,现在我也放心有你们能帮我报仇了,所以我要是死了也没有遗憾了,只是这孩子有些可怜了。”

    玄妙儿看着她道:“所以你要好好的活着,这个孩子可是你从小养大的,他就是你的亲儿子,所以你要对她负责,我相信这世上没人能比你对他好了。”

    “这是真的,虽然不是亲生的,但是他陪着我度过了最困难的时候。”说完黄怜儿又道:“我也不好总是住在你的院子,我想着,要不要我自己买个小门面,开个杂货铺子,这样我也是有些变动。”

    玄妙儿想了想道:“也好,那你就自己看店面吧,看好了你就买下来,这样对你也是好的,毕竟那样你也是有了自己的家,自己的房产,以后孩子长大了,还要给他讨媳妇呢。”

    说到这黄怜儿笑了:“我真的等着那一天,这也是我人生最大的目标了。”

    “房子买的离我这近点吧,我们也好照顾你,其实说起来现在的永安镇真的很太平,没什么偷盗的事情,因为条件都好了,也没什么流浪的乞讨的。”

    “嗯,所以我也放心自己独立门户。”

    “其实我希望你独立门户也是希望你以后可以找到能跟你相守一生的人。”

    说到中国风黄怜儿有点害羞了:“我真的不敢想那么多。”

    玄妙儿笑着道:“这有什么敢不敢的,现在不是时候,等萧岩鼎那边完全没落了,你也就该寻找幸福了,你还会有爱你的男人,也还会有孩子,会幸福的。”

    黄怜儿听着玄妙儿的话笑了:“嗯,我希望能有那一天,人活着总是要有目标的。”

    玄妙儿点点头:“对,既然活着,咱们就活的好一点。”

    两人说了会话,看着时辰不早了,黄怜儿也就告辞回去了。

    第二天闲着,玄妙儿和花继业回了一趟河湾村,回去的时候,玄文涛和刘氏正在客厅里说话呢,两人的脸Se都不是很好。

    玄妙儿和花继业进屋就感觉到了,所以坐下了玄妙儿先问了句:“爹娘,家里有事么?”

    玄文涛叹了口气:“也不算是大事,就是你三个叔叔把你祖父又接回去了,你祖父不情愿也没办法,这回去的心情保证是不好的。”

    玄妙儿有些不解的看着玄文涛:“他们去我二叔家接的祖父么?二叔那个Xing子的,他们也敢去强逼着祖父回来?”

    玄文涛又是一声叹息:“哪有那么多简单,要是那么简单的话,你二叔怎么可能放人呢?”

    玄妙儿越听越糊涂了:“爹,那他们怎么接的祖父?又闹什么幺蛾子了?不会是抢的的吧?不过二叔不怕硬的啊?”

    玄文涛摇摇头:“你想不到,当然我也没想到,不是你二叔来亲口说,我真的是想不到的,你五叔去了之后给你祖父跪下了,说当初为了不让你祖父去京城把窗户拆开的人是他,都是他自己做的,当时自己不敢承认,所以就拉上了玄文诚和玄文宝垫背,现在自己良心过不去,所以去找你祖父请罪了。”

    玄妙儿看着花继业问:“你相信么?”

    花继业摇摇头:“我不信,要是这样的话,三叔四叔开始就不能背着个锅。”

    玄妙儿也这个意思:“我也是。”说完看向了玄文涛:“就这么说,然后祖父就相信了,就回去了?”

    玄文涛又是一声的哀叹:“要是这样的话,你祖父怎么可能回去呢?”说完,玄文涛也是皱了一下眉头再继续道:“你祖父不回去,你二叔也不让走,你二叔生气了,要赶他们出去,说他们影响了你祖父养病,说你祖父在他们家挺好的,不用回来。” 打 赏

感谢您的赏赐! 100不嫌多 1分不嫌少! 您的支持是我最大的动力!关闭

笔趣阁-打赏 笔趣阁-打赏
微信支付                               支付宝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