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欢迎您,您可以选择[登录]或者[注册新用户]!
简体版 · 繁体版  
  •  
大明之雄霸海外 正文 第1269节 临危照样窝里斗
    国有奸臣,必须除之。

    朝官周官、裴廷谟、许绍亮、金兰等深受马雄飞之气,不仅是气,饭都没得吃,仇怨就大了。

    路途困顿,供给缺乏,诸臣疲倦有的三天没吃饭,吉翔控制军队,外出搜粮方便,他有粮食,却不肯给。

    他露出了他的真面目,要粮食可以啊,拿金银珠宝还有你们的那些孤本善册来换!

    这厮趁火打劫,居然打起了大家心头之好的主意!

    甚至于利用手控粮食之机,调戏文官女眷,总而言之是坏事做尽。

    周官等人岂能容忍武将骑到文官的头上,他们去劝说大学士吴贞毓道:“吉翔骄恣,有不臣之心,不可纵容,宜先除之!”

    吴贞毓叹息道:“国事艰难,岂可做亲者痛仇者快之事!”

    竟亦不纳,周官等失望而出,但他们岂甘罢休,直接去找统兵大将熊振春道:“为社稷之臣,当匡君救主,吉翔不臣之心昭然若揭,公当为国除奸!”

    这下就找对人了,熊振春说道:“诸公之命,岂可不遵!”

    原来,熊振春看不起马吉翔,认为马吉翔不过是个小混混,托大TJ高起潜的臭脚而得势,身为锦衣都督,统领天子亲军,压根儿不会打仗。

    而他熊某人,乃行伍出身,因积功才升至目前地位,居于马吉翔之下,他绝不甘心!

    双方一拍即合,密谋除掉那匹马儿。

    不料机密不保,吏部尚书邓士廉特别的依附吉翔,以希望他日入阁为相,听闻此事后密告给马吉翔道:“周官诸人联合熊振春欲图谋侯爷!”

    马吉翔大怒曰:“外有强敌追击,那些狗官尚不知耻而后勇,反倒算计本侯,本侯就让他们有去无回!”

    他的DD马雄飞提醒道:“狗官不足虑,麻烦的是熊振春!”

    马吉翔阴阴笑道:“不难,本侯杀熊振春,如杀一豖耳!”

    遂在傍晚停止行动后,他仗着掌握了天子行营的警卫权,与TJ们有染,他使用空白圣旨,矫诏召熊振春面圣,熊振春接旨后,不明所以,跟着宣旨TJ进到行营内一大帐外,外面都是锦衣卫和TJ,他以为是见圣上啊,在帐外交了佩刀,也不带护卫就进入帐内。

    左右一分,现出高坐椅上的马吉翔,他面如寒霜,冷冷地看着熊振春。

    熊振春哪还不知道情况不妙,方欲后退,已经来不及了。

    有人在他背后踢他膝盖后面,熊振春身不由己,跪在马吉翔面前,两口雪亮的绣春刀架在了他的脖子上,感觉到凉浸浸的寒气,他不由得肝肠寸断,颤声道:“末将参见侯爷!”

    马吉翔伸出兰花指,指向他怒喝道:“熊振春,你的事发了!”

    熊振春小心翼翼地动问道:“不知侯爷所说何事?”

    “你与周官、裴廷谟、许绍亮、金兰等勾结,意图对本侯不利,敢说不是?”熊振春冷哼道。

    熊振春暗暗叫苦,分辩道:“诸官欲说末将对侯爷不利,末将对侯爷的景仰有如江水锦锦不绝,岂敢对侯爷不利!”

    “这么说来,是他们想对本侯不利,而不是你喽?”马吉翔也斜着眼睛看他道。

    “对对对!”熊振春连声道。

    “好!”马吉翔喝道:“可愿画押,指证那些官员?”

    “愿意,愿意!”熊振春忙不迭地道。

    于是他写供状,写明什么什么时候,什么人来与他联系,有什么人证和物证等一一列明,写完后签字画押。

    熊振春恭敬地道:“下官愿随侯爷一起捉拿奸臣乱党……”

    他想金蝉脱壳,孰料马吉翔是老司机哩。

    “不必了,你就在这里呆着吧!”马吉翔好事做不了,做坏事却极有心得,他着人拿来一部刑具,将熊振春给结结实实地伺候起来。

    即使熊振春是真正的武将,也被这十几斤的刑具拖累而动弹不得。

    马吉翔调遣锦衣卫,按名单拿人,把周官、裴廷谟、许绍亮、金兰等人统统捉起来,营地搅得鸡飞狗跳,乱成一团!

    一抓到人,马吉翔即行审问,他看人确有“水平”,先易后难,首先拿下了许绍亮,问他道:“想死还是想活?”

    许绍亮开始还想抵赖,马吉翔根本不与他啰嗦,叫个军卒,拿了腰刀,倒持着,以柄的那一头象杵药般给许绍亮的小拇指来了那么一下下。

    “啊!”圆的小拇指变成扁的,十指连心,他惨叫的声音让整个营地都听得到!

    马吉翔恐吓他道:“本侯很有耐心,问你十句招不招,不招的话,就是一根手指!”

    许绍亮富贵人家的公子哥儿出生,人前说得慷慨激昂,却是个软骨头,马上认栽供认了他与多官合谋欲图马吉翔之事。

    “这就对嘛,早说了就不必皮肉受苦了。”马吉翔诱导他道:“你们不过是一些中级官员,这样的大事,岂是你们所能想象得出来的?”

    “不知侯爷有何吩咐?”许绍亮硬着头皮道。

    “是哪一位朝中大佬叫你们做的?”马吉翔叫许绍亮攀咬吴贞毓!

    于是许绍亮就写上出于吴贞毓的指示才这么做的,签字画押。

    马吉翔又突击审问其他人,由于时间关系,没能得逞,这时皇帝的圣旨到了,要他前去见驾。

    心知肚明是怎么一回事,马吉翔在离开之前,低声吩咐马雄飞做一件事情。

    所谓御前其实也很简单,就是一座帐篷而已,里面除了皇帝朱由榔之外,吴贞毓等文官也在,待马吉翔进来后给皇帝见过礼,即招致吴贞毓的强烈质问!

    “国事至此,马侯爷却擅起大狱,无旨意捉拿百官,臣以为万万不可!”吴贞毓弹劾马吉翔此事做差了。

    马吉翔就将熊振春、许绍亮的供书呈上道:“臣忠心为国,孰料这些文官惟恐天下不乱,不来请旨,径直勾结武将,想把臣诛戮……他既不仁,我也不义,不能不先下手为强!”

    他冷笑道:“倒是吴大人,背后指使他人做枪,现在来恶人先告状!”

    吴贞毓向朱由榔奏道:“他们等来找过臣,臣说了‘国事艰难,岂可做亲者痛仇者快之事!’并未与谋!”

    两人争执,朱由榔不能决,遂吩咐马吉翔道:“马卿家且先将众人送来御前对质!”

    “遵旨!”马吉翔痛快地道,让亲兵前去传达。

    很快地,被捉拿诸人解至御前,独少了一个人。

    熊振春!

    听亲兵跪下禀报道:“之前熊将军不知道突发什么神经,猝起夺刀,混乱中被杀了!” 打 赏

感谢您的赏赐! 100不嫌多 1分不嫌少! 您的支持是我最大的动力!关闭

笔趣阁-打赏 笔趣阁-打赏
微信支付                               支付宝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