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返回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千九十一章 这也怪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不是说,我一进入,就会崩溃吗?我怎么没感觉到。还有,这异空间的面积,有点超出我的预料啊!”

    林辰转动脖子,入眼的是迷蒙的雾气,以及看不到头的地平线。

    在他的下方,是一个黑色的海洋。

    海水漆黑如墨,最让林辰感到惊奇的是,海水中蕴含着恐怖的死亡属性力量,别说是寻常人,就算是至尊境修道者掉入其中,也不好受。

    若是至尊以下,则会在一瞬间丧命。

    形神俱灭!

    “似乎来到了一个古怪的地方。那几个界外邪魔,就是从这里前往我们中土大陆?可是不对啊。出口呢,出口在哪里?”

    林辰找来找去,都没找到返回中土大陆的出口。

    刚才他出现时,是空间裂开一道口子,他从其中飞出,而现在,那道口子已经消失无踪。

    他心中对这异空间充满好奇,但并没有急着去探查。

    现在可以肯定的是,这次见到的空间裂口,和罗布草原地底深处的空间裂口不一样,不然的话,自己也没法来到这边。

    要说相似的话,到更像是自己当初去找师傅商阎时,见到的那空间入口。

    想到这儿,林辰心中变得更谨慎。

    毕竟,那空间入口后面所连接的异空间,可是让他丢掉小命,甚至还导致血藤出现在他体内。

    虽说现在,因祸得福,血藤不仅没带来威胁,反而带来巨大好处,但他很清楚,那纯粹是自己运气比较好。

    要知道,直到现在,南宫韵都还没醒过来呢!

    有了之前的经历后,他来到这种地方,自然会更加谨慎。

    “也不知道,那空间裂缝,能不能容纳虚空真神级别的强者进来。若是可以的话,东方前辈他们见到情况和预料的不同,应该也很快会进来查探究竟!

    就是不知道,进来这边后,是随即出现在某个位置,还是都出现在我这里?”

    面对这个未知的世界,尽管不确定,但林辰依旧选择在原地等待,看等会儿,东方祭他们会不会出现在自己面前。

    他谨慎地观察四周。

    如果界外邪魔真的是从这边,前往中土大陆,那么或许,还有许多界外邪魔停留在这边,要是遇到,可就麻烦了。

    “又或者,这里该不会就是界外邪魔的老巢?”

    林辰脑海浮现各种猜测,越想越是心惊,同时也越是期待。

    时间缓缓流逝,他还没等到东方祭的到来,便听前方,传开恐怖的浪潮拍打声,就像是有一个庞然大物,从远处的黑海中,正朝这边极速冲来。

    林辰连忙将气息收敛到极致,做好随时应对突发情况的准备。

    他谨慎地取出“万相造化境”,借其查探远处的情况。

    镜面犹如被投入石子的湖面,泛起阵阵涟漪,随即出现远处的画面。

    画面中,一体型巍峨如山,外形和章鱼有些相似,但长满獠牙,身上覆盖黑色鳞甲的怪物,部分身体浮出水面,正朝这边快...

    朝这边快速冲来。

    单单浮在水面上的那部分身体,便有两三千米之高。

    “这怪物的身体,沉浸在充满死亡属性能量的海洋中,却是一点事情都没有。即便它对死亡属性的抗性远比人族修道者更高,至少实力也达到至尊境中的佼佼者!”

    林辰很快确定,这怪物不是冲着自己来的,因为在怪物的前方,正有七道身影在逃命。

    这七道身影应该都是人族,至少外形都和人族没有太大差别。

    唯一的差别,便是耳朵要比寻常人长一些,尾端较尖,和地球西方神话中的精灵耳朵有些相似。

    他们的皮肤都为小麦色,即便其中的三名女性,身上也有明显但不夸张的肌肉线条,给人一种很是矫健的感觉。

    此刻,他们满脸惊恐,朝林辰这边飞来。

    等他们靠近一些,林辰完全没觉察到界外邪魔的气息,并且判断出那怪物也不过是下位界主的实力后,长松了口气。

    正逃命的几名年轻男女,见到前方的林辰,都是一怔。

    随即,其中一名将波浪长发束成马尾的瓜子脸女孩,喊道:

    “前面那家伙,你在发什么楞,想死吗?快点跑!要是死在这魔神手上,可不关我们的事,是你自己不逃命!”

    古娅也没想到,前方竟然会出现人影,想到是自己等人,将这“魔神”引向这边,才把对方给卷进来,她心中愧疚,所以便出声提醒。

    没想到,前面那家伙,简直跟个二愣子一样,听到自己的叫喊后,依旧没有要逃跑的意思,只是目光落在自己身上。

    林辰之所以看向瓜子脸女孩,倒不是他故意不配合,又或者要帮他们把那怪物灭掉,而是,他听不懂这女孩在说什么……

    女孩所说的语言,是他从未听过的。

    不过,这对他来说,并不是问题,只要女孩愿意配合,他轻易就可以借助对方的意识,掌握他们的语言。

    对他而言,要学会一门陌生语言,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

    “臭傻子,听不懂人话吗?”

    女孩气得磨了磨牙,等冲到林辰身旁时,抓住林辰的手臂,便想拽着她一起逃命。

    结果便是,林辰没想到她会突然拉自己,下意识地没有配合,于是乎小女孩就像是一个小孩在狂奔的过程中,伸手去推一座万丈高山。

    她不仅没有拉动林辰,反倒是右臂咔嚓一声,手臂直接脱臼,闷哼一声,朝下方摔去。

    女孩的几名伙伴,见到这幕,还以为是林辰在错身而过时,攻击女孩,都是大怒。

    他们怒视林辰,若不是后面有“魔神”追赶,恨不得停下来收拾林辰一顿。

    “小子,你不是个东西。古娅想要揪你,你竟然反过来害她,你——”

    “别和他废话了。带上古娅,我们快走!”

    几名年轻男女中,一名身材比较粗壮的女人冲下去将古娅抱住,恶狠狠瞪林辰一眼,然后继续朝远空逃去。

    “呃……”林辰无奈,你们自己那么脆弱,我什么都没做,这也怪我?

    朝这边快速冲来。

    单单浮在水面上的那部分身体,便有两三千米之高。

    “这怪物的身体,沉浸在充满死亡属性能量的海洋中,却是一点事情都没有。即便它对死亡属性的抗性远比人族修道者更高,至少实力也达到至尊境中的佼佼者!”

    林辰很快确定,这怪物不是冲着自己来的,因为在怪物的前方,正有七道身影在逃命。

    这七道身影应该都是人族,至少外形都和人族没有太大差别。

    唯一的差别,便是耳朵要比寻常人长一些,尾端较尖,和地球西方神话中的精灵耳朵有些相似。

    他们的皮肤都为小麦色,即便其中的三名女性,身上也有明显但不夸张的肌肉线条,给人一种很是矫健的感觉。

    此刻,他们满脸惊恐,朝林辰这边飞来。

    等他们靠近一些,林辰完全没觉察到界外邪魔的气息,并且判断出那怪物也不过是下位界主的实力后,长松了口气。

    正逃命的几名年轻男女,见到前方的林辰,都是一怔。

    随即,其中一名将波浪长发束成马尾的瓜子脸女孩,喊道:

    “前面那家伙,你在发什么楞,想死吗?快点跑!要是死在这魔神手上,可不关我们的事,是你自己不逃命!”

    古娅也没想到,前方竟然会出现人影,想到是自己等人,将这“魔神”引向这边,才把对方给卷进来,她心中愧疚,所以便出声提醒。

    没想到,前面那家伙,简直跟个二愣子一样,听到自己的叫喊后,依旧没有要逃跑的意思,只是目光落在自己身上。

    林辰之所以看向瓜子脸女孩,倒不是他故意不配合,又或者要帮他们把那怪物灭掉,而是,他听不懂这女孩在说什么……

    女孩所说的语言,是他从未听过的。

    不过,这对他来说,并不是问题,只要女孩愿意配合,他轻易就可以借助对方的意识,掌握他们的语言。

    对他而言,要学会一门陌生语言,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

    “臭傻子,听不懂人话吗?”

    女孩气得磨了磨牙,等冲到林辰身旁时,抓住林辰的手臂,便想拽着她一起逃命。

    结果便是,林辰没想到她会突然拉自己,下意识地没有配合,于是乎小女孩就像是一个小孩在狂奔的过程中,伸手去推一座万丈高山。

    她不仅没有拉动林辰,反倒是右臂咔嚓一声,手臂直接脱臼,闷哼一声,朝下方摔去。

    女孩的几名伙伴,见到这幕,还以为是林辰在错身而过时,攻击女孩,都是大怒。

    他们怒视林辰,若不是后面有“魔神”追赶,恨不得停下来收拾林辰一顿。

    “小子,你不是个东西。古娅想要揪你,你竟然反过来害她,你——”

    “别和他废话了。带上古娅,我们快走!”

    几名年轻男女中,一名身材比较粗壮的女人冲下去将古娅抱住,恶狠狠瞪林辰一眼,然后继续朝远空逃去。

    “呃……”林辰无奈,你们自己那么脆弱,我什么都没做,这也怪我?

    朝这边快速冲来。

    单单浮在水面上的那部分身体,便有两三千米之高。

    “这怪物的身体,沉浸在充满死亡属性能量的海洋中,却是一点事情都没有。即便它对死亡属性的抗性远比人族修道者更高,至少实力也达到至尊境中的佼佼者!”

    林辰很快确定,这怪物不是冲着自己来的,因为在怪物的前方,正有七道身影在逃命。

    这七道身影应该都是人族,至少外形都和人族没有太大差别。

    唯一的差别,便是耳朵要比寻常人长一些,尾端较尖,和地球西方神话中的精灵耳朵有些相似。

    他们的皮肤都为小麦色,即便其中的三名女性,身上也有明显但不夸张的肌肉线条,给人一种很是矫健的感觉。

    此刻,他们满脸惊恐,朝林辰这边飞来。

    等他们靠近一些,林辰完全没觉察到界外邪魔的气息,并且判断出那怪物也不过是下位界主的实力后,长松了口气。

    正逃命的几名年轻男女,见到前方的林辰,都是一怔。

    随即,其中一名将波浪长发束成马尾的瓜子脸女孩,喊道:

    “前面那家伙,你在发什么楞,想死吗?快点跑!要是死在这魔神手上,可不关我们的事,是你自己不逃命!”

    古娅也没想到,前方竟然会出现人影,想到是自己等人,将这“魔神”引向这边,才把对方给卷进来,她心中愧疚,所以便出声提醒。

    没想到,前面那家伙,简直跟个二愣子一样,听到自己的叫喊后,依旧没有要逃跑的意思,只是目光落在自己身上。

    林辰之所以看向瓜子脸女孩,倒不是他故意不配合,又或者要帮他们把那怪物灭掉,而是,他听不懂这女孩在说什么……

    女孩所说的语言,是他从未听过的。

    不过,这对他来说,并不是问题,只要女孩愿意配合,他轻易就可以借助对方的意识,掌握他们的语言。

    对他而言,要学会一门陌生语言,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

    “臭傻子,听不懂人话吗?”

    女孩气得磨了磨牙,等冲到林辰身旁时,抓住林辰的手臂,便想拽着她一起逃命。

    结果便是,林辰没想到她会突然拉自己,下意识地没有配合,于是乎小女孩就像是一个小孩在狂奔的过程中,伸手去推一座万丈高山。

    她不仅没有拉动林辰,反倒是右臂咔嚓一声,手臂直接脱臼,闷哼一声,朝下方摔去。

    女孩的几名伙伴,见到这幕,还以为是林辰在错身而过时,攻击女孩,都是大怒。

    他们怒视林辰,若不是后面有“魔神”追赶,恨不得停下来收拾林辰一顿。

    “小子,你不是个东西。古娅想要揪你,你竟然反过来害她,你——”

    “别和他废话了。带上古娅,我们快走!”

    几名年轻男女中,一名身材比较粗壮的女人冲下去将古娅抱住,恶狠狠瞪林辰一眼,然后继续朝远空逃去。

    “呃……”林辰无奈,你们自己那么脆弱,我什么都没做,这也怪我?

    朝这边快速冲来。

    单单浮在水面上的那部分身体,便有两三千米之高。

    “这怪物的身体,沉浸在充满死亡属性能量的海洋中,却是一点事情都没有。即便它对死亡属性的抗性远比人族修道者更高,至少实力也达到至尊境中的佼佼者!”

    林辰很快确定,这怪物不是冲着自己来的,因为在怪物的前方,正有七道身影在逃命。

    这七道身影应该都是人族,至少外形都和人族没有太大差别。

    唯一的差别,便是耳朵要比寻常人长一些,尾端较尖,和地球西方神话中的精灵耳朵有些相似。

    他们的皮肤都为小麦色,即便其中的三名女性,身上也有明显但不夸张的肌肉线条,给人一种很是矫健的感觉。

    此刻,他们满脸惊恐,朝林辰这边飞来。

    等他们靠近一些,林辰完全没觉察到界外邪魔的气息,并且判断出那怪物也不过是下位界主的实力后,长松了口气。

    正逃命的几名年轻男女,见到前方的林辰,都是一怔。

    随即,其中一名将波浪长发束成马尾的瓜子脸女孩,喊道:

    “前面那家伙,你在发什么楞,想死吗?快点跑!要是死在这魔神手上,可不关我们的事,是你自己不逃命!”

    古娅也没想到,前方竟然会出现人影,想到是自己等人,将这“魔神”引向这边,才把对方给卷进来,她心中愧疚,所以便出声提醒。

    没想到,前面那家伙,简直跟个二愣子一样,听到自己的叫喊后,依旧没有要逃跑的意思,只是目光落在自己身上。

    林辰之所以看向瓜子脸女孩,倒不是他故意不配合,又或者要帮他们把那怪物灭掉,而是,他听不懂这女孩在说什么……

    女孩所说的语言,是他从未听过的。

    不过,这对他来说,并不是问题,只要女孩愿意配合,他轻易就可以借助对方的意识,掌握他们的语言。

    对他而言,要学会一门陌生语言,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

    “臭傻子,听不懂人话吗?”

    女孩气得磨了磨牙,等冲到林辰身旁时,抓住林辰的手臂,便想拽着她一起逃命。

    结果便是,林辰没想到她会突然拉自己,下意识地没有配合,于是乎小女孩就像是一个小孩在狂奔的过程中,伸手去推一座万丈高山。

    她不仅没有拉动林辰,反倒是右臂咔嚓一声,手臂直接脱臼,闷哼一声,朝下方摔去。

    女孩的几名伙伴,见到这幕,还以为是林辰在错身而过时,攻击女孩,都是大怒。

    他们怒视林辰,若不是后面有“魔神”追赶,恨不得停下来收拾林辰一顿。

    “小子,你不是个东西。古娅想要揪你,你竟然反过来害她,你——”

    “别和他废话了。带上古娅,我们快走!”

    几名年轻男女中,一名身材比较粗壮的女人冲下去将古娅抱住,恶狠狠瞪林辰一眼,然后继续朝远空逃去。

    “呃……”林辰无奈,你们自己那么脆弱,我什么都没做,这也怪我?

    朝这边快速冲来。

    单单浮在水面上的那部分身体,便有两三千米之高。

    “这怪物的身体,沉浸在充满死亡属性能量的海洋中,却是一点事情都没有。即便它对死亡属性的抗性远比人族修道者更高,至少实力也达到至尊境中的佼佼者!”

    林辰很快确定,这怪物不是冲着自己来的,因为在怪物的前方,正有七道身影在逃命。

    这七道身影应该都是人族,至少外形都和人族没有太大差别。

    唯一的差别,便是耳朵要比寻常人长一些,尾端较尖,和地球西方神话中的精灵耳朵有些相似。

    他们的皮肤都为小麦色,即便其中的三名女性,身上也有明显但不夸张的肌肉线条,给人一种很是矫健的感觉。

    此刻,他们满脸惊恐,朝林辰这边飞来。

    等他们靠近一些,林辰完全没觉察到界外邪魔的气息,并且判断出那怪物也不过是下位界主的实力后,长松了口气。

    正逃命的几名年轻男女,见到前方的林辰,都是一怔。

    随即,其中一名将波浪长发束成马尾的瓜子脸女孩,喊道:

    “前面那家伙,你在发什么楞,想死吗?快点跑!要是死在这魔神手上,可不关我们的事,是你自己不逃命!”

    古娅也没想到,前方竟然会出现人影,想到是自己等人,将这“魔神”引向这边,才把对方给卷进来,她心中愧疚,所以便出声提醒。

    没想到,前面那家伙,简直跟个二愣子一样,听到自己的叫喊后,依旧没有要逃跑的意思,只是目光落在自己身上。

    林辰之所以看向瓜子脸女孩,倒不是他故意不配合,又或者要帮他们把那怪物灭掉,而是,他听不懂这女孩在说什么……

    女孩所说的语言,是他从未听过的。

    不过,这对他来说,并不是问题,只要女孩愿意配合,他轻易就可以借助对方的意识,掌握他们的语言。

    对他而言,要学会一门陌生语言,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

    “臭傻子,听不懂人话吗?”

    女孩气得磨了磨牙,等冲到林辰身旁时,抓住林辰的手臂,便想拽着她一起逃命。

    结果便是,林辰没想到她会突然拉自己,下意识地没有配合,于是乎小女孩就像是一个小孩在狂奔的过程中,伸手去推一座万丈高山。

    她不仅没有拉动林辰,反倒是右臂咔嚓一声,手臂直接脱臼,闷哼一声,朝下方摔去。

    女孩的几名伙伴,见到这幕,还以为是林辰在错身而过时,攻击女孩,都是大怒。

    他们怒视林辰,若不是后面有“魔神”追赶,恨不得停下来收拾林辰一顿。

    “小子,你不是个东西。古娅想要揪你,你竟然反过来害她,你——”

    “别和他废话了。带上古娅,我们快走!”

    几名年轻男女中,一名身材比较粗壮的女人冲下去将古娅抱住,恶狠狠瞪林辰一眼,然后继续朝远空逃去。

    “呃……”林辰无奈,你们自己那么脆弱,我什么都没做,这也怪我?

    朝这边快速冲来。

    单单浮在水面上的那部分身体,便有两三千米之高。

    “这怪物的身体,沉浸在充满死亡属性能量的海洋中,却是一点事情都没有。即便它对死亡属性的抗性远比人族修道者更高,至少实力也达到至尊境中的佼佼者!”

    林辰很快确定,这怪物不是冲着自己来的,因为在怪物的前方,正有七道身影在逃命。

    这七道身影应该都是人族,至少外形都和人族没有太大差别。

    唯一的差别,便是耳朵要比寻常人长一些,尾端较尖,和地球西方神话中的精灵耳朵有些相似。

    他们的皮肤都为小麦色,即便其中的三名女性,身上也有明显但不夸张的肌肉线条,给人一种很是矫健的感觉。

    此刻,他们满脸惊恐,朝林辰这边飞来。

    等他们靠近一些,林辰完全没觉察到界外邪魔的气息,并且判断出那怪物也不过是下位界主的实力后,长松了口气。

    正逃命的几名年轻男女,见到前方的林辰,都是一怔。

    随即,其中一名将波浪长发束成马尾的瓜子脸女孩,喊道:

    “前面那家伙,你在发什么楞,想死吗?快点跑!要是死在这魔神手上,可不关我们的事,是你自己不逃命!”

    古娅也没想到,前方竟然会出现人影,想到是自己等人,将这“魔神”引向这边,才把对方给卷进来,她心中愧疚,所以便出声提醒。

    没想到,前面那家伙,简直跟个二愣子一样,听到自己的叫喊后,依旧没有要逃跑的意思,只是目光落在自己身上。

    林辰之所以看向瓜子脸女孩,倒不是他故意不配合,又或者要帮他们把那怪物灭掉,而是,他听不懂这女孩在说什么……

    女孩所说的语言,是他从未听过的。

    不过,这对他来说,并不是问题,只要女孩愿意配合,他轻易就可以借助对方的意识,掌握他们的语言。

    对他而言,要学会一门陌生语言,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

    “臭傻子,听不懂人话吗?”

    女孩气得磨了磨牙,等冲到林辰身旁时,抓住林辰的手臂,便想拽着她一起逃命。

    结果便是,林辰没想到她会突然拉自己,下意识地没有配合,于是乎小女孩就像是一个小孩在狂奔的过程中,伸手去推一座万丈高山。

    她不仅没有拉动林辰,反倒是右臂咔嚓一声,手臂直接脱臼,闷哼一声,朝下方摔去。

    女孩的几名伙伴,见到这幕,还以为是林辰在错身而过时,攻击女孩,都是大怒。

    他们怒视林辰,若不是后面有“魔神”追赶,恨不得停下来收拾林辰一顿。

    “小子,你不是个东西。古娅想要揪你,你竟然反过来害她,你——”

    “别和他废话了。带上古娅,我们快走!”

    几名年轻男女中,一名身材比较粗壮的女人冲下去将古娅抱住,恶狠狠瞪林辰一眼,然后继续朝远空逃去。

    “呃……”林辰无奈,你们自己那么脆弱,我什么都没做,这也怪我?

    朝这边快速冲来。

    单单浮在水面上的那部分身体,便有两三千米之高。

    “这怪物的身体,沉浸在充满死亡属性能量的海洋中,却是一点事情都没有。即便它对死亡属性的抗性远比人族修道者更高,至少实力也达到至尊境中的佼佼者!”

    林辰很快确定,这怪物不是冲着自己来的,因为在怪物的前方,正有七道身影在逃命。

    这七道身影应该都是人族,至少外形都和人族没有太大差别。

    唯一的差别,便是耳朵要比寻常人长一些,尾端较尖,和地球西方神话中的精灵耳朵有些相似。

    他们的皮肤都为小麦色,即便其中的三名女性,身上也有明显但不夸张的肌肉线条,给人一种很是矫健的感觉。

    此刻,他们满脸惊恐,朝林辰这边飞来。

    等他们靠近一些,林辰完全没觉察到界外邪魔的气息,并且判断出那怪物也不过是下位界主的实力后,长松了口气。

    正逃命的几名年轻男女,见到前方的林辰,都是一怔。

    随即,其中一名将波浪长发束成马尾的瓜子脸女孩,喊道:

    “前面那家伙,你在发什么楞,想死吗?快点跑!要是死在这魔神手上,可不关我们的事,是你自己不逃命!”

    古娅也没想到,前方竟然会出现人影,想到是自己等人,将这“魔神”引向这边,才把对方给卷进来,她心中愧疚,所以便出声提醒。

    没想到,前面那家伙,简直跟个二愣子一样,听到自己的叫喊后,依旧没有要逃跑的意思,只是目光落在自己身上。

    林辰之所以看向瓜子脸女孩,倒不是他故意不配合,又或者要帮他们把那怪物灭掉,而是,他听不懂这女孩在说什么……

    女孩所说的语言,是他从未听过的。

    不过,这对他来说,并不是问题,只要女孩愿意配合,他轻易就可以借助对方的意识,掌握他们的语言。

    对他而言,要学会一门陌生语言,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

    “臭傻子,听不懂人话吗?”

    女孩气得磨了磨牙,等冲到林辰身旁时,抓住林辰的手臂,便想拽着她一起逃命。

    结果便是,林辰没想到她会突然拉自己,下意识地没有配合,于是乎小女孩就像是一个小孩在狂奔的过程中,伸手去推一座万丈高山。

    她不仅没有拉动林辰,反倒是右臂咔嚓一声,手臂直接脱臼,闷哼一声,朝下方摔去。

    女孩的几名伙伴,见到这幕,还以为是林辰在错身而过时,攻击女孩,都是大怒。

    他们怒视林辰,若不是后面有“魔神”追赶,恨不得停下来收拾林辰一顿。

    “小子,你不是个东西。古娅想要揪你,你竟然反过来害她,你——”

    “别和他废话了。带上古娅,我们快走!”

    几名年轻男女中,一名身材比较粗壮的女人冲下去将古娅抱住,恶狠狠瞪林辰一眼,然后继续朝远空逃去。

    “呃……”林辰无奈,你们自己那么脆弱,我什么都没做,这也怪我?

    朝这边快速冲来。

    单单浮在水面上的那部分身体,便有两三千米之高。

    “这怪物的身体,沉浸在充满死亡属性能量的海洋中,却是一点事情都没有。即便它对死亡属性的抗性远比人族修道者更高,至少实力也达到至尊境中的佼佼者!”

    林辰很快确定,这怪物不是冲着自己来的,因为在怪物的前方,正有七道身影在逃命。

    这七道身影应该都是人族,至少外形都和人族没有太大差别。

    唯一的差别,便是耳朵要比寻常人长一些,尾端较尖,和地球西方神话中的精灵耳朵有些相似。

    他们的皮肤都为小麦色,即便其中的三名女性,身上也有明显但不夸张的肌肉线条,给人一种很是矫健的感觉。

    此刻,他们满脸惊恐,朝林辰这边飞来。

    等他们靠近一些,林辰完全没觉察到界外邪魔的气息,并且判断出那怪物也不过是下位界主的实力后,长松了口气。

    正逃命的几名年轻男女,见到前方的林辰,都是一怔。

    随即,其中一名将波浪长发束成马尾的瓜子脸女孩,喊道:

    “前面那家伙,你在发什么楞,想死吗?快点跑!要是死在这魔神手上,可不关我们的事,是你自己不逃命!”

    古娅也没想到,前方竟然会出现人影,想到是自己等人,将这“魔神”引向这边,才把对方给卷进来,她心中愧疚,所以便出声提醒。

    没想到,前面那家伙,简直跟个二愣子一样,听到自己的叫喊后,依旧没有要逃跑的意思,只是目光落在自己身上。

    林辰之所以看向瓜子脸女孩,倒不是他故意不配合,又或者要帮他们把那怪物灭掉,而是,他听不懂这女孩在说什么……

    女孩所说的语言,是他从未听过的。

    不过,这对他来说,并不是问题,只要女孩愿意配合,他轻易就可以借助对方的意识,掌握他们的语言。

    对他而言,要学会一门陌生语言,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

    “臭傻子,听不懂人话吗?”

    女孩气得磨了磨牙,等冲到林辰身旁时,抓住林辰的手臂,便想拽着她一起逃命。

    结果便是,林辰没想到她会突然拉自己,下意识地没有配合,于是乎小女孩就像是一个小孩在狂奔的过程中,伸手去推一座万丈高山。

    她不仅没有拉动林辰,反倒是右臂咔嚓一声,手臂直接脱臼,闷哼一声,朝下方摔去。

    女孩的几名伙伴,见到这幕,还以为是林辰在错身而过时,攻击女孩,都是大怒。

    他们怒视林辰,若不是后面有“魔神”追赶,恨不得停下来收拾林辰一顿。

    “小子,你不是个东西。古娅想要揪你,你竟然反过来害她,你——”

    “别和他废话了。带上古娅,我们快走!”

    几名年轻男女中,一名身材比较粗壮的女人冲下去将古娅抱住,恶狠狠瞪林辰一眼,然后继续朝远空逃去。

    “呃……”林辰无奈,你们自己那么脆弱,我什么都没做,这也怪我?( 都市文学 www.dswx.org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