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返回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百六十六章:检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听书 - 特战之王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四百六十六章:检讨

为了这次会议,隐龙海很难得的启动了很少会用到的大会议室。

大会议室和小会议室唯一的区别就是大小。

前者的面积比后者大了好几倍,更加庄重,也更加宽敞。

几位理事,二十位议员,李天澜,秦微白,王圣宵,王逍遥先后进场,会议室依旧显得很宽敞。

拿着保温杯的李华成最后一个入场,坐在主位上,将场内的工作人员离开会议室。

这次会议的重要性无论怎么强调都不过分。

李天澜的入职。

太子集团和东南集团新的博弈。

几个关键位置人选的尘埃落定。

以及极少出现的几位理事级人物检讨

所以这次会议不做任何记录,连端茶倒水的人都没有,安全性极高。

李华成调整了下主位上的微型麦克风,目光扫视了一圈。

他的眼神重点落在了李天澜,王逍遥以及郭闻天身上,沉默了几秒钟,他才笑道:“怎么不吵了?”

没人说话。

每个人的脸色看上去都有些严峻。

“没关系,会议嘛,本来就是解决问题的,解决问题的方式有很多种,在外面可以动手,在里面可以动嘴,方式什么的,无所谓。

如果各位觉得还需要发泄一下心情的话,在这里也可以,打一架都没问题,只要不误伤别人就好了。”

会议室里变得更加沉寂。

压抑的气氛带着一种极度明显的低气压,让整个会议室的氛围都有些凝固。

李华成之前一直都不能算是一个强势的议长。

这是所有人心里的共识。

但这段时间以来,这种共识已经开始出现了被打破的趋势。

李华成的气场开始越来越强。

这种转变并不突兀。

如果严格追究起来的话,这种变化,大概是在几年前就开始了。

但所有人都没有感觉到。

一切好像都是很自然的模样,潜移默化,不知不觉,无声无息的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这种变化一点都不明显,但却又无比可怕。

以至于他们现在回忆,甚至已经回忆不起李华成刚成为议长时到底是什么模样了。

那时的李华成好像就是现在这样,但又好像已经变得完全不一样。

如今坐在这间会议室里,听着李华成带着笑意的温和声音,每个人都能清晰的感受到他的威严。

这样的威严没有太强的压迫感,但却能让所有人都意识到李华成对于全局的掌控能力。

如今他话语中的讽刺谁都能听得出来,但谁也不敢接。

“砰!”

李华成手中的保温杯重重的砸在了办公桌上。

“都不说话了?!吵啊,继续吵,继续打。

像什么话?

像什么话?!

你们一个个是不是连自己的身份都忘了?啊?

议员,理事,顾问,君团长,宫主,一个个威风八面,是不是把这里当成你们的地盘了?

这么有本事现在怎么不说话了?

你们自己说像什么话?!

成何体统?

我现在就等着在看笑话。

开什么会?有什么必要开会?

来,现在给我再演一场,等大家都笑了,在继续开会!”

李天澜嘴角抽搐了下,没说话。

一旁的秦微白悄悄拉着他的手,不知道在嘟囔什么。

郭闻天脸色有些阴沉,一言不发。

王逍遥的脸色同样也有些难看,但同样保持着沉默。

“一个个看上去都高高在上,把你们最近的表现录下来的话,你们自己看看会不会脸红。

搞威胁,耍无赖,一个个上蹿下跳,你们什么身份?马戏团的猴子吗?!”

李华成拧开保温杯,大口喝了口茶水,又重重放下:“我就想知道,中洲稳定对你们是不是有什么坏处?就这么看不得我们好一点?

越是多事之秋就越添乱,你们想干什么?

还有没有点纪律了?

今天开会的目的是什么?是来解诀问题的,还是来闹事的?你们瞎折腾,让大家看着好玩是不是?

别装聋作哑,都说话。

最近这发生的一系列事情,你们是想要解决,还是想继续闹下去?

这一堆事情,有完没完?

有完没完?!”

微型麦克风在李华成激动的声音里发出了一阵刺耳的声浪。

会议室内愈发死寂。

李华成的目光冰冷,看到没人说话,直接开始点名,没有半点客气:“东城无敌!你说,有完没完?!”

“咳。”

东城无敌咳嗽了一声:“所有问题,能解决是最好的,这是我的态度。”

“郭闻天,你说,有完没完?!”

李华成的目光逼视着郭闻天。

郭闻天有些心累

有些心累。

这种待遇在之前很多年根本不是他应该遭受的,在这种会议上被李华成当众点名,这么多年似乎还没发生过,如果陈方青没死的话,这份压力,也不应该由他承担,但是现在

“我也希望可以积极的解决问题。”

“李天澜,给我个态度。”

李华成声音冰冷。

“问题已经解决了。”

李天澜深呼吸一口,缓缓开口道:“不会再有下一次。”

“我也希望问题是真的解决了。”

李华成声音里依旧带着愤怒:“这次会议,议会昨天就发了通知,通知你们的时间是下午两点。

而通知那些老人的时间,是下午两点五十分。

这是为什么,我希望你们自己心里有点数。

咱们现在关起门来,有什么都可以说,没必要闹到那些老人面前,你们不嫌丢人现眼,我也会觉得让那些老人为这些事情操心是我们的失职。

被我点名的,都给我自己想想,这些天来你们到底干了什么?

李天澜!

尤其是你!

没有纪律,没有大局,不管不顾,你现在是什么身份?还把自己当个孩子?

议会没有义务给你擦屁股,如果不是你的话,这一系列的事情都不会发生,你知不知道你到底做了些什么?!”

李天澜端起面前的茶杯喝了口水,面无表情。

这场合他还是第一次经历。

这不是他第一次参加议会会议,雪国乱局结束之前,他也参加过一次。

但这却绝对是他第一次正式参加议会的会议。

结果被李华成一通怒喷。

印象深刻。

“我现在要你们一个明确的态度,对你们的所作所为,你们也需要给议会一个交代。”

李华成深深呼吸,沉声道:“李天澜,从你开始!”

这是要做检讨了。

这件事情,其实在今天之前,李华成就已经跟李天澜沟通过了。

事实上不止是李天澜,李华成同样跟东城无敌和郭闻天私下里要求过。

理事级的人物在这种会议上做检讨极为罕见。

但这次李华成铁了心要快刀斩乱麻干净把这一系列乱七八糟的事情翻过去。

这也算是重病下猛药的解决办法。

李天澜不知道东城无敌和郭闻天写没写检讨。

反正他是没写。

也没那个时间写。

昨天从隐龙海离开后就跟李氏开会,然后被李拜天他们拉着喝酒干到了天亮,起来之后秦微白就已经杀上门来了,然后就是这次会议。

检讨?

在没看到李华成之前,他都忘了这是什么东西了。

“我说,你重复。”

李天澜张了张嘴。

同一时间,李华成的声音直接在李天澜耳边响了起来。

李天澜冷了一瞬,下意识的抬起头,看了一眼李华成。

李华成依旧是面无表情的威严状态。

他的嘴巴没动,但他的声音却直接在李天澜身边响了起来:“看我干什么?检讨我替你写了,教个学生,还要教学生写,不,是替学生些检讨,我这老师当的也是一种境界了。”

李天澜眯了眯眼睛,听着李华成有些没好气的声音,他隐约之中感受到了一种极为微妙的精神力量在自己身边围绕着。

这种精神力量极为隐晦。

甚至就连境界比李华成高的秦微白都没有发现。

精神传讯?精神链接?

这种精神力量的运用,在细节方面,几乎是完爆秦微白了。

李天澜收回了目光,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

李华成叹了口气,将检讨的内容开始在李天澜耳边重复。

他没指望李天澜写什么见鬼的检讨。

但想要把最近这些事情压下来,几个主要人物的检讨,却是必须要有的东西。

李天澜的文化水平能不能支持高水平的检讨先不去说。

就算李天澜真的写了,李华成也没打算让他拿出来念。

东城无敌和郭闻天的检讨都可以应付过去。

但唯独李天澜的检讨不行。

这等于是李天澜第一次在这种会议上发言。

必须符合他的高度,符合他的地位,同样也要符合他的职责,以及当下的态度。

不能太软, 不能太硬,还要有理有据。

这是一份检讨,但同样,也可以算是李天澜的入职报告。

这么微妙的东西,李天澜怎么把握得住?

李华成只能代劳了。

这里面表达的不止是李天澜的歉意,同样也是他对议会的态度,以及对自己职责的理解。

李天澜就算能意识到这一点,李华成都不敢确定他会写些什么,所以干脆他就自己代劳了。

“我检讨”

李华成的声音响了起来。

李天澜的声音同样也在会议室里响了起来。

有些心累。

这种待遇在之前很多年根本不是他应该遭受的,在这种会议上被李华成当众点名,这么多年似乎还没发生过,如果陈方青没死的话,这份压力,也不应该由他承担,但是现在

“我也希望可以积极的解决问题。”

“李天澜,给我个态度。”

李华成声音冰冷。

“问题已经解决了。”

李天澜深呼吸一口,缓缓开口道:“不会再有下一次。”

“我也希望问题是真的解决了。”

李华成声音里依旧带着愤怒:“这次会议,议会昨天就发了通知,通知你们的时间是下午两点。

而通知那些老人的时间,是下午两点五十分。

这是为什么,我希望你们自己心里有点数。

咱们现在关起门来,有什么都可以说,没必要闹到那些老人面前,你们不嫌丢人现眼,我也会觉得让那些老人为这些事情操心是我们的失职。

被我点名的,都给我自己想想,这些天来你们到底干了什么?

李天澜!

尤其是你!

没有纪律,没有大局,不管不顾,你现在是什么身份?还把自己当个孩子?

议会没有义务给你擦屁股,如果不是你的话,这一系列的事情都不会发生,你知不知道你到底做了些什么?!”

李天澜端起面前的茶杯喝了口水,面无表情。

这场合他还是第一次经历。

这不是他第一次参加议会会议,雪国乱局结束之前,他也参加过一次。

但这却绝对是他第一次正式参加议会的会议。

结果被李华成一通怒喷。

印象深刻。

“我现在要你们一个明确的态度,对你们的所作所为,你们也需要给议会一个交代。”

李华成深深呼吸,沉声道:“李天澜,从你开始!”

这是要做检讨了。

这件事情,其实在今天之前,李华成就已经跟李天澜沟通过了。

事实上不止是李天澜,李华成同样跟东城无敌和郭闻天私下里要求过。

理事级的人物在这种会议上做检讨极为罕见。

但这次李华成铁了心要快刀斩乱麻干净把这一系列乱七八糟的事情翻过去。

这也算是重病下猛药的解决办法。

李天澜不知道东城无敌和郭闻天写没写检讨。

反正他是没写。

也没那个时间写。

昨天从隐龙海离开后就跟李氏开会,然后被李拜天他们拉着喝酒干到了天亮,起来之后秦微白就已经杀上门来了,然后就是这次会议。

检讨?

在没看到李华成之前,他都忘了这是什么东西了。

“我说,你重复。”

李天澜张了张嘴。

同一时间,李华成的声音直接在李天澜耳边响了起来。

李天澜冷了一瞬,下意识的抬起头,看了一眼李华成。

李华成依旧是面无表情的威严状态。

他的嘴巴没动,但他的声音却直接在李天澜身边响了起来:“看我干什么?检讨我替你写了,教个学生,还要教学生写,不,是替学生些检讨,我这老师当的也是一种境界了。”

李天澜眯了眯眼睛,听着李华成有些没好气的声音,他隐约之中感受到了一种极为微妙的精神力量在自己身边围绕着。

这种精神力量极为隐晦。

甚至就连境界比李华成高的秦微白都没有发现。

精神传讯?精神链接?

这种精神力量的运用,在细节方面,几乎是完爆秦微白了。

李天澜收回了目光,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

李华成叹了口气,将检讨的内容开始在李天澜耳边重复。

他没指望李天澜写什么见鬼的检讨。

但想要把最近这些事情压下来,几个主要人物的检讨,却是必须要有的东西。

李天澜的文化水平能不能支持高水平的检讨先不去说。

就算李天澜真的写了,李华成也没打算让他拿出来念。

东城无敌和郭闻天的检讨都可以应付过去。

但唯独李天澜的检讨不行。

这等于是李天澜第一次在这种会议上发言。

必须符合他的高度,符合他的地位,同样也要符合他的职责,以及当下的态度。

不能太软, 不能太硬,还要有理有据。

这是一份检讨,但同样,也可以算是李天澜的入职报告。

这么微妙的东西,李天澜怎么把握得住?

李华成只能代劳了。

这里面表达的不止是李天澜的歉意,同样也是他对议会的态度,以及对自己职责的理解。

李天澜就算能意识到这一点,李华成都不敢确定他会写些什么,所以干脆他就自己代劳了。

“我检讨”

李华成的声音响了起来。

李天澜的声音同样也在会议室里响了起来。

有些心累。

这种待遇在之前很多年根本不是他应该遭受的,在这种会议上被李华成当众点名,这么多年似乎还没发生过,如果陈方青没死的话,这份压力,也不应该由他承担,但是现在

“我也希望可以积极的解决问题。”

“李天澜,给我个态度。”

李华成声音冰冷。

“问题已经解决了。”

李天澜深呼吸一口,缓缓开口道:“不会再有下一次。”

“我也希望问题是真的解决了。”

李华成声音里依旧带着愤怒:“这次会议,议会昨天就发了通知,通知你们的时间是下午两点。

而通知那些老人的时间,是下午两点五十分。

这是为什么,我希望你们自己心里有点数。

咱们现在关起门来,有什么都可以说,没必要闹到那些老人面前,你们不嫌丢人现眼,我也会觉得让那些老人为这些事情操心是我们的失职。

被我点名的,都给我自己想想,这些天来你们到底干了什么?

李天澜!

尤其是你!

没有纪律,没有大局,不管不顾,你现在是什么身份?还把自己当个孩子?

议会没有义务给你擦屁股,如果不是你的话,这一系列的事情都不会发生,你知不知道你到底做了些什么?!”

李天澜端起面前的茶杯喝了口水,面无表情。

这场合他还是第一次经历。

这不是他第一次参加议会会议,雪国乱局结束之前,他也参加过一次。

但这却绝对是他第一次正式参加议会的会议。

结果被李华成一通怒喷。

印象深刻。

“我现在要你们一个明确的态度,对你们的所作所为,你们也需要给议会一个交代。”

李华成深深呼吸,沉声道:“李天澜,从你开始!”

这是要做检讨了。

这件事情,其实在今天之前,李华成就已经跟李天澜沟通过了。

事实上不止是李天澜,李华成同样跟东城无敌和郭闻天私下里要求过。

理事级的人物在这种会议上做检讨极为罕见。

但这次李华成铁了心要快刀斩乱麻干净把这一系列乱七八糟的事情翻过去。

这也算是重病下猛药的解决办法。

李天澜不知道东城无敌和郭闻天写没写检讨。

反正他是没写。

也没那个时间写。

昨天从隐龙海离开后就跟李氏开会,然后被李拜天他们拉着喝酒干到了天亮,起来之后秦微白就已经杀上门来了,然后就是这次会议。

检讨?

在没看到李华成之前,他都忘了这是什么东西了。

“我说,你重复。”

李天澜张了张嘴。

同一时间,李华成的声音直接在李天澜耳边响了起来。

李天澜冷了一瞬,下意识的抬起头,看了一眼李华成。

李华成依旧是面无表情的威严状态。

他的嘴巴没动,但他的声音却直接在李天澜身边响了起来:“看我干什么?检讨我替你写了,教个学生,还要教学生写,不,是替学生些检讨,我这老师当的也是一种境界了。”

李天澜眯了眯眼睛,听着李华成有些没好气的声音,他隐约之中感受到了一种极为微妙的精神力量在自己身边围绕着。

这种精神力量极为隐晦。

甚至就连境界比李华成高的秦微白都没有发现。

精神传讯?精神链接?

这种精神力量的运用,在细节方面,几乎是完爆秦微白了。

李天澜收回了目光,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

李华成叹了口气,将检讨的内容开始在李天澜耳边重复。

他没指望李天澜写什么见鬼的检讨。

但想要把最近这些事情压下来,几个主要人物的检讨,却是必须要有的东西。

李天澜的文化水平能不能支持高水平的检讨先不去说。

就算李天澜真的写了,李华成也没打算让他拿出来念。

东城无敌和郭闻天的检讨都可以应付过去。

但唯独李天澜的检讨不行。

这等于是李天澜第一次在这种会议上发言。

必须符合他的高度,符合他的地位,同样也要符合他的职责,以及当下的态度。

不能太软, 不能太硬,还要有理有据。

这是一份检讨,但同样,也可以算是李天澜的入职报告。

这么微妙的东西,李天澜怎么把握得住?

李华成只能代劳了。

这里面表达的不止是李天澜的歉意,同样也是他对议会的态度,以及对自己职责的理解。

李天澜就算能意识到这一点,李华成都不敢确定他会写些什么,所以干脆他就自己代劳了。

“我检讨”

李华成的声音响了起来。

李天澜的声音同样也在会议室里响了起来。

有些心累。

这种待遇在之前很多年根本不是他应该遭受的,在这种会议上被李华成当众点名,这么多年似乎还没发生过,如果陈方青没死的话,这份压力,也不应该由他承担,但是现在

“我也希望可以积极的解决问题。”

“李天澜,给我个态度。”

李华成声音冰冷。

“问题已经解决了。”

李天澜深呼吸一口,缓缓开口道:“不会再有下一次。”

“我也希望问题是真的解决了。”

李华成声音里依旧带着愤怒:“这次会议,议会昨天就发了通知,通知你们的时间是下午两点。

而通知那些老人的时间,是下午两点五十分。

这是为什么,我希望你们自己心里有点数。

咱们现在关起门来,有什么都可以说,没必要闹到那些老人面前,你们不嫌丢人现眼,我也会觉得让那些老人为这些事情操心是我们的失职。

被我点名的,都给我自己想想,这些天来你们到底干了什么?

李天澜!

尤其是你!

没有纪律,没有大局,不管不顾,你现在是什么身份?还把自己当个孩子?

议会没有义务给你擦屁股,如果不是你的话,这一系列的事情都不会发生,你知不知道你到底做了些什么?!”

李天澜端起面前的茶杯喝了口水,面无表情。

这场合他还是第一次经历。

这不是他第一次参加议会会议,雪国乱局结束之前,他也参加过一次。

但这却绝对是他第一次正式参加议会的会议。

结果被李华成一通怒喷。

印象深刻。

“我现在要你们一个明确的态度,对你们的所作所为,你们也需要给议会一个交代。”

李华成深深呼吸,沉声道:“李天澜,从你开始!”

这是要做检讨了。

这件事情,其实在今天之前,李华成就已经跟李天澜沟通过了。

事实上不止是李天澜,李华成同样跟东城无敌和郭闻天私下里要求过。

理事级的人物在这种会议上做检讨极为罕见。

但这次李华成铁了心要快刀斩乱麻干净把这一系列乱七八糟的事情翻过去。

这也算是重病下猛药的解决办法。

李天澜不知道东城无敌和郭闻天写没写检讨。

反正他是没写。

也没那个时间写。

昨天从隐龙海离开后就跟李氏开会,然后被李拜天他们拉着喝酒干到了天亮,起来之后秦微白就已经杀上门来了,然后就是这次会议。

检讨?

在没看到李华成之前,他都忘了这是什么东西了。

“我说,你重复。”

李天澜张了张嘴。

同一时间,李华成的声音直接在李天澜耳边响了起来。

李天澜冷了一瞬,下意识的抬起头,看了一眼李华成。

李华成依旧是面无表情的威严状态。

他的嘴巴没动,但他的声音却直接在李天澜身边响了起来:“看我干什么?检讨我替你写了,教个学生,还要教学生写,不,是替学生些检讨,我这老师当的也是一种境界了。”

李天澜眯了眯眼睛,听着李华成有些没好气的声音,他隐约之中感受到了一种极为微妙的精神力量在自己身边围绕着。

这种精神力量极为隐晦。

甚至就连境界比李华成高的秦微白都没有发现。

精神传讯?精神链接?

这种精神力量的运用,在细节方面,几乎是完爆秦微白了。

李天澜收回了目光,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

李华成叹了口气,将检讨的内容开始在李天澜耳边重复。

他没指望李天澜写什么见鬼的检讨。

但想要把最近这些事情压下来,几个主要人物的检讨,却是必须要有的东西。

李天澜的文化水平能不能支持高水平的检讨先不去说。

就算李天澜真的写了,李华成也没打算让他拿出来念。

东城无敌和郭闻天的检讨都可以应付过去。

但唯独李天澜的检讨不行。

这等于是李天澜第一次在这种会议上发言。

必须符合他的高度,符合他的地位,同样也要符合他的职责,以及当下的态度。

不能太软, 不能太硬,还要有理有据。

这是一份检讨,但同样,也可以算是李天澜的入职报告。

这么微妙的东西,李天澜怎么把握得住?

李华成只能代劳了。

这里面表达的不止是李天澜的歉意,同样也是他对议会的态度,以及对自己职责的理解。

李天澜就算能意识到这一点,李华成都不敢确定他会写些什么,所以干脆他就自己代劳了。

“我检讨”

李华成的声音响了起来。

李天澜的声音同样也在会议室里响了起来。

有些心累。

这种待遇在之前很多年根本不是他应该遭受的,在这种会议上被李华成当众点名,这么多年似乎还没发生过,如果陈方青没死的话,这份压力,也不应该由他承担,但是现在

“我也希望可以积极的解决问题。”

“李天澜,给我个态度。”

李华成声音冰冷。

“问题已经解决了。”

李天澜深呼吸一口,缓缓开口道:“不会再有下一次。”

“我也希望问题是真的解决了。”

李华成声音里依旧带着愤怒:“这次会议,议会昨天就发了通知,通知你们的时间是下午两点。

而通知那些老人的时间,是下午两点五十分。

这是为什么,我希望你们自己心里有点数。

咱们现在关起门来,有什么都可以说,没必要闹到那些老人面前,你们不嫌丢人现眼,我也会觉得让那些老人为这些事情操心是我们的失职。

被我点名的,都给我自己想想,这些天来你们到底干了什么?

李天澜!

尤其是你!

没有纪律,没有大局,不管不顾,你现在是什么身份?还把自己当个孩子?

议会没有义务给你擦屁股,如果不是你的话,这一系列的事情都不会发生,你知不知道你到底做了些什么?!”

李天澜端起面前的茶杯喝了口水,面无表情。

这场合他还是第一次经历。

这不是他第一次参加议会会议,雪国乱局结束之前,他也参加过一次。

但这却绝对是他第一次正式参加议会的会议。

结果被李华成一通怒喷。

印象深刻。

“我现在要你们一个明确的态度,对你们的所作所为,你们也需要给议会一个交代。”

李华成深深呼吸,沉声道:“李天澜,从你开始!”

这是要做检讨了。

这件事情,其实在今天之前,李华成就已经跟李天澜沟通过了。

事实上不止是李天澜,李华成同样跟东城无敌和郭闻天私下里要求过。

理事级的人物在这种会议上做检讨极为罕见。

但这次李华成铁了心要快刀斩乱麻干净把这一系列乱七八糟的事情翻过去。

这也算是重病下猛药的解决办法。

李天澜不知道东城无敌和郭闻天写没写检讨。

反正他是没写。

也没那个时间写。

昨天从隐龙海离开后就跟李氏开会,然后被李拜天他们拉着喝酒干到了天亮,起来之后秦微白就已经杀上门来了,然后就是这次会议。

检讨?

在没看到李华成之前,他都忘了这是什么东西了。

“我说,你重复。”

李天澜张了张嘴。

同一时间,李华成的声音直接在李天澜耳边响了起来。

李天澜冷了一瞬,下意识的抬起头,看了一眼李华成。

李华成依旧是面无表情的威严状态。

他的嘴巴没动,但他的声音却直接在李天澜身边响了起来:“看我干什么?检讨我替你写了,教个学生,还要教学生写,不,是替学生些检讨,我这老师当的也是一种境界了。”

李天澜眯了眯眼睛,听着李华成有些没好气的声音,他隐约之中感受到了一种极为微妙的精神力量在自己身边围绕着。

这种精神力量极为隐晦。

甚至就连境界比李华成高的秦微白都没有发现。

精神传讯?精神链接?

这种精神力量的运用,在细节方面,几乎是完爆秦微白了。

李天澜收回了目光,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

李华成叹了口气,将检讨的内容开始在李天澜耳边重复。

他没指望李天澜写什么见鬼的检讨。

但想要把最近这些事情压下来,几个主要人物的检讨,却是必须要有的东西。

李天澜的文化水平能不能支持高水平的检讨先不去说。

就算李天澜真的写了,李华成也没打算让他拿出来念。

东城无敌和郭闻天的检讨都可以应付过去。

但唯独李天澜的检讨不行。

这等于是李天澜第一次在这种会议上发言。

必须符合他的高度,符合他的地位,同样也要符合他的职责,以及当下的态度。

不能太软, 不能太硬,还要有理有据。

这是一份检讨,但同样,也可以算是李天澜的入职报告。

这么微妙的东西,李天澜怎么把握得住?

李华成只能代劳了。

这里面表达的不止是李天澜的歉意,同样也是他对议会的态度,以及对自己职责的理解。

李天澜就算能意识到这一点,李华成都不敢确定他会写些什么,所以干脆他就自己代劳了。

“我检讨”

李华成的声音响了起来。

李天澜的声音同样也在会议室里响了起来。

有些心累。

这种待遇在之前很多年根本不是他应该遭受的,在这种会议上被李华成当众点名,这么多年似乎还没发生过,如果陈方青没死的话,这份压力,也不应该由他承担,但是现在

“我也希望可以积极的解决问题。”

“李天澜,给我个态度。”

李华成声音冰冷。

“问题已经解决了。”

李天澜深呼吸一口,缓缓开口道:“不会再有下一次。”

“我也希望问题是真的解决了。”

李华成声音里依旧带着愤怒:“这次会议,议会昨天就发了通知,通知你们的时间是下午两点。

而通知那些老人的时间,是下午两点五十分。

这是为什么,我希望你们自己心里有点数。

咱们现在关起门来,有什么都可以说,没必要闹到那些老人面前,你们不嫌丢人现眼,我也会觉得让那些老人为这些事情操心是我们的失职。

被我点名的,都给我自己想想,这些天来你们到底干了什么?

李天澜!

尤其是你!

没有纪律,没有大局,不管不顾,你现在是什么身份?还把自己当个孩子?

议会没有义务给你擦屁股,如果不是你的话,这一系列的事情都不会发生,你知不知道你到底做了些什么?!”

李天澜端起面前的茶杯喝了口水,面无表情。

这场合他还是第一次经历。

这不是他第一次参加议会会议,雪国乱局结束之前,他也参加过一次。

但这却绝对是他第一次正式参加议会的会议。

结果被李华成一通怒喷。

印象深刻。

“我现在要你们一个明确的态度,对你们的所作所为,你们也需要给议会一个交代。”

李华成深深呼吸,沉声道:“李天澜,从你开始!”

这是要做检讨了。

这件事情,其实在今天之前,李华成就已经跟李天澜沟通过了。

事实上不止是李天澜,李华成同样跟东城无敌和郭闻天私下里要求过。

理事级的人物在这种会议上做检讨极为罕见。

但这次李华成铁了心要快刀斩乱麻干净把这一系列乱七八糟的事情翻过去。

这也算是重病下猛药的解决办法。

李天澜不知道东城无敌和郭闻天写没写检讨。

反正他是没写。

也没那个时间写。

昨天从隐龙海离开后就跟李氏开会,然后被李拜天他们拉着喝酒干到了天亮,起来之后秦微白就已经杀上门来了,然后就是这次会议。

检讨?

在没看到李华成之前,他都忘了这是什么东西了。

“我说,你重复。”

李天澜张了张嘴。

同一时间,李华成的声音直接在李天澜耳边响了起来。

李天澜冷了一瞬,下意识的抬起头,看了一眼李华成。

李华成依旧是面无表情的威严状态。

他的嘴巴没动,但他的声音却直接在李天澜身边响了起来:“看我干什么?检讨我替你写了,教个学生,还要教学生写,不,是替学生些检讨,我这老师当的也是一种境界了。”

李天澜眯了眯眼睛,听着李华成有些没好气的声音,他隐约之中感受到了一种极为微妙的精神力量在自己身边围绕着。

这种精神力量极为隐晦。

甚至就连境界比李华成高的秦微白都没有发现。

精神传讯?精神链接?

这种精神力量的运用,在细节方面,几乎是完爆秦微白了。

李天澜收回了目光,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

李华成叹了口气,将检讨的内容开始在李天澜耳边重复。

他没指望李天澜写什么见鬼的检讨。

但想要把最近这些事情压下来,几个主要人物的检讨,却是必须要有的东西。

李天澜的文化水平能不能支持高水平的检讨先不去说。

就算李天澜真的写了,李华成也没打算让他拿出来念。

东城无敌和郭闻天的检讨都可以应付过去。

但唯独李天澜的检讨不行。

这等于是李天澜第一次在这种会议上发言。

必须符合他的高度,符合他的地位,同样也要符合他的职责,以及当下的态度。

不能太软, 不能太硬,还要有理有据。

这是一份检讨,但同样,也可以算是李天澜的入职报告。

这么微妙的东西,李天澜怎么把握得住?

李华成只能代劳了。

这里面表达的不止是李天澜的歉意,同样也是他对议会的态度,以及对自己职责的理解。

李天澜就算能意识到这一点,李华成都不敢确定他会写些什么,所以干脆他就自己代劳了。

“我检讨”

李华成的声音响了起来。

李天澜的声音同样也在会议室里响了起来。

有些心累。

这种待遇在之前很多年根本不是他应该遭受的,在这种会议上被李华成当众点名,这么多年似乎还没发生过,如果陈方青没死的话,这份压力,也不应该由他承担,但是现在

“我也希望可以积极的解决问题。”

“李天澜,给我个态度。”

李华成声音冰冷。

“问题已经解决了。”

李天澜深呼吸一口,缓缓开口道:“不会再有下一次。”

“我也希望问题是真的解决了。”

李华成声音里依旧带着愤怒:“这次会议,议会昨天就发了通知,通知你们的时间是下午两点。

而通知那些老人的时间,是下午两点五十分。

这是为什么,我希望你们自己心里有点数。

咱们现在关起门来,有什么都可以说,没必要闹到那些老人面前,你们不嫌丢人现眼,我也会觉得让那些老人为这些事情操心是我们的失职。

被我点名的,都给我自己想想,这些天来你们到底干了什么?

李天澜!

尤其是你!

没有纪律,没有大局,不管不顾,你现在是什么身份?还把自己当个孩子?

议会没有义务给你擦屁股,如果不是你的话,这一系列的事情都不会发生,你知不知道你到底做了些什么?!”

李天澜端起面前的茶杯喝了口水,面无表情。

这场合他还是第一次经历。

这不是他第一次参加议会会议,雪国乱局结束之前,他也参加过一次。

但这却绝对是他第一次正式参加议会的会议。

结果被李华成一通怒喷。

印象深刻。

“我现在要你们一个明确的态度,对你们的所作所为,你们也需要给议会一个交代。”

李华成深深呼吸,沉声道:“李天澜,从你开始!”

这是要做检讨了。

这件事情,其实在今天之前,李华成就已经跟李天澜沟通过了。

事实上不止是李天澜,李华成同样跟东城无敌和郭闻天私下里要求过。

理事级的人物在这种会议上做检讨极为罕见。

但这次李华成铁了心要快刀斩乱麻干净把这一系列乱七八糟的事情翻过去。

这也算是重病下猛药的解决办法。

李天澜不知道东城无敌和郭闻天写没写检讨。

反正他是没写。

也没那个时间写。

昨天从隐龙海离开后就跟李氏开会,然后被李拜天他们拉着喝酒干到了天亮,起来之后秦微白就已经杀上门来了,然后就是这次会议。

检讨?

在没看到李华成之前,他都忘了这是什么东西了。

“我说,你重复。”

李天澜张了张嘴。

同一时间,李华成的声音直接在李天澜耳边响了起来。

李天澜冷了一瞬,下意识的抬起头,看了一眼李华成。

李华成依旧是面无表情的威严状态。

他的嘴巴没动,但他的声音却直接在李天澜身边响了起来:“看我干什么?检讨我替你写了,教个学生,还要教学生写,不,是替学生些检讨,我这老师当的也是一种境界了。”

李天澜眯了眯眼睛,听着李华成有些没好气的声音,他隐约之中感受到了一种极为微妙的精神力量在自己身边围绕着。

这种精神力量极为隐晦。

甚至就连境界比李华成高的秦微白都没有发现。

精神传讯?精神链接?

这种精神力量的运用,在细节方面,几乎是完爆秦微白了。

李天澜收回了目光,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

李华成叹了口气,将检讨的内容开始在李天澜耳边重复。

他没指望李天澜写什么见鬼的检讨。

但想要把最近这些事情压下来,几个主要人物的检讨,却是必须要有的东西。

李天澜的文化水平能不能支持高水平的检讨先不去说。

就算李天澜真的写了,李华成也没打算让他拿出来念。

东城无敌和郭闻天的检讨都可以应付过去。

但唯独李天澜的检讨不行。

这等于是李天澜第一次在这种会议上发言。

必须符合他的高度,符合他的地位,同样也要符合他的职责,以及当下的态度。

不能太软, 不能太硬,还要有理有据。

这是一份检讨,但同样,也可以算是李天澜的入职报告。

这么微妙的东西,李天澜怎么把握得住?

李华成只能代劳了。

这里面表达的不止是李天澜的歉意,同样也是他对议会的态度,以及对自己职责的理解。

李天澜就算能意识到这一点,李华成都不敢确定他会写些什么,所以干脆他就自己代劳了。

“我检讨”

李华成的声音响了起来。

李天澜的声音同样也在会议室里响了起来。

有些心累。

这种待遇在之前很多年根本不是他应该遭受的,在这种会议上被李华成当众点名,这么多年似乎还没发生过,如果陈方青没死的话,这份压力,也不应该由他承担,但是现在

“我也希望可以积极的解决问题。”

“李天澜,给我个态度。”

李华成声音冰冷。

“问题已经解决了。”

李天澜深呼吸一口,缓缓开口道:“不会再有下一次。”

“我也希望问题是真的解决了。”

李华成声音里依旧带着愤怒:“这次会议,议会昨天就发了通知,通知你们的时间是下午两点。

而通知那些老人的时间,是下午两点五十分。

这是为什么,我希望你们自己心里有点数。

咱们现在关起门来,有什么都可以说,没必要闹到那些老人面前,你们不嫌丢人现眼,我也会觉得让那些老人为这些事情操心是我们的失职。

被我点名的,都给我自己想想,这些天来你们到底干了什么?

李天澜!

尤其是你!

没有纪律,没有大局,不管不顾,你现在是什么身份?还把自己当个孩子?

议会没有义务给你擦屁股,如果不是你的话,这一系列的事情都不会发生,你知不知道你到底做了些什么?!”

李天澜端起面前的茶杯喝了口水,面无表情。

这场合他还是第一次经历。

这不是他第一次参加议会会议,雪国乱局结束之前,他也参加过一次。

但这却绝对是他第一次正式参加议会的会议。

结果被李华成一通怒喷。

印象深刻。

“我现在要你们一个明确的态度,对你们的所作所为,你们也需要给议会一个交代。”

李华成深深呼吸,沉声道:“李天澜,从你开始!”

这是要做检讨了。

这件事情,其实在今天之前,李华成就已经跟李天澜沟通过了。

事实上不止是李天澜,李华成同样跟东城无敌和郭闻天私下里要求过。

理事级的人物在这种会议上做检讨极为罕见。

但这次李华成铁了心要快刀斩乱麻干净把这一系列乱七八糟的事情翻过去。

这也算是重病下猛药的解决办法。

李天澜不知道东城无敌和郭闻天写没写检讨。

反正他是没写。

也没那个时间写。

昨天从隐龙海离开后就跟李氏开会,然后被李拜天他们拉着喝酒干到了天亮,起来之后秦微白就已经杀上门来了,然后就是这次会议。

检讨?

在没看到李华成之前,他都忘了这是什么东西了。

“我说,你重复。”

李天澜张了张嘴。

同一时间,李华成的声音直接在李天澜耳边响了起来。

李天澜冷了一瞬,下意识的抬起头,看了一眼李华成。

李华成依旧是面无表情的威严状态。

他的嘴巴没动,但他的声音却直接在李天澜身边响了起来:“看我干什么?检讨我替你写了,教个学生,还要教学生写,不,是替学生些检讨,我这老师当的也是一种境界了。”

李天澜眯了眯眼睛,听着李华成有些没好气的声音,他隐约之中感受到了一种极为微妙的精神力量在自己身边围绕着。

这种精神力量极为隐晦。

甚至就连境界比李华成高的秦微白都没有发现。

精神传讯?精神链接?

这种精神力量的运用,在细节方面,几乎是完爆秦微白了。

李天澜收回了目光,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

李华成叹了口气,将检讨的内容开始在李天澜耳边重复。

他没指望李天澜写什么见鬼的检讨。

但想要把最近这些事情压下来,几个主要人物的检讨,却是必须要有的东西。

李天澜的文化水平能不能支持高水平的检讨先不去说。

就算李天澜真的写了,李华成也没打算让他拿出来念。

东城无敌和郭闻天的检讨都可以应付过去。

但唯独李天澜的检讨不行。

这等于是李天澜第一次在这种会议上发言。

必须符合他的高度,符合他的地位,同样也要符合他的职责,以及当下的态度。

不能太软, 不能太硬,还要有理有据。

这是一份检讨,但同样,也可以算是李天澜的入职报告。

这么微妙的东西,李天澜怎么把握得住?

李华成只能代劳了。

这里面表达的不止是李天澜的歉意,同样也是他对议会的态度,以及对自己职责的理解。

李天澜就算能意识到这一点,李华成都不敢确定他会写些什么,所以干脆他就自己代劳了。

“我检讨”

李华成的声音响了起来。

李天澜的声音同样也在会议室里响了起来。

本章内容未完,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笔趣阁app。小说更全更新更快。百万小说全部免费阅读。还可以免费听书哦!赶快试试吧!
[点个赞]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