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返回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零五章 豁免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听书 - 特战之王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三百零五章 豁免

李天澜变了。

林十一可以明确的指出这种变化。

身份上的变化。

手持轩辕锋一招一式都是剑二十四的李天澜是李天澜。

而手持浩劫放下了剑二十四的李天澜,则是未曾回归的皇曦。

事实上,李天澜自己都没有意识到,随着他实力的不断突破,他的剑道已经逐渐偏移了剑二十四的方向,走上了曾经属于他自己的道路。

九重天阙与剑二十四截然不同。

甚至不同到连比一个高低都没什么意义的程度。

战神是如今星空中公认的武道巅峰,没有人可以与他比肩。

但严格说起来,战神真正能代表的,是剑道。

剑二十四可以说是星空之下最极端的剑气,追求的是最极致的锋芒,所有的一切,各种兵器,无数物质,到了战神的手中,都会变成剑。

战神不需要别的东西,他的武道就是剑道。

纯粹,专注,极端,心无旁骛。

而九重天阙就是九重天阙,九大神形的极尽升华之后,是包含一切的虚无。

皇曦所处的那段时期根本就不允许他只专注于某一个领域,他需要生存,需要守护,需要立足,需要发展,他可以做到的事情他会去做,做不到的事情,咬着牙拼命也要去做。

九重天阙就是那种状况下的产物,是属于李天澜自己的无敌道。

完整的九重天阙早已不止是武道,而是皇曦所掌握的各种权限完美交融到一起后的集合体。

在皇曦需要剑的时候,它是最强的剑道,当皇曦需要其他东西的时候,它也可以变成其他任何东西。

李天澜现在自然做不到这一点。

他现在连接触其他权限的资格都没有,就算是九重天阙中的武道部分,他也只是掌握了一点点皮毛。

确切地说,是九重天阙中号称第一重天的浩劫的一点点皮毛。

很小很小的一部分,但却一点都不可笑。

这毕竟是李天澜自己的剑气,是属于他自己的道路,根本就没有所谓契合度的说法,这一点点皮毛,足够让李天澜站在真正的巅峰,而他不曾掌握的,恰恰是被真实环境压制的。

李天澜微微低头,看着两人之间的生命丝线。

由死亡到新生。

他的大脑此时前所未有的恍惚,这种感觉很奇怪,轻飘飘的,有很多明明知道但却没有办法给自己解释的记忆在脑海中不断出现,还有一个个无比熟悉但却又极为陌生的身影。

记忆片段在生命被完全终止的那一瞬间如同喷泉一般涌了上来,凌乱,复杂,乱七八糟。

世界仿佛都开始错乱。

大部分画面明明很清楚,可他却怎么都不知道哪些画面到底在讲述什么。

错乱的记忆带来了错乱的认知,脑海中翻涌出来的,有限的他可以看懂的画面里,他看到了劫死在古行云手里,他记得自己和宁千城并不熟悉,看到了死在王逍遥手里的司徒沧月,看到了一身洁白婚纱走上了昆仑城的王月瞳

很多明明没有发生过的事情却形成了最具体的画面莫名的出现在脑海之中,记忆的混乱带来了认知的混乱,李天澜用力摇了摇头。

脑子里更多的画面接连不断。

身体似乎也在出现变化。

他本能的凝聚出了手中造型诡异狰狞的长剑,可另外一种力量却仿佛以一种更隐晦的方式在体内逐渐沸腾。

那种仿佛可以彻底撕碎一切的力量燃烧着血液与骨骼,渗入灵魂,正在以一种不算迅猛但却不可阻挡的姿态变得愈发清晰。

大脑越来越混乱。

李天澜第一次生出了离开站场的想法,不是退让和妥协。

而是极致的混乱带来的疑惑让他下意识的想要找一个安静的地方,慢慢的整理自己的记忆认知以及新出现的力量。

想要离开站场,必然要先干掉林十一。

生命丝线如今已经被完全压制。

局势变得无比清晰。

生命丝线失效,他和林十一同时处在最巅峰的状态,轩辕锋剩余的些许能量已经不足以让他再次跨越境界的门槛。

浩劫在手,李天澜要面对的是比他高了将近一个大境界的林十一。

“我赶时间”

李天澜轻轻开口,他的声音有些迟钝:“需要冷静先送你上路。”

“这一点都不容易。”

林十一的声音顿了顿:“不过现在你确实有机会了。”

天地之间莫名的气息持续存在着。

林十一突然张开双手。

套在他身上的几乎完全报废的机甲突然脱离了他的身体。

液态金属在两人之间快速汇聚。

李天澜只是眯了眯眼睛。

液态金属已经直接变成了一个圆球。

林十一没有半句废话,巨大的力量骤然爆发,液态金属形成的圆球轰然一震。

元素流武道烈火神拳!

炽热到极致的高温一瞬间融化了周围的冰霜,金属圆球在烈火中飞速碰撞,没有半点酝酿的时间,机甲所剩余的最后一点力量被彻底引爆。

惊天动地的爆炸毫无征兆的爆发了出来。

李天澜抬起了手中的浩劫。

他的应对简简单单,只是一剑。

刹那之间,剑气倾城。

锐利的锋芒几乎是在一瞬间笼罩了整座城市。

剑光与爆炸完全交错。

站场最中心的街道商铺连同附近的几栋居民楼都在一瞬间被夷为平地。

浓烟滚滚升起。

处在爆炸最前沿的李天澜在出剑的同时就被毁灭性的爆炸力量完全笼罩在内,圆环状的爆炸冲击波将附近所有的残骸全部震碎成了齑粉,李天澜的身体如同一枚在狂风中飞舞的落叶,被旋转着直接炸飞出去,又重重的落在地上。

林十一嘴角抽搐了一下,似乎有些尴尬。

鲜血从李天澜浑身上下流淌出来。

李天澜撑着手里的浩劫站起来,沉默了几秒钟。

气氛突然有些怪异。

李天澜似乎用实际行动证明了一件事情。

无论在什么情况下,只要我不尴尬,那尴尬的就是别人。

弥漫全城的剑气无声无息的消散。

城市里那种莫名的气息却变得愈发明显。

李天澜的眼神平静到了极致,轻声道:“再来。”

浩劫细长的剑锋直刺。

李天澜的身影似乎被剑锋疯狂拉扯着,一瞬间穿过了数十米的距离。

这一次没有了满城的剑气。

只有一道无比扭曲的剑光在剑尖处轰然爆发出来。

磅礴如海的剑气在李天澜面前疯狂激荡。

无限接近天骄门槛的剑气在同一时间彻底爆发了无数次。

是不是很熟悉?

这本就是李天澜激活浩劫之前威力最强的一式。

将自身的战斗力降低到自己身体能够承受的最大界限,然后将一次攻击扭曲成千上万次,在最短的时间里爆发出来。

这也是浩劫。

浩劫有着大的夸张,大的让人有些绝望的攻击范围,但若只是单纯的论威力的话,在所有武道巅峰人物的神形中,浩劫的威力连中游都算不上,独特的发力方式注定了浩劫是将自身的力量完全挥洒出去,成片成片的辐射所有区域。

而这种发力方式是可逆的。

同样是浩劫,将独特的发力方式完全的彻底逆转,性质为极度扩散的剑气就会在一瞬间变成绝对的集中。

所有的力量都会在集中的过程中无限扭曲,最终集中为一点,由最大的攻击范围转变成最顶尖的单体杀伤。

这本来就是李天澜的道路。

激活浩劫之前,李天澜这一剑完全是强行凝聚力量,强行爆发,对身体的负荷极大,所以他必须要将自身的力量压制在惊雷境或者半步无敌境。

而如今手持浩劫,之前的强行凝聚变成了技巧性的引导集中,引导所有力量集中于一处,以一道剑气完成多次爆发。

这种爆发自然不可能在一瞬间爆发成千上万次。

可如此一来,这一剑对身体强度的要求也大大的降低,导致李天澜根本不用压制自己的力量。

而且之前李天澜的那种爆发虽然看起来是同一时间产生破坏力,但实际上却总归会有间隙,这种间隙极短,但在达到一定高度的对手眼中,这也许就是机会。

而浩劫则是真正意义上的同时爆发,没有间隙。

虽然李天澜目前做不到将多次爆发的力量完美的集中与一点,可他却足以让这一剑的范围缩小到极致。

这一瞬间的林十一,等于是在面对无数个巅峰状态下的李天澜的围攻。

境界低,靠数量弥补。

开挂了。

这等于是真正的开挂。

闪耀着七彩光泽的剑光随着剑锋同时刺了过来。

风平浪静的战场上,林十一周身数米的空间里骤然闪耀出了一片纯粹至极的黑白。

两人之间的生命丝线开始疯狂的颤动,不断紧绷,似乎随时都会彻底崩碎。

李天澜的气息已经攀升到了极致。

在林十一的视野中,李天澜浑身上下各种指标全部都变成了最纯粹的数据。

无数的数据随着这一剑开始不断的飞涨,李天澜精确到了小数点后几位的战斗力在最短的时间里疯狂上扬。

浩劫的剑气歇斯底里的倾泻。

李天澜体内缓慢复苏似乎灼烧着他身体内外的力量彻底冲出了禁锢,与剑气完美融合。

被剑气疯狂肆虐,浑身上下到处都是伤痕的林十一第一时间收到了思维中枢的提示。

“目标开启特性:终结。”

“警告!警告!警告!你被终结锁定。”

“你处于被压制状态,生命强度被压制,特性被压制,所有抵抗被压制。”

尖锐急促的警告声在脑海中疯狂回荡。

视线之中,李天澜,浩劫,剑气,天地,所有的一切都变成了数据。

代表着数据的剑光融合着他梦寐以求的终结刺了过来。

脑海中是最后一条警告,冰冷,淡漠。

“你拥有00001%几率豁免本次伤害。”

剑光挥了过去。

下一秒,又一道声音响了起来。

“目标人物灵魂残缺,高级中立光环生效,你成功豁免本次伤害。”

林十一眼前一黑,心态彻底崩的稀碎:“操!!!”

(争取这一两章内写完有个大章的话,大概一章应该差不多可能就够了。)

站场最中心的街道商铺连同附近的几栋居民楼都在一瞬间被夷为平地。

浓烟滚滚升起。

处在爆炸最前沿的李天澜在出剑的同时就被毁灭性的爆炸力量完全笼罩在内,圆环状的爆炸冲击波将附近所有的残骸全部震碎成了齑粉,李天澜的身体如同一枚在狂风中飞舞的落叶,被旋转着直接炸飞出去,又重重的落在地上。

林十一嘴角抽搐了一下,似乎有些尴尬。

鲜血从李天澜浑身上下流淌出来。

李天澜撑着手里的浩劫站起来,沉默了几秒钟。

气氛突然有些怪异。

李天澜似乎用实际行动证明了一件事情。

无论在什么情况下,只要我不尴尬,那尴尬的就是别人。

弥漫全城的剑气无声无息的消散。

城市里那种莫名的气息却变得愈发明显。

李天澜的眼神平静到了极致,轻声道:“再来。”

浩劫细长的剑锋直刺。

李天澜的身影似乎被剑锋疯狂拉扯着,一瞬间穿过了数十米的距离。

这一次没有了满城的剑气。

只有一道无比扭曲的剑光在剑尖处轰然爆发出来。

磅礴如海的剑气在李天澜面前疯狂激荡。

无限接近天骄门槛的剑气在同一时间彻底爆发了无数次。

是不是很熟悉?

这本就是李天澜激活浩劫之前威力最强的一式。

将自身的战斗力降低到自己身体能够承受的最大界限,然后将一次攻击扭曲成千上万次,在最短的时间里爆发出来。

这也是浩劫。

浩劫有着大的夸张,大的让人有些绝望的攻击范围,但若只是单纯的论威力的话,在所有武道巅峰人物的神形中,浩劫的威力连中游都算不上,独特的发力方式注定了浩劫是将自身的力量完全挥洒出去,成片成片的辐射所有区域。

而这种发力方式是可逆的。

同样是浩劫,将独特的发力方式完全的彻底逆转,性质为极度扩散的剑气就会在一瞬间变成绝对的集中。

所有的力量都会在集中的过程中无限扭曲,最终集中为一点,由最大的攻击范围转变成最顶尖的单体杀伤。

这本来就是李天澜的道路。

激活浩劫之前,李天澜这一剑完全是强行凝聚力量,强行爆发,对身体的负荷极大,所以他必须要将自身的力量压制在惊雷境或者半步无敌境。

而如今手持浩劫,之前的强行凝聚变成了技巧性的引导集中,引导所有力量集中于一处,以一道剑气完成多次爆发。

这种爆发自然不可能在一瞬间爆发成千上万次。

可如此一来,这一剑对身体强度的要求也大大的降低,导致李天澜根本不用压制自己的力量。

而且之前李天澜的那种爆发虽然看起来是同一时间产生破坏力,但实际上却总归会有间隙,这种间隙极短,但在达到一定高度的对手眼中,这也许就是机会。

而浩劫则是真正意义上的同时爆发,没有间隙。

虽然李天澜目前做不到将多次爆发的力量完美的集中与一点,可他却足以让这一剑的范围缩小到极致。

这一瞬间的林十一,等于是在面对无数个巅峰状态下的李天澜的围攻。

境界低,靠数量弥补。

开挂了。

这等于是真正的开挂。

闪耀着七彩光泽的剑光随着剑锋同时刺了过来。

风平浪静的战场上,林十一周身数米的空间里骤然闪耀出了一片纯粹至极的黑白。

两人之间的生命丝线开始疯狂的颤动,不断紧绷,似乎随时都会彻底崩碎。

李天澜的气息已经攀升到了极致。

在林十一的视野中,李天澜浑身上下各种指标全部都变成了最纯粹的数据。

无数的数据随着这一剑开始不断的飞涨,李天澜精确到了小数点后几位的战斗力在最短的时间里疯狂上扬。

浩劫的剑气歇斯底里的倾泻。

李天澜体内缓慢复苏似乎灼烧着他身体内外的力量彻底冲出了禁锢,与剑气完美融合。

被剑气疯狂肆虐,浑身上下到处都是伤痕的林十一第一时间收到了思维中枢的提示。

“目标开启特性:终结。”

“警告!警告!警告!你被终结锁定。”

“你处于被压制状态,生命强度被压制,特性被压制,所有抵抗被压制。”

尖锐急促的警告声在脑海中疯狂回荡。

视线之中,李天澜,浩劫,剑气,天地,所有的一切都变成了数据。

代表着数据的剑光融合着他梦寐以求的终结刺了过来。

脑海中是最后一条警告,冰冷,淡漠。

“你拥有00001%几率豁免本次伤害。”

剑光挥了过去。

下一秒,又一道声音响了起来。

“目标人物灵魂残缺,高级中立光环生效,你成功豁免本次伤害。”

林十一眼前一黑,心态彻底崩的稀碎:“操!!!”

(争取这一两章内写完有个大章的话,大概一章应该差不多可能就够了。)

站场最中心的街道商铺连同附近的几栋居民楼都在一瞬间被夷为平地。

浓烟滚滚升起。

处在爆炸最前沿的李天澜在出剑的同时就被毁灭性的爆炸力量完全笼罩在内,圆环状的爆炸冲击波将附近所有的残骸全部震碎成了齑粉,李天澜的身体如同一枚在狂风中飞舞的落叶,被旋转着直接炸飞出去,又重重的落在地上。

林十一嘴角抽搐了一下,似乎有些尴尬。

鲜血从李天澜浑身上下流淌出来。

李天澜撑着手里的浩劫站起来,沉默了几秒钟。

气氛突然有些怪异。

李天澜似乎用实际行动证明了一件事情。

无论在什么情况下,只要我不尴尬,那尴尬的就是别人。

弥漫全城的剑气无声无息的消散。

城市里那种莫名的气息却变得愈发明显。

李天澜的眼神平静到了极致,轻声道:“再来。”

浩劫细长的剑锋直刺。

李天澜的身影似乎被剑锋疯狂拉扯着,一瞬间穿过了数十米的距离。

这一次没有了满城的剑气。

只有一道无比扭曲的剑光在剑尖处轰然爆发出来。

磅礴如海的剑气在李天澜面前疯狂激荡。

无限接近天骄门槛的剑气在同一时间彻底爆发了无数次。

是不是很熟悉?

这本就是李天澜激活浩劫之前威力最强的一式。

将自身的战斗力降低到自己身体能够承受的最大界限,然后将一次攻击扭曲成千上万次,在最短的时间里爆发出来。

这也是浩劫。

浩劫有着大的夸张,大的让人有些绝望的攻击范围,但若只是单纯的论威力的话,在所有武道巅峰人物的神形中,浩劫的威力连中游都算不上,独特的发力方式注定了浩劫是将自身的力量完全挥洒出去,成片成片的辐射所有区域。

而这种发力方式是可逆的。

同样是浩劫,将独特的发力方式完全的彻底逆转,性质为极度扩散的剑气就会在一瞬间变成绝对的集中。

所有的力量都会在集中的过程中无限扭曲,最终集中为一点,由最大的攻击范围转变成最顶尖的单体杀伤。

这本来就是李天澜的道路。

激活浩劫之前,李天澜这一剑完全是强行凝聚力量,强行爆发,对身体的负荷极大,所以他必须要将自身的力量压制在惊雷境或者半步无敌境。

而如今手持浩劫,之前的强行凝聚变成了技巧性的引导集中,引导所有力量集中于一处,以一道剑气完成多次爆发。

这种爆发自然不可能在一瞬间爆发成千上万次。

可如此一来,这一剑对身体强度的要求也大大的降低,导致李天澜根本不用压制自己的力量。

而且之前李天澜的那种爆发虽然看起来是同一时间产生破坏力,但实际上却总归会有间隙,这种间隙极短,但在达到一定高度的对手眼中,这也许就是机会。

而浩劫则是真正意义上的同时爆发,没有间隙。

虽然李天澜目前做不到将多次爆发的力量完美的集中与一点,可他却足以让这一剑的范围缩小到极致。

这一瞬间的林十一,等于是在面对无数个巅峰状态下的李天澜的围攻。

境界低,靠数量弥补。

开挂了。

这等于是真正的开挂。

闪耀着七彩光泽的剑光随着剑锋同时刺了过来。

风平浪静的战场上,林十一周身数米的空间里骤然闪耀出了一片纯粹至极的黑白。

两人之间的生命丝线开始疯狂的颤动,不断紧绷,似乎随时都会彻底崩碎。

李天澜的气息已经攀升到了极致。

在林十一的视野中,李天澜浑身上下各种指标全部都变成了最纯粹的数据。

无数的数据随着这一剑开始不断的飞涨,李天澜精确到了小数点后几位的战斗力在最短的时间里疯狂上扬。

浩劫的剑气歇斯底里的倾泻。

李天澜体内缓慢复苏似乎灼烧着他身体内外的力量彻底冲出了禁锢,与剑气完美融合。

被剑气疯狂肆虐,浑身上下到处都是伤痕的林十一第一时间收到了思维中枢的提示。

“目标开启特性:终结。”

“警告!警告!警告!你被终结锁定。”

“你处于被压制状态,生命强度被压制,特性被压制,所有抵抗被压制。”

尖锐急促的警告声在脑海中疯狂回荡。

视线之中,李天澜,浩劫,剑气,天地,所有的一切都变成了数据。

代表着数据的剑光融合着他梦寐以求的终结刺了过来。

脑海中是最后一条警告,冰冷,淡漠。

“你拥有00001%几率豁免本次伤害。”

剑光挥了过去。

下一秒,又一道声音响了起来。

“目标人物灵魂残缺,高级中立光环生效,你成功豁免本次伤害。”

林十一眼前一黑,心态彻底崩的稀碎:“操!!!”

(争取这一两章内写完有个大章的话,大概一章应该差不多可能就够了。)

站场最中心的街道商铺连同附近的几栋居民楼都在一瞬间被夷为平地。

浓烟滚滚升起。

处在爆炸最前沿的李天澜在出剑的同时就被毁灭性的爆炸力量完全笼罩在内,圆环状的爆炸冲击波将附近所有的残骸全部震碎成了齑粉,李天澜的身体如同一枚在狂风中飞舞的落叶,被旋转着直接炸飞出去,又重重的落在地上。

林十一嘴角抽搐了一下,似乎有些尴尬。

鲜血从李天澜浑身上下流淌出来。

李天澜撑着手里的浩劫站起来,沉默了几秒钟。

气氛突然有些怪异。

李天澜似乎用实际行动证明了一件事情。

无论在什么情况下,只要我不尴尬,那尴尬的就是别人。

弥漫全城的剑气无声无息的消散。

城市里那种莫名的气息却变得愈发明显。

李天澜的眼神平静到了极致,轻声道:“再来。”

浩劫细长的剑锋直刺。

李天澜的身影似乎被剑锋疯狂拉扯着,一瞬间穿过了数十米的距离。

这一次没有了满城的剑气。

只有一道无比扭曲的剑光在剑尖处轰然爆发出来。

磅礴如海的剑气在李天澜面前疯狂激荡。

无限接近天骄门槛的剑气在同一时间彻底爆发了无数次。

是不是很熟悉?

这本就是李天澜激活浩劫之前威力最强的一式。

将自身的战斗力降低到自己身体能够承受的最大界限,然后将一次攻击扭曲成千上万次,在最短的时间里爆发出来。

这也是浩劫。

浩劫有着大的夸张,大的让人有些绝望的攻击范围,但若只是单纯的论威力的话,在所有武道巅峰人物的神形中,浩劫的威力连中游都算不上,独特的发力方式注定了浩劫是将自身的力量完全挥洒出去,成片成片的辐射所有区域。

而这种发力方式是可逆的。

同样是浩劫,将独特的发力方式完全的彻底逆转,性质为极度扩散的剑气就会在一瞬间变成绝对的集中。

所有的力量都会在集中的过程中无限扭曲,最终集中为一点,由最大的攻击范围转变成最顶尖的单体杀伤。

这本来就是李天澜的道路。

激活浩劫之前,李天澜这一剑完全是强行凝聚力量,强行爆发,对身体的负荷极大,所以他必须要将自身的力量压制在惊雷境或者半步无敌境。

而如今手持浩劫,之前的强行凝聚变成了技巧性的引导集中,引导所有力量集中于一处,以一道剑气完成多次爆发。

这种爆发自然不可能在一瞬间爆发成千上万次。

可如此一来,这一剑对身体强度的要求也大大的降低,导致李天澜根本不用压制自己的力量。

而且之前李天澜的那种爆发虽然看起来是同一时间产生破坏力,但实际上却总归会有间隙,这种间隙极短,但在达到一定高度的对手眼中,这也许就是机会。

而浩劫则是真正意义上的同时爆发,没有间隙。

虽然李天澜目前做不到将多次爆发的力量完美的集中与一点,可他却足以让这一剑的范围缩小到极致。

这一瞬间的林十一,等于是在面对无数个巅峰状态下的李天澜的围攻。

境界低,靠数量弥补。

开挂了。

这等于是真正的开挂。

闪耀着七彩光泽的剑光随着剑锋同时刺了过来。

风平浪静的战场上,林十一周身数米的空间里骤然闪耀出了一片纯粹至极的黑白。

两人之间的生命丝线开始疯狂的颤动,不断紧绷,似乎随时都会彻底崩碎。

李天澜的气息已经攀升到了极致。

在林十一的视野中,李天澜浑身上下各种指标全部都变成了最纯粹的数据。

无数的数据随着这一剑开始不断的飞涨,李天澜精确到了小数点后几位的战斗力在最短的时间里疯狂上扬。

浩劫的剑气歇斯底里的倾泻。

李天澜体内缓慢复苏似乎灼烧着他身体内外的力量彻底冲出了禁锢,与剑气完美融合。

被剑气疯狂肆虐,浑身上下到处都是伤痕的林十一第一时间收到了思维中枢的提示。

“目标开启特性:终结。”

“警告!警告!警告!你被终结锁定。”

“你处于被压制状态,生命强度被压制,特性被压制,所有抵抗被压制。”

尖锐急促的警告声在脑海中疯狂回荡。

视线之中,李天澜,浩劫,剑气,天地,所有的一切都变成了数据。

代表着数据的剑光融合着他梦寐以求的终结刺了过来。

脑海中是最后一条警告,冰冷,淡漠。

“你拥有00001%几率豁免本次伤害。”

剑光挥了过去。

下一秒,又一道声音响了起来。

“目标人物灵魂残缺,高级中立光环生效,你成功豁免本次伤害。”

林十一眼前一黑,心态彻底崩的稀碎:“操!!!”

(争取这一两章内写完有个大章的话,大概一章应该差不多可能就够了。)

站场最中心的街道商铺连同附近的几栋居民楼都在一瞬间被夷为平地。

浓烟滚滚升起。

处在爆炸最前沿的李天澜在出剑的同时就被毁灭性的爆炸力量完全笼罩在内,圆环状的爆炸冲击波将附近所有的残骸全部震碎成了齑粉,李天澜的身体如同一枚在狂风中飞舞的落叶,被旋转着直接炸飞出去,又重重的落在地上。

林十一嘴角抽搐了一下,似乎有些尴尬。

鲜血从李天澜浑身上下流淌出来。

李天澜撑着手里的浩劫站起来,沉默了几秒钟。

气氛突然有些怪异。

李天澜似乎用实际行动证明了一件事情。

无论在什么情况下,只要我不尴尬,那尴尬的就是别人。

弥漫全城的剑气无声无息的消散。

城市里那种莫名的气息却变得愈发明显。

李天澜的眼神平静到了极致,轻声道:“再来。”

浩劫细长的剑锋直刺。

李天澜的身影似乎被剑锋疯狂拉扯着,一瞬间穿过了数十米的距离。

这一次没有了满城的剑气。

只有一道无比扭曲的剑光在剑尖处轰然爆发出来。

磅礴如海的剑气在李天澜面前疯狂激荡。

无限接近天骄门槛的剑气在同一时间彻底爆发了无数次。

是不是很熟悉?

这本就是李天澜激活浩劫之前威力最强的一式。

将自身的战斗力降低到自己身体能够承受的最大界限,然后将一次攻击扭曲成千上万次,在最短的时间里爆发出来。

这也是浩劫。

浩劫有着大的夸张,大的让人有些绝望的攻击范围,但若只是单纯的论威力的话,在所有武道巅峰人物的神形中,浩劫的威力连中游都算不上,独特的发力方式注定了浩劫是将自身的力量完全挥洒出去,成片成片的辐射所有区域。

而这种发力方式是可逆的。

同样是浩劫,将独特的发力方式完全的彻底逆转,性质为极度扩散的剑气就会在一瞬间变成绝对的集中。

所有的力量都会在集中的过程中无限扭曲,最终集中为一点,由最大的攻击范围转变成最顶尖的单体杀伤。

这本来就是李天澜的道路。

激活浩劫之前,李天澜这一剑完全是强行凝聚力量,强行爆发,对身体的负荷极大,所以他必须要将自身的力量压制在惊雷境或者半步无敌境。

而如今手持浩劫,之前的强行凝聚变成了技巧性的引导集中,引导所有力量集中于一处,以一道剑气完成多次爆发。

这种爆发自然不可能在一瞬间爆发成千上万次。

可如此一来,这一剑对身体强度的要求也大大的降低,导致李天澜根本不用压制自己的力量。

而且之前李天澜的那种爆发虽然看起来是同一时间产生破坏力,但实际上却总归会有间隙,这种间隙极短,但在达到一定高度的对手眼中,这也许就是机会。

而浩劫则是真正意义上的同时爆发,没有间隙。

虽然李天澜目前做不到将多次爆发的力量完美的集中与一点,可他却足以让这一剑的范围缩小到极致。

这一瞬间的林十一,等于是在面对无数个巅峰状态下的李天澜的围攻。

境界低,靠数量弥补。

开挂了。

这等于是真正的开挂。

闪耀着七彩光泽的剑光随着剑锋同时刺了过来。

风平浪静的战场上,林十一周身数米的空间里骤然闪耀出了一片纯粹至极的黑白。

两人之间的生命丝线开始疯狂的颤动,不断紧绷,似乎随时都会彻底崩碎。

李天澜的气息已经攀升到了极致。

在林十一的视野中,李天澜浑身上下各种指标全部都变成了最纯粹的数据。

无数的数据随着这一剑开始不断的飞涨,李天澜精确到了小数点后几位的战斗力在最短的时间里疯狂上扬。

浩劫的剑气歇斯底里的倾泻。

李天澜体内缓慢复苏似乎灼烧着他身体内外的力量彻底冲出了禁锢,与剑气完美融合。

被剑气疯狂肆虐,浑身上下到处都是伤痕的林十一第一时间收到了思维中枢的提示。

“目标开启特性:终结。”

“警告!警告!警告!你被终结锁定。”

“你处于被压制状态,生命强度被压制,特性被压制,所有抵抗被压制。”

尖锐急促的警告声在脑海中疯狂回荡。

视线之中,李天澜,浩劫,剑气,天地,所有的一切都变成了数据。

代表着数据的剑光融合着他梦寐以求的终结刺了过来。

脑海中是最后一条警告,冰冷,淡漠。

“你拥有00001%几率豁免本次伤害。”

剑光挥了过去。

下一秒,又一道声音响了起来。

“目标人物灵魂残缺,高级中立光环生效,你成功豁免本次伤害。”

林十一眼前一黑,心态彻底崩的稀碎:“操!!!”

(争取这一两章内写完有个大章的话,大概一章应该差不多可能就够了。)

站场最中心的街道商铺连同附近的几栋居民楼都在一瞬间被夷为平地。

浓烟滚滚升起。

处在爆炸最前沿的李天澜在出剑的同时就被毁灭性的爆炸力量完全笼罩在内,圆环状的爆炸冲击波将附近所有的残骸全部震碎成了齑粉,李天澜的身体如同一枚在狂风中飞舞的落叶,被旋转着直接炸飞出去,又重重的落在地上。

林十一嘴角抽搐了一下,似乎有些尴尬。

鲜血从李天澜浑身上下流淌出来。

李天澜撑着手里的浩劫站起来,沉默了几秒钟。

气氛突然有些怪异。

李天澜似乎用实际行动证明了一件事情。

无论在什么情况下,只要我不尴尬,那尴尬的就是别人。

弥漫全城的剑气无声无息的消散。

城市里那种莫名的气息却变得愈发明显。

李天澜的眼神平静到了极致,轻声道:“再来。”

浩劫细长的剑锋直刺。

李天澜的身影似乎被剑锋疯狂拉扯着,一瞬间穿过了数十米的距离。

这一次没有了满城的剑气。

只有一道无比扭曲的剑光在剑尖处轰然爆发出来。

磅礴如海的剑气在李天澜面前疯狂激荡。

无限接近天骄门槛的剑气在同一时间彻底爆发了无数次。

是不是很熟悉?

这本就是李天澜激活浩劫之前威力最强的一式。

将自身的战斗力降低到自己身体能够承受的最大界限,然后将一次攻击扭曲成千上万次,在最短的时间里爆发出来。

这也是浩劫。

浩劫有着大的夸张,大的让人有些绝望的攻击范围,但若只是单纯的论威力的话,在所有武道巅峰人物的神形中,浩劫的威力连中游都算不上,独特的发力方式注定了浩劫是将自身的力量完全挥洒出去,成片成片的辐射所有区域。

而这种发力方式是可逆的。

同样是浩劫,将独特的发力方式完全的彻底逆转,性质为极度扩散的剑气就会在一瞬间变成绝对的集中。

所有的力量都会在集中的过程中无限扭曲,最终集中为一点,由最大的攻击范围转变成最顶尖的单体杀伤。

这本来就是李天澜的道路。

激活浩劫之前,李天澜这一剑完全是强行凝聚力量,强行爆发,对身体的负荷极大,所以他必须要将自身的力量压制在惊雷境或者半步无敌境。

而如今手持浩劫,之前的强行凝聚变成了技巧性的引导集中,引导所有力量集中于一处,以一道剑气完成多次爆发。

这种爆发自然不可能在一瞬间爆发成千上万次。

可如此一来,这一剑对身体强度的要求也大大的降低,导致李天澜根本不用压制自己的力量。

而且之前李天澜的那种爆发虽然看起来是同一时间产生破坏力,但实际上却总归会有间隙,这种间隙极短,但在达到一定高度的对手眼中,这也许就是机会。

而浩劫则是真正意义上的同时爆发,没有间隙。

虽然李天澜目前做不到将多次爆发的力量完美的集中与一点,可他却足以让这一剑的范围缩小到极致。

这一瞬间的林十一,等于是在面对无数个巅峰状态下的李天澜的围攻。

境界低,靠数量弥补。

开挂了。

这等于是真正的开挂。

闪耀着七彩光泽的剑光随着剑锋同时刺了过来。

风平浪静的战场上,林十一周身数米的空间里骤然闪耀出了一片纯粹至极的黑白。

两人之间的生命丝线开始疯狂的颤动,不断紧绷,似乎随时都会彻底崩碎。

李天澜的气息已经攀升到了极致。

在林十一的视野中,李天澜浑身上下各种指标全部都变成了最纯粹的数据。

无数的数据随着这一剑开始不断的飞涨,李天澜精确到了小数点后几位的战斗力在最短的时间里疯狂上扬。

浩劫的剑气歇斯底里的倾泻。

李天澜体内缓慢复苏似乎灼烧着他身体内外的力量彻底冲出了禁锢,与剑气完美融合。

被剑气疯狂肆虐,浑身上下到处都是伤痕的林十一第一时间收到了思维中枢的提示。

“目标开启特性:终结。”

“警告!警告!警告!你被终结锁定。”

“你处于被压制状态,生命强度被压制,特性被压制,所有抵抗被压制。”

尖锐急促的警告声在脑海中疯狂回荡。

视线之中,李天澜,浩劫,剑气,天地,所有的一切都变成了数据。

代表着数据的剑光融合着他梦寐以求的终结刺了过来。

脑海中是最后一条警告,冰冷,淡漠。

“你拥有00001%几率豁免本次伤害。”

剑光挥了过去。

下一秒,又一道声音响了起来。

“目标人物灵魂残缺,高级中立光环生效,你成功豁免本次伤害。”

林十一眼前一黑,心态彻底崩的稀碎:“操!!!”

(争取这一两章内写完有个大章的话,大概一章应该差不多可能就够了。)

站场最中心的街道商铺连同附近的几栋居民楼都在一瞬间被夷为平地。

浓烟滚滚升起。

处在爆炸最前沿的李天澜在出剑的同时就被毁灭性的爆炸力量完全笼罩在内,圆环状的爆炸冲击波将附近所有的残骸全部震碎成了齑粉,李天澜的身体如同一枚在狂风中飞舞的落叶,被旋转着直接炸飞出去,又重重的落在地上。

林十一嘴角抽搐了一下,似乎有些尴尬。

鲜血从李天澜浑身上下流淌出来。

李天澜撑着手里的浩劫站起来,沉默了几秒钟。

气氛突然有些怪异。

李天澜似乎用实际行动证明了一件事情。

无论在什么情况下,只要我不尴尬,那尴尬的就是别人。

弥漫全城的剑气无声无息的消散。

城市里那种莫名的气息却变得愈发明显。

李天澜的眼神平静到了极致,轻声道:“再来。”

浩劫细长的剑锋直刺。

李天澜的身影似乎被剑锋疯狂拉扯着,一瞬间穿过了数十米的距离。

这一次没有了满城的剑气。

只有一道无比扭曲的剑光在剑尖处轰然爆发出来。

磅礴如海的剑气在李天澜面前疯狂激荡。

无限接近天骄门槛的剑气在同一时间彻底爆发了无数次。

是不是很熟悉?

这本就是李天澜激活浩劫之前威力最强的一式。

将自身的战斗力降低到自己身体能够承受的最大界限,然后将一次攻击扭曲成千上万次,在最短的时间里爆发出来。

这也是浩劫。

浩劫有着大的夸张,大的让人有些绝望的攻击范围,但若只是单纯的论威力的话,在所有武道巅峰人物的神形中,浩劫的威力连中游都算不上,独特的发力方式注定了浩劫是将自身的力量完全挥洒出去,成片成片的辐射所有区域。

而这种发力方式是可逆的。

同样是浩劫,将独特的发力方式完全的彻底逆转,性质为极度扩散的剑气就会在一瞬间变成绝对的集中。

所有的力量都会在集中的过程中无限扭曲,最终集中为一点,由最大的攻击范围转变成最顶尖的单体杀伤。

这本来就是李天澜的道路。

激活浩劫之前,李天澜这一剑完全是强行凝聚力量,强行爆发,对身体的负荷极大,所以他必须要将自身的力量压制在惊雷境或者半步无敌境。

而如今手持浩劫,之前的强行凝聚变成了技巧性的引导集中,引导所有力量集中于一处,以一道剑气完成多次爆发。

这种爆发自然不可能在一瞬间爆发成千上万次。

可如此一来,这一剑对身体强度的要求也大大的降低,导致李天澜根本不用压制自己的力量。

而且之前李天澜的那种爆发虽然看起来是同一时间产生破坏力,但实际上却总归会有间隙,这种间隙极短,但在达到一定高度的对手眼中,这也许就是机会。

而浩劫则是真正意义上的同时爆发,没有间隙。

虽然李天澜目前做不到将多次爆发的力量完美的集中与一点,可他却足以让这一剑的范围缩小到极致。

这一瞬间的林十一,等于是在面对无数个巅峰状态下的李天澜的围攻。

境界低,靠数量弥补。

开挂了。

这等于是真正的开挂。

闪耀着七彩光泽的剑光随着剑锋同时刺了过来。

风平浪静的战场上,林十一周身数米的空间里骤然闪耀出了一片纯粹至极的黑白。

两人之间的生命丝线开始疯狂的颤动,不断紧绷,似乎随时都会彻底崩碎。

李天澜的气息已经攀升到了极致。

在林十一的视野中,李天澜浑身上下各种指标全部都变成了最纯粹的数据。

无数的数据随着这一剑开始不断的飞涨,李天澜精确到了小数点后几位的战斗力在最短的时间里疯狂上扬。

浩劫的剑气歇斯底里的倾泻。

李天澜体内缓慢复苏似乎灼烧着他身体内外的力量彻底冲出了禁锢,与剑气完美融合。

被剑气疯狂肆虐,浑身上下到处都是伤痕的林十一第一时间收到了思维中枢的提示。

“目标开启特性:终结。”

“警告!警告!警告!你被终结锁定。”

“你处于被压制状态,生命强度被压制,特性被压制,所有抵抗被压制。”

尖锐急促的警告声在脑海中疯狂回荡。

视线之中,李天澜,浩劫,剑气,天地,所有的一切都变成了数据。

代表着数据的剑光融合着他梦寐以求的终结刺了过来。

脑海中是最后一条警告,冰冷,淡漠。

“你拥有00001%几率豁免本次伤害。”

剑光挥了过去。

下一秒,又一道声音响了起来。

“目标人物灵魂残缺,高级中立光环生效,你成功豁免本次伤害。”

林十一眼前一黑,心态彻底崩的稀碎:“操!!!”

(争取这一两章内写完有个大章的话,大概一章应该差不多可能就够了。)

站场最中心的街道商铺连同附近的几栋居民楼都在一瞬间被夷为平地。

浓烟滚滚升起。

处在爆炸最前沿的李天澜在出剑的同时就被毁灭性的爆炸力量完全笼罩在内,圆环状的爆炸冲击波将附近所有的残骸全部震碎成了齑粉,李天澜的身体如同一枚在狂风中飞舞的落叶,被旋转着直接炸飞出去,又重重的落在地上。

林十一嘴角抽搐了一下,似乎有些尴尬。

鲜血从李天澜浑身上下流淌出来。

李天澜撑着手里的浩劫站起来,沉默了几秒钟。

气氛突然有些怪异。

李天澜似乎用实际行动证明了一件事情。

无论在什么情况下,只要我不尴尬,那尴尬的就是别人。

弥漫全城的剑气无声无息的消散。

城市里那种莫名的气息却变得愈发明显。

李天澜的眼神平静到了极致,轻声道:“再来。”

浩劫细长的剑锋直刺。

李天澜的身影似乎被剑锋疯狂拉扯着,一瞬间穿过了数十米的距离。

这一次没有了满城的剑气。

只有一道无比扭曲的剑光在剑尖处轰然爆发出来。

磅礴如海的剑气在李天澜面前疯狂激荡。

无限接近天骄门槛的剑气在同一时间彻底爆发了无数次。

是不是很熟悉?

这本就是李天澜激活浩劫之前威力最强的一式。

将自身的战斗力降低到自己身体能够承受的最大界限,然后将一次攻击扭曲成千上万次,在最短的时间里爆发出来。

这也是浩劫。

浩劫有着大的夸张,大的让人有些绝望的攻击范围,但若只是单纯的论威力的话,在所有武道巅峰人物的神形中,浩劫的威力连中游都算不上,独特的发力方式注定了浩劫是将自身的力量完全挥洒出去,成片成片的辐射所有区域。

而这种发力方式是可逆的。

同样是浩劫,将独特的发力方式完全的彻底逆转,性质为极度扩散的剑气就会在一瞬间变成绝对的集中。

所有的力量都会在集中的过程中无限扭曲,最终集中为一点,由最大的攻击范围转变成最顶尖的单体杀伤。

这本来就是李天澜的道路。

激活浩劫之前,李天澜这一剑完全是强行凝聚力量,强行爆发,对身体的负荷极大,所以他必须要将自身的力量压制在惊雷境或者半步无敌境。

而如今手持浩劫,之前的强行凝聚变成了技巧性的引导集中,引导所有力量集中于一处,以一道剑气完成多次爆发。

这种爆发自然不可能在一瞬间爆发成千上万次。

可如此一来,这一剑对身体强度的要求也大大的降低,导致李天澜根本不用压制自己的力量。

而且之前李天澜的那种爆发虽然看起来是同一时间产生破坏力,但实际上却总归会有间隙,这种间隙极短,但在达到一定高度的对手眼中,这也许就是机会。

而浩劫则是真正意义上的同时爆发,没有间隙。

虽然李天澜目前做不到将多次爆发的力量完美的集中与一点,可他却足以让这一剑的范围缩小到极致。

这一瞬间的林十一,等于是在面对无数个巅峰状态下的李天澜的围攻。

境界低,靠数量弥补。

开挂了。

这等于是真正的开挂。

闪耀着七彩光泽的剑光随着剑锋同时刺了过来。

风平浪静的战场上,林十一周身数米的空间里骤然闪耀出了一片纯粹至极的黑白。

两人之间的生命丝线开始疯狂的颤动,不断紧绷,似乎随时都会彻底崩碎。

李天澜的气息已经攀升到了极致。

在林十一的视野中,李天澜浑身上下各种指标全部都变成了最纯粹的数据。

无数的数据随着这一剑开始不断的飞涨,李天澜精确到了小数点后几位的战斗力在最短的时间里疯狂上扬。

浩劫的剑气歇斯底里的倾泻。

李天澜体内缓慢复苏似乎灼烧着他身体内外的力量彻底冲出了禁锢,与剑气完美融合。

被剑气疯狂肆虐,浑身上下到处都是伤痕的林十一第一时间收到了思维中枢的提示。

“目标开启特性:终结。”

“警告!警告!警告!你被终结锁定。”

“你处于被压制状态,生命强度被压制,特性被压制,所有抵抗被压制。”

尖锐急促的警告声在脑海中疯狂回荡。

视线之中,李天澜,浩劫,剑气,天地,所有的一切都变成了数据。

代表着数据的剑光融合着他梦寐以求的终结刺了过来。

脑海中是最后一条警告,冰冷,淡漠。

“你拥有00001%几率豁免本次伤害。”

剑光挥了过去。

下一秒,又一道声音响了起来。

“目标人物灵魂残缺,高级中立光环生效,你成功豁免本次伤害。”

林十一眼前一黑,心态彻底崩的稀碎:“操!!!”

(争取这一两章内写完有个大章的话,大概一章应该差不多可能就够了。)

本章内容未完,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笔趣阁app。小说更全更新更快。百万小说全部免费阅读。还可以免费听书哦!赶快试试吧!
[点个赞]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