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返回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三十六章:九州寒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听书 - 特战之王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二百三十六章:九州寒

在神秘而混乱的北欧,数百年的时间里,哪怕是刚刚懂事的孩子,都知道流传于北欧,关于黑暗的传说。( gsc8 )

黑暗无处不在。

浓郁的黑色以最深沉最厚重的方式缓缓渗透到了北欧的任何一个角落。

北欧理事会,各国政府,特战组织,各大企业,军工,金融,情报,交通,运输。

衣食住行,甚至柴米油盐。

北欧所有的一切,隐约之中都有着黑暗的影子。

而这一切的源头,则是在黑暗世界,同样也在于信仰。

北欧同样也有诸多极为虔诚的教廷教徒。

在教徒的眼中,这里是神的光辉极难传播的地方,在这片区域内,每年都会有主教级别以上的教廷成员被杀,修女会无故失踪,教堂会被人袭击,所有的一切,都是因为这里有黑暗存在。

很少有人知道所谓的黑暗是什么。

是一个人, 是一个企业,或者是一个宗教。

普通人无法具体形容,于是黑暗就成了传说。

只有黑暗世界的人才清楚,北欧的黑暗,确切的说,是一个势力。

一个传承久远而古老的势力。

精锐,彪悍,神秘,冷血,强势,阴森。

他们或许是邪恶的,但没有人否认他们的强大和对北欧的影响力。

这是一群在黑暗中独行的骑士。

人们将他们称之为黑暗骑士团,而黑暗骑士团的团长,在北欧的传说中,即是传说中大名鼎鼎的光明粉碎者。

黑暗骑士团团长拉法尔·威尔逊。

在北欧,这个名字就是如同噩梦一般的存在,而他的代号,就是噩梦。

一个数十年来多次袭击教廷,将教廷的圣裁军团近半精锐都牵扯在北欧,更是曾经可以从阿瑞西斯手中全身而退的男人。

换句话说,黑暗骑士团团长拉法尔·威尔逊,就是近几十年来教廷眼中最大的异端!

黑暗骑士团数百年历史的时间里,拉法尔或许不是最强的团长,但确实是他一手将黑暗骑士团的地位提升到了巅峰,当十二凶兵之一黑暗圣裁可以开火的时候,拉法尔手持黑暗圣裁,在黑暗世界中几乎不惧一切。

黑暗圣裁在三年前开火。

如今尚且还在充能期间。

而黑暗圣裁开火的主要原因,就是为了轮回宫,或者说是为了轮回宫主。

李天澜如今已经可以正视秦微白的身份,自然也就了解了轮回宫与黑暗骑士团的一些过往和隐秘。

对他而言,只要他还信任秦微白,那他就不会去怀疑拉法尔。

八月十七日的夜晚。

当雷基城全城都在动荡的时候,李天澜也是第一次见到了这位神交已久黑暗骑士团团长。

拉法尔今年不到五十岁的年纪,在无敌境高手的行列中算是年轻的,而他整个人看起来更为年轻,这位北欧赫赫有名的噩梦是个欧亚混血儿,身姿修长挺拔,容貌英俊,轮廓分明,看上去就像是三十多岁的青年,一举一动,都带着十足的力量。

这是一个无论容貌还是气质都极有魅力的男人,不强势不冰冷,他的笑容很亲切,却不虚伪,那是一种自然而然的真诚与坦然。

“拉法尔殿下,我是李天澜。”

李天澜微微欠了欠身子,语气平和。

拉法尔没有丝毫神榜高手的自傲,同样微微欠身,笑容温和道:“初次见面,李帅果然风采过人。”

李天澜挑了挑眉。

在他身后关注着这场谈话的东城如是却有些诧异。

因为拉法尔用的是中文。

而且是最标准的普通话,咬字清晰随意,不参杂一点口音的普通话。

中洲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

各个国家都在学习中文。

会中文的外国人有很多,可普通话如此标准的外国人却极为少见。

而且拉法尔虽然是欧亚混血,可资料上显示,他是法兰西和日裔女子的后代,跟中洲根本没有半点关系,可现在

东城如是甚至怀疑拉法尔的日语也许都不如中文熟练。

“您的中文很不错。”

李天澜微笑着夸赞道。

“我喜欢中洲,那是世界上最神秘也最强大的地方,但很可惜,我之前在中洲没有什么朋友,也没人欢迎我过去看看。”

拉法尔轻声笑道,他正坐在一间有些阴暗的大厅里,光线很淡,可他的声音却很温暖。

“朋友?现在您有了。”

李天澜点了点头:“东欧的事情过去之后,我很希望殿下可以来中洲看看,到时我会亲自做导游。”

“哈哈哈。”

拉法尔愉快的笑了起来,不断响起的轰鸣声在笑声中显得愈发清晰。

轰鸣声来自李天澜这边,也来自于屏幕对面。

这说明拉法尔距离凯撒酒店同样很近。

拉法尔看了一眼窗外,突然若有所思道:“李帅,今晚的雷基城,很热闹。”

“是啊,里克首相跟我谈过,据说凯撒酒店里窝藏了一群意图颠覆整个乌兰国统治的恐怖分子,里克首相既然得到了消息,那肯定是要严格打击的。”

李天澜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他确实是在胡说八道, 拉法尔也知道这一点,但这些不重要。

重要的是这是一个理由。

这种理由甚至不需要真假,只需要道理。

在雷基城,乌兰国的首相就是道理,他认为阴影王座是恐怖分子,直接出兵,这也是道理。

拉法尔沉默了一会,点头笑了起来:“里克首相很有魄力,李帅同样是大手笔。”

李天澜低头点了根烟,烟雾缭绕中,他沉默了一会,突然道:“只不过如今看来,我们的准备工作还不够,事情太过仓促,目前里克首相遇到了一些困难。”

拉法尔静静的看着李天澜,他不曾回避任何话题,直截了当的问道:“需要我做什么。”

他的声音平静而直接,像是做好了任何准备。

即便是李天澜知道对方是真正的自己人,可却同样意料不到拉法尔会如此痛快,他微微怔了下,轻声道:“殿下如果能够现在赶往凯撒酒店的话,我可以保证,黑暗骑士团会获得乌兰国最大的善意。”

拉法尔怔了怔,有些迟疑道:“现在?”

他不是犹豫,而是有些担忧,他看着李天澜的眼神也很诚挚:“是不是太急了些?”

“时间紧迫,我别无选择。”

李天澜轻声道。

“好。”

拉法尔深深看了李天澜一眼:“我亲自带人过去。”

李天澜默默点头,平静道:“是这样,雪舞军团目前因为”

拉法尔笑着摆摆手,站起身道:“既然时间紧迫,就不用说理由了,我现在过去就是,李帅,我信你。”

李天澜默默的掐灭了烟头。

屏幕里,黑暗骑士团的团长拉法尔已经转身准备离开。

李天澜对着屏幕深深鞠躬,平静道:“谢谢姐夫。”

他现在有两个姐夫。

第一个姐夫还在江浙,是已经在未来二十年中当先走出了至关重要的一步的邹远山。

是东城如是的姐夫。

而第二个,就是黑暗骑士团的团长拉法尔。

这是秦微白的姐夫。

秦微白的姐姐是谁?

整个黑暗世界都知道。

但却没有人知道,每次到了关键时刻都会跟轮回宫站在一起,平日里却若即若离,甚至偶尔有摩擦的黑暗骑士团和轮回宫关系会密切到这种程度。

拉法尔顿了顿,终于哈哈大笑起来。

这位看起来儒雅而温和的中年人第一次笑的如此爽朗。

也许李天澜自己都不知道,他这一句姐夫,对拉法尔而言是何等的重要。

拉法尔大步走出了那间阴暗的大厅。

他如今距离凯撒酒店只有不到六七公里的距离,暂住在一间普通的酒店公寓里,而他身边也没有黑暗骑士团的精锐,只有几名随他从北欧过来的骑士团高层。

大厅之外是一间更大的大厅。

巨大的落地窗前,几名黑暗骑士团的高层正聚集在一起,津津有味的讨论着在夜空中偶尔亮起的炮火。

拉法尔站在栏杆前看了一眼,突然开口道:“罪。”

大厅里寂静了一瞬。

几名高层之中,一名看上去五十多岁,穿着一身燕尾服,身材极为干瘦的老人转身,弯腰,恭敬道:“殿下。”

“该行动了。”

拉法尔轻声道:“从基地调人,以最快的速度进入雷基城,今夜,灭绝阴影王座!”

只有这一刻,他看上去才真的是黑暗骑士团的团长,教廷最大的异端,而不是刚才面对李天澜时那个有求必应的姐夫。

所有人都猛地一惊。

“调多少人?”

罪下意识的问了一句,他是如今黑暗骑士团资历最深的黑暗骑士,他在黑暗骑士团的时间甚至比拉法尔还要久,作为最顶尖的半步无敌境高手,他的地位可以说是仅次于团长。

“所有。”

拉法尔轻描淡写的说道。

罪似乎太过震惊,一时间没有开口。

“殿下”

一道极为粗豪的身影向前走了一步,声音也变得有些小心翼翼:“太急了。”

他同样也是黑暗骑士团的高层之一,代号狂怒,三年多前天都决战爆发的前后,就是狂怒带队,手持黑暗圣裁去的天空学院,亲眼目睹了轮回宫主和古行云的那一战。

拉法尔看了他一眼,点点头,嗯了一声。

“如果晚一些出手的话,也许我们可以得到更多。”

又一名高层轻声道,声音有些沙哑,他代号贪婪,而他说的内容,跟他的代号也十分相符。

“也许现在应该休息一下,等我们有了精神,才过去会更好?”

懒洋洋的声音,这是黑暗骑士团的懒惰。

狂怒,贪婪,傲慢,懒惰,嫉妒,暴食,欲望。

罪。

噩梦拉法尔。

这就是黑暗骑士团最顶尖高层的名单。

拉法尔静静听着他们的意见,等所有人一句一句的说完,他才平静道:“说完了?”

所有的高层对视一眼,同时点点头。

“那就行动吧。”

拉法尔挥了挥手。

所有人都哦了一声,同时站起身。

就连最懒的懒惰也唉声叹气的站了起来。

拉法尔静静的看着他们,一言不发。

刚才所有人的反对并不是真的反对,黑暗骑士团的气氛本就是如此,他们只是说出了自己想说的,而作为团长,拉法尔没有改变主意,那所有人只能行动。

“殿下,这样我们会冒很大的风险。”

罪最后提醒了一句。

拉法尔嗯了一声,面无表情。

罪轻轻叹息,拿出手机,开始拨打黑暗骑士团在乌兰国的基地的电话。

“黑暗骑士团最初不叫黑暗骑士团,但我早已经忘记了这个组织原本应该有的名字,我们最初跟其他的势力一样,追求的是金钱和权力,甚至现在也是如此,只不过最开始的时候,我们触动了教廷的利益,所以我们成了异端,绝境之中,我们开始反抗教廷。”

拉法尔的声音平静:“但教廷有信仰,我们呢?我们最大的信仰,就是跟教廷作对,但这算什么信仰?我们也都信奉万能的上帝,我们反对的,只是教廷,所以从这一点来看,我们还是跟其他势力一样,追求的是金钱和财富,反抗教廷,是本能,也是为了生存。”

“我不喜欢这样的生活,没有激情的黑暗最是让人厌恶,各位,黑暗骑士团不会有什么风险,因为它会一直存在 ,今夜一战,我可以确定的是,我做的是一件比我的生命更重要的事情,我为了我的爱情。除此之外,我没有任何目的,现在,我请你们帮我。今夜之后,或许我会陨落,你们也会陨落,但黑暗永远存在。”

大厅里愈发沉寂。

拉法尔不曾理会任何人的回应,他低下头,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电话很快接通。

轻微的呼吸声从电话里传过来,如此的温柔。

拉法尔笑了起来,他的眼神和笑意都变得如此柔软。

“我马上就去凯撒酒店。”

拉法尔柔声道。

“现在吗?”

电话中的声音沉默了一会,才轻声问道。

“是啊。”

拉法尔轻笑道:“天澜找我了,小舅子的请求,当姐夫的怎么能拒绝?”

电话中一片沉默。

“我也在这里。”

电话中的女声轻声道。

“那我就更要去了。”

拉法尔微笑道:“无论如何,我都要保护我的女人。”

良久的沉默中,电话里,轮回宫主轻轻嗯了一声。

拉法尔笑意浓郁醉人,温淳如酒。

“等这次的事情过去之后,我答应你曾经的请求。”

电话中,轮回宫主的声音变得温软起来。

“好。”

拉法尔笑着点点头。

“所以”

轮回宫主喃喃自语了一声:“要活着啊。”

王天纵同样也在通话。

雪舞军团可以说是全世界最精锐的部队,可王天纵同样也是如今黑暗世界最强大的剑皇。

他若是一心突围,离开这里并不难。

最难的是李天澜占据了大势,起码从大方向上来说,王天纵和雪舞军团立场一致,都是属于中洲的力量。

王天纵不可能放弃中洲的支持,所以他就不可能硬生生的在雪舞军团中杀出去。

囚禁已经是注定的事情。

生平第一次品尝到被囚禁滋味的王天纵自己回到房间,整个人看上去却并没有什么愤怒,李天澜囚禁了他的自由,但却不曾切断他与外界通话的权力,这算是双方各自都退了一步,毕竟无论是王天纵还是李天澜,都不想逼的对方彻底发疯。

王天纵已经打过金瞳的电话。

甚至给阴影王座他可以找到的高层都打了电话。

但电话全无回应。

毫无疑问,凯撒酒店附近的信号已经被完全屏蔽。

就目前而言毫无办法的王天纵彻底静下心来,将电话打给了夏至。

中洲已经是八月十八日的上午。

夏至的电话很快接通。

电话对面完全是一片寂静。

没有海浪拍打在悬崖上的声音,也没有摆弄花草时轻柔的音乐声。

只有夏至轻微的脚步声和她的声音响起,无比清晰。

“我听说了。”

夏至主动开口道:“他这一次做的很高明,处处在理,天纵,即便再不甘心,没有合适的机会之前,你也不能做什么。”

王天纵笑着点点头,心平气和道:“我本来也没有打算做什么,等机会就是。”

夏至柔声嗯了一声,沉默了一会,她才轻声道:“你如果可以突破,就是一个最好的机会。”

“是啊。”

王天纵轻声道:“之前我还在考虑到底是一静还是一动,现在想动不能动,命运给了我选择,我没有拒绝的理由。”

夏至沉默着,轻柔的脚步声响了很久,她才轻声道:“天纵,很难受吧?”

堂堂剑皇,却被一个在他眼中无论是实力还是背景都如同蝼蚁一般的年轻人生生囚禁起来,王天纵何曾受过这种耻辱?

夏至想起了自己女儿和李天澜之间的纠葛,内心愈发复杂。

“没有。”

王天纵笑了笑:“真心话。”

“我距离突破已经很近了,总统府环境不错,平日里想必也不会有什么人来打扰我,正好趁着这段时间,我可以静一静,外界纷纷扰扰,局势混乱,我身处局中,静不得静,动不得动,说实话,不如现在。”

“你呀,能想通就好。”

夏至轻轻笑了起来。

王天纵沉默了一会,才轻声道:“至,做些事情吧,你不能来东欧,但可以联系一下国内和罗斯柴尔德,今夜之后,无论阴影王座如何,金瞳要活着,这是底线,我的底线。”

夏至沉默了一会,轻声道:“好的,交给我。”

王天纵似乎彻底放心,眯着眼睛,良久都没有说话。

金瞳要活着。

这是他的底线。

这句话是说给中洲高层的。

他在想是不是也要说给李天澜听。

他现在被囚禁在这里,是因为他要顾全大局。

但李天澜如果硬要不顾大局的践踏他的底线,王天纵自然会有所行动。

这不算是威胁。

只是博弈的手段而已。

“我下午会出发却幽州。”

夏至缓缓道:“你最好跟李天澜沟通一下,他啊,就是个小疯子,你不镇住他,金瞳够呛”

“我知道。”

王天纵点了点头,突然道:“你现在在哪?”

“在去六号实验室的路上。”

夏至平静道。

王天纵沉默下来。

六号实验室。

那是北海王氏的铸剑室。

同样也是调试凶兵人皇的地方。

他微微眯起眼睛,不动声色道:“那把剑如何了?”

“跟你一样,都差一点。”

夏至有些无奈。

王天纵也苦笑起来。

北海王氏的名剑听海威震黑暗世界。

但在王天纵接近巅峰无敌境之后,听海就已经因为王天纵的剑意太过强盛而逐渐变得不太顺手,如今王天纵超越了巅峰无敌境,愈发觉得听海剑的力不从心。

所以北海王氏开始了铸剑计划。

而铸剑计划在更早之前已经开始,这一次的计划,不过是重续二十多年前的计划而已。

很少有人知道,早在二十多年前,北海王氏就想亲手打造一把真正的绝世神兵。

又或者说是真正的,可以完美承载天骄剑意的天骄之剑。

而这一次的铸剑计划,用的就是当年那把耗费了无数的珍贵材料的剑胎。

只不过当年那把剑在最开始的时候,它的主人却不是王天纵。

而是一个真正有望,而且是有很大希望成为当代天骄的人。

夏至。

这原本是一把为夏至铸造的剑。

如今王天纵重新启动了剑胎,想的就是在自己突破最后一步的时候,可以拿到一把完美承载自己剑意的剑。

“六号实验室有什么建议?”

王天纵缓缓问道。

“是我们的要求太高了些,绝世神兵,自然需要灵性,换句话说,天骄之剑,应该是一把有生命的剑,但无尽长空当年粉碎的太过严重,活性几乎全失,灵性有些不足,唯一的办法”

夏至沉默了一会。

王天纵也沉默下来。

有生命的武器很少,但并不是没有。

黑暗世界中,如今就有十二把有生命的武器。

王天纵眯起眼睛,轻声道:“你的意思,此剑若成,需要粉碎人皇?”

“目前来看,这把剑需要的就是人皇的灵性。”

电话的另一端,夏至推开了六号实验室的门。

六号实验室异常荒凉。

一座巨大的古铜鼎中,一把宽厚的剑正插在里面,接受着各种仪器的检测。

这是一把无比巨大宽厚的长剑,长剑通体漆黑,长达两米,剑刃很宽,看上去无比的威严肃穆。

漆黑的剑刃两面雕刻着无数的图案。

一面剑刃上雕刻着日月星辰。

一面剑刃上雕刻着山川湖海。

巨大的剑锋静静插在哪,却像是承载着整个世界。

这是真正的绝世神锋。

天骄之剑!

“天纵,我很期待你突破的那一天,持此剑,横扫乱世。”

夏至走到了黑色的剑身前,轻轻抚摸着剑刃,语气温柔。

这是一把已经接近完成的名剑。

在加入凶兵人皇之后,夏至完全相信,这会是一把新的,足以守护北海王氏数百年昌盛的完美之剑。

夏至很早之前就想好了这把剑的名字。

此剑。

名为九州寒。

(关于轮回宫主,从她第一次出现到这一章的转变,看起来是矛盾,但实际上没有矛盾的~关于轮回宫的所有坑,这一卷都会填上,关于轮回宫主,关注秦微白,所有的~)

本章内容未完,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笔趣阁app。小说更全更新更快。百万小说全部免费阅读。还可以免费听书哦!赶快试试吧!
[点个赞]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