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返回



关灯
护眼
字体:

大结局(文)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点击下载本站手机端,体验更好、更新更快>>>
    后宫(冉熙去中国留学)

    作者:小刀有话说|发布时间:2014-03-1021:46|字数:2807

    愁怀于心中,内心苦闷难当啊。我眺望东方,但看不知道自己的祖国,祖国也不接受我,这是我冉冉此生最大的疼痛。

    如今,我拥有财富,我拥有女人,我拥有一大帮的儿女,只可惜我落叶不能归根,得到了世界,却是失去了归属,这种痛楚有谁知道呢?

    我意兴阑珊的漫步着,慨叹人事变迁啊。不由得,我打了个电话给小海那龟儿子,小海现在还留在绵阳,没有做什么声音,就是普普通通的一个上班族,和警花姐姐养着自己的宝贝女儿。

    小海听我打电话过来,就问我什么事情。我又提到了冉野,希望他再帮我找找。小海叹息一声,说这事都过去快十年了,怎么可能找的到啊。

    即便是找到了,估计现在也认不出冉野的样子了。小海叫我安心就呆在日本,说我现在生活的不错,就应该知道满足。叫我等待机会,看能不能有一天回来。

    等待机会,我要等多久,十年,二十年,三十年,四十年……..我感觉不到任何的希望,担心着自己一辈子蜗居在海外。

    就因为我在广场人那那一场演讲,中日签署了二十年的和平协议,我在日本人中了有极大的威望,都知道香川冉冉是一个人。

    岁月你别催,该来的我不推,岁月你别催,远走的无法追!

    转眼间,时间又过去了六年,我快四十岁了,家里还在生了七八个。冉熙是我们家最大的骄傲,但也是最恼火的痛。

    小妮子学习很不错,特别是在音乐诗词上有别样的才华,多次获得奖章。但是这女孩现在已经是叛逆期了,整天跟着我闹矛盾,要么就是跟着家里的几个妈妈闹。

    她敢直接顶撞我,经常是把敏敏气的哭哭啼啼的,我想教训她,但是敏敏不允许。这个女儿啊,可是把我弄伤心了的。

    小妮子现在是亭亭玉立,十六岁儿,这在日本可是一个危机的年龄。不晓得是为什么,作为父亲的我,没有了昔日的躁狂,而是想着保护女儿们。

    我一点都不希望冉熙找男朋友,更不希望她找一个日本人,那我会伤心死的。也就是因为这样,我一直坚持让她在中国学校里读书。

    眨眼睛,小妮子就要上高中了。也就是为上高中选学校的事情,她和我闹了起来。

    冉熙有几个日本姐妹,一直想和她在一个学校,现在这几个女孩子考的是东京二中,冉熙也考上了。但是我勒令她必须读中国学校,这让她很是火大。

    “中国中国,你整天嚷着中国,中国要你了吗?有本事你回去看看啊?老顽固。“冉熙跟我顶了起来。

    “熙熙,不许这样跟爸爸说话,自己回屋去,准备收拾东西,我们一会去报名了。”敏敏说着。

    “哼!报什么啊,我都受够了。我现在名字是都是日本名字,干啥就不能去日本学校啊?再说了,你们又不是不知道我,我会因为去日本学校就忘记自己是中国人吗?”冉熙还在跟我嚼舌根呢。

    “我让你这做,就是想时刻提醒你你是中国人,你不能忘记自己的祖国。老子今年快四十了,我还是觉得自己不是日本人,尽管我在日本叱咤风云。”

    “呵呵呵,少bb了老爸。你就是那种吃不到葡萄说扑到酸的人。我看你还是算了吧,你这辈子也别想回去了。”冉熙居然鄙视我。

    “混账,你怎么能说这样的话?自己给我收拾行李,跟我去学校报名。”我喊着。

    正说着,冉浪那小子回来了,这小子现在个子快跟我差不多了,长得很是帅气,穿着小西装,梳着背头,是学校里第一帅哥,还是个乐队的主唱。

    “姐,你们又在闹什么啊,来看看,我们班又有几个女生给我写东西了。我在想一个问题啊,我们班现在很多男生都做了那事,我是不是该做呢?”小子接受日本的教育熏陶,说话很是直白。

    “这个你的问我爸,反正我是不敢咯,我爸爸就是一俗人,中国大俗。你想偷腥啊?哈哈哈。”

    “冉浪滚回屋子去,别把同学带家里来就行,其他随便你。”桃子说着,对冉浪很是支持。其实我也很支持,只是我这人比较传统。

    我们继续说着冉熙的事情,闹的要死要活的,冉熙始终不答应高中去中国学校读,非得去日本学校。

    闹久了,我他妈一下就火,扯着就一巴掌打在她的脸上,吼着:“你少给我闹,家里我说了算,少给老子废话。”

    “你打我,你居然敢打我,你以前从来都不打我的。现在就因为这个你打我,呜呜呜呜…….”

    “我打你怎么了?你要是连祖宗都不认了,老子杀了你都有可能。”我气很大,说话也就没顾及什么。

    “祖宗,你认祖宗,祖宗认你吗?呵呵。”冉熙高傲的撅着小嘴巴,怒视着我。很倔强,很有个性的一个小姑娘。

    “你再说一句试试,再说一句啊!”我吼了起来,敏敏直接抱住了我,叫我不要再闹了,说让冉熙好好冷静下。

    “冷静个锤子,今天必须跟我去报名,不然你哪都去不了。”

    冉熙冷冷的看着我,笑笑,说:“烦死了,烦!去东京二中也一样。你既然向我认祖宗,那好,那我就去认祖宗。你反正回不去,我自己回去,看你嫉妒不嫉妒。”冉熙继续顶撞我。

    我没想到她说出这样的话来,说的我好痛心,但又好欣喜啊。

    “你说什么?”

    “我说我要去中国,我要回你老家南充去看看,我去帮你在爷爷坟前磕头,然后给他说他儿子冉冉现在是个日本人,回不去了。嘿嘿。”冉熙突然这么说。

    我很像扇她一巴掌,但还是算了,我不忍心打这么乖巧的孩子。

    “你真想回去吗?”

    “想,非常想,非常想离开你这个臭爸爸。一会就去办护照,我回中国读书,我一刻都和你呆不下去。”

    一听这话,我到时高兴啊。既然她想回去,那就让她回去吧,这样也好,至少能了了我一个心愿。

    下午我就去给冉熙办理好了护照手续,第二天她就要离开日本了。我打电话给小妮子范珂帆,她现在三十岁儿,在南充一个学校做教师,我希望小帆能帮我女儿。

    小帆马上就答应了,说到时冉熙要住就住她家里,她反正也是一个人嘛。

    冉熙一听还有小帆这样的小阿姨,顿时就跟我调皮起来,问我是不是当年和小帆有一段。

    我无语了,这孩子,说的我内心都激荡起来了。当年确实和小帆有一段啊,她的第一次还是给了我的,想想就酸楚啊,小帆现在都还是单身着的。

    冉熙背着行李,带着一个木吉他,就坐上了去往北京的飞机。临行前,她紧紧的抱着我,跟我说爸爸对不起,叫我原谅她。

    我哭了,她也哭了。我根本不在意什么的,只是叮嘱她要听话,有事给家里打电话。

    就这样,我最宝贝的女儿离开了我,去中国上学。

    我一个人开车行走在海边,听起了十几年前的那首《老男孩》。

    转眼过去多少时间,多少离合悲欢,曾经志在四方少年,羡慕难飞的雁。各自奔前程的身影匆匆渐行渐远,未来在哪里平凡,啊谁给我答案?那是陪伴我的人啊,你们如今在何方,我曾经爱过的人啊,现在是什么模样?

    生活像一把无情刻刀,改变了岁月,改变了江湖,改变了你我,改变了过度。我不知道自己是否绽放过,但确实快要枯萎了,梦想早已变幻的不在疯狂了。

    当初的愿望实现了几个?事到如今能祭奠的又有多少呢?岁月风干理想,找到真的我,却不能达成最大的心愿,这是我一生的痛。

    樱花盛开的时候,我带着八个老婆去了北海道,漫步在树荫下,我们已经是老夫老妻了。

    阳光灿烂,很惬意,很舒服。冉熙打来电话,跟我报告,说自己明天就要去上学了。

    一大家人笑了笑,问我怎么又流泪了。

    我流泪,那是因为我有遗憾,以为我的祖国不知道我对他的爱有多么的深沉!

    只是没想到,几年后我居然能回国,而更多想不到的惊喜一连串的发生在我的儿女身上。

    好在,八个老婆从未离开我,一直陪伴着我。

    小刀有话说说:

    后宫结束。下本书我们讲冉野的故事。不要走开,下一章开始就是刀哥自己最想写的内容,必看)

    刀哥坦言,这样的结局是我想写的吧,但是很多朋友不满意,这个我也无能为力。我这么写冉冉,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刀哥始终有一种家国情怀。冉冉历经这么多,后宫写着还是个浪子,我只想让他最后一次悔悟,同时也是一个升华吧。后面是我想写的结局,当然就不会是后宫了,更加的现实主义。要看的朋友继续看,不看的,刀哥感谢你们的支持

点击下载本站手机端,体验更好、更新更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点击下载本站手机端,体验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