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返回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八十二章:天涯·明月·刀(7)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听书 - 特战之王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二百八十二章:天涯·明月·刀(7)

“欺诈欺诈”

轩辕无殇无意识的擦了擦自己因为过于激动喷在了身上的纯净水,他喃喃自语着,半晌,才看着刑天:“你是在跟我开玩笑吗?”

“事实就是如此。”

刑天的声音低沉而凝重:“少爷,在这方面,我比你敏感,我可以确定,她现在的状态,就是欺诈。”

轩辕无殇胖乎乎的脸上所有的错愕与不可置信渐渐的消失,那张人畜无害的脸庞逐渐变得严肃。

刑天一动不动。

眼前这位平日里或许很滑稽也不怎么在意形象的小主人一旦严肃起来,整个人竟然带着一抹让人无法直视的威严。

“但是这里环境不对,这甚至比大哥击败江上雨的时候那种手段还要不可思议。不,不是不可思议,这完全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刑天低着头,欲言又止。

“想说什么?”

轩辕无殇眼眸一转,那双平日里显得有些无辜的眼睛带着丝丝缕缕的光芒。

“类似的情况,是有先例的。”

刑天低声道。

“谁?”

轩辕无殇挑了挑眉。

“镇国公。”

刑天的声音里带着敬畏。

“”

轩辕无殇嘴角抽搐着,看起来似乎想要骂人,但他的嘴角抽搐了半天,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

所谓的镇国公不是一个人,或许是一个人,但这样的情况下,刑天说出来的这个身份代表的却是一群人。

可是那一群人无论哪一个

望月弦歌有什么资格去跟他们比?

“你”

轩辕无殇深呼吸一口,缓缓吐出了一句他刚学会的名词:“你跟我扯犊子呢?”

“存在的,就是有道理的。”

刑天瓮声瓮气的说了一句。

轩辕无殇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沉默了很长时间。

“也许等这次事情结束了,我应该找嫂子聊一聊。”

他轻轻自语着:“是那位还在沉睡的嫂子,如果说望月弦歌有什么特殊的地方,那唯一的特殊,大概就是她曾经常年都跟在嫂子身边了。”

“这次是意外的发现,下次会议的时候,您可以在会议上提出来,也许会有人对此感兴趣。”

刑天轻声道。

“这不是什么好事。”

轩辕无殇面无表情的开口道:“对谁来说,这都不是什么好事,所以没有必要提出来。”

他看了看刑天,平静道:“守秘。”

“是。”

刑天低下了头。

“欺诈欺诈”

“啧”

轩辕无殇喃喃自语,最终摇摇头叹息了一声,脑海中响起来的,是有关于这个词汇的一幕幕辉煌的足以让人热血上涌的历史,他看着直升机下不断倒退的夜幕,这原本是他梦寐以求的地方,但此时看到望月弦歌,看到李天澜,由衷的感慨道:“想家了。”

刑天默默的看着他,半晌,才说道:“我也是。”

“”

轩辕无殇眼角肌肉微微一跳,这才想起自己的任务。

他在这里带不了多久,很快就会回去。

至于刑天

哇真苦逼,太惨了。

“咳”

轩辕无殇干咳一声,生硬的转移话题:“现在想起来,镇国公的女儿可真漂亮啊”

“我很久都看不到了。”

刑天的声音古井不波。

轩辕无殇:“”

直升机飞过了夜色,接近了宁户,厮杀的声音从远方响了起来,这已经是他们到达东岛后的第二站,两人在两个小时前跟司徒沧月成功汇合,并且彻底稳住了局面,几乎已经是人去楼空的无极宫总部近乎被完全覆灭,残余不多的力量四散而逃,司徒沧月正在集中力量处理残局,而一直控制着东岛所有通讯的轩辕无殇第一时间发现了疾风御剑流总部的异常,毫不犹豫的赶了过来。

宁户的疾风御剑流总部已经是一片狼藉。

厮杀与混乱迅速蔓延,这个本来应该是防守空虚的地方,现在却成了东岛最大的陷阱。

疾风御剑流宗主柳生仓泉是江上雨的门徒。

有好处,自然要给自己人和自己的盟友。

所以早在几天之前,江上雨从圣域借过来的两千圣裁武士全部被他安置在了疾风御剑流,其中就包括了此次两千名圣裁武士的统帅,也是如今圣域圣裁军团的新任军团长格拉维奇。

雪国的乱局之后,两年多的时间里,圣域倾尽一切培养出来的新的无敌境高手。

所以当圣徒带着梦魇军团进攻疾风御剑流的时候,等于是直接踩进了江上雨的陷阱。

无极宫那边对方节节败退。

而疾风御剑流这边,激烈的厮杀从一开始一直持续到现在,东皇宫的梦魇军团非但没有占据上风,反而还隐约有了被圣裁军团压了一头的态势,唯一可以让梦魇军团军心稳定的,则是无敌境的战斗。

闪耀的剑气与领域疯狂碰撞。

轩辕无殇赶过来的时候,圣徒与格拉维奇之间的战斗几乎已经到了白热化,不断涌动的领域与纵横的剑气几乎影响了附近的空间,甚至就连直升机的飞行都变得有些不稳定。

“这就是无敌境?”

轩辕无殇轻轻自语了一句,看了刑天一眼。

刑天默默的看着轩辕无殇,似乎还沉浸在想要回去的心情里。

机舱里的气氛沉默而尴尬。

轩辕无殇看着地面上互有死伤的战斗,轻轻皱了皱眉。

“那个人。”

轩辕无殇突然伸出手指了指跟圣徒纠缠在一起的格拉维奇。

“看着不顺眼。”

“嗯?”

刑天有些疑惑。

“你特么不是想要在天南做个体育老师吗?那还不给东皇宫露一手?不然凭你这傻大个,迟早被打发过去做保安了。”

轩辕无殇笑骂一句,一脚揣在刑天的腿上,他的手指依旧指着格拉维奇:“让他消失。”

被踹了一脚的刑天身体半点晃动都没有,他认真的想了想,点了点头,顺手拉开了直升机的舱门。

两位无敌境之间的战斗愈发激烈焦灼。

刑天下意识的眯了眯眼睛。

他的眼神落在了格拉维奇身上。

这位圣域两年来不惜一切培养出来的新无敌境身材高大挺拔,一头金发如同燃烧的烈火,得到了精神加冕的他在跟圣徒的战斗中虽然落入下风,可加冕之后绝对敏锐的精神意志却让他的反应无比迅速,如今身上虽然有伤,但却并没有露出什么败迹。

刑天的目光落在他身上的一瞬间,格拉维奇已经猛然回头,视线同样锁定了刑天。

两人的视线在半空中碰撞了一瞬。

完全是出于本能反应,格拉维奇浑身上下的汗毛陡然之间竖了起来。

源自于本能的危险感知似乎在一瞬间刺入了他的身体,深入五脏六腑,深入骨髓,深入每一滴鲜血。

视线中的刑天,仿佛就像是一只比圣徒危险了无数倍的巨大野兽。

危险在尖叫。

可是感知之中,圣徒巨大的身影却并没有丝毫气息。

他高大的身体微微弯下来,走出了机舱。

狂风呼啸,领域肆虐,剑气飞扬。

他站在了半空中,岿然不动。

没有任何犹豫,格拉维奇身边的领域陡然扩大,极限爆发的力量暂时逼退了军师,格拉维奇转过身,毫不犹豫掉头就跑。

尊严,名誉,荣耀,地位,所有的一切,前提是活着。

他不知道为什么恐惧,可是在看到刑天的那一瞬间,他浑身上下的每一个细胞似乎都在提醒着他死亡近在咫尺,他将所有的力量都用在了加固领域上,没有战意,只想着逃命。

领域挤压着空间,变得越来越凝聚,在最短的时间里直接凝固到了极限。

刑天眯着眼,伸出了双手。

他的气息还是平平静静。

可随着他伸出手,整片空间陡然发出了一声刺耳到极致的尖锐呼啸。

刑天的手掌虚握,在所有看到这一幕的人的视线里,夜空似乎在刑天的手里清晰的变形,无尽的黑夜变成了一张长达将近三米的巨弓。

张弓,搭箭。

夜风骤散,夜幕骤乱。

自始至终都没有任何气息的刑天站在空中,就像是一个普通人。

那把夜色凝聚的巨弓在他手里漆黑如墨。

漆黑的弓弦向后拉扯了一瞬。

他松开了手掌。

巨弓突兀的消散。

空中没有箭矢。

可天地却彻底安静下来,夜色凝固,没有风雪,一片死寂。

已经逃出去上百米的格拉维奇惊恐的回过头。

他张嘴喊着什么,似乎是在哀求,在怒骂,在诅咒。

他看到的只是刑天弯腰重新蜷缩进了机舱的背影。

视线中,他的领域正没有半点凝滞的开始破碎。

全方位的破碎。

坚固的领域似乎遇到了一片无形的力量,在一瞬间就被毫无反抗之力的撞碎成了粉末。

无声无息。

破碎的领域将格拉维奇的身影彻底吞噬进去。

格拉维奇的身影消失了。

这画面看上去就像是他的身影被破碎的领域彻底吞噬了一样,没有鲜血,没有光影,平平淡淡的,一个无敌境就这么消失了。

疾风御剑流的总部一片死寂。

轰!

无形的箭矢之后,夜空之上陡然响起了一阵真正的雷鸣。

闪电划破长空。

冬雷震震。

黎明之前,宁户开始下雨。

刑天重新钻进了机舱,在一个角落里坐了下来。

杀人前普普通通毫无气势。

杀人后还是普普通通毫无气势。

他的身体实在太过巨大,所以窝在机舱里,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受气包。

“做的不错。”

轩辕无殇的眼神游移着,他的声音有些飘忽。

刑天下意识的抬起头,却看到自家小主人的目光已经从机舱屏幕的北海转移到了窗外。

疾风御剑流总部的厮杀陡然变得激烈起来。

随着格拉维奇的陨落,梦魇军团的气势如虹,士气直线上升。

而圣裁军团的战斗明显出现了节奏上的断档。

无声无息的消失在了这个世界上。

格拉维奇这位圣域全力培养出来的新无敌境高手,简直比一拳死在李天澜手里的绝还要凄惨。

隐藏实力来到东岛,死的无声无息,从头到尾,都可以说是籍籍无名了。

(本章未完,请翻页)

直升机在疾风御剑流上空盘旋。

夜幕之下的雨水渐渐急促。

圣徒的身影站在空中,沉默了足足两分钟的时间。

轩辕无殇透过机舱,就这么一瞬不瞬的看着圣徒看了两分钟的时间。

他的眼神有些激动,有些愧疚,带着感激。

“少爷。”

刑天闷闷的叫了一声。

“嗯。”

轩辕无殇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似乎知道自己的状态有些不对劲,他狠狠揉了揉脸庞,轻声道:“刑天,你知不知道,一个医生最大的悲哀是什么?”

刑天愣了愣。

眼前的少爷和他不一样。

他来这里带着自己的任务,所以他可以是教体育的,可以是看大门的,可以是乞丐,可以是保安,什么都行,他今晚已经展现出了实力,已经可以得到东皇宫的重视,如果没有意外的话,今后很长的时间里,直到他离开,他都不会再有出手的机会。

而眼前的少爷。

他的战斗力自然不是零,可他真的就是一个医生。

或许这个医生相对于东皇宫来说比较高端,但医生就是医生。

轩辕无殇的问题,似乎已经牵扯到了他本职的意义。

刑天犹豫了下,没有开口。

“医生最大的悲哀,就是看到自己的战友慢慢死亡,自己却无能为力,只能看着。”

轩辕无殇看着窗外的圣徒,眼神复杂。

“很多年前”

他指着圣徒:“我有一个战友,跟他长得很像。”

刑天看了窗外的圣徒一眼,还是没有开口。

轩辕无殇深深吸了口气,在长长的吐出来。

“请他过来坐坐吧。”

轩辕无殇开口道:“准备一壶好茶。”

“现在?”

刑天确认了一遍。

轩辕无殇点了点头:“我是医生,你可以告诉他,即便他不参与地下的战斗,我们也会获得胜利,而且从现在开始,东皇宫不会再有任何一人的伤亡。”

静止!

帝兵山前,原本在所有人眼中都可以说是破局关键点的战局没有丝毫征兆的静止下来。

静止的风雪,静止的刀光,静止的鲜血,静止的刀锋。

所有的一切似乎都有着一瞬间的凝固。

这诡异的一幕甚至让帝兵山上的混战都停顿下来。

所有无敌境高手的视线都死死的锁定在了望月弦歌与王逍遥身上。

被鲜血染红的千古保持着下劈的姿势,凛冽的刀锋距离望月弦歌的头颅不到三十公分。

望月弦歌伸出了手。

确切地说,是一根手指。

她仅剩下的左手抬起来,一直纤细苍白充满了美感的手指轻轻点在了刀锋上。

然后一切瞬间变得静止。

天地似乎都在这一瞬变得无比安静。

江上雨紧紧的皱起了眉头,透过遥远的距离,她默默的看着王逍遥手里的刀。

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自然而然的在内心升腾起来。

他看到了望月弦歌张开了双手,五根手指以已经无比强硬但却又十分纤巧的方式捏住了刀锋,不止是王逍遥的刀锋不能移动分毫,那片天地似乎都被完全凝固。

莫莱德的脸色有些难看,他想到了在雪国时跟‘轮回宫主’的交手,作为江上雨真正的心腹,摩尔曼斯的永恒一剑结束之后,莫莱德自然就确定了当初跟自己交手的就是望月弦歌。

那个时候的望月弦歌明明还不是他的对手。

可是现在

他狠狠的咬了咬牙,在他的视线里,望月弦歌伸出了拳头,握紧的拳头清秀小巧,但却又极端的霸道,那明明是血肉之躯,可拳头却狠狠的砸在刀锋上,然后一切就都凝固在哪里。

天海无极和柳生仓泉对视了一眼。

这两位有着竞争关系甚至彼此有着极深私人恩怨却又总能在关键时刻保持默契的师兄弟面面相觑,两人的视线里,望月弦歌的手指轻轻点在了刀锋上,随即那片天地似乎就都被完全冻结起来。

王逍遥一动不动。

他保持着下劈的动作僵硬在那。

视线中,望月弦歌的身体站了起来后退了一小步。

仅仅是一小步,可周围的环境却陡然一变,王逍遥竟然发现自己竟然已经无法锁定望月弦歌的身影。

一片无形的阻力死死的挡住了他手里的刀锋,让他的刀没有办法在下落哪怕一公分。

混乱,扭曲,不同的视角,不同的画面,一样的结果。

帝兵山半空,原本已经准备全力出手的李天澜身体顿住,遥遥的看着王逍遥与燃火。

他的眼神中剑意流转,十三重楼轻轻震动着,或许只有他眼里的画面才最为清晰,也最为真实。

最真实的画面是燃火没有动。

她没有伸出手指,没有握拳,没有起身,她只是慢慢的爬了起来,身体摇晃着向左移动了一步。

时间在这一瞬间似乎被放慢一样。

望月弦歌不停的深呼吸,一股无比恐怖的气息在她身上疯狂的涌动复苏。

她的双眸刹那之间已经是一片血红。

她是轮回宫最强的天王,是秦微白的左膀右臂,是轮回宫主。

她现在更是黑暗骑士团的黑暗女王。

即便有伤在身,她仍旧是黑暗世界站在顶端的大人物。

她来这里,是为了往日的情分,是为了今后的道

路,她来这里,是来帮忙的,而不是做累赘的。

望月弦歌并不介意自己被斩掉一条手臂,她最不能接受的,是自己被人当成是威胁李天澜的筹码。

如果这样的事情发生了,那她还不如不来。

她是来帮忙的。

王逍遥与李天澜短暂的对峙中,望月弦歌脑海中疯狂回荡的只有这一个念头。

就如同李天澜不知道为什么可以进入江上雨的影子一样。

望月弦歌自己现在也说不上来自己到底是什么状态。

她唯一做的,就是在刚才那一瞬间不惜一切代价的透支自己的潜力和身体,这种极限透支比起倾尽全力的爆发还要更进一步,几乎就等于是不计后果的在燃烧自己,让自己伤痕累累的身体可以承受得住自己全盛时期甚至超越全盛时期的力量。

她也没有想到当她完全透支自己的时候会形成这种局面。

那种感觉,就像是空间被分成了无数个镜面一般,自己每一个细微的动作都被一片片如同镜面一般的空间具体的,带着延伸性的展现出来。

空间被一点点的撕裂,无数个空间就像是无数个镜子。

风雪之中,刀锋之下,望月弦歌感觉自己就像是站在一个身边到处都是镜子的房间里。

她起身的动作在镜子上不断延伸,变成了伸手握拳的动作。

抬手的动作变成了伸出了一根手指。

她站了起来,在镜子里却是向着左右两侧移动。

这一切在望月弦歌的感知中隐隐约约并不真切,短暂的一瞬,她弄不清楚是空间被扭曲分裂还是她的精神被扭曲分裂,爆发的剑气不断从体内冲出来,周围的任何事物,每一帧画面都被完全扭曲,最虚幻的被扭曲成了真实,而最真实的她却被扭曲成了虚幻,她就在这里,但所有人的意识里看到的竟然全部都是假象。

整个过程,在望月弦歌的视线中其实极为简单。

王逍遥刀锋压下来的瞬间突然停顿了一下,那个时候他不知道看到了什么,而望月弦歌就是利用这一瞬躲开了刀锋,站了起来。

空间扭曲分裂,那一瞬间发生了很多事情,但实际上却什么都没有发生,只是一个简单的闪避。

脸色苍白的望月弦歌站直了身体,她身上的气息越来越强大,极限透支的身体会让她的伤势不断加重,但此时却同样也赋予了她超越巅峰时期的力量。

完全就是无意间完成的蜕变。

绝境中的爆发无限大的加重了她身体的负担,但扭曲的剑意分裂了空间,在短暂的时间里以一种像是巧合又像是某种他们接触不到的必然方式影响了所有人。

望月弦歌闪过了那一刀,站了起来。

她的身体开始复苏,又或者是在透支。

不停的透支。

剑气在体内奔涌,如同浩荡的洪流,这一瞬间,燃火的剑道真正的,却又是暂时的站在了巅峰无敌境的境界里。

精气神绝对集中起来的意志与其说是支撑着她的身体,倒不如说是望月弦歌欺骗了自己的身体,欺骗了自己身体的每一个器官,她以透支身体的方式让她体内每一个器官,每一个关节,每一滴血,每一个细胞都认为自己是处在全盛时期的状态,于是身体透支,剑气复苏,巅峰无敌。

在最短的时间里迷惑了敌人。

同样也在最短的时间里欺骗了自己。

唯有精神依旧冷静理智。

望月弦歌暂时很难解释又很难彻底搞清楚的一切,如果用最权威的词汇来解释的话。

就是欺诈。

对于轩辕无殇而言,这至关重要。

而对于望月弦歌来说,她现在只是不想成为拖累。

“你的对手”

无尽奔涌的气息冲破了风雪冲向高空。

望月弦歌幽冷的声音响了起来:“是我”

不断复苏的剑气在一瞬间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突破到了新的巅峰。

凝固的,错乱的,静止的,所有的一切一瞬恢复了正常。

名刀千古的刀锋微微一颤,下劈瞬间变成了横扫。

重新锁定了望月弦歌位置的瞬间,没有任何犹豫,王逍遥倾尽全力的彻底爆发。

他没有弄清楚刚才到底怎么回事,但他不喜欢任何变数,他进入巅峰无敌境的时间并不长,半年不到,这原本是他最大的底牌,在开战的段时间里直接碾压了望月弦歌,如果没有刚刚那个意外的话,北海的决战现在也许已经结束,李天澜也已经陨落。

这种层次的战斗,需要的本来就是一个机会,所谓的胜负甚至是生死,往往都是在瞬息之间。

李天澜要救望月弦歌,江上雨,李狂徒,王逍遥。

这几乎可以代表着黑暗世界如今顶尖战斗力的三个人有极大的把握可以瞬间重创甚至是干掉李天澜。

这原本不会有什么意外。

可意外就是这么发生了。

望月弦歌竟然在绝境之中真的硬生生的挣扎出了一条生路。

算不上有多么的懊恼沮丧,但这一刻王逍遥的杀意却真正到达了前所未有的巅峰,他想要为北海做点什么,这是距离他成功最近的时候,区区一个望月弦歌拦不住他,谁都拦不住他。

只有他才能让北海变得更好。

璀璨夺目的刀光陡然划出

(本章未完,请翻页)

了一道浑然天成的弧线。

王逍遥的身影迅速穿梭,只是一个轻微的闪烁,他与刀光已经同时到了望月弦歌面前。

耀眼的光华闪烁。

只剩下了一条左手但气息却更胜从前的望月弦歌握住了蝉鸣,前刺。

一道带着无尽锋芒的剑气与刀光陡然碰撞在了一起。

没有了碾压和压制。

完全是势均力敌的场面。

剑光与刀光疯狂的摩擦,带起了一片几乎要撕裂空间的巨响。

两人的身影迅速拉近。

没有任何人后退。

抽刀,拔剑。

激烈的刀剑碰撞声瞬间响了起来。

剑二十四在望月弦歌手中的变化似乎已经到了极致,天上地下,剑光纵横飞扬,茫茫无尽的剑气凝聚成了一条又一条的光束,在空中不断的闪烁着。

而眼神彻底变得阴沉冷漠的王逍遥却突然沉稳了不少。

他的身影在进攻。

进攻进攻进攻。

两人保持在最短的距离内,刀剑无数次的碰撞,千古巨大的刀锋此时在王逍遥手中完全就像是一把精致小巧的匕首,贴在望月弦歌身边不断挥舞。

这一刻的王逍遥没有了任何多余的动作,那种原本无比狂暴嚣狂的刀法突然间走向了另外一个极端,他的动作变得无比的简洁,绝对的简洁带来的是不可思议的流畅,贴近了望月弦歌的他进攻如同狂风暴雨,虽然已经不能在全面碾压望月弦歌,但随着时间推移,王逍遥却再一次掌握了进攻节奏。

帝兵山上,王圣宵始终紧绷着的身体微微放松了一瞬,皱眉道:“刚才发生了什么?”

李天澜默默的摇了摇头。

刚才那一瞬间的局面,除了望月弦歌这个当事人之外,或许就只有李天澜能看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可以看清楚望月弦歌的每一个动作,同样也可以看得到望月弦歌周围那一片片如同镜面一般的空间,他的感知在那短短几秒钟的时间里似乎全部集中在了望月弦歌身边的镜面上,但他的视线却可以清晰的看到望月弦歌最真实的状态。

他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就像是那一瞬间所有人的感知都被欺骗,但却又不是来自于精神的那种仿佛催眠的力量,更像是一种力量上很有趣的运用。

“燃火突破了?”

王圣宵看着望月弦歌,有些奇怪的问道。

“暂时的。”

李天澜淡淡道:“距离真正的突破还差一点,一点点。”

视线中的战斗还在继续。

王逍遥的动作越来越简洁流畅,闪耀的光影中,他的身体大步前行,无视一切。

李天澜的眼神微微眯了眯,下意识的轻轻摇头。

燃火现在暂时拥有了巅峰无敌境的实力,但这却不意味着她能赢王逍遥,剑二十四是黑暗世界剑道的至高绝学,与北海王氏的六道轮回剑齐名,从传承上来说,剑二十四无疑要比王逍遥走着前人的路最终又自己一点点摸索的武道完善,但燃火此时最致命的缺陷是她的伤势。

那种在她来这里之前就压抑的伤势细微的影响着她的状态,至于外伤,失去了用剑最习惯的右手手臂之后,望月弦歌的动作总是很古怪,比起平日出剑也略微满了一丝丝。

王逍遥的武道是有缺陷的。

最起码李天澜可以看出王逍遥那简洁流畅的近乎完美的动作中偶尔一闪而逝的破绽,这样的破绽,等望月弦歌真正进入了巅峰无敌境本身又完好无损的情况下还可以尝试一下,但是现在

望月弦歌或许可以看出来。

但她的出手速度却跟不上她的眼力了。

李天澜沉默了一会,轻轻叹息。

他也没有想到局面会变的这么被动。

秋水,通天,沧澜,皇后,琉璃。

几个城市的情况并不如何出乎预料,联合势力拥有的力量太强,北海决战爆发的前期,北海注定会处在巨大的劣势中,整个晚上,最大的意外就是帝兵山的武器被封锁的那一刻。

王逍遥没有想到吴轻武会背叛帝兵山。

没有任何人能够想到。

当帝兵山的武器不能用的时候,他们也就失去了最大的底牌,一个高端战斗力空虚的帝兵山本来就是没有牙齿的老虎,各种武器被封锁,一瞬间就变成了病猫。

王圣宵把希望放在了帝兵山的武器系统和李天澜自身的强大战斗力上。

如今前者这张底牌失去了作用,也就意味着李天澜要承担更大的压力。

这是第一个变数。

王逍遥隐藏了实力则是第二个变数。

一个巅峰无敌境的破坏力怎么形容都是不过分的,尤其是在这种失去了火力优势的情况下,己方的尖端战斗力处于绝对的劣势,所有的压力几乎都在李天澜身上。

他不怕江上雨不怕李狂徒不怕王逍遥。

他无惧任何人。

可当所有人都在一起站在他对立面的时候又如何?

李天澜突然抬起了手掌。

一直围绕在他身边旋转的十三重楼剑阵陡然变得清晰起来。

所有的目光同时聚焦过来,甚至包括了王逍遥的意志。

所有人都可以把望月弦歌当成是破局的关键点,可如今形成这个僵局的主要原因却是李天澜。

没有任何事情,是会比现在李天澜的一举一动更加重要的。

“我若现在离开帝兵山,你说会如何?”

李天澜看着在自己身边转动的剑阵,突然开口问道。

王逍遥愣了下,却没有多慌乱,淡然道:“北海会在决战中惨白,东岛会拿走半个北海,我会死在这里,二叔成为新的族长,望月弦歌同样会陨落,东皇宫与黑暗骑士团反目,与联合势力之间更是死仇,你在东岛的力量或许可以撤回去,但没有了北海王氏,东皇宫也等于是少了一个天然的屏障,整个黑暗世界都会是你的敌人,同时你还会受到中洲的压力,中洲也会发现,除了东皇宫,他们还会有其他选择,比如相对而言更好控制的江上雨,以及二叔。”

“听上去真是够惨的。”

李天澜笑了笑。

“这些都可以不谈。”

王圣宵看着李天澜:“你现在已经站在这里,你觉得,这么好的机会,江上雨和暗中的李狂徒,真的愿意放你走吗?东皇宫如今的局面一片大好,盛世基金的加入更是让东皇宫有了超级势力的底蕴,如果你陨落在这里,他们不仅会少了未来的一个致命威胁,同时也可以瓜分掉东皇宫庞大的足以让人眼红的利益,你站在这里,他们谁愿意让你走?”

“我是不能走。”

李天澜平静道:“不是走不了。”

“对于决战的结果,你似乎并不乐观。”

王圣宵眯着眼睛,缓缓道。

“确切地说,是我对你们的不信任。我知道你在等待什么,同样的,你也知道我在顾虑什么,这里是你的帝兵山,我可以出全力。”

李天澜沉默了下,继续:“无忧在哪?”

王圣宵顿时沉默下来。

李天澜静静的看着在自己身边旋转的剑阵,一言不发。

“它如今不在帝兵山,到了这种程度,我没有必要骗你,输掉这次决战,你会很惨,但北海会更惨,如果它在这里的话,我不可能藏起来对付你,相比于你,眼前的这些人才是真正无法共存的敌人。”

“无忧在哪?”

李天澜又问了一遍。

“我只知道它在北海。”

王圣宵平静道。

“林叔叔告诉我,无忧无虑不能离开帝兵山和忘忧山庄。”

李天澜皱了皱眉。

“无虑如何我不清楚,但无忧能暂时离开,因为一些特殊的情况,它也必须离开。”

王圣宵看着李天澜身边的剑阵,平静道:“因为你,或者说,是因为无情让它感受到了威胁。”

“所以?”

李天澜挑了挑眉。

“所以在无情的能量降低到一定程度之前,我也不知道他在哪。”

王圣宵说道。

李天澜转过头,静静的看着王圣宵。

王圣宵也在看着他。

他的眼神没有丝毫的回避。

李天澜也不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

但现在的局面确实不容乐观。

李天澜必须要做点什么。

十三重楼在他身边变得越来越清晰。

李天澜沉默了很长时间,才点了点头。

“既然如此”

他的手指轻轻一点。

无穷的剑光在一瞬间淹没了天光剑。

闪耀的剑光在风雪飞扬的帝兵山上瞬间亮了起来。

无穷无尽的光影中,李天澜的声音平静而淡漠:“那就如它所愿,也如你所愿。”

无情的能量缓慢但却无比稳定的降低着。

又一个李天澜出现在了帝兵山上。

那是由天光剑承载了李天澜的剑意而具现出来的李天澜。

两道一模一样的身影似乎有着短暂的对视。

天光直接转身,冲向了战火之中的惊鸿。

也就是这一瞬间。

东岛,宁户。

刑天巨大粗壮的手指松开了深沉如夜的弓弦。

同一时间,李天澜抬起头。

东岛降雨,北海降雪。

夜幕依旧。

李天澜抬头看着夜空。

十三重楼剑阵在没有受到他控制的情况下陡然疯狂旋转起来。

“咔嚓咔嚓”

无数围绕着李天澜身体的名剑瞬息组合成了无情。

无情变成了黑色的斗篷披在李天澜身上。

斗篷在寒风飞雪之中肆无忌惮的飘扬起来,无数繁复玄奥的金色纹路同时闪烁起了淡淡的金色光芒。

斗篷带着李天澜的身影迅速升空,越来越高,转瞬之间已经变成了一个小黑点。

李天澜从头到尾都没有丝毫的反应。

他只是抬起头,看着一片漆黑的高空。

夜幕死寂。

无星无云。

只有风雪。

李天澜的眼神郑重而茫然。

他是如今站在黑暗世界最巅峰的剑道最强者。

在剑的领域,王天纵不出的情况下,他就是最强,没有之一。

可是这一刻,他站在高空中看着上方的夜幕,却一脸茫然。

隐隐约约中

他似乎感受到了一抹无比微妙但却又绝对浩瀚的气息。

那种感觉

好像可能也许大概是一道剑气?

(这一卷大概快完了,结束之后应该会开一个单章,专门说一下这一卷这么傻逼的原因,嗯,还有说一下这个胖子和刑天)

(本章完)

本章内容未完,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笔趣阁app。小说更全更新更快。百万小说全部免费阅读。还可以免费听书哦!赶快试试吧!
[点个赞]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