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返回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二十四章:独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听书 - 特战之王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三百二十四章:独处

重新睁开眼睛的时候,随着意识的回归,李天澜发现自己身上的伤势似乎已经开始趋于稳定状态。

那种随着每一次呼吸浑身上下都仿佛被撕裂成无数块的疼痛已经消散了大半,取而代之的是微微的麻木与冰凉。

第二颗心脏仿佛进入了沉寂状态,没有半点动静。

李天澜深深呼吸,盛夏时节,随着他呼吸吸入的空气却有些冰凉,不止如此,李天澜甚至感觉到自己的体温都要比正常状态下低了很多。

或许是之前喝下的那一碗药物的影响,又或者是在他昏迷期间李东城做了什么,他现在的身体某种程度上处于一种很奇怪的半休眠状态,换句话说,他现在虽然可以活动,可身体却像是躺进了休眠舱里一样,浑身的细胞和血液活动都保持在了最低的程度,如此一来体内迸发出来的生机则没有太多的负担,可以让他的伤势恢复速度不断加快。

而这么做唯一不好的地方就是有些不太舒服。

因为体温过低带来的眩晕与头痛会一直持续。

身体大部分器官进入半休眠状态后带来的持续性饥饿感与虚弱感同样也会持续。

同样也因为身体机能的下降,他身体大部分地方都是麻木的,几乎失去了大多数的知觉。

这注定会让他在未来一段时间内战斗力持续下降,一直下降到他身体可以承受的住的程度。

不过李天澜对此已经很满意,跟林十一之间的厮杀惨烈到无法想象,这一战在生命丝线出现的那一刻开始就已经注定无法回避,这是李天澜遇到的最艰难的局面,也是最搏命的战斗,榨干了体力,耗尽了底牌,轩辕锋的能量从巅峰变成微弱,一次次的透支自己,压榨着第二颗心脏的所有能量。

一次又一次,李天澜都觉得自己已经到了极限,他能撑下来,完全是凭着一种不甘心的信念,他不想输,更不想死。

如今自己出现在这片时空。

生命丝线消失了。

这似乎已经可以断定林十一已经陨落,他终究是取得了这一战的胜利。

李天澜无法预估自己的情况,但他很清楚这是一场惨胜。

他能来到这里,能跟李东城交流,能自己行动,这一切就跟当初王天纵承受了永恒一剑后还能挣扎着回到帝兵山一样,属于身体和意志方面的回光返照。

当身体和意志在因为战斗而被调动起来的那种状态滑落下去之后,虚弱必然会原形毕露。

李天澜不知道等待自己的是什么,这种伤势之下,他的情况即便会比王天纵好一点,估计也好的有限,当躺在简单的单人床上,意识完全模糊的时候,他内心甚至已经做好了再也醒不过来或者再次睁开眼已经是几年之后的准备。

他出现在了另一片时空,他的昏迷会让东皇宫失去最强的战斗力,中洲,新集团北海王氏在确定他重伤之后的反扑,突破了天骄境界的李狂徒,李东城的故事

昏迷的前一秒,他脑子里是无数乱七八糟的想法,就像是人死前的一秒总会走马观花般在脑海中浮现出自己的一生。

黑暗笼罩下来的时候,他的意识开始沉沦。

不甘心自然是有的。

因为他不知道没有了他的东皇宫接下来会如何面对时代的浪潮,在这一战开始之前,他同样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真的会跟林十一拼到穷途末路甚至险些就同归于尽。

这是他的不甘心。

可要说担心的话,其实并不多。

东皇宫没有了他,但还有秦微白在,在精神领域突破了超然境的秦微白足以在接下来风起云涌的局势中做出有利于东皇宫的选择。

超然境的秦微白或许杀不了李狂徒,但却半点都不怕他,而且如今的秦微白也有了给人加冕的资格,在加上还有入世的林族,这样的东皇宫,在他重伤的情况下或许不能形成真正的王朝,可若说自保,绝对不会有什么问题。

没有了他的东皇宫,面对黑暗世界的时候,也绝对要比没有了王天纵的北海王氏要从容的多。

所以如果抛开不甘心的情绪的话,那李天澜也没什么不放心的,他觉得自己陨落的可能性不大,最多就是跟王天纵一样,大不了就当是给自己放个长假了。

只是他没想到眼睛一闭一睁,再次看到的还是这个简单的小木屋,身下还是这张单人床,而他的身体,也已经变得稳定下来了。

虽然醒过来的感觉不是很舒服,战斗力也下降了大半,可能醒着,谁也不愿意在休眠舱里一睡就是好几年。

对于现在的状态,他已经满意的不能再满意了。

“舅舅你醒了?”

柔和的声音响了起来,在房间里继续给李天澜煎药的东城月走过来,看着脸色依旧有些苍白的了天澜,她的眼神有些好奇,有些亲近,也有些关切:“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浑身上下都不太舒服的李天澜摇了摇头:“还好,我昏迷了多久?”

“六个小时。”

东城月看了看表,笑了起来:“第二副药就要熬好了,妹妹说这是从她老家带回来的药材,效果很好,舅舅你喝了之后应该会舒服一些。”

效果很好

李天澜感受着自己的身体情况,这效果当然好,虽然这些药材不像是永生药剂那种增加生命力的东西,可自己如此重伤的情况下,只睡了六个小时就能恢复意识,甚至连身体状况都能暂时稳定下来

这种层次的‘中药’,已经胜过李天澜知道的那些专门用于疗伤的基因药剂了。

李天澜点了点头说道:“谢谢。”

东城月笑了一下,再次低头看表,确认到了时间后走过去拿起熬药的罐子,将里面散发着清香的汤汁倒进碗里端过来:“还有些热,不过妹妹说这种药就是要趁热喝的。”

“没关系。”

李天澜的手掌结了一层薄冰,给滚烫的药稍微降温,随后一口喝了下去。

温热的中药顺着喉咙进入胃部,如同一片不灼热但却无比温暖的火,效果立竿见影。

本来有些冰冷的身体在药物刺激下顿时变得温暖了些,李天澜的表情也变得舒缓了不少。

“苦吗?这个给你。”

东城月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了两颗水果糖。

“”

李天澜嘴角抽了抽,来到这片时空之后,第一次感受到了尴尬。

不是因为这颗水果糖。

刚刚来到这里的时候,他的意识是很恍惚的,加上见到李东城的不可思议,还有穿梭了时空后的将信将疑,这一切都让他的情绪极为复杂。

直到现在睡了一觉,身体暂时稳定,意识变得清晰,他才完全意识到这片环境到底意味着什么。

他似乎真正遇到了某些目前科学完全无法解释的现象,在与林十一的战斗中,他打破了时空的界限,来到了另一片时空,看到了另一片时空中自己的儿子,儿媳妇,以及外甥女

在自己那个世界还是一个婴儿的东城月在这里喊自己舅舅。

她嘴上喊着舅舅,可是李天澜却感觉她看着自己的眼神相当的不对劲。

东城月自己或许都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可从她的眼神里,李天澜感觉自己好像才是外甥,而东城月才是长辈

被自己的后辈当成晚辈是什么体验?

他看着东城月掌心中的水果糖,沉思了两秒钟,终于还是接过来剥开,放进了嘴里。

东城月将药碗拿回来,随手放在了一边,拿起手机给李东城发了个消息。

李天澜含着糖,静静的看着东城月,脑海中浮现出来的,却是不久前看到过的几座墓碑。

那是这个时空中的自己陨落后,整个东城家族的伤痛,凄惨而悲凉。

李天澜抿了抿嘴,他不知道该说什么,站在他的立场上,他甚至都不知道该不该给这个比自己还大的外甥女说一声抱歉。

“我前不久才见过你。”

李天澜突然开口。

“啊。”

东城月放下手机,看着李天澜。

“在我那个世界,现在不是盛夏,而是刚刚过完春节。”

李天澜笑了笑,随即觉得笑容似乎有些不合适:“我春节的时候才见过你,你刚刚出生不久,还不到两周岁,我还抱过你的,只不过你好像有些不太喜欢我,更喜欢你舅妈多一些。”

东城月的眼神变得有些复杂,也有些温馨。

“东城家族现在很好。”

李天澜轻声道,他不知道说什么才最得体,但他本能的想要说些什么:“你奶奶今年会进入议会,去内阁,你父亲在南粤,今年也可以拿到候补议员的身份,你母亲现在就在江浙,江浙的议长,很多事情都已经改变了,现在一切都很好。

无论这片时空发生了什么,在那边都不会在重演了,即便没有了我,那边现在也有了足以让所有事情维持下去的力量。”

他的声音顿了顿,突然自嘲道:“其实没有我,反而有可能是好事,无论在哪片时空都是这样。”

“其实很好啊。”

东城月微笑起来:“这样真的很好,我之前和东城去过舅舅那里,但是停留的很短暂。当时东城想要告诉你一些什么的,可没来得及,回来之后他发了好大的脾气不过现在说也不晚,我们的命运,都是可以改变的不是吗?

我刚刚出生不久,还那么小一点点,那舅舅你以后要对我好一些。还要转告我的爸爸妈妈,让他们也对我好一些。

其实我没什么好遗憾的,我小时候和东城在一起,后来就一直在林族,我的生活很好。虽然没有见过我的父亲母亲,但我并不缺少温暖,我的世界,有弟弟就够了。

啊,还有,如果舅舅再和舅妈生一个小东城的话,你一定要让我们姐弟感情好一些。”

东城月的声音顿了顿,喃喃道:“肯定会好的,非常好。”

李天澜点了点头,他想要保证什么,但话到嘴边,却只是简单的点了点头:“好。”

“其实不用愧疚的,真的。”

东城月默默的看着李天澜的眼睛,声音柔和:“我没有资格替我的父母原谅你和舅妈,不是因为我代表不了他们,而是我很清楚,他们根本就不会怪你们,没有怪罪,就不需要原谅。”

脚步声在门外响起。

李东城独自一人走进了小木屋。

眼神有些恍惚的东城月笑着起身看了看李东城:“妹妹呢?”

“她说要准备一份礼物给父亲带回去。”

李东城轻声道:“姐,她需要你过去帮忙。”

“好的。”

东城月点点头,看了李天澜一眼:“舅舅不要忘了我说的话。”

“都记下了。”

李天澜很认真的点了点头。

东城月笑了起来:“时间有限,那就不打扰你们独处了。”

本章内容未完,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笔趣阁app。小说更全更新更快。百万小说全部免费阅读。还可以免费听书哦!赶快试试吧!
[点个赞]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