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返回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七十二章: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听书 - 特战之王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一百七十二章:双...

卧室里的氛围安静而诡谲。

秦微白清清淡淡的声音在空气里萦绕着,那句今晚便宜你了说不出的缠绵悱恻。

李天澜本能的咳嗽了一声,跟秦微白相知相守相识到现在,除了两人初次见面之外,他第一次感受到了一种有些怪异的局促感。

这是什么意思?

为什么要把皇甫秋水带进房间?

李天澜认真的看着秦微白的眼睛。

雌性生物的脑回路往往是最莫名其妙的,而秦微白这样的女性,心思想法就更是天马行空无迹可寻了,起码李天澜现在怎么想,都不确定秦微白到底是想了一些什么才让她把事情引导到了现在这种局面。

便宜你了,便宜你了

李天澜扫了一眼皇甫秋水。

皇甫秋水的脸色愈发红润妖娆,在柔和的灯光下,那张勾人的脸庞简直妖媚的无法直视。

她偷偷看了一眼秦微白,又偷瞄了一眼李天澜,正好看到李天澜的目光扫过来,脸色愈发涨红,下意识的偏过头去,两条并拢的很紧的修长双腿无意识的摩擦了一下。

李天澜咽了口口水,随即觉得有些丢人,又有些心虚,看了看秦微白。

秦微白看着他,还是似笑非笑的表情,美的如同画卷。

李天澜还是有些想不通。

但直到这一刻他终于确定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又或者说他今晚将会得到什么样的待遇。

那个词叫什么来着?

纯洁如他,是真的想不到太邪恶的词汇了。

“咯咯”

秦微白突然笑了起来,声音清脆而柔媚,她向前一步,伸手轻轻抚摸着李天澜的脸庞,柔声道:“你在想些什么?又心虚又惊喜的?是不是美的要飞起来了?”

嗯。

李天澜下意识的想要掏兜去拿烟,但找了找却没找到。

秦微白转头扫了一眼呆呆站在那动也不敢动看上去楚楚可怜的皇甫秋水,眼神在她那张对于女性来说怎么看都无法顺眼的妖媚脸庞上停留了一瞬,然后指了指客厅茶几:“雪茄在茶几第二个抽屉里。”

皇甫秋水愣了愣,哦了一声,迈着软绵绵的长腿走过去蹲下,把雪茄和雪茄剪拿出来。

“要烟。”

李天澜说了一句。

皇甫秋水动作顿了顿,把雪茄放回去,拿了一盒香烟拆开,小跑到李天澜面前,帮他把香烟点燃。

李天澜深深呼吸。

香烟的味道,秦微白身上熟悉到灵魂的体香,皇甫秋水身上幽幽温软的幽香一同进入了鼻孔。

面前是并排站在他面前的两张脸红。

潮红中的妖娆。

温柔里的完美。

烟雾袅袅。

李天澜的内心剧烈的跳动着,浑身上下的血液如同岩浆一般迸射沸腾,传递到四肢百骸,引动着属于雄性的力量。

“浴室在那边,里面有新的浴巾,去洗个澡。”

秦微白嫩白的小手指了指浴室的方向。

皇甫秋水有些迟疑的看着李天澜。

“你不是很希望天澜调嗯管教你么?”

秦微白的声音淡淡的,听不出喜怒:“今晚我教你怎么做一个女人。”

“去吧。”

李天澜的声音有些颤抖,压抑着无数的情绪,如同在低吼。

皇甫秋水轻轻咬了咬嘴唇,转身走进浴室。

李天澜看着她的背影,看着她随着走路自然摇摆的纤细腰肢,一言不发。

秦微白想了想,走回卧室拿了双高跟鞋放在了浴室门前。

对于出门随时都带着几双高跟鞋的女士而言,一双鞋子相比于接下来她要分享的东西,真的不算什么了。

卧室里响起了水流的声音。

李天澜终于开口,迟疑着,看着秦微白,有些小心翼翼:“你”

“我什么?”

秦微白语气娇慵:“还不是想随你心意,让你开心?”

“你在我身边,我就很开心了。”

李天澜认真的说道。

“我信的。”

秦微白轻声笑道:“但还是可以更开心的吧?不用否认,我能看出你的心思,我也知道如果我不同意的话,你肯定能把这些都压抑下去。但是,不需要啊”

“你既然喜欢,那就放在身边好了,北海王氏的女武神,也不是什么花瓶。”

“你呢?”

李天澜看着秦微白问道:“这样我确实会比较喜欢,但你就没有考虑过你自己吗?”

“我考虑了啊。”

秦微白吃吃笑道:“我今晚就会帮你把她管教的服服帖帖的,你可以拥有其他女人,但她们必须要听我的,我说一,她们不能说二的那种,这样我也能想开一些。”

李天澜翻了个白眼。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   “今晚我也要留下。”

秦微白哼哼道:“不然让你们在一起我自己却孤孤单单的,我也是会吃醋的。”

“谢谢。”

李天澜突然握住了秦微白的手掌,轻声道。

秦微白顿了顿,轻轻摇头:“以后可以对小秋水好一点,她来自北海王氏的背景很好用的,她心里的想法,很难讲,但今晚之后,肯定对你就不会有其他二心了。

这样的女人性格其实是比较极端的,你可以说她贱,但就像是她说的那样,她只是贱给你看而已,一旦认定了你,对其他人,就再也懒得多看一眼了。我不也是这样吗?”

李天澜有些哑然。

“反正总之她的忠诚问题不需要考虑了,她心甘情愿的来到这里,就不会有背叛的可能。对她好一些,让全世界都看到,也许哪一天,月瞳也会看到呢。嗯,那丫头肯定是会吃醋的,这是好事,月瞳会吃醋,说明心里有你。她是皇甫秋水的姐姐,但皇甫秋水在东皇宫,却可以成为她的榜样。

其他皇甫秋水的存在可以让她明白,有些事情,做出选择其实并没有那么难,也许会有些痛苦,但总比妥协逃避什么都得不到的坚持更有意义。

任何用于做选择的人,都能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

秦微白的眼神有些迷蒙,她沉默了一会,才轻轻笑了笑:“有些奇怪哈,不知道为什么,对其他女人,对皇甫秋水,我会吃醋,但对于月瞳和如是我有些想她们了。”

李天澜沉默了一会,轻声道:“如是的情况不错,最多两三年,应该就醒过来了,月瞳我会找到她的。”

秦微白嗯了一声,向前一步,伸手勾住了李天澜的脖颈,笑意绚烂的指了指卧室

的房门:“抱我进去,我饭前就洗过澡了,喜欢我还是喜欢小秋水,看你今晚的表现咯。”

李天澜二话不说,将秦微白横抱起来,直接走进了卧室。

只亮着床头灯的卧室里光线微暗,有种暧昧而柔和的光彩。

秦微白从李天澜怀里跳下来,打开墙壁上的中控,挑了首舒缓的音乐播放着。

“正好。”

秦微白听着自己喜欢的音乐,设置了后续的播放,微笑道:“今后我要在林族和中洲两头来回跑,你身边有皇甫秋水照顾的话,我也可以放心些。

这段时间,我也会教教她,她今后是你的私人助理,这个身份比起东皇宫内卫部队的部长要重要的多,这么看的话,今后她应该是跟在你身边时间最长的女人了,想想还有些羡慕呢。”

秦微白转过身。

李天澜已经开始脱衣服了。

秦微白脸色红了红。

“林族族长”

李天澜皱了皱眉:“这个职务能不能推了,我看林叔叔精神挺好,完全可以再干几年,你毕竟不姓林,在林族不像那么回事。”

“还好啊。”

秦微白一点点的挪过来:“林族很多事情都理顺了,世界格局正常的情况下,林族其实事情没那么多,协调林族各个分支之间的力量,还算清闲。而且东皇宫和林族关系很好,只要咱们这边保持现在的势头,林族今后只会更加平稳,我留在你身边的时间也不会短的。”

李天澜抬起手来,似乎想要摸摸秦微白的头发。

他坐着,她站着,距离差了那么一丝。

明白他是什么意思的秦微白皱了皱鼻子,在李天澜面前盈盈跪下,伸出了手。

李天澜撑着床抬了抬身子。

他的手掌落在了秦微白的头上。

秦微白的头低了下去。

浴室里的水流声停了。

房门打开。

似乎看到了那双高跟鞋的原因,穿着浴巾的皇甫秋水明显顿了顿,然后那边传来了细微的换鞋子的声音。

随即高跟鞋踩着地毯,踩着地板清脆的声音逐渐的接近了卧室。

房门推开了。

长发湿润整个人愈发勾人的皇甫秋水站在卧室门口,被暧昧的灯光与柔和的音乐环绕着,她睁大了眼睛,看着卧室里的这一幕。

秦微白依旧跪着。

李天澜眯着眼看着皇甫秋水。

皇甫秋水的眼眸迷离,面对着她期待了很久的场面,她浑身上下软绵绵的,似乎再也没有丝毫力气。

秦微白站了起来,转身看着皇甫秋水。

“你想吃么?”

秦微白轻声问道。

皇甫秋水本能的摇了摇头,又本能的开口:“想。”

“以后有的是机会。”

秦微白轻笑了一声,拉开了皇甫秋水的浴巾带子。

无与伦比的美景在微暗的灯光里隐隐约约。

“坐。”

秦微白拉着皇甫秋水走到床边。

身体微凉的皇甫秋水颤抖着想要坐在床上,想要钻进被子。

“不是坐这里。”

秦微白声音恍惚。

“嗯?”

皇甫秋水茫然的看着她。

“他脸上。”

秦微白指了指床上的李天澜,小声道。

;   “今晚我也要留下。”

秦微白哼哼道:“不然让你们在一起我自己却孤孤单单的,我也是会吃醋的。”

“谢谢。”

李天澜突然握住了秦微白的手掌,轻声道。

秦微白顿了顿,轻轻摇头:“以后可以对小秋水好一点,她来自北海王氏的背景很好用的,她心里的想法,很难讲,但今晚之后,肯定对你就不会有其他二心了。

这样的女人性格其实是比较极端的,你可以说她贱,但就像是她说的那样,她只是贱给你看而已,一旦认定了你,对其他人,就再也懒得多看一眼了。我不也是这样吗?”

李天澜有些哑然。

“反正总之她的忠诚问题不需要考虑了,她心甘情愿的来到这里,就不会有背叛的可能。对她好一些,让全世界都看到,也许哪一天,月瞳也会看到呢。嗯,那丫头肯定是会吃醋的,这是好事,月瞳会吃醋,说明心里有你。她是皇甫秋水的姐姐,但皇甫秋水在东皇宫,却可以成为她的榜样。

其他皇甫秋水的存在可以让她明白,有些事情,做出选择其实并没有那么难,也许会有些痛苦,但总比妥协逃避什么都得不到的坚持更有意义。

任何用于做选择的人,都能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

秦微白的眼神有些迷蒙,她沉默了一会,才轻轻笑了笑:“有些奇怪哈,不知道为什么,对其他女人,对皇甫秋水,我会吃醋,但对于月瞳和如是我有些想她们了。”

李天澜沉默了一会,轻声道:“如是的情况不错,最多两三年,应该就醒过来了,月瞳我会找到她的。”

秦微白嗯了一声,向前一步,伸手勾住了李天澜的脖颈,笑意绚烂的指了指卧室

的房门:“抱我进去,我饭前就洗过澡了,喜欢我还是喜欢小秋水,看你今晚的表现咯。”

李天澜二话不说,将秦微白横抱起来,直接走进了卧室。

只亮着床头灯的卧室里光线微暗,有种暧昧而柔和的光彩。

秦微白从李天澜怀里跳下来,打开墙壁上的中控,挑了首舒缓的音乐播放着。

“正好。”

秦微白听着自己喜欢的音乐,设置了后续的播放,微笑道:“今后我要在林族和中洲两头来回跑,你身边有皇甫秋水照顾的话,我也可以放心些。

这段时间,我也会教教她,她今后是你的私人助理,这个身份比起东皇宫内卫部队的部长要重要的多,这么看的话,今后她应该是跟在你身边时间最长的女人了,想想还有些羡慕呢。”

秦微白转过身。

李天澜已经开始脱衣服了。

秦微白脸色红了红。

“林族族长”

李天澜皱了皱眉:“这个职务能不能推了,我看林叔叔精神挺好,完全可以再干几年,你毕竟不姓林,在林族不像那么回事。”

“还好啊。”

秦微白一点点的挪过来:“林族很多事情都理顺了,世界格局正常的情况下,林族其实事情没那么多,协调林族各个分支之间的力量,还算清闲。而且东皇宫和林族关系很好,只要咱们这边保持现在的势头,林族今后只会更加平稳,我留在你身边的时间也不会短的。”

李天澜抬起手来,似乎想要摸摸秦微白的头发。

他坐着,她站着,距离差了那么一丝。

明白他是什么意思的秦微白皱了皱鼻子,在李天澜面前盈盈跪下,伸出了手。

李天澜撑着床抬了抬身子。

他的手掌落在了秦微白的头上。

秦微白的头低了下去。

浴室里的水流声停了。

房门打开。

似乎看到了那双高跟鞋的原因,穿着浴巾的皇甫秋水明显顿了顿,然后那边传来了细微的换鞋子的声音。

随即高跟鞋踩着地毯,踩着地板清脆的声音逐渐的接近了卧室。

房门推开了。

长发湿润整个人愈发勾人的皇甫秋水站在卧室门口,被暧昧的灯光与柔和的音乐环绕着,她睁大了眼睛,看着卧室里的这一幕。

秦微白依旧跪着。

李天澜眯着眼看着皇甫秋水。

皇甫秋水的眼眸迷离,面对着她期待了很久的场面,她浑身上下软绵绵的,似乎再也没有丝毫力气。

秦微白站了起来,转身看着皇甫秋水。

“你想吃么?”

秦微白轻声问道。

皇甫秋水本能的摇了摇头,又本能的开口:“想。”

“以后有的是机会。”

秦微白轻笑了一声,拉开了皇甫秋水的浴巾带子。

无与伦比的美景在微暗的灯光里隐隐约约。

“坐。”

秦微白拉着皇甫秋水走到床边。

身体微凉的皇甫秋水颤抖着想要坐在床上,想要钻进被子。

“不是坐这里。”

秦微白声音恍惚。

“嗯?”

皇甫秋水茫然的看着她。

“他脸上。”

秦微白指了指床上的李天澜,小声道。

;   “今晚我也要留下。”

秦微白哼哼道:“不然让你们在一起我自己却孤孤单单的,我也是会吃醋的。”

“谢谢。”

李天澜突然握住了秦微白的手掌,轻声道。

秦微白顿了顿,轻轻摇头:“以后可以对小秋水好一点,她来自北海王氏的背景很好用的,她心里的想法,很难讲,但今晚之后,肯定对你就不会有其他二心了。

这样的女人性格其实是比较极端的,你可以说她贱,但就像是她说的那样,她只是贱给你看而已,一旦认定了你,对其他人,就再也懒得多看一眼了。我不也是这样吗?”

李天澜有些哑然。

“反正总之她的忠诚问题不需要考虑了,她心甘情愿的来到这里,就不会有背叛的可能。对她好一些,让全世界都看到,也许哪一天,月瞳也会看到呢。嗯,那丫头肯定是会吃醋的,这是好事,月瞳会吃醋,说明心里有你。她是皇甫秋水的姐姐,但皇甫秋水在东皇宫,却可以成为她的榜样。

其他皇甫秋水的存在可以让她明白,有些事情,做出选择其实并没有那么难,也许会有些痛苦,但总比妥协逃避什么都得不到的坚持更有意义。

任何用于做选择的人,都能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

秦微白的眼神有些迷蒙,她沉默了一会,才轻轻笑了笑:“有些奇怪哈,不知道为什么,对其他女人,对皇甫秋水,我会吃醋,但对于月瞳和如是我有些想她们了。”

李天澜沉默了一会,轻声道:“如是的情况不错,最多两三年,应该就醒过来了,月瞳我会找到她的。”

秦微白嗯了一声,向前一步,伸手勾住了李天澜的脖颈,笑意绚烂的指了指卧室

的房门:“抱我进去,我饭前就洗过澡了,喜欢我还是喜欢小秋水,看你今晚的表现咯。”

李天澜二话不说,将秦微白横抱起来,直接走进了卧室。

只亮着床头灯的卧室里光线微暗,有种暧昧而柔和的光彩。

秦微白从李天澜怀里跳下来,打开墙壁上的中控,挑了首舒缓的音乐播放着。

“正好。”

秦微白听着自己喜欢的音乐,设置了后续的播放,微笑道:“今后我要在林族和中洲两头来回跑,你身边有皇甫秋水照顾的话,我也可以放心些。

这段时间,我也会教教她,她今后是你的私人助理,这个身份比起东皇宫内卫部队的部长要重要的多,这么看的话,今后她应该是跟在你身边时间最长的女人了,想想还有些羡慕呢。”

秦微白转过身。

李天澜已经开始脱衣服了。

秦微白脸色红了红。

“林族族长”

李天澜皱了皱眉:“这个职务能不能推了,我看林叔叔精神挺好,完全可以再干几年,你毕竟不姓林,在林族不像那么回事。”

“还好啊。”

秦微白一点点的挪过来:“林族很多事情都理顺了,世界格局正常的情况下,林族其实事情没那么多,协调林族各个分支之间的力量,还算清闲。而且东皇宫和林族关系很好,只要咱们这边保持现在的势头,林族今后只会更加平稳,我留在你身边的时间也不会短的。”

李天澜抬起手来,似乎想要摸摸秦微白的头发。

他坐着,她站着,距离差了那么一丝。

明白他是什么意思的秦微白皱了皱鼻子,在李天澜面前盈盈跪下,伸出了手。

李天澜撑着床抬了抬身子。

他的手掌落在了秦微白的头上。

秦微白的头低了下去。

浴室里的水流声停了。

房门打开。

似乎看到了那双高跟鞋的原因,穿着浴巾的皇甫秋水明显顿了顿,然后那边传来了细微的换鞋子的声音。

随即高跟鞋踩着地毯,踩着地板清脆的声音逐渐的接近了卧室。

房门推开了。

长发湿润整个人愈发勾人的皇甫秋水站在卧室门口,被暧昧的灯光与柔和的音乐环绕着,她睁大了眼睛,看着卧室里的这一幕。

秦微白依旧跪着。

李天澜眯着眼看着皇甫秋水。

皇甫秋水的眼眸迷离,面对着她期待了很久的场面,她浑身上下软绵绵的,似乎再也没有丝毫力气。

秦微白站了起来,转身看着皇甫秋水。

“你想吃么?”

秦微白轻声问道。

皇甫秋水本能的摇了摇头,又本能的开口:“想。”

“以后有的是机会。”

秦微白轻笑了一声,拉开了皇甫秋水的浴巾带子。

无与伦比的美景在微暗的灯光里隐隐约约。

“坐。”

秦微白拉着皇甫秋水走到床边。

身体微凉的皇甫秋水颤抖着想要坐在床上,想要钻进被子。

“不是坐这里。”

秦微白声音恍惚。

“嗯?”

皇甫秋水茫然的看着她。

“他脸上。”

秦微白指了指床上的李天澜,小声道。

;   “今晚我也要留下。”

秦微白哼哼道:“不然让你们在一起我自己却孤孤单单的,我也是会吃醋的。”

“谢谢。”

李天澜突然握住了秦微白的手掌,轻声道。

秦微白顿了顿,轻轻摇头:“以后可以对小秋水好一点,她来自北海王氏的背景很好用的,她心里的想法,很难讲,但今晚之后,肯定对你就不会有其他二心了。

这样的女人性格其实是比较极端的,你可以说她贱,但就像是她说的那样,她只是贱给你看而已,一旦认定了你,对其他人,就再也懒得多看一眼了。我不也是这样吗?”

李天澜有些哑然。

“反正总之她的忠诚问题不需要考虑了,她心甘情愿的来到这里,就不会有背叛的可能。对她好一些,让全世界都看到,也许哪一天,月瞳也会看到呢。嗯,那丫头肯定是会吃醋的,这是好事,月瞳会吃醋,说明心里有你。她是皇甫秋水的姐姐,但皇甫秋水在东皇宫,却可以成为她的榜样。

其他皇甫秋水的存在可以让她明白,有些事情,做出选择其实并没有那么难,也许会有些痛苦,但总比妥协逃避什么都得不到的坚持更有意义。

任何用于做选择的人,都能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

秦微白的眼神有些迷蒙,她沉默了一会,才轻轻笑了笑:“有些奇怪哈,不知道为什么,对其他女人,对皇甫秋水,我会吃醋,但对于月瞳和如是我有些想她们了。”

李天澜沉默了一会,轻声道:“如是的情况不错,最多两三年,应该就醒过来了,月瞳我会找到她的。”

秦微白嗯了一声,向前一步,伸手勾住了李天澜的脖颈,笑意绚烂的指了指卧室

的房门:“抱我进去,我饭前就洗过澡了,喜欢我还是喜欢小秋水,看你今晚的表现咯。”

李天澜二话不说,将秦微白横抱起来,直接走进了卧室。

只亮着床头灯的卧室里光线微暗,有种暧昧而柔和的光彩。

秦微白从李天澜怀里跳下来,打开墙壁上的中控,挑了首舒缓的音乐播放着。

“正好。”

秦微白听着自己喜欢的音乐,设置了后续的播放,微笑道:“今后我要在林族和中洲两头来回跑,你身边有皇甫秋水照顾的话,我也可以放心些。

这段时间,我也会教教她,她今后是你的私人助理,这个身份比起东皇宫内卫部队的部长要重要的多,这么看的话,今后她应该是跟在你身边时间最长的女人了,想想还有些羡慕呢。”

秦微白转过身。

李天澜已经开始脱衣服了。

秦微白脸色红了红。

“林族族长”

李天澜皱了皱眉:“这个职务能不能推了,我看林叔叔精神挺好,完全可以再干几年,你毕竟不姓林,在林族不像那么回事。”

“还好啊。”

秦微白一点点的挪过来:“林族很多事情都理顺了,世界格局正常的情况下,林族其实事情没那么多,协调林族各个分支之间的力量,还算清闲。而且东皇宫和林族关系很好,只要咱们这边保持现在的势头,林族今后只会更加平稳,我留在你身边的时间也不会短的。”

李天澜抬起手来,似乎想要摸摸秦微白的头发。

他坐着,她站着,距离差了那么一丝。

明白他是什么意思的秦微白皱了皱鼻子,在李天澜面前盈盈跪下,伸出了手。

李天澜撑着床抬了抬身子。

他的手掌落在了秦微白的头上。

秦微白的头低了下去。

浴室里的水流声停了。

房门打开。

似乎看到了那双高跟鞋的原因,穿着浴巾的皇甫秋水明显顿了顿,然后那边传来了细微的换鞋子的声音。

随即高跟鞋踩着地毯,踩着地板清脆的声音逐渐的接近了卧室。

房门推开了。

长发湿润整个人愈发勾人的皇甫秋水站在卧室门口,被暧昧的灯光与柔和的音乐环绕着,她睁大了眼睛,看着卧室里的这一幕。

秦微白依旧跪着。

李天澜眯着眼看着皇甫秋水。

皇甫秋水的眼眸迷离,面对着她期待了很久的场面,她浑身上下软绵绵的,似乎再也没有丝毫力气。

秦微白站了起来,转身看着皇甫秋水。

“你想吃么?”

秦微白轻声问道。

皇甫秋水本能的摇了摇头,又本能的开口:“想。”

“以后有的是机会。”

秦微白轻笑了一声,拉开了皇甫秋水的浴巾带子。

无与伦比的美景在微暗的灯光里隐隐约约。

“坐。”

秦微白拉着皇甫秋水走到床边。

身体微凉的皇甫秋水颤抖着想要坐在床上,想要钻进被子。

“不是坐这里。”

秦微白声音恍惚。

“嗯?”

皇甫秋水茫然的看着她。

“他脸上。”

秦微白指了指床上的李天澜,小声道。

;   “今晚我也要留下。”

秦微白哼哼道:“不然让你们在一起我自己却孤孤单单的,我也是会吃醋的。”

“谢谢。”

李天澜突然握住了秦微白的手掌,轻声道。

秦微白顿了顿,轻轻摇头:“以后可以对小秋水好一点,她来自北海王氏的背景很好用的,她心里的想法,很难讲,但今晚之后,肯定对你就不会有其他二心了。

这样的女人性格其实是比较极端的,你可以说她贱,但就像是她说的那样,她只是贱给你看而已,一旦认定了你,对其他人,就再也懒得多看一眼了。我不也是这样吗?”

李天澜有些哑然。

“反正总之她的忠诚问题不需要考虑了,她心甘情愿的来到这里,就不会有背叛的可能。对她好一些,让全世界都看到,也许哪一天,月瞳也会看到呢。嗯,那丫头肯定是会吃醋的,这是好事,月瞳会吃醋,说明心里有你。她是皇甫秋水的姐姐,但皇甫秋水在东皇宫,却可以成为她的榜样。

其他皇甫秋水的存在可以让她明白,有些事情,做出选择其实并没有那么难,也许会有些痛苦,但总比妥协逃避什么都得不到的坚持更有意义。

任何用于做选择的人,都能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

秦微白的眼神有些迷蒙,她沉默了一会,才轻轻笑了笑:“有些奇怪哈,不知道为什么,对其他女人,对皇甫秋水,我会吃醋,但对于月瞳和如是我有些想她们了。”

李天澜沉默了一会,轻声道:“如是的情况不错,最多两三年,应该就醒过来了,月瞳我会找到她的。”

秦微白嗯了一声,向前一步,伸手勾住了李天澜的脖颈,笑意绚烂的指了指卧室

的房门:“抱我进去,我饭前就洗过澡了,喜欢我还是喜欢小秋水,看你今晚的表现咯。”

李天澜二话不说,将秦微白横抱起来,直接走进了卧室。

只亮着床头灯的卧室里光线微暗,有种暧昧而柔和的光彩。

秦微白从李天澜怀里跳下来,打开墙壁上的中控,挑了首舒缓的音乐播放着。

“正好。”

秦微白听着自己喜欢的音乐,设置了后续的播放,微笑道:“今后我要在林族和中洲两头来回跑,你身边有皇甫秋水照顾的话,我也可以放心些。

这段时间,我也会教教她,她今后是你的私人助理,这个身份比起东皇宫内卫部队的部长要重要的多,这么看的话,今后她应该是跟在你身边时间最长的女人了,想想还有些羡慕呢。”

秦微白转过身。

李天澜已经开始脱衣服了。

秦微白脸色红了红。

“林族族长”

李天澜皱了皱眉:“这个职务能不能推了,我看林叔叔精神挺好,完全可以再干几年,你毕竟不姓林,在林族不像那么回事。”

“还好啊。”

秦微白一点点的挪过来:“林族很多事情都理顺了,世界格局正常的情况下,林族其实事情没那么多,协调林族各个分支之间的力量,还算清闲。而且东皇宫和林族关系很好,只要咱们这边保持现在的势头,林族今后只会更加平稳,我留在你身边的时间也不会短的。”

李天澜抬起手来,似乎想要摸摸秦微白的头发。

他坐着,她站着,距离差了那么一丝。

明白他是什么意思的秦微白皱了皱鼻子,在李天澜面前盈盈跪下,伸出了手。

李天澜撑着床抬了抬身子。

他的手掌落在了秦微白的头上。

秦微白的头低了下去。

浴室里的水流声停了。

房门打开。

似乎看到了那双高跟鞋的原因,穿着浴巾的皇甫秋水明显顿了顿,然后那边传来了细微的换鞋子的声音。

随即高跟鞋踩着地毯,踩着地板清脆的声音逐渐的接近了卧室。

房门推开了。

长发湿润整个人愈发勾人的皇甫秋水站在卧室门口,被暧昧的灯光与柔和的音乐环绕着,她睁大了眼睛,看着卧室里的这一幕。

秦微白依旧跪着。

李天澜眯着眼看着皇甫秋水。

皇甫秋水的眼眸迷离,面对着她期待了很久的场面,她浑身上下软绵绵的,似乎再也没有丝毫力气。

秦微白站了起来,转身看着皇甫秋水。

“你想吃么?”

秦微白轻声问道。

皇甫秋水本能的摇了摇头,又本能的开口:“想。”

“以后有的是机会。”

秦微白轻笑了一声,拉开了皇甫秋水的浴巾带子。

无与伦比的美景在微暗的灯光里隐隐约约。

“坐。”

秦微白拉着皇甫秋水走到床边。

身体微凉的皇甫秋水颤抖着想要坐在床上,想要钻进被子。

“不是坐这里。”

秦微白声音恍惚。

“嗯?”

皇甫秋水茫然的看着她。

“他脸上。”

秦微白指了指床上的李天澜,小声道。

;   “今晚我也要留下。”

秦微白哼哼道:“不然让你们在一起我自己却孤孤单单的,我也是会吃醋的。”

“谢谢。”

李天澜突然握住了秦微白的手掌,轻声道。

秦微白顿了顿,轻轻摇头:“以后可以对小秋水好一点,她来自北海王氏的背景很好用的,她心里的想法,很难讲,但今晚之后,肯定对你就不会有其他二心了。

这样的女人性格其实是比较极端的,你可以说她贱,但就像是她说的那样,她只是贱给你看而已,一旦认定了你,对其他人,就再也懒得多看一眼了。我不也是这样吗?”

李天澜有些哑然。

“反正总之她的忠诚问题不需要考虑了,她心甘情愿的来到这里,就不会有背叛的可能。对她好一些,让全世界都看到,也许哪一天,月瞳也会看到呢。嗯,那丫头肯定是会吃醋的,这是好事,月瞳会吃醋,说明心里有你。她是皇甫秋水的姐姐,但皇甫秋水在东皇宫,却可以成为她的榜样。

其他皇甫秋水的存在可以让她明白,有些事情,做出选择其实并没有那么难,也许会有些痛苦,但总比妥协逃避什么都得不到的坚持更有意义。

任何用于做选择的人,都能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

秦微白的眼神有些迷蒙,她沉默了一会,才轻轻笑了笑:“有些奇怪哈,不知道为什么,对其他女人,对皇甫秋水,我会吃醋,但对于月瞳和如是我有些想她们了。”

李天澜沉默了一会,轻声道:“如是的情况不错,最多两三年,应该就醒过来了,月瞳我会找到她的。”

秦微白嗯了一声,向前一步,伸手勾住了李天澜的脖颈,笑意绚烂的指了指卧室

的房门:“抱我进去,我饭前就洗过澡了,喜欢我还是喜欢小秋水,看你今晚的表现咯。”

李天澜二话不说,将秦微白横抱起来,直接走进了卧室。

只亮着床头灯的卧室里光线微暗,有种暧昧而柔和的光彩。

秦微白从李天澜怀里跳下来,打开墙壁上的中控,挑了首舒缓的音乐播放着。

“正好。”

秦微白听着自己喜欢的音乐,设置了后续的播放,微笑道:“今后我要在林族和中洲两头来回跑,你身边有皇甫秋水照顾的话,我也可以放心些。

这段时间,我也会教教她,她今后是你的私人助理,这个身份比起东皇宫内卫部队的部长要重要的多,这么看的话,今后她应该是跟在你身边时间最长的女人了,想想还有些羡慕呢。”

秦微白转过身。

李天澜已经开始脱衣服了。

秦微白脸色红了红。

“林族族长”

李天澜皱了皱眉:“这个职务能不能推了,我看林叔叔精神挺好,完全可以再干几年,你毕竟不姓林,在林族不像那么回事。”

“还好啊。”

秦微白一点点的挪过来:“林族很多事情都理顺了,世界格局正常的情况下,林族其实事情没那么多,协调林族各个分支之间的力量,还算清闲。而且东皇宫和林族关系很好,只要咱们这边保持现在的势头,林族今后只会更加平稳,我留在你身边的时间也不会短的。”

李天澜抬起手来,似乎想要摸摸秦微白的头发。

他坐着,她站着,距离差了那么一丝。

明白他是什么意思的秦微白皱了皱鼻子,在李天澜面前盈盈跪下,伸出了手。

李天澜撑着床抬了抬身子。

他的手掌落在了秦微白的头上。

秦微白的头低了下去。

浴室里的水流声停了。

房门打开。

似乎看到了那双高跟鞋的原因,穿着浴巾的皇甫秋水明显顿了顿,然后那边传来了细微的换鞋子的声音。

随即高跟鞋踩着地毯,踩着地板清脆的声音逐渐的接近了卧室。

房门推开了。

长发湿润整个人愈发勾人的皇甫秋水站在卧室门口,被暧昧的灯光与柔和的音乐环绕着,她睁大了眼睛,看着卧室里的这一幕。

秦微白依旧跪着。

李天澜眯着眼看着皇甫秋水。

皇甫秋水的眼眸迷离,面对着她期待了很久的场面,她浑身上下软绵绵的,似乎再也没有丝毫力气。

秦微白站了起来,转身看着皇甫秋水。

“你想吃么?”

秦微白轻声问道。

皇甫秋水本能的摇了摇头,又本能的开口:“想。”

“以后有的是机会。”

秦微白轻笑了一声,拉开了皇甫秋水的浴巾带子。

无与伦比的美景在微暗的灯光里隐隐约约。

“坐。”

秦微白拉着皇甫秋水走到床边。

身体微凉的皇甫秋水颤抖着想要坐在床上,想要钻进被子。

“不是坐这里。”

秦微白声音恍惚。

“嗯?”

皇甫秋水茫然的看着她。

“他脸上。”

秦微白指了指床上的李天澜,小声道。

;   “今晚我也要留下。”

秦微白哼哼道:“不然让你们在一起我自己却孤孤单单的,我也是会吃醋的。”

“谢谢。”

李天澜突然握住了秦微白的手掌,轻声道。

秦微白顿了顿,轻轻摇头:“以后可以对小秋水好一点,她来自北海王氏的背景很好用的,她心里的想法,很难讲,但今晚之后,肯定对你就不会有其他二心了。

这样的女人性格其实是比较极端的,你可以说她贱,但就像是她说的那样,她只是贱给你看而已,一旦认定了你,对其他人,就再也懒得多看一眼了。我不也是这样吗?”

李天澜有些哑然。

“反正总之她的忠诚问题不需要考虑了,她心甘情愿的来到这里,就不会有背叛的可能。对她好一些,让全世界都看到,也许哪一天,月瞳也会看到呢。嗯,那丫头肯定是会吃醋的,这是好事,月瞳会吃醋,说明心里有你。她是皇甫秋水的姐姐,但皇甫秋水在东皇宫,却可以成为她的榜样。

其他皇甫秋水的存在可以让她明白,有些事情,做出选择其实并没有那么难,也许会有些痛苦,但总比妥协逃避什么都得不到的坚持更有意义。

任何用于做选择的人,都能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

秦微白的眼神有些迷蒙,她沉默了一会,才轻轻笑了笑:“有些奇怪哈,不知道为什么,对其他女人,对皇甫秋水,我会吃醋,但对于月瞳和如是我有些想她们了。”

李天澜沉默了一会,轻声道:“如是的情况不错,最多两三年,应该就醒过来了,月瞳我会找到她的。”

秦微白嗯了一声,向前一步,伸手勾住了李天澜的脖颈,笑意绚烂的指了指卧室

的房门:“抱我进去,我饭前就洗过澡了,喜欢我还是喜欢小秋水,看你今晚的表现咯。”

李天澜二话不说,将秦微白横抱起来,直接走进了卧室。

只亮着床头灯的卧室里光线微暗,有种暧昧而柔和的光彩。

秦微白从李天澜怀里跳下来,打开墙壁上的中控,挑了首舒缓的音乐播放着。

“正好。”

秦微白听着自己喜欢的音乐,设置了后续的播放,微笑道:“今后我要在林族和中洲两头来回跑,你身边有皇甫秋水照顾的话,我也可以放心些。

这段时间,我也会教教她,她今后是你的私人助理,这个身份比起东皇宫内卫部队的部长要重要的多,这么看的话,今后她应该是跟在你身边时间最长的女人了,想想还有些羡慕呢。”

秦微白转过身。

李天澜已经开始脱衣服了。

秦微白脸色红了红。

“林族族长”

李天澜皱了皱眉:“这个职务能不能推了,我看林叔叔精神挺好,完全可以再干几年,你毕竟不姓林,在林族不像那么回事。”

“还好啊。”

秦微白一点点的挪过来:“林族很多事情都理顺了,世界格局正常的情况下,林族其实事情没那么多,协调林族各个分支之间的力量,还算清闲。而且东皇宫和林族关系很好,只要咱们这边保持现在的势头,林族今后只会更加平稳,我留在你身边的时间也不会短的。”

李天澜抬起手来,似乎想要摸摸秦微白的头发。

他坐着,她站着,距离差了那么一丝。

明白他是什么意思的秦微白皱了皱鼻子,在李天澜面前盈盈跪下,伸出了手。

李天澜撑着床抬了抬身子。

他的手掌落在了秦微白的头上。

秦微白的头低了下去。

浴室里的水流声停了。

房门打开。

似乎看到了那双高跟鞋的原因,穿着浴巾的皇甫秋水明显顿了顿,然后那边传来了细微的换鞋子的声音。

随即高跟鞋踩着地毯,踩着地板清脆的声音逐渐的接近了卧室。

房门推开了。

长发湿润整个人愈发勾人的皇甫秋水站在卧室门口,被暧昧的灯光与柔和的音乐环绕着,她睁大了眼睛,看着卧室里的这一幕。

秦微白依旧跪着。

李天澜眯着眼看着皇甫秋水。

皇甫秋水的眼眸迷离,面对着她期待了很久的场面,她浑身上下软绵绵的,似乎再也没有丝毫力气。

秦微白站了起来,转身看着皇甫秋水。

“你想吃么?”

秦微白轻声问道。

皇甫秋水本能的摇了摇头,又本能的开口:“想。”

“以后有的是机会。”

秦微白轻笑了一声,拉开了皇甫秋水的浴巾带子。

无与伦比的美景在微暗的灯光里隐隐约约。

“坐。”

秦微白拉着皇甫秋水走到床边。

身体微凉的皇甫秋水颤抖着想要坐在床上,想要钻进被子。

“不是坐这里。”

秦微白声音恍惚。

“嗯?”

皇甫秋水茫然的看着她。

“他脸上。”

秦微白指了指床上的李天澜,小声道。

;   “今晚我也要留下。”

秦微白哼哼道:“不然让你们在一起我自己却孤孤单单的,我也是会吃醋的。”

“谢谢。”

李天澜突然握住了秦微白的手掌,轻声道。

秦微白顿了顿,轻轻摇头:“以后可以对小秋水好一点,她来自北海王氏的背景很好用的,她心里的想法,很难讲,但今晚之后,肯定对你就不会有其他二心了。

这样的女人性格其实是比较极端的,你可以说她贱,但就像是她说的那样,她只是贱给你看而已,一旦认定了你,对其他人,就再也懒得多看一眼了。我不也是这样吗?”

李天澜有些哑然。

“反正总之她的忠诚问题不需要考虑了,她心甘情愿的来到这里,就不会有背叛的可能。对她好一些,让全世界都看到,也许哪一天,月瞳也会看到呢。嗯,那丫头肯定是会吃醋的,这是好事,月瞳会吃醋,说明心里有你。她是皇甫秋水的姐姐,但皇甫秋水在东皇宫,却可以成为她的榜样。

其他皇甫秋水的存在可以让她明白,有些事情,做出选择其实并没有那么难,也许会有些痛苦,但总比妥协逃避什么都得不到的坚持更有意义。

任何用于做选择的人,都能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

秦微白的眼神有些迷蒙,她沉默了一会,才轻轻笑了笑:“有些奇怪哈,不知道为什么,对其他女人,对皇甫秋水,我会吃醋,但对于月瞳和如是我有些想她们了。”

李天澜沉默了一会,轻声道:“如是的情况不错,最多两三年,应该就醒过来了,月瞳我会找到她的。”

秦微白嗯了一声,向前一步,伸手勾住了李天澜的脖颈,笑意绚烂的指了指卧室

的房门:“抱我进去,我饭前就洗过澡了,喜欢我还是喜欢小秋水,看你今晚的表现咯。”

李天澜二话不说,将秦微白横抱起来,直接走进了卧室。

只亮着床头灯的卧室里光线微暗,有种暧昧而柔和的光彩。

秦微白从李天澜怀里跳下来,打开墙壁上的中控,挑了首舒缓的音乐播放着。

“正好。”

秦微白听着自己喜欢的音乐,设置了后续的播放,微笑道:“今后我要在林族和中洲两头来回跑,你身边有皇甫秋水照顾的话,我也可以放心些。

这段时间,我也会教教她,她今后是你的私人助理,这个身份比起东皇宫内卫部队的部长要重要的多,这么看的话,今后她应该是跟在你身边时间最长的女人了,想想还有些羡慕呢。”

秦微白转过身。

李天澜已经开始脱衣服了。

秦微白脸色红了红。

“林族族长”

李天澜皱了皱眉:“这个职务能不能推了,我看林叔叔精神挺好,完全可以再干几年,你毕竟不姓林,在林族不像那么回事。”

“还好啊。”

秦微白一点点的挪过来:“林族很多事情都理顺了,世界格局正常的情况下,林族其实事情没那么多,协调林族各个分支之间的力量,还算清闲。而且东皇宫和林族关系很好,只要咱们这边保持现在的势头,林族今后只会更加平稳,我留在你身边的时间也不会短的。”

李天澜抬起手来,似乎想要摸摸秦微白的头发。

他坐着,她站着,距离差了那么一丝。

明白他是什么意思的秦微白皱了皱鼻子,在李天澜面前盈盈跪下,伸出了手。

李天澜撑着床抬了抬身子。

他的手掌落在了秦微白的头上。

秦微白的头低了下去。

浴室里的水流声停了。

房门打开。

似乎看到了那双高跟鞋的原因,穿着浴巾的皇甫秋水明显顿了顿,然后那边传来了细微的换鞋子的声音。

随即高跟鞋踩着地毯,踩着地板清脆的声音逐渐的接近了卧室。

房门推开了。

长发湿润整个人愈发勾人的皇甫秋水站在卧室门口,被暧昧的灯光与柔和的音乐环绕着,她睁大了眼睛,看着卧室里的这一幕。

秦微白依旧跪着。

李天澜眯着眼看着皇甫秋水。

皇甫秋水的眼眸迷离,面对着她期待了很久的场面,她浑身上下软绵绵的,似乎再也没有丝毫力气。

秦微白站了起来,转身看着皇甫秋水。

“你想吃么?”

秦微白轻声问道。

皇甫秋水本能的摇了摇头,又本能的开口:“想。”

“以后有的是机会。”

秦微白轻笑了一声,拉开了皇甫秋水的浴巾带子。

无与伦比的美景在微暗的灯光里隐隐约约。

“坐。”

秦微白拉着皇甫秋水走到床边。

身体微凉的皇甫秋水颤抖着想要坐在床上,想要钻进被子。

“不是坐这里。”

秦微白声音恍惚。

“嗯?”

皇甫秋水茫然的看着她。

“他脸上。”

秦微白指了指床上的李天澜,小声道。( 都市文学 dswxorg )

本章内容未完,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笔趣阁app。小说更全更新更快。百万小说全部免费阅读。还可以免费听书哦!赶快试试吧!
[点个赞]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