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返回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11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的头发柔软而浓密,上官澹澹摸来摸去,然后把他的头发抓成像鸟窝一样,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他终于有了几分调皮孩子应该有的模样,就像早上起床顶着冲天禾苗似的头发,到处乱跑的周咚咚。

    这时候周咚咚又跑了下来,她刚才扇动着手臂上楼,并非是找到了飞行的灵感,又或者有什么别的事情,只是周咚咚已经习惯了,总有人说周咚咚不喜欢的话,但是她也没有办法阻止别人,就自己跑开躲起来,等别人说完再出来玩。

    当然了,长安哥哥和那些朝着周咚咚指指点点的人是不一样的,所以周咚咚在楼道上呆着的时候,发现长安哥哥已经被他的妈妈收拾了一番,便又兴高采烈地跑了下来,一蹦一跳地看着他脸上熟悉的表情。

    很多时候周咚咚也是这样的表情呢!

    ***回过神来,不能让周咚咚看他的笑话,淡然地抓了抓自己的头发,然后从上官澹澹怀里离开,对周咚咚说道,“你听到蟋蟀的叫声了吗?”

    “蟋蟀是人类的好朋友吗?”周咚咚并不熟悉蟋蟀这种昆虫,因为没有吃过。

    “蟋蟀没什么好吃的。”***摇了摇头,在周咚咚的认知里,不是人类的好朋友=能吃;人类的好朋友=不能吃,但是如果做好了那周咚咚就想勉为其难地吃三碗。

    周咚咚昂起头来,一边听蟋蟀的叫声,一边继续挥舞着手臂,希望有一天能够飞起来一点点。

    “蟋蟀的叫声和一个古老的传说有关。隋朝修建大运河的时候,有一个叫汤小的农夫被杀了,他放心不下家里瞎了的父母,幼小的孩子,还有完全不会做家务活的妻子......”说到这里,***看了一眼上官澹澹。

    上官澹澹已经把香槟水基本喝完,正把保温壶倒过来扣在壶盖上,等着里边再流一点香槟水到壶盖里,她再喝完,如此能有两三次,保温壶里的香槟水才会竭尽。

    太后已经努力把日子过得精明了,却不知何时何日,他才能知晓这一点。

    “汤小被杀了以后,他就变成了蟋蟀跑回了家,天冷的时候他就叫:洗洗晒晒套成棉的。提醒妻子把单衣裳洗了,晒干套成棉袄棉裤穿上。天热的时候,他就叫:勤洗勤晒穿着自在。他妻子就把全家的衣服换上凉快的,冬天过去了转暖,他就像现在蟋蟀叫的那样:拆拆洗洗改成单的。”***感慨道:“这个故事的完全版本非常感人,抨击了万恶的封建制造,赞扬了劳动人民朴素而美好的家庭观念。”

    听完这个故事,周咚咚大声宣布:“蟋蟀是人类的好朋友!”

    “蟋蟀很好吃,全世界的人都吃蟋蟀,加一点油和盐,油炸或者放入烤箱里做出来就很好吃。在玉米地或者蔬菜地里抓到的蟋蟀,吃起来像香香脆脆的甜玉米。”上官澹澹拿着手机,一边看周咚咚,一边照着手机上面的内容念了起来。

    周咚咚挥舞着的双臂停滞在空中,张了张嘴,不受控制地贴近了梧桐树,抬头望着不知道躲在哪块树皮下的蟋蟀。

    “做个人吧!”***打了上官澹澹的保温壶一下,然后说道,“我要去买菜了,谁跟我去?”

    上官澹澹和周咚咚都举了手。

    ......

    ......

    &nb...

    />     早上吃完早餐,陆斯恩送扇动着手臂坚持而努力的周咚咚去上学,上官澹澹抱着装满了烫水的保温壶去打牌,这个季节女性就是要多喝烫水的。

    周书玲要去河东找李洪芳,一起去办新店的事情,便和***一起走。

    周书玲本来想让***骑上官澹澹的电动车,但是上官澹澹要打牌,她不能陪着自己的电动小马车,而电动小马车要被骑走很久才能送回来,她便有些心慌,感觉心神不宁的状态会影响她上午打牌的状态,便提议让周书玲和***去骑共享单车。

    ***和周书玲当然没有去骑共享单车,也没有走路,而是去坐了地铁,***是体贴之人,看在周书玲穿着八厘米高跟鞋的份上。

    米粉店老板娘越发有城市白领丽人的感觉了,这个点的地铁颇为拥挤,熙熙攘攘的人群从四面八方拥入地铁站,饶是郡沙最大的中转站,也有些不堪负重的感觉,周书玲扯着***的衣袖子,有些紧张地挤进了地铁里。

    ****这个站,上去的人多,下来的人也多,***和周书玲站在座椅旁边,刚好有两个稍稍迟钝的女孩子等人进的差不多了才慌忙起身,给***和周书玲空出了两个位置。

    周书玲有点高兴,坐下来以后,就从包里拿出了一本书翻看起来。

    “思想道德修养与法律基础?”***发现她居然拿的是他上学期的基础课课本,***上学期基本就没有怎么带书到学校里去,课本在家里也放的很随意,他都不知道丢哪里去了,结果被她拿走了。

    “我在网上看到的。”周书玲压低声音,凑到他耳边说道,“外国人在地铁上都看书的,我也想抓紧时间看看书。”

    “外国人在地铁上看书,那是因为他们地铁上既没有运营商的手机信号,也没有室外WIFI。后来手机在地铁上连网了,他们就不看了。”***解释道,也没有嘲讽她被公知吐着舌头跪着写的国外系列鸡汤文蒙骗了。

    被蒙骗的人多了去了,周书玲只是接触那些东西比较晚而已,又不像同龄年轻人频频在社交媒体上被热心网友普及公知跪舔文的荒唐。

    周书玲是个小妈妈,但其实只比秦雅南大不到一岁罢了。

    “原来是这样啊?那我也不看了。”周书玲说完,就要把书放回包里,突然敏感地扭头看了一眼***,发现他正抿着嘴,意味深长地微笑注视着她。

    想起自己曾经和他说过要努力学习,要提升自己,要考上湘大之类的话,周书玲便还是把书拿了起来,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放一拿之后,这本书就重了很多,快赶上那本适合用来垫着睡觉的《管理学》了。

    周书玲随便翻了翻,然后说道,“长安,我感觉我都看得懂,好像也不难。”

    “你以后别骂周咚咚了,都是随妈,感觉都看得懂,也不觉得难,考试起来就是全班倒数第一。”***摇了摇头。

    周书玲撅了撅嘴,继续翻看起来,大概是车厢晃动,又或者是书太重,周书玲实在支撑不住自己的脑袋了,便扭了扭身子,舒舒服服地靠着他的肩膀,三十秒以后闭上了眼睛,书掉在了地上。

    ***也没有去捡,其实他的营养精华也有极其轻微的改善智力的功能,但是周书玲这种,大概要吃一盆吧,那也太为难他了。

    />     早上吃完早餐,陆斯恩送扇动着手臂坚持而努力的周咚咚去上学,上官澹澹抱着装满了烫水的保温壶去打牌,这个季节女性就是要多喝烫水的。

    周书玲要去河东找李洪芳,一起去办新店的事情,便和***一起走。

    周书玲本来想让***骑上官澹澹的电动车,但是上官澹澹要打牌,她不能陪着自己的电动小马车,而电动小马车要被骑走很久才能送回来,她便有些心慌,感觉心神不宁的状态会影响她上午打牌的状态,便提议让周书玲和***去骑共享单车。

    ***和周书玲当然没有去骑共享单车,也没有走路,而是去坐了地铁,***是体贴之人,看在周书玲穿着八厘米高跟鞋的份上。

    米粉店老板娘越发有城市白领丽人的感觉了,这个点的地铁颇为拥挤,熙熙攘攘的人群从四面八方拥入地铁站,饶是郡沙最大的中转站,也有些不堪负重的感觉,周书玲扯着***的衣袖子,有些紧张地挤进了地铁里。

    ****这个站,上去的人多,下来的人也多,***和周书玲站在座椅旁边,刚好有两个稍稍迟钝的女孩子等人进的差不多了才慌忙起身,给***和周书玲空出了两个位置。

    周书玲有点高兴,坐下来以后,就从包里拿出了一本书翻看起来。

    “思想道德修养与法律基础?”***发现她居然拿的是他上学期的基础课课本,***上学期基本就没有怎么带书到学校里去,课本在家里也放的很随意,他都不知道丢哪里去了,结果被她拿走了。

    “我在网上看到的。”周书玲压低声音,凑到他耳边说道,“外国人在地铁上都看书的,我也想抓紧时间看看书。”

    “外国人在地铁上看书,那是因为他们地铁上既没有运营商的手机信号,也没有室外WIFI。后来手机在地铁上连网了,他们就不看了。”***解释道,也没有嘲讽她被公知吐着舌头跪着写的国外系列鸡汤文蒙骗了。

    被蒙骗的人多了去了,周书玲只是接触那些东西比较晚而已,又不像同龄年轻人频频在社交媒体上被热心网友普及公知跪舔文的荒唐。

    周书玲是个小妈妈,但其实只比秦雅南大不到一岁罢了。

    “原来是这样啊?那我也不看了。”周书玲说完,就要把书放回包里,突然敏感地扭头看了一眼***,发现他正抿着嘴,意味深长地微笑注视着她。

    想起自己曾经和他说过要努力学习,要提升自己,要考上湘大之类的话,周书玲便还是把书拿了起来,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放一拿之后,这本书就重了很多,快赶上那本适合用来垫着睡觉的《管理学》了。

    周书玲随便翻了翻,然后说道,“长安,我感觉我都看得懂,好像也不难。”

    “你以后别骂周咚咚了,都是随妈,感觉都看得懂,也不觉得难,考试起来就是全班倒数第一。”***摇了摇头。

    周书玲撅了撅嘴,继续翻看起来,大概是车厢晃动,又或者是书太重,周书玲实在支撑不住自己的脑袋了,便扭了扭身子,舒舒服服地靠着他的肩膀,三十秒以后闭上了眼睛,书掉在了地上。

    ***也没有去捡,其实他的营养精华也有极其轻微的改善智力的功能,但是周书玲这种,大概要吃一盆吧,那也太为难他了。

    />     早上吃完早餐,陆斯恩送扇动着手臂坚持而努力的周咚咚去上学,上官澹澹抱着装满了烫水的保温壶去打牌,这个季节女性就是要多喝烫水的。

    周书玲要去河东找李洪芳,一起去办新店的事情,便和***一起走。

    周书玲本来想让***骑上官澹澹的电动车,但是上官澹澹要打牌,她不能陪着自己的电动小马车,而电动小马车要被骑走很久才能送回来,她便有些心慌,感觉心神不宁的状态会影响她上午打牌的状态,便提议让周书玲和***去骑共享单车。

    ***和周书玲当然没有去骑共享单车,也没有走路,而是去坐了地铁,***是体贴之人,看在周书玲穿着八厘米高跟鞋的份上。

    米粉店老板娘越发有城市白领丽人的感觉了,这个点的地铁颇为拥挤,熙熙攘攘的人群从四面八方拥入地铁站,饶是郡沙最大的中转站,也有些不堪负重的感觉,周书玲扯着***的衣袖子,有些紧张地挤进了地铁里。

    ****这个站,上去的人多,下来的人也多,***和周书玲站在座椅旁边,刚好有两个稍稍迟钝的女孩子等人进的差不多了才慌忙起身,给***和周书玲空出了两个位置。

    周书玲有点高兴,坐下来以后,就从包里拿出了一本书翻看起来。

    “思想道德修养与法律基础?”***发现她居然拿的是他上学期的基础课课本,***上学期基本就没有怎么带书到学校里去,课本在家里也放的很随意,他都不知道丢哪里去了,结果被她拿走了。

    “我在网上看到的。”周书玲压低声音,凑到他耳边说道,“外国人在地铁上都看书的,我也想抓紧时间看看书。”

    “外国人在地铁上看书,那是因为他们地铁上既没有运营商的手机信号,也没有室外WIFI。后来手机在地铁上连网了,他们就不看了。”***解释道,也没有嘲讽她被公知吐着舌头跪着写的国外系列鸡汤文蒙骗了。

    被蒙骗的人多了去了,周书玲只是接触那些东西比较晚而已,又不像同龄年轻人频频在社交媒体上被热心网友普及公知跪舔文的荒唐。

    周书玲是个小妈妈,但其实只比秦雅南大不到一岁罢了。

    “原来是这样啊?那我也不看了。”周书玲说完,就要把书放回包里,突然敏感地扭头看了一眼***,发现他正抿着嘴,意味深长地微笑注视着她。

    想起自己曾经和他说过要努力学习,要提升自己,要考上湘大之类的话,周书玲便还是把书拿了起来,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放一拿之后,这本书就重了很多,快赶上那本适合用来垫着睡觉的《管理学》了。

    周书玲随便翻了翻,然后说道,“长安,我感觉我都看得懂,好像也不难。”

    “你以后别骂周咚咚了,都是随妈,感觉都看得懂,也不觉得难,考试起来就是全班倒数第一。”***摇了摇头。

    周书玲撅了撅嘴,继续翻看起来,大概是车厢晃动,又或者是书太重,周书玲实在支撑不住自己的脑袋了,便扭了扭身子,舒舒服服地靠着他的肩膀,三十秒以后闭上了眼睛,书掉在了地上。

    ***也没有去捡,其实他的营养精华也有极其轻微的改善智力的功能,但是周书玲这种,大概要吃一盆吧,那也太为难他了。

    />     早上吃完早餐,陆斯恩送扇动着手臂坚持而努力的周咚咚去上学,上官澹澹抱着装满了烫水的保温壶去打牌,这个季节女性就是要多喝烫水的。

    周书玲要去河东找李洪芳,一起去办新店的事情,便和***一起走。

    周书玲本来想让***骑上官澹澹的电动车,但是上官澹澹要打牌,她不能陪着自己的电动小马车,而电动小马车要被骑走很久才能送回来,她便有些心慌,感觉心神不宁的状态会影响她上午打牌的状态,便提议让周书玲和***去骑共享单车。

    ***和周书玲当然没有去骑共享单车,也没有走路,而是去坐了地铁,***是体贴之人,看在周书玲穿着八厘米高跟鞋的份上。

    米粉店老板娘越发有城市白领丽人的感觉了,这个点的地铁颇为拥挤,熙熙攘攘的人群从四面八方拥入地铁站,饶是郡沙最大的中转站,也有些不堪负重的感觉,周书玲扯着***的衣袖子,有些紧张地挤进了地铁里。

    ****这个站,上去的人多,下来的人也多,***和周书玲站在座椅旁边,刚好有两个稍稍迟钝的女孩子等人进的差不多了才慌忙起身,给***和周书玲空出了两个位置。

    周书玲有点高兴,坐下来以后,就从包里拿出了一本书翻看起来。

    “思想道德修养与法律基础?”***发现她居然拿的是他上学期的基础课课本,***上学期基本就没有怎么带书到学校里去,课本在家里也放的很随意,他都不知道丢哪里去了,结果被她拿走了。

    “我在网上看到的。”周书玲压低声音,凑到他耳边说道,“外国人在地铁上都看书的,我也想抓紧时间看看书。”

    “外国人在地铁上看书,那是因为他们地铁上既没有运营商的手机信号,也没有室外WIFI。后来手机在地铁上连网了,他们就不看了。”***解释道,也没有嘲讽她被公知吐着舌头跪着写的国外系列鸡汤文蒙骗了。

    被蒙骗的人多了去了,周书玲只是接触那些东西比较晚而已,又不像同龄年轻人频频在社交媒体上被热心网友普及公知跪舔文的荒唐。

    周书玲是个小妈妈,但其实只比秦雅南大不到一岁罢了。

    “原来是这样啊?那我也不看了。”周书玲说完,就要把书放回包里,突然敏感地扭头看了一眼***,发现他正抿着嘴,意味深长地微笑注视着她。

    想起自己曾经和他说过要努力学习,要提升自己,要考上湘大之类的话,周书玲便还是把书拿了起来,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放一拿之后,这本书就重了很多,快赶上那本适合用来垫着睡觉的《管理学》了。

    周书玲随便翻了翻,然后说道,“长安,我感觉我都看得懂,好像也不难。”

    “你以后别骂周咚咚了,都是随妈,感觉都看得懂,也不觉得难,考试起来就是全班倒数第一。”***摇了摇头。

    周书玲撅了撅嘴,继续翻看起来,大概是车厢晃动,又或者是书太重,周书玲实在支撑不住自己的脑袋了,便扭了扭身子,舒舒服服地靠着他的肩膀,三十秒以后闭上了眼睛,书掉在了地上。

    ***也没有去捡,其实他的营养精华也有极其轻微的改善智力的功能,但是周书玲这种,大概要吃一盆吧,那也太为难他了。

    />     早上吃完早餐,陆斯恩送扇动着手臂坚持而努力的周咚咚去上学,上官澹澹抱着装满了烫水的保温壶去打牌,这个季节女性就是要多喝烫水的。

    周书玲要去河东找李洪芳,一起去办新店的事情,便和***一起走。

    周书玲本来想让***骑上官澹澹的电动车,但是上官澹澹要打牌,她不能陪着自己的电动小马车,而电动小马车要被骑走很久才能送回来,她便有些心慌,感觉心神不宁的状态会影响她上午打牌的状态,便提议让周书玲和***去骑共享单车。

    ***和周书玲当然没有去骑共享单车,也没有走路,而是去坐了地铁,***是体贴之人,看在周书玲穿着八厘米高跟鞋的份上。

    米粉店老板娘越发有城市白领丽人的感觉了,这个点的地铁颇为拥挤,熙熙攘攘的人群从四面八方拥入地铁站,饶是郡沙最大的中转站,也有些不堪负重的感觉,周书玲扯着***的衣袖子,有些紧张地挤进了地铁里。

    ****这个站,上去的人多,下来的人也多,***和周书玲站在座椅旁边,刚好有两个稍稍迟钝的女孩子等人进的差不多了才慌忙起身,给***和周书玲空出了两个位置。

    周书玲有点高兴,坐下来以后,就从包里拿出了一本书翻看起来。

    “思想道德修养与法律基础?”***发现她居然拿的是他上学期的基础课课本,***上学期基本就没有怎么带书到学校里去,课本在家里也放的很随意,他都不知道丢哪里去了,结果被她拿走了。

    “我在网上看到的。”周书玲压低声音,凑到他耳边说道,“外国人在地铁上都看书的,我也想抓紧时间看看书。”

    “外国人在地铁上看书,那是因为他们地铁上既没有运营商的手机信号,也没有室外WIFI。后来手机在地铁上连网了,他们就不看了。”***解释道,也没有嘲讽她被公知吐着舌头跪着写的国外系列鸡汤文蒙骗了。

    被蒙骗的人多了去了,周书玲只是接触那些东西比较晚而已,又不像同龄年轻人频频在社交媒体上被热心网友普及公知跪舔文的荒唐。

    周书玲是个小妈妈,但其实只比秦雅南大不到一岁罢了。

    “原来是这样啊?那我也不看了。”周书玲说完,就要把书放回包里,突然敏感地扭头看了一眼***,发现他正抿着嘴,意味深长地微笑注视着她。

    想起自己曾经和他说过要努力学习,要提升自己,要考上湘大之类的话,周书玲便还是把书拿了起来,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放一拿之后,这本书就重了很多,快赶上那本适合用来垫着睡觉的《管理学》了。

    周书玲随便翻了翻,然后说道,“长安,我感觉我都看得懂,好像也不难。”

    “你以后别骂周咚咚了,都是随妈,感觉都看得懂,也不觉得难,考试起来就是全班倒数第一。”***摇了摇头。

    周书玲撅了撅嘴,继续翻看起来,大概是车厢晃动,又或者是书太重,周书玲实在支撑不住自己的脑袋了,便扭了扭身子,舒舒服服地靠着他的肩膀,三十秒以后闭上了眼睛,书掉在了地上。

    ***也没有去捡,其实他的营养精华也有极其轻微的改善智力的功能,但是周书玲这种,大概要吃一盆吧,那也太为难他了。

    />     早上吃完早餐,陆斯恩送扇动着手臂坚持而努力的周咚咚去上学,上官澹澹抱着装满了烫水的保温壶去打牌,这个季节女性就是要多喝烫水的。

    周书玲要去河东找李洪芳,一起去办新店的事情,便和***一起走。

    周书玲本来想让***骑上官澹澹的电动车,但是上官澹澹要打牌,她不能陪着自己的电动小马车,而电动小马车要被骑走很久才能送回来,她便有些心慌,感觉心神不宁的状态会影响她上午打牌的状态,便提议让周书玲和***去骑共享单车。

    ***和周书玲当然没有去骑共享单车,也没有走路,而是去坐了地铁,***是体贴之人,看在周书玲穿着八厘米高跟鞋的份上。

    米粉店老板娘越发有城市白领丽人的感觉了,这个点的地铁颇为拥挤,熙熙攘攘的人群从四面八方拥入地铁站,饶是郡沙最大的中转站,也有些不堪负重的感觉,周书玲扯着***的衣袖子,有些紧张地挤进了地铁里。

    ****这个站,上去的人多,下来的人也多,***和周书玲站在座椅旁边,刚好有两个稍稍迟钝的女孩子等人进的差不多了才慌忙起身,给***和周书玲空出了两个位置。

    周书玲有点高兴,坐下来以后,就从包里拿出了一本书翻看起来。

    “思想道德修养与法律基础?”***发现她居然拿的是他上学期的基础课课本,***上学期基本就没有怎么带书到学校里去,课本在家里也放的很随意,他都不知道丢哪里去了,结果被她拿走了。

    “我在网上看到的。”周书玲压低声音,凑到他耳边说道,“外国人在地铁上都看书的,我也想抓紧时间看看书。”

    “外国人在地铁上看书,那是因为他们地铁上既没有运营商的手机信号,也没有室外WIFI。后来手机在地铁上连网了,他们就不看了。”***解释道,也没有嘲讽她被公知吐着舌头跪着写的国外系列鸡汤文蒙骗了。

    被蒙骗的人多了去了,周书玲只是接触那些东西比较晚而已,又不像同龄年轻人频频在社交媒体上被热心网友普及公知跪舔文的荒唐。

    周书玲是个小妈妈,但其实只比秦雅南大不到一岁罢了。

    “原来是这样啊?那我也不看了。”周书玲说完,就要把书放回包里,突然敏感地扭头看了一眼***,发现他正抿着嘴,意味深长地微笑注视着她。

    想起自己曾经和他说过要努力学习,要提升自己,要考上湘大之类的话,周书玲便还是把书拿了起来,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放一拿之后,这本书就重了很多,快赶上那本适合用来垫着睡觉的《管理学》了。

    周书玲随便翻了翻,然后说道,“长安,我感觉我都看得懂,好像也不难。”

    “你以后别骂周咚咚了,都是随妈,感觉都看得懂,也不觉得难,考试起来就是全班倒数第一。”***摇了摇头。

    周书玲撅了撅嘴,继续翻看起来,大概是车厢晃动,又或者是书太重,周书玲实在支撑不住自己的脑袋了,便扭了扭身子,舒舒服服地靠着他的肩膀,三十秒以后闭上了眼睛,书掉在了地上。

    ***也没有去捡,其实他的营养精华也有极其轻微的改善智力的功能,但是周书玲这种,大概要吃一盆吧,那也太为难他了。

    />     早上吃完早餐,陆斯恩送扇动着手臂坚持而努力的周咚咚去上学,上官澹澹抱着装满了烫水的保温壶去打牌,这个季节女性就是要多喝烫水的。

    周书玲要去河东找李洪芳,一起去办新店的事情,便和***一起走。

    周书玲本来想让***骑上官澹澹的电动车,但是上官澹澹要打牌,她不能陪着自己的电动小马车,而电动小马车要被骑走很久才能送回来,她便有些心慌,感觉心神不宁的状态会影响她上午打牌的状态,便提议让周书玲和***去骑共享单车。

    ***和周书玲当然没有去骑共享单车,也没有走路,而是去坐了地铁,***是体贴之人,看在周书玲穿着八厘米高跟鞋的份上。

    米粉店老板娘越发有城市白领丽人的感觉了,这个点的地铁颇为拥挤,熙熙攘攘的人群从四面八方拥入地铁站,饶是郡沙最大的中转站,也有些不堪负重的感觉,周书玲扯着***的衣袖子,有些紧张地挤进了地铁里。

    ****这个站,上去的人多,下来的人也多,***和周书玲站在座椅旁边,刚好有两个稍稍迟钝的女孩子等人进的差不多了才慌忙起身,给***和周书玲空出了两个位置。

    周书玲有点高兴,坐下来以后,就从包里拿出了一本书翻看起来。

    “思想道德修养与法律基础?”***发现她居然拿的是他上学期的基础课课本,***上学期基本就没有怎么带书到学校里去,课本在家里也放的很随意,他都不知道丢哪里去了,结果被她拿走了。

    “我在网上看到的。”周书玲压低声音,凑到他耳边说道,“外国人在地铁上都看书的,我也想抓紧时间看看书。”

    “外国人在地铁上看书,那是因为他们地铁上既没有运营商的手机信号,也没有室外WIFI。后来手机在地铁上连网了,他们就不看了。”***解释道,也没有嘲讽她被公知吐着舌头跪着写的国外系列鸡汤文蒙骗了。

    被蒙骗的人多了去了,周书玲只是接触那些东西比较晚而已,又不像同龄年轻人频频在社交媒体上被热心网友普及公知跪舔文的荒唐。

    周书玲是个小妈妈,但其实只比秦雅南大不到一岁罢了。

    “原来是这样啊?那我也不看了。”周书玲说完,就要把书放回包里,突然敏感地扭头看了一眼***,发现他正抿着嘴,意味深长地微笑注视着她。

    想起自己曾经和他说过要努力学习,要提升自己,要考上湘大之类的话,周书玲便还是把书拿了起来,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放一拿之后,这本书就重了很多,快赶上那本适合用来垫着睡觉的《管理学》了。

    周书玲随便翻了翻,然后说道,“长安,我感觉我都看得懂,好像也不难。”

    “你以后别骂周咚咚了,都是随妈,感觉都看得懂,也不觉得难,考试起来就是全班倒数第一。”***摇了摇头。

    周书玲撅了撅嘴,继续翻看起来,大概是车厢晃动,又或者是书太重,周书玲实在支撑不住自己的脑袋了,便扭了扭身子,舒舒服服地靠着他的肩膀,三十秒以后闭上了眼睛,书掉在了地上。

    ***也没有去捡,其实他的营养精华也有极其轻微的改善智力的功能,但是周书玲这种,大概要吃一盆吧,那也太为难他了。

    />     早上吃完早餐,陆斯恩送扇动着手臂坚持而努力的周咚咚去上学,上官澹澹抱着装满了烫水的保温壶去打牌,这个季节女性就是要多喝烫水的。

    周书玲要去河东找李洪芳,一起去办新店的事情,便和***一起走。

    周书玲本来想让***骑上官澹澹的电动车,但是上官澹澹要打牌,她不能陪着自己的电动小马车,而电动小马车要被骑走很久才能送回来,她便有些心慌,感觉心神不宁的状态会影响她上午打牌的状态,便提议让周书玲和***去骑共享单车。

    ***和周书玲当然没有去骑共享单车,也没有走路,而是去坐了地铁,***是体贴之人,看在周书玲穿着八厘米高跟鞋的份上。

    米粉店老板娘越发有城市白领丽人的感觉了,这个点的地铁颇为拥挤,熙熙攘攘的人群从四面八方拥入地铁站,饶是郡沙最大的中转站,也有些不堪负重的感觉,周书玲扯着***的衣袖子,有些紧张地挤进了地铁里。

    ****这个站,上去的人多,下来的人也多,***和周书玲站在座椅旁边,刚好有两个稍稍迟钝的女孩子等人进的差不多了才慌忙起身,给***和周书玲空出了两个位置。

    周书玲有点高兴,坐下来以后,就从包里拿出了一本书翻看起来。

    “思想道德修养与法律基础?”***发现她居然拿的是他上学期的基础课课本,***上学期基本就没有怎么带书到学校里去,课本在家里也放的很随意,他都不知道丢哪里去了,结果被她拿走了。

    “我在网上看到的。”周书玲压低声音,凑到他耳边说道,“外国人在地铁上都看书的,我也想抓紧时间看看书。”

    “外国人在地铁上看书,那是因为他们地铁上既没有运营商的手机信号,也没有室外WIFI。后来手机在地铁上连网了,他们就不看了。”***解释道,也没有嘲讽她被公知吐着舌头跪着写的国外系列鸡汤文蒙骗了。

    被蒙骗的人多了去了,周书玲只是接触那些东西比较晚而已,又不像同龄年轻人频频在社交媒体上被热心网友普及公知跪舔文的荒唐。

    周书玲是个小妈妈,但其实只比秦雅南大不到一岁罢了。

    “原来是这样啊?那我也不看了。”周书玲说完,就要把书放回包里,突然敏感地扭头看了一眼***,发现他正抿着嘴,意味深长地微笑注视着她。

    想起自己曾经和他说过要努力学习,要提升自己,要考上湘大之类的话,周书玲便还是把书拿了起来,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放一拿之后,这本书就重了很多,快赶上那本适合用来垫着睡觉的《管理学》了。

    周书玲随便翻了翻,然后说道,“长安,我感觉我都看得懂,好像也不难。”

    “你以后别骂周咚咚了,都是随妈,感觉都看得懂,也不觉得难,考试起来就是全班倒数第一。”***摇了摇头。

    周书玲撅了撅嘴,继续翻看起来,大概是车厢晃动,又或者是书太重,周书玲实在支撑不住自己的脑袋了,便扭了扭身子,舒舒服服地靠着他的肩膀,三十秒以后闭上了眼睛,书掉在了地上。

    ***也没有去捡,其实他的营养精华也有极其轻微的改善智力的功能,但是周书玲这种,大概要吃一盆吧,那也太为难他了。( 都市文学 www.dswx.org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