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返回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八十四章:道不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听书 - 特战之王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八十四章:道不同

李狂徒听到了虞东来的声音。

但是他没有回答,因为根本顾不上。

那一杯绿色的粘稠液体,不知道是不是熟悉的配方,但绝对是熟悉的味道。

入口冰凉,入喉温润,入腹辛辣。

如同一团烈焰在身体的最深处陡然燃烧起来。

血液仿佛被完全蒸发。

炽热的温度从五脏六腑渗入皮肤,灼烧着浑身上下的毛孔与汗毛,强烈的疼痛感呼啸而来,近乎淹没理智。

李狂徒浑身颤抖着,紧紧抓住面前的桌沿,虚汗从他的额头上渗了出来,一滴一滴顺着脸庞快速流淌着。

虞东来拉开书桌下的抽屉,掏出一支烟点燃,送到了李狂徒嘴边。

李狂徒嘴角不断抽搐着,很慢很吃力的摇了摇头。

他本就是重伤之躯,这种痛苦下,不要说吸烟,一时间甚至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

虞东来把香烟放在自己嘴里,慢条斯理的吸着。

他是毒医。

擅长杀人,也擅长救人。

他杀人的手法无声无息,能让人死的幸福快乐,而救人的手段却残酷霸道,让人疼的死去活来。

这或许也算是他的恶趣味了。

他给李狂徒服用的是毒药,算是他的独家配方,这种毒药如果量大的话,足以在吃下去的一瞬间就将人体的五脏六腑完全融化,如果浓缩起来点燃,分量足够的情况下,甚至足以毁灭一座城市,不过这种药物如果用量精准,少到一定程度的话,喝下去却会大幅度的刺激人体潜能,极快的修复体内的一系列创伤,加快恢复速度,效果可以说是立竿见影。

至于其中蕴含的毒素,以武者的身体素质,这么少的含量,完全可以无视。

唯一不好的地方就是喝下去很难受。

这是虞东来故意的,是他持续了很多年的恶趣味。

李狂徒坐在那,浑身颤抖抽搐了将近五分钟才缓缓恢复过来。

剧烈的疼痛和灼烧感来得快去的也快。

他额头的冷汗迅速褪去,惨白的脸色也恢复了些许的红润,整个人明显精神了许多。

他颤抖着深呼吸了一口,才笑了起来,声音沙哑:“叔,老头子当年就说过,这药是你的拿手绝活,你是可以把它变得温和一些的。”

这岂止是拿手绝活,这种东西的配方,用无价之宝来形容都不为过。

虞东来只是玩毒的,没有加入什么生物实验室,可这东西的效果却不亚于绝大多数的基因药剂,不需要多说其他,只凭他可以对李狂徒这种境界的人都产生效果,就这一点就能秒杀无数的基因药剂了。

李狂徒现在的状态很差,可喝了这东西之后精神状态却明显的好转了一些,虽然距离痊愈还差了十万八千里,可起码现在,他又有了一次勉强出手的能力。

如果他选择安静养伤的话,几个小时后,这股精神头就会过去,毕竟是刺激潜能来恢复,他也会陷入十多个小时的虚弱期,到时候会极为疲惫困顿,可虚弱期过后,他的伤势恢复速度会再次加快,一直到药效彻底过去,在喝第二杯,如此反复循环,按他现在的情况来看,大概只需要一个月左右,他的伤势大概就可以恢复到围攻李天澜之前的状态。

那样的状态虽然依旧是重伤,但好歹不会像现在这般狼狈。

而且这种毒本就喜寒,很容易凝固,如果制作成放糖在身上装几颗的话,即便是对于李狂徒这样的高手而言,这都是在某些情况下救命的好东西。

更恐怖的是,这东西能用在李狂徒身上,再一次减少用量的话,自然也能用在普通精锐身上,能救命,能恢复,绝境之下,在弹尽粮绝的时候,将这东西集中在一起点燃,释放的剧毒气体达到浓度之后,同样可以成片的杀人,最关键的是,这种毒见效还极快,就算有解药都不一定来得及,而且解药中一味主药材产量并不算多,这也就意味着解药不会太多。

可是要积累这种毒药却并不困难,除了制作麻烦之外,据说大部分材料,都是很常见的。

什么是毒医?

作为曾经名震黑暗世界的毒医,曾经中洲护国战神身边的神圣近卫,巅峰时期的虞东来在属于他的年代里,虽然不是无敌境高手,但影响力却比普通的无敌境高手还要恐怖。

他自然不止是这一手绝活。

可就算仅仅只有这一手,加入任何一个超级势力,都可以轻而易举的成为核心高层了。

“确实有办法变的温和一些,但味道不对,我研究了很久才找到这种可以让人极为痛苦的药材加进去,每次做这玩意,不加点这个的话,总觉得自己做的是另外一种东西,不美,不美啊。”

虞东来摇摇头,叹息了一声。

李狂徒若有所思的看了他一眼,笑道:“也许是这样吧,如果我刚才没有感觉到痛苦的话,也会觉得自己喝的是另一种东西了。这些年,一些老兄弟受伤的时候,难免会提起虞叔,破晓您记得吧?他跟我就唠叨过不少次了。”

“破晓”

虞东来笑了笑:“那是个好孩子,可惜跟在你身边,怕是难回头了。”

“又何必回头?”

李狂徒摇了摇头:“我也好,破晓也好,我们都不觉得我们做错了什么。我出身李氏,想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哪里错了?”

虞东来吸了口香烟,沉默了下,问道:“李氏在哪?”

“”李狂徒。

虞东来摆摆手,轻声道:“李氏已经被你毁掉了,二十多年前就被你毁掉了。”

“从这方面来说的话”

李狂徒点了点头:“确实如此。成王败寇,我当年就不能输,也输不起,既然输了,那就是错了,没什么好说的。”

“但没人怪你。”

虞东来淡淡道:“成王败寇,命如此,谁也没办法。但既然输了,就要认,错了,也要认。你说你想拿回属于你的东西,狂徒,你除了自己,还有什么?李氏的一切被你毁了,现在李氏剩下的,都是殿下苦守二十多年留下来的,你说那是你的?凭什么?是殿下给你了么?那些,包括现在的天都炼狱,都是殿下留给天澜的东西。没给你,你不服可以理解,但不能抢,更不能联合外人去抢。你现在的做法,就是任性,苦了自己,也苦了李氏。”

“看看现在的东皇宫,看看现在的天澜,狂徒,你难道真不明白?我不支持你抢,但也勉强能理解你的做法,这是任性,你觉得那是你的,可实际上,李氏是殿下的,你甚至没有担任过李氏的族长,凭什么你说李氏是你的?不是你的,你也要抢,这不是强盗逻辑是什么?好,你可以抢,但是现在呢?你抢得过吗?”

“是天都炼狱比东皇宫强势了,还是你比天澜强大了?没有,都没有。你不服可以,你要抢可以,但明明抢不过却还想挣扎,那就没意思的。等你把你和天澜,不,等你把李氏和天澜那点情分都挣扎掉之后,不要说拥有李氏,你连命都很难留下来了。”

李狂徒大口吸着烟,沉默不语。

虞东来的声音很平稳,心平气和,虽然难听,但却并非不能接受。

但也只是接受而已。

李狂徒抖了抖烟灰,沉声道:“虞叔,你我都很清楚,李天澜不姓李。”

“我清楚。”

虞东来点点头:“但说白了,这跟你有什么关系?天都炼狱的一切,是你老子的家底,你确实有继承的权力,但你老子也有不交给你的权力,你确实姓李,你和殿下是父子,但他不想把李氏最后的力量交给你,那是他的事情,子承父业,看起来天经地义,但你失败过了,你老子不同意你继承李氏的力量,这是他的态度,很明显,他不同意,就错了?”

“他老糊涂了!”

李狂徒的声音里带着怒意。

“糊涂的是你!”

虞东来的声音也冷了下来:“不交给你就是糊涂了?荒唐,交给你才是糊涂,交给你你能做什么?拿着这些老本在赌一次?李氏和王氏数百年的交情,你撕破了这层脸皮,人家反击,你输了,不服气就硬是要抢?抢得过?你看看你这辈子都做了什么?天都炼狱现在就在你手里,你做成什么了?跟天澜抢,你不行,跟王氏抢,你就行了?不说王天纵,就是王圣宵在那里,你解决得了?”

“我还是那句话,天都炼狱是你老子的产业,他可以交给你,也可以不交给你,那是他的东西,他说怎么样,就怎么样。不要说他想交给天澜,就算没有天澜,他把李氏高手全部遣散,把所有财富都捐给慈善机构,跟你又有什么关系?你老子的就一定是你的?这他妈是什么逻辑?他生你养你,是欠你的?他的东西,给你,才是你的。不给,你就不能抢,为人子,这点道理你不明白?”

李狂徒的呼吸有些急促。

虞东来沉默了一会,有些疲惫的挥了挥手:“狂徒,我不想说什么难听的话,但你自己应该想一想,你现在这么做,除了你自己的不服之外,到底还有什么意义。”

李狂徒彻底沉默下来。

他不想去解释什么,也无法去解释什么。

肖默海直接戳破了他一直以来端着的姿态,而带着些许愤怒的虞东来,则让他认清楚了现实。

他知道他们说的是有道理的。

真的知道。

他争不过李天澜了。

这是事实。

他跟古行云联手,跟江上雨联手,占据中洲特战系统的一部分力量

他还有机会。

但事实就是他一个人已经争不过李天澜了。

李天澜给他开出的条件依旧在他耳边回响着。

那个很诱人他却无法接受的条件。

他不想去跟虞东来说他同意之后李华成会做出来的反应,无论怎么说,其实都是借口,他加入东皇宫,李华成必然会做出回应,但某些时候,他和李氏,其实是两回事。

李氏族长,李氏的一切,李氏的巅峰

这是他一直以来追求的事情,也是他此生最想要去做的事情。

可现在,全世界除了天都炼狱对他的死忠派,还有谁会把他和李氏看成一体?

没人会这么看,李华成自然也不会。

他加入东皇宫会触碰李华成的底线,但也仅仅是他加入而已,或许还要加上一个破晓。

但这并不是无法规避的事情

站在李氏的大局上,想要妥协,想要让步,其实有很多方法。

但是李狂徒没选。

他知道他争不过李天澜。

但他不会去承认这一点。

幼稚也好,无耻也好,自私也好,无知也好,偏执也好

怎么说都行。

但这就是他。

“改变不了什么了。”

李狂徒轻声道:“虞叔,我已经决定了。”

“李天澜,终归不姓李。”

“李氏数百年的基业,不能给别人做嫁衣。”

虞东来笑出了声。

在幽暗的实验室里,是一串呵呵呵呵的音调。

“这话你放在之前说,会有人信的。”

他轻声道:“但是现在,包括天都炼狱那些因为天澜的身世而站在你身边的李氏精锐,还有几个会相信?”

“如是目前还在昏迷,但她的情况并不能算差,这几年总会醒过来,她是天澜的女人,他们今后的孩子,无论男女,都会继承李氏的一切。”

“我们可以不谈殿下有没有把李氏交给你的问题,也可以不谈天澜的身世,但你亲生女儿的孩子,你能说他不是李氏的人?你能说他是外人?”

狂徒张了张嘴。

虞东来眼神里的怒火已经犹如实质:“你只要敢说他是外人,我就敢抽你,现在就抽你,你信不信?”

李狂徒闭嘴了。

他的眼神有些阴沉,但却没有说话。

虞东来的实力在他眼里并不算什么。

他现在确实身受重伤。

但喝了虞东来给他的东西,刺激了潜能,他现在的身体正处于重伤中的亢奋状态,勉强一剑,开始能做到的。

如果虞东来做好了准备,给他充分的时间,环境,以及地形的话,他确实可以做到甚至比李狂徒还要恐怖的杀伤。

可眼下,这么近的距离,面对一个状态不断下滑甚至已经不是惊雷境的虞东来,李狂徒现在的勉强一剑,足以在瞬间杀死他数十次。

可很多事情,并不是单纯的讲究实力的。

他可以看李天澜不顺眼,可以想杀他。

可是虞东来

那是跟在李鸿河身边的近卫,是李氏如今硕果仅存的几位老资格,是看着他长大的老资格。

他可以不服李鸿河。

可虞东来真不欠他什么。

那一声虞叔,他叫的心甘情愿自然而然,现在站在他面前的,是李氏的长辈。

长辈真要抽他,李狂徒不可能还手,只能受着。

“好,即便外孙不是外人”

李狂徒身体动了动,声音嘶哑:“但谁能保证李天澜说话算话?虞叔,你在东皇宫,应该比我清楚,李天澜到底有多宠溺那个妖女,他和如是的孩子继承李氏?难道那个妖女就不能怀孕?他和如是的孩子是未来的李氏族长,那他和那个妖女的孩子,未来该如何自处?她能甘心?如果她不甘心的话,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东皇宫未来会是黑暗世界的王朝,场面铺起来,比起古代夺嫡都不差了。那个妖女如果想要扶持自己的孩子,嘿,我不是看不起东皇宫,如果她想出手的话,东皇宫上下,谁玩得过她?”

“秦微白,月神,王月瞳,她们三个,你说李天澜能一碗水端平?这话虞叔你自己信吗?”

“我不知道。”

虞东来淡淡道。

他是实话实说。

在东皇宫,李天澜确实很信任他,而秦微白跟他同样也很熟悉,不过李狂徒说的这些,怕是连李天澜和秦微白现在都不曾考虑过,又怎么会告诉他这些?

他摇了摇头,缓缓道:“再过几个月,大选之后,新集团成立,东皇宫比起巅峰时期的李氏,也就丝毫不差了,甚至还会更强一些。最重要的是天澜年轻,东皇宫才刚刚开始,狂徒,你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所以说李氏是东皇宫,没错,但如果说东皇宫是李氏的话,那就会有很多人不服气了。你想着夺嫡,想着手足相残,是电视剧看多了,还是史书看多了?东皇宫如今有的这一切,有多少是小白带来的?那是人家自己的嫁妆,我即便现在厚着脸皮说她把她的嫁妆给天澜和如是的孩子,而不留给自己的孩子,你觉得合适?”

“现在的东皇宫,是李氏和轮回宫的合体,不客气的说,因为你的关系,东皇宫内李氏的比重远不如轮回宫,一个东皇宫主,自然养得起一位李氏族长。日后如果真有那一天的活,天澜和如是的孩子继承李氏,并不是要继承东皇宫主的位子。”

“确实,天澜宠着小白,但这一切,我认为这是她应得的,而且对她,我也比你了解。女子能大气到这种程度的,真的不多,即便真有那么一天,些许家业,一个李氏,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小白也懒得要。”

“你的思想太过极端了些,总觉得家大业大,日后在接班人的问题上就必然会出现惨剧,你怎么就这么确定,东皇宫的下一代,如是和小白的孩子,人家兄弟就一定会分家?合则两利的事情,他们就看不到?”

虞东来深深看了一眼李狂徒:“最重要的,是小白一直陪在天澜身边的,以她的手段,还玩不转几个孩子?让他们亲如手足,对她来说很困难吗?”

李狂徒想说华武。

不止是现在的华武。

还有曾经死在天都决战的那个华武。

根本就改变不了什么。

虞东来确实是长辈,但却不能能做主的长辈,而且先不说他有没有证据,就算有证据又能如何?又不是李天澜杀的,虞东来也不会出这个头。

“不管如何,谢谢虞叔今天的药水。”

感受着比刚才好太多的身体,李狂徒默默的开口道。

“不管怎么说,你是殿下的儿子,来到东皇宫,该有的体面还是要有的,即便是走,病恹恹的样子像什么话?”

虞东来摇头道。

“本来是想劝劝虞叔跟我走的,看来,是没必要说了。”

李狂徒自嘲的笑了笑。

如果今日他可以带走虞东来的话,那么这次被俘虏的经历绝对是大赚特赚,说赚翻了也不为过。

虞东来一身玩毒的手段都是次要的,他是李鸿河身边的近卫,对于如今的李氏而言,只是这个身份,就可以说是一块金光闪闪的招牌。

李狂徒虽然跟外界没有联络,但大致也可以想象得到自己目前的处境,而且李天澜今天还去了天都炼狱总部给他来了一场现场直播,更是让他直接看到了天都炼狱很多人的内心。

人心散了。

队伍自然就不好带了。

这不能说是李狂徒的失策,只能说是他低估了李天澜的实力,在无情没有能量的情况下,他是真的没有想到他和江上雨加上古行云联手竟然都不是李天澜的对手。

如果当初可以在围攻中干掉李天澜的话,即便李氏和天都炼狱再怎么因为他跟古行云合作而心生不满,李天澜终归是死了,李狂徒回旋的余地就很大,可如今不止是李天澜没死,他甚至都还被李天澜俘虏带回了东皇宫,如此一来,先是他跟古行云这种生死仇人合作对付李氏的继承人,然后又是他和李天澜高下立判,天都炼狱内部,人心不稳就成了必然。

这种时候,如果他能说服虞东来跟他走的话,对于安抚天都炼狱的人心可以起到极大的作用。

而且最重要的是

在意识到自己很难是李天澜的对手之后

虞东来就变得更加重要。

实力到了李天澜这种程度,几乎就不用怕死了,因为能够杀了他

够杀了他的东西已经极少。

中洲为什么这么忌惮李天澜?

就是因为除非在某些特殊情况下,不然很难真正威胁到李天澜的生命,而一旦翻脸,只要李天澜活着,那么接下来痛不欲生的就是中洲。

高科技武器可以在一瞬间推平整个东皇宫,可想杀李天澜,还是太难,个人武力到了这一步,如果李天澜真的无牵无挂了,发起疯来足以让中洲伤筋动骨的。

而虞东来,恰好就掌握着可以对李天澜形成致命威胁的东西。

如果

李狂徒猛地摇了摇头。

虞东来的态度很明显。

这样的态度,意味着没有如果。

果然,虞东来直接开口道:“我老了,走不动了,也懒得走了。我不能劝你回头,总不能跟着你走进坑里去,还是那句话,狂徒,做错了就要认。你这么搞,不仅对李氏无益,反而会完全害了李氏。当然,如果李氏在你心里没了分量,只是一个你继续折腾下去的借口的话,那当我没说,真是如此的话,说再多,都没用。”

“我很喜欢现在的李氏,现在的东皇宫,宁小子前段时间给我看了下轩辕城和天南的规划,未来的这里,我也是很喜欢的,今后能埋在这里,也没什么遗憾了。”

李狂徒默默的点了点头。

他突然笑了笑,有些勉强的开口道:“宁小子,是您那位孙女婿?”

“对。”

虞东来顿时来了精神:“那小子还不错,对青烟挺上心的,以后也能算个依靠。”

他声音顿了顿,有些遗憾的摇了摇头:“这俩孩子,两年多前刚毕业那会就准备结婚了,后来赶上雪国那乱七八糟的事情,然后天澜又去了荒漠,他刚主政轩辕城,又耽搁下来了,现在一堆乱七八糟的破事,结婚的话,估计要大选之后了。”

“好事多磨。”

李狂徒轻声道。

“希望吧。”

虞东来嘿嘿一笑:“那小子性子不错,就是武道上天赋差了些,别说无敌境了,眼下看他这架势,估计进惊雷境都没戏了。”

李狂徒笑了笑,明白虞东来这是在自谦,也是在嘚瑟。

宁千城他没见过,可这个名字,他却是极为熟悉的,。

李天澜当初刚起步的时候,不算秦微白的话,最早跟在李天澜身边的就三个人。

故意被东城无敌安排到了李天澜身边的宁千城。

知道李天澜身世来历的虞青烟。

被圣徒引导着去了天空学院的李拜天。

这是最早跟着李天澜的人。

而三人之中,虞青烟目前的地位在东皇宫中虽然特殊,但却并不算重要,她当初进天空学院的时候只是凝冰镜,如今这几年过去,也才进入燃火境,在东皇宫,算是高层,但却不担任任何具体职务,看上去更像是李天澜念着昔日情分将她放在那个位置上。

可实际上,虞青烟看起来不重要,完全是因为虞东来还在。

她现在的精力根本没有放在武道上,而是跟着虞东来接受属于他的毒医传承,日后等虞东来不在了,虞青烟就是新一代的毒医,掌控着让李狂徒很眼馋的,可以对李天澜造成致命威胁的东西,以及李氏那个研究了数百年的生命树计划。

如此地位,在东皇宫中可以说是重中之重了。

而虞青烟之外,宁千城和李拜天也各有机遇。

李拜天的武道天赋是让所有人都认可的,不到三十岁的半步无敌境太虚剑主,未来的前景完全可以说得上是不可限量。

如今的中洲年轻一代,无论算不上李天澜江上雨王圣宵这些人,李拜天都是稳稳的排在前五位。

蜀山太虚剑意在武道之始并没有什么异常的地方,反而过于注重根基,有些时候就显得极为普通,可越是向上,就越是恐怖,惊雷境之后,才是太虚剑意发力的开始,李拜天这些年的进境势如破竹,一直到了现在的半步无敌境,都始终没有停歇的意思,以他的年纪来看,只要没什么意外,日后的李拜天至少是一个巅峰无敌境,绝对可以说是东皇宫日后的牌面之一。

他的道路已经很明确,只要他可以跨过无敌境的门槛,一个东皇宫副宫主的位置是跑不掉的,即便是现在,他都可以说是东皇宫最核心的人之一了。

而相比于李拜天,宁千城的资质并不好,可他的能力完全不在武道上,以东皇宫现在的规模来看,李天澜说实话也不会太需要一个武道天才,这方面的天才,东皇宫从来都是不缺的,相反,他需要的是可以总览全局的领袖型人物。

比如现在的军师。

再比如天都炼狱的李华章。

还有宁千城。

轩辕城的首任市长。

这个职务代表着什么不言而喻,坐在这个位置上,也就意味着日后只要东皇宫不灭,宁千城的未来,最差最差,都是议员起步。

现在已经有苗头了。

今日之后,天都炼狱变成炼狱军团,天都炼狱自然会离开天南,东皇宫在扫掉另一个城市里存在感已经无比微弱的杂乱势力,在天南,他剩下的对手就只剩下燃烧军团。

对手?

不,充其量只是一个不怎么碍眼的障碍而已。

燃烧军团一旦退出天南,整个天南都

将落入东皇宫手里,成为李天澜最稳固的根基。

收拢了天南,盛世基金海量的金钱砸下去,天南重新规划,因为东皇宫的存在,接下来注定是日新月异的发展。

最迟大选之前,天南就会只剩下东皇宫,随即三五年内,在合适的时机,李天澜正式提出让天南并入中洲,将原本这块四万多平方公里属于安南的土地彻底挖下来,到时天南就会成为中洲的天南行省。

而作为如今的轩辕城市长,宁千城也将成为中洲正总督级序列里极为靠前的行省议长,如此距离议员就只剩下一步之遥。

这一步无论是五年还是十年,肯定都是可以跨过去的,只要跨过去,宁千城就会成为新集团的领袖,成为李天澜真正的左膀右臂。

路已经铺好了,前景无比光明。

这样的前途摆在面前,武道天赋,又算个什么?

“真是羡慕你,虞叔。”

李狂徒笑了起来,笑的很客气,距离也很远。

“可惜了。”

虞东来轻声道:“看样子,他们结婚的时候,大概是请不了你喝喜酒了。”

李狂徒嗯了一声。

何止是他。

天都炼狱内,很多熟悉虞东来的,虞东来熟悉的,都喝不到这杯喜酒了。

“确实,东皇宫很不错,虞叔既然在这里扎下跟,那不走我也能理解。孙女婿前途无限,孙女也很受重视,自己也过的舒服,天南在盛世基金的支持下,日后肯定也不差,如果是我的话,我也愿意待在这里,不想走了。”

李狂徒缓缓道。

“不止是这样。”

虞东来看了看李狂徒,微笑起来:“我确实很喜欢这里,同样,我也不太喜欢你,对你现在的所作所为,我也不是很认同,不认同,自然就不会走。狂徒,我看着你长大,也算是相识多年,但现在,你我道不同,话不投机,接下来的,没必要在说了。”

李狂徒沉默着坐在原地,良久,才笑了一声。

“带你去见见如是?”

虞东来主动问道。

很显然,这是准备结束这所谓的叙旧了。

“是月神。”

李狂徒坚持着开口道。

东城如是。

李月神。

两个名字,两个人格,意义截然不同。

虞东来没有较真,只是点了点头,转身道:“走吧。”

李狂徒没动。

他眯了眯眼睛,突然道:“虞叔,还有一件事。”

虞东来没有任何意外。

他慢慢的转身,看着李狂徒,轻轻叹息道:“所以,你这次下来,主要是来找我的?”

如果只是来看如是的话,那么他们现在应该已经在东皇宫的生物实验室里,看着跟东城如是相关的身体数据。

而不是现在,在他的实验室里。

叙旧是李狂徒提出来的。

虞东来很了解李狂徒。

最起码二十多年前是如此。

所以在他主动开口要叙旧的时候,他就明白了一些什么,看如是,是真的,但李狂徒肯定还有事想要找他来办。

“一半一半吧。”

李狂徒淡淡道:“我跟李天澜说是来见如是的,如果这个过程中没有见到你的话,我会在跟李天澜说,让您跟我见一面。”

“你觉得天澜到时会同意?”

虞东来玩味道:“如果你是正常来拜访的话,到是没什么,可现在你是俘虏,见见自己女儿,人之常情,可想见谁就见谁,你当天澜一点脾气都没有?”

“如果是其他人,还真不好说。”

李狂徒扬起了嘴角:“但如果是李氏的人,只要是在东皇宫的,我想见谁就见谁,李天澜不会拒绝,他可以说是不成熟,但骄傲的性子一点都不比我差,现在他胜券在握,如果我想见见李氏的老人,他还藏着掖着,反而证明他心绪。所以只要我想见,他就无所谓,因为现在形势明朗,他根本没什么好顾忌的。”

“你也知道形势明朗。”

虞东来淡淡道。

“我知道。”

李狂徒点点头:“但我不会承认,而为了否认这个结果,我会继续努力。尽管虞叔你肯定不喜欢听到这句话,但这是事实,也是我接下来要做的事情。”

“所以?”

虞东来不动声色。

“所以,我想也要一滴红雀血和玄甲鳞片。”

李华成声音平静。

红雀,玄甲,生命树。

这是李氏的核心底蕴,是持续了数百年的实验。

生命树目前还不成熟。

可红雀玄甲已经可以起到作用。

红雀,是至热之毒。

玄甲,是至寒之毒。

当红雀的血液和玄甲的鳞片混合到一起制作成毒药的话,这种毒药,对任何生物的杀伤力,几乎是没有上限的。

这绝对是可以对李天澜造成致命威胁的东西。

不要说现在的他,哪怕李天澜真的成了天骄,这种毒同样也能杀了他,或者彻底废了他。

红雀玄甲生命树一直都在虞东来手中。

即便是李鸿河当年去了边境,都没有将这三样带走,而是留给虞东来一直在研究。

而现在。

李狂徒找到他,想要红雀血和玄甲鳞片。

要来做什么,要对付谁,不言而喻。

其他人,甚至就算是江上雨和王圣宵,都不值得李狂徒用这种东西。

虞东来静静的站在原地,看着李狂徒,面无表情。

李狂徒和他对视着。

毫不退让。

“那不是你的东西。”

虞东来老调重弹。

“我知道。”

李狂徒依旧没有退缩,而是看着虞东来的眼睛:“但是虞叔,那也不是你的。”

虞东来皱了皱眉。

“李天澜知道玄甲和红雀?”

李狂徒问道。

“我不知道他知不知道。”

虞东来有些无奈,站在一个领袖的角度上,李天澜有时候懒的不像话,表现出来的具体形势就是当真舍得放权,什么都不管,喜欢做甩手掌柜,玄甲红雀的事情,虞东来跟他说过一次,还把资料交给了李天澜。

他可以确定那份资料李天澜根本就没看,至于他还记不记得有这回事,虞东来就不知道了。

“我只要一滴血,一枚鳞片。”

李狂徒看着虞东来,眼神很诚恳:“说是昔日的情分也好,说是眼下的交易也好,都可以。只要虞叔可以成全,在我这里,没有不能谈的条件。”

天都炼狱加上李狂徒。

哪怕这个阵容不如东皇宫。

但这样的交易,也是一件很诱人的事情。

虞东来洒然一笑:“可以,把你的儿子送到东皇宫,让他认天澜做义父,跟天都炼狱划清楚界限,你要的,我可以给你。”

义父

华武年纪虽然小,但论辈分,只是李天澜的弟弟。

李狂徒眼神中的怒火陡然升腾,沉声道:“虞叔这是在开玩笑?”

“你不是同样也在开玩笑吗?”

虞东来冷淡道:“就跟我提出来的条件一样,你我都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情。红雀玄甲,那是能伤害到天澜的东西。老头子我现在住在东皇宫里,我孙女今后会是东皇宫的核心,我孙女婿是东皇宫的高层,狂徒,你说说,我身边哪一样东西,是跟东皇宫无关的?你想对付天澜,还想用跟我做交易的东西对付天澜,难道在你小子眼里,你叔叔我就是典型的吃里扒外的小人?”

李狂徒嘴角动了动。

“不用说了。”

虞东来声音冰冷道:“也不用想了,红雀玄甲,确实在我手里,但我可以告诉你,只要我不死,就不可能给你这东西。这确实不是我的,但研究权在我这里,我能保证的,只是不会让这东西对付你。”

他缓缓转身,走向电梯:“你来不来?”

李狂徒欲言又止。

他今日确实是想找虞东来。

但却也没有奢望可以说服虞东来投靠他。

以进为退。

他真正的目的,就是红雀血液和玄甲鳞片。

这是他知道自己被俘虏被关在东皇宫之后就在考虑的事情。

因为这确实是可以对李天澜造成致命威胁的东西。

因此他想了很长时间,准备了很多说辞。

可是没想到他刚刚开了个头,虞东来就直接回绝了,而且没有留下丝毫的余地。

虞东来走向电梯,头也不回。

李狂徒面无表情的站起来,跟了上去。

虞东来输入了电梯下行的密码。

等待电梯那头输入密码的时候,虞东来平静道:“我还是那句话,你现在的挣扎,真的没什么意义。”

“红雀玄甲确实是可以伤害到天澜的东西,不过,现在有些事情,应该跟你想的不一样了。”

虞东来轻声道:“现在的东皇宫,有真正的高人在,哪怕我真的把你想要的给你,你也杀不了天澜,甚至重伤他都很难做到。”

李狂徒愣了一下,摇摇头道:“我不相信。”

“信不信随你。”

虞东来一副无所谓的态度。

李狂徒认真的看了虞东来一眼,问道:“虞叔说的高人是谁?”

虞东来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他想到了那个在东皇宫中心区域开了个诊所基本上整天无所事事却能随意进出李天澜住处的那个胖子。

当初李狂徒被李天澜带回来之后,就想要帮他稳定伤势。

那时那个胖子不在。

所以李天澜第一个想到的,是虞东来。

但那时的李狂徒伤势实在太重,重伤到了那种程度,即便虞东来都不敢随意出手。

随后李天澜把纳兰诗影叫了上来。

纳兰诗影给李狂徒注射了一些可以稳定身体的基因药剂,她当时给出的建议是让李狂徒休眠。

李天澜拒绝了。

那一天晚上,轩辕无殇从幽州回到了东皇宫。

十多个小时后,李狂徒彻底清醒了过来。

没有休眠,没有用毒,就这么自然而然的清醒了过来。

十多个小时的时间,恢复到了正常情况下应该养好几个月的程度。

虞东来不清楚轩辕无殇的来历。

可有这个神秘至极的医生在这里守着东皇宫,这已经让虞东来对玄甲和红雀的威力产生了怀疑。

所以这段时间他极少走出实验室去地面。

大部分时间都在研究让红雀和玄甲再次进化。

李狂徒认真的看了虞东来一会。

见虞东来没有说话的意思,他摇摇头,也沉默下来。

电梯一路向下,停稳的时候,已经到了东皇宫的生物试验室门前。

虞东来再次输入了一遍密码。

电梯打开,两人走了出去,又同时停住了脚步。

虞东来愣了一下,笑了起来。

李狂徒站在原地,紧紧眯起了眼睛。

视线中,已经不知道来了多久的秦微白正坐在实验室休息区的沙发上,捧着一杯果汁,咬着吸管吸着,在她面前,还堆放着一小堆干果壳。

“来了啊。”

看到虞东来和李狂徒走出电梯,秦微白站了起来,微笑着看着李狂徒。

她伸出手,指了指实验室的各种设备和休眠仓,轻笑道:“殿下,这应该不是你第一次来这里吧?”( 都市文学 dswxorg )

本章内容未完,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笔趣阁app。小说更全更新更快。百万小说全部免费阅读。还可以免费听书哦!赶快试试吧!
[点个赞]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