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返回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736章 签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聂飞做了个请的手势,跟蒋天谋一起走到了那铺着绒布的桌子边上坐下,协议已经准备好了,其实就是一张简简单单的纸,上面写着一些无关紧要的捐赠协议,两人在上面快速写上自己的名字之后,又交换了那个精致的文件夹,再次写上自己的名字。

    很快,两位礼仪小姐抬出了一个大约两米长,半米宽的用薄泡沫为底子制作的一张巨大支票,上面抬头写着海通市高新区捐赠,下面是一千三百万整的繁体字。

    聂飞跟蒋天谋站在巨大支票后面,报社和电视台的摄像师们举着机器开始照个不停。

    郴阳县的领导们都知道,聂飞今天算是出尽了风头,下面一片掌声,大家都观察了一下张大老板和郭大老板,要看这些大领导心里是不是真高兴,看他们鼓掌时候的的热乎劲和表情就知道了。

    如果说他们显得不耐,肯定是简单拍两下就行的,可是大家看得清楚,这两位大老板鼓掌都很热烈,脸上散发着法子肺腑的笑容。

    蒋天谋签完字下去了之后,接着就是几家捐款比较大的公司,美多集团派了一个副总裁过来,实在是秦继业现在不在国内,无法回来,而聂飞也隆重地介绍了一下刘坤民。

    毕竟这次就是对基金会的捐赠,聂飞作为县长,是不能代表基金会的,刘坤民作为基金会的负责人,自然是由他来签字的。

    当然聂飞也介绍了一下刘坤民,作为一个几乎快达到封疆大吏地位的退休干部下来当这个基金会负责人,大家也都能理解,而且不少人还认识刘坤民,他算是东江省县处级干部晋升的典范,在临近退休的五年时间里,从一个县委书记,一跃成为一位副职大领导,不少县级领导都是很羡慕他的。

    跟美多集团的人合影之后,接下来上来的就是海龙集团的人,林海月也在国外有事回不来,她也不会因为捐助一个亿就跑来参加这个签约仪式,等海龙集团过了之后,就是永安集团以及东江省酒店餐饮协会,是梁子刚作为代表登台的。

    一直到最后,才是洪涯市经开区商会,由轮值会长曹大凯上台签约,又是一番照相,折腾完了之后,才由张自涛和郭洪昌分别上台发言,说了一番勉励的话,文艺汇演才算正式开始。

    各个精心准备的节目悉数登场,演绎着海通市这些年以来扶贫的成果,前面演员在卖力地表演、歌唱,后面的大屏幕上播放着市领导们、志愿者们下乡慰问、劳作的画面。

    “两位领导,觉着今天的节目如何?”聂飞笑着说了一句。

    “开场白可行,后面乏善可陈!”张自涛淡然地说了一句。

    “嗯,我也是这么个意思!”郭洪昌点头说道,聂飞就有些无语了,两位领导对于今天的文艺汇演有些不太满意。

    “领导虽然不经常下来,但也不是瞎子...

    是瞎子聋子,每年下面每个市有多少变化,我们心里还是清楚的,没必要拿到这里来大书特书,如果张卫跟何中美没有在这个位子上做出成绩,你以为他们两个还能这么轻松地坐在这里?”张自涛又说道。

    聂飞便笑了笑,知道什么意思了,还是得两位领导做得好才行。

    一直到十二点钟,节目准时结束,差不多也到了吃饭的时刻了,今天算是公务会餐,领导们中午要集体给捐助善款的企业家敬酒,所以今天海通酒店的二楼宴会厅已经做好了准备。

    作为大领导,张自涛和郭洪昌这顿饭也彻底放下了身份和架子,毕竟这些企业家捐助的是真金白银,足足六个亿,让省政府突然拨六个亿出来,根本就拿不出来,所以两人端着酒杯,在每一个企业家的桌子上,都停留了足够的时间,两人每桌至少喝了五杯,让这些企业家们很是激动。

    吃完饭之后,聂飞也并没有闲着,洪涯市的这些企业家们故意磨磨蹭蹭留到了最后,聂飞找市政府的宣传处借了一台单反相机过来,他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让洪涯市的这些企业家们挨个挨个地跟两位省领导拍照。

    就连张自涛和郭洪昌都觉得有些哭笑不得,这算什么事儿啊,不过他们也都陪着聂飞闹了,两人面带笑容地同时跟这些企业家们挨个挨个地拍照,然后再拍了一张大合照,曹大凯等人才心满意足地跟省领导们告辞离去。

    自此,今天的事情也算圆满结束了,但是张卫、何中美以及聂飞不能走,跟着两位省领导到了楼上的小会议室,几人坐下。

    “今天这个活动结束了,郴阳县的医疗中心项目也暂时没有了资金上的烦忧,省里的资金已经准备好,会单独设立一个账户,只给郴阳县使用,市里这边准备好,估计小十个亿还是有的。”张自涛坐在主位上讲了话。

    “聂飞,接下来的事情,你自己心里要有个数,先做什么,后做什么,争取在今天想好,想好后就跟我或者洪昌省长汇报一下,养老产业,必须得上下一心,才能争取下来。”张自涛继续说道。

    “是,我回去之后会好好做出一个规划,争取今天就给两位领导汇报一下。”聂飞赶紧点头,他中午没喝多少酒,就是为了防备着两位领导突然给他下任务。

    “行,那两位领导没什么指示的话,我就先回办公室了?”聂飞笑着说道,虽然说今天两位大领导给足了他面子,又是一起进场,又是让他在台上讲话的。

    但聂飞心里很清楚,自己的地位摆在这里,他的工作,肯定没有张卫跟何中美两位领导来得重要,人家是正儿八经有工作要汇报的。

    张自涛跟郭洪昌点点头,聂飞也就起身告辞了,他先下楼到各个房间去看了看,洪涯市的企业家们已经在收拾东西,准备回去了,半个小时后,大家已经在大堂集合,今天是包了一辆大巴车过来的,一会儿就准备坐大巴车回去。

    是瞎子聋子,每年下面每个市有多少变化,我们心里还是清楚的,没必要拿到这里来大书特书,如果张卫跟何中美没有在这个位子上做出成绩,你以为他们两个还能这么轻松地坐在这里?”张自涛又说道。

    聂飞便笑了笑,知道什么意思了,还是得两位领导做得好才行。

    一直到十二点钟,节目准时结束,差不多也到了吃饭的时刻了,今天算是公务会餐,领导们中午要集体给捐助善款的企业家敬酒,所以今天海通酒店的二楼宴会厅已经做好了准备。

    作为大领导,张自涛和郭洪昌这顿饭也彻底放下了身份和架子,毕竟这些企业家捐助的是真金白银,足足六个亿,让省政府突然拨六个亿出来,根本就拿不出来,所以两人端着酒杯,在每一个企业家的桌子上,都停留了足够的时间,两人每桌至少喝了五杯,让这些企业家们很是激动。

    吃完饭之后,聂飞也并没有闲着,洪涯市的这些企业家们故意磨磨蹭蹭留到了最后,聂飞找市政府的宣传处借了一台单反相机过来,他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让洪涯市的这些企业家们挨个挨个地跟两位省领导拍照。

    就连张自涛和郭洪昌都觉得有些哭笑不得,这算什么事儿啊,不过他们也都陪着聂飞闹了,两人面带笑容地同时跟这些企业家们挨个挨个地拍照,然后再拍了一张大合照,曹大凯等人才心满意足地跟省领导们告辞离去。

    自此,今天的事情也算圆满结束了,但是张卫、何中美以及聂飞不能走,跟着两位省领导到了楼上的小会议室,几人坐下。

    “今天这个活动结束了,郴阳县的医疗中心项目也暂时没有了资金上的烦忧,省里的资金已经准备好,会单独设立一个账户,只给郴阳县使用,市里这边准备好,估计小十个亿还是有的。”张自涛坐在主位上讲了话。

    “聂飞,接下来的事情,你自己心里要有个数,先做什么,后做什么,争取在今天想好,想好后就跟我或者洪昌省长汇报一下,养老产业,必须得上下一心,才能争取下来。”张自涛继续说道。

    “是,我回去之后会好好做出一个规划,争取今天就给两位领导汇报一下。”聂飞赶紧点头,他中午没喝多少酒,就是为了防备着两位领导突然给他下任务。

    “行,那两位领导没什么指示的话,我就先回办公室了?”聂飞笑着说道,虽然说今天两位大领导给足了他面子,又是一起进场,又是让他在台上讲话的。

    但聂飞心里很清楚,自己的地位摆在这里,他的工作,肯定没有张卫跟何中美两位领导来得重要,人家是正儿八经有工作要汇报的。

    张自涛跟郭洪昌点点头,聂飞也就起身告辞了,他先下楼到各个房间去看了看,洪涯市的企业家们已经在收拾东西,准备回去了,半个小时后,大家已经在大堂集合,今天是包了一辆大巴车过来的,一会儿就准备坐大巴车回去。

    是瞎子聋子,每年下面每个市有多少变化,我们心里还是清楚的,没必要拿到这里来大书特书,如果张卫跟何中美没有在这个位子上做出成绩,你以为他们两个还能这么轻松地坐在这里?”张自涛又说道。

    聂飞便笑了笑,知道什么意思了,还是得两位领导做得好才行。

    一直到十二点钟,节目准时结束,差不多也到了吃饭的时刻了,今天算是公务会餐,领导们中午要集体给捐助善款的企业家敬酒,所以今天海通酒店的二楼宴会厅已经做好了准备。

    作为大领导,张自涛和郭洪昌这顿饭也彻底放下了身份和架子,毕竟这些企业家捐助的是真金白银,足足六个亿,让省政府突然拨六个亿出来,根本就拿不出来,所以两人端着酒杯,在每一个企业家的桌子上,都停留了足够的时间,两人每桌至少喝了五杯,让这些企业家们很是激动。

    吃完饭之后,聂飞也并没有闲着,洪涯市的这些企业家们故意磨磨蹭蹭留到了最后,聂飞找市政府的宣传处借了一台单反相机过来,他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让洪涯市的这些企业家们挨个挨个地跟两位省领导拍照。

    就连张自涛和郭洪昌都觉得有些哭笑不得,这算什么事儿啊,不过他们也都陪着聂飞闹了,两人面带笑容地同时跟这些企业家们挨个挨个地拍照,然后再拍了一张大合照,曹大凯等人才心满意足地跟省领导们告辞离去。

    自此,今天的事情也算圆满结束了,但是张卫、何中美以及聂飞不能走,跟着两位省领导到了楼上的小会议室,几人坐下。

    “今天这个活动结束了,郴阳县的医疗中心项目也暂时没有了资金上的烦忧,省里的资金已经准备好,会单独设立一个账户,只给郴阳县使用,市里这边准备好,估计小十个亿还是有的。”张自涛坐在主位上讲了话。

    “聂飞,接下来的事情,你自己心里要有个数,先做什么,后做什么,争取在今天想好,想好后就跟我或者洪昌省长汇报一下,养老产业,必须得上下一心,才能争取下来。”张自涛继续说道。

    “是,我回去之后会好好做出一个规划,争取今天就给两位领导汇报一下。”聂飞赶紧点头,他中午没喝多少酒,就是为了防备着两位领导突然给他下任务。

    “行,那两位领导没什么指示的话,我就先回办公室了?”聂飞笑着说道,虽然说今天两位大领导给足了他面子,又是一起进场,又是让他在台上讲话的。

    但聂飞心里很清楚,自己的地位摆在这里,他的工作,肯定没有张卫跟何中美两位领导来得重要,人家是正儿八经有工作要汇报的。

    张自涛跟郭洪昌点点头,聂飞也就起身告辞了,他先下楼到各个房间去看了看,洪涯市的企业家们已经在收拾东西,准备回去了,半个小时后,大家已经在大堂集合,今天是包了一辆大巴车过来的,一会儿就准备坐大巴车回去。

    是瞎子聋子,每年下面每个市有多少变化,我们心里还是清楚的,没必要拿到这里来大书特书,如果张卫跟何中美没有在这个位子上做出成绩,你以为他们两个还能这么轻松地坐在这里?”张自涛又说道。

    聂飞便笑了笑,知道什么意思了,还是得两位领导做得好才行。

    一直到十二点钟,节目准时结束,差不多也到了吃饭的时刻了,今天算是公务会餐,领导们中午要集体给捐助善款的企业家敬酒,所以今天海通酒店的二楼宴会厅已经做好了准备。

    作为大领导,张自涛和郭洪昌这顿饭也彻底放下了身份和架子,毕竟这些企业家捐助的是真金白银,足足六个亿,让省政府突然拨六个亿出来,根本就拿不出来,所以两人端着酒杯,在每一个企业家的桌子上,都停留了足够的时间,两人每桌至少喝了五杯,让这些企业家们很是激动。

    吃完饭之后,聂飞也并没有闲着,洪涯市的这些企业家们故意磨磨蹭蹭留到了最后,聂飞找市政府的宣传处借了一台单反相机过来,他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让洪涯市的这些企业家们挨个挨个地跟两位省领导拍照。

    就连张自涛和郭洪昌都觉得有些哭笑不得,这算什么事儿啊,不过他们也都陪着聂飞闹了,两人面带笑容地同时跟这些企业家们挨个挨个地拍照,然后再拍了一张大合照,曹大凯等人才心满意足地跟省领导们告辞离去。

    自此,今天的事情也算圆满结束了,但是张卫、何中美以及聂飞不能走,跟着两位省领导到了楼上的小会议室,几人坐下。

    “今天这个活动结束了,郴阳县的医疗中心项目也暂时没有了资金上的烦忧,省里的资金已经准备好,会单独设立一个账户,只给郴阳县使用,市里这边准备好,估计小十个亿还是有的。”张自涛坐在主位上讲了话。

    “聂飞,接下来的事情,你自己心里要有个数,先做什么,后做什么,争取在今天想好,想好后就跟我或者洪昌省长汇报一下,养老产业,必须得上下一心,才能争取下来。”张自涛继续说道。

    “是,我回去之后会好好做出一个规划,争取今天就给两位领导汇报一下。”聂飞赶紧点头,他中午没喝多少酒,就是为了防备着两位领导突然给他下任务。

    “行,那两位领导没什么指示的话,我就先回办公室了?”聂飞笑着说道,虽然说今天两位大领导给足了他面子,又是一起进场,又是让他在台上讲话的。

    但聂飞心里很清楚,自己的地位摆在这里,他的工作,肯定没有张卫跟何中美两位领导来得重要,人家是正儿八经有工作要汇报的。

    张自涛跟郭洪昌点点头,聂飞也就起身告辞了,他先下楼到各个房间去看了看,洪涯市的企业家们已经在收拾东西,准备回去了,半个小时后,大家已经在大堂集合,今天是包了一辆大巴车过来的,一会儿就准备坐大巴车回去。

    是瞎子聋子,每年下面每个市有多少变化,我们心里还是清楚的,没必要拿到这里来大书特书,如果张卫跟何中美没有在这个位子上做出成绩,你以为他们两个还能这么轻松地坐在这里?”张自涛又说道。

    聂飞便笑了笑,知道什么意思了,还是得两位领导做得好才行。

    一直到十二点钟,节目准时结束,差不多也到了吃饭的时刻了,今天算是公务会餐,领导们中午要集体给捐助善款的企业家敬酒,所以今天海通酒店的二楼宴会厅已经做好了准备。

    作为大领导,张自涛和郭洪昌这顿饭也彻底放下了身份和架子,毕竟这些企业家捐助的是真金白银,足足六个亿,让省政府突然拨六个亿出来,根本就拿不出来,所以两人端着酒杯,在每一个企业家的桌子上,都停留了足够的时间,两人每桌至少喝了五杯,让这些企业家们很是激动。

    吃完饭之后,聂飞也并没有闲着,洪涯市的这些企业家们故意磨磨蹭蹭留到了最后,聂飞找市政府的宣传处借了一台单反相机过来,他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让洪涯市的这些企业家们挨个挨个地跟两位省领导拍照。

    就连张自涛和郭洪昌都觉得有些哭笑不得,这算什么事儿啊,不过他们也都陪着聂飞闹了,两人面带笑容地同时跟这些企业家们挨个挨个地拍照,然后再拍了一张大合照,曹大凯等人才心满意足地跟省领导们告辞离去。

    自此,今天的事情也算圆满结束了,但是张卫、何中美以及聂飞不能走,跟着两位省领导到了楼上的小会议室,几人坐下。

    “今天这个活动结束了,郴阳县的医疗中心项目也暂时没有了资金上的烦忧,省里的资金已经准备好,会单独设立一个账户,只给郴阳县使用,市里这边准备好,估计小十个亿还是有的。”张自涛坐在主位上讲了话。

    “聂飞,接下来的事情,你自己心里要有个数,先做什么,后做什么,争取在今天想好,想好后就跟我或者洪昌省长汇报一下,养老产业,必须得上下一心,才能争取下来。”张自涛继续说道。

    “是,我回去之后会好好做出一个规划,争取今天就给两位领导汇报一下。”聂飞赶紧点头,他中午没喝多少酒,就是为了防备着两位领导突然给他下任务。

    “行,那两位领导没什么指示的话,我就先回办公室了?”聂飞笑着说道,虽然说今天两位大领导给足了他面子,又是一起进场,又是让他在台上讲话的。

    但聂飞心里很清楚,自己的地位摆在这里,他的工作,肯定没有张卫跟何中美两位领导来得重要,人家是正儿八经有工作要汇报的。

    张自涛跟郭洪昌点点头,聂飞也就起身告辞了,他先下楼到各个房间去看了看,洪涯市的企业家们已经在收拾东西,准备回去了,半个小时后,大家已经在大堂集合,今天是包了一辆大巴车过来的,一会儿就准备坐大巴车回去。

    是瞎子聋子,每年下面每个市有多少变化,我们心里还是清楚的,没必要拿到这里来大书特书,如果张卫跟何中美没有在这个位子上做出成绩,你以为他们两个还能这么轻松地坐在这里?”张自涛又说道。

    聂飞便笑了笑,知道什么意思了,还是得两位领导做得好才行。

    一直到十二点钟,节目准时结束,差不多也到了吃饭的时刻了,今天算是公务会餐,领导们中午要集体给捐助善款的企业家敬酒,所以今天海通酒店的二楼宴会厅已经做好了准备。

    作为大领导,张自涛和郭洪昌这顿饭也彻底放下了身份和架子,毕竟这些企业家捐助的是真金白银,足足六个亿,让省政府突然拨六个亿出来,根本就拿不出来,所以两人端着酒杯,在每一个企业家的桌子上,都停留了足够的时间,两人每桌至少喝了五杯,让这些企业家们很是激动。

    吃完饭之后,聂飞也并没有闲着,洪涯市的这些企业家们故意磨磨蹭蹭留到了最后,聂飞找市政府的宣传处借了一台单反相机过来,他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让洪涯市的这些企业家们挨个挨个地跟两位省领导拍照。

    就连张自涛和郭洪昌都觉得有些哭笑不得,这算什么事儿啊,不过他们也都陪着聂飞闹了,两人面带笑容地同时跟这些企业家们挨个挨个地拍照,然后再拍了一张大合照,曹大凯等人才心满意足地跟省领导们告辞离去。

    自此,今天的事情也算圆满结束了,但是张卫、何中美以及聂飞不能走,跟着两位省领导到了楼上的小会议室,几人坐下。

    “今天这个活动结束了,郴阳县的医疗中心项目也暂时没有了资金上的烦忧,省里的资金已经准备好,会单独设立一个账户,只给郴阳县使用,市里这边准备好,估计小十个亿还是有的。”张自涛坐在主位上讲了话。

    “聂飞,接下来的事情,你自己心里要有个数,先做什么,后做什么,争取在今天想好,想好后就跟我或者洪昌省长汇报一下,养老产业,必须得上下一心,才能争取下来。”张自涛继续说道。

    “是,我回去之后会好好做出一个规划,争取今天就给两位领导汇报一下。”聂飞赶紧点头,他中午没喝多少酒,就是为了防备着两位领导突然给他下任务。

    “行,那两位领导没什么指示的话,我就先回办公室了?”聂飞笑着说道,虽然说今天两位大领导给足了他面子,又是一起进场,又是让他在台上讲话的。

    但聂飞心里很清楚,自己的地位摆在这里,他的工作,肯定没有张卫跟何中美两位领导来得重要,人家是正儿八经有工作要汇报的。

    张自涛跟郭洪昌点点头,聂飞也就起身告辞了,他先下楼到各个房间去看了看,洪涯市的企业家们已经在收拾东西,准备回去了,半个小时后,大家已经在大堂集合,今天是包了一辆大巴车过来的,一会儿就准备坐大巴车回去。

    是瞎子聋子,每年下面每个市有多少变化,我们心里还是清楚的,没必要拿到这里来大书特书,如果张卫跟何中美没有在这个位子上做出成绩,你以为他们两个还能这么轻松地坐在这里?”张自涛又说道。

    聂飞便笑了笑,知道什么意思了,还是得两位领导做得好才行。

    一直到十二点钟,节目准时结束,差不多也到了吃饭的时刻了,今天算是公务会餐,领导们中午要集体给捐助善款的企业家敬酒,所以今天海通酒店的二楼宴会厅已经做好了准备。

    作为大领导,张自涛和郭洪昌这顿饭也彻底放下了身份和架子,毕竟这些企业家捐助的是真金白银,足足六个亿,让省政府突然拨六个亿出来,根本就拿不出来,所以两人端着酒杯,在每一个企业家的桌子上,都停留了足够的时间,两人每桌至少喝了五杯,让这些企业家们很是激动。

    吃完饭之后,聂飞也并没有闲着,洪涯市的这些企业家们故意磨磨蹭蹭留到了最后,聂飞找市政府的宣传处借了一台单反相机过来,他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让洪涯市的这些企业家们挨个挨个地跟两位省领导拍照。

    就连张自涛和郭洪昌都觉得有些哭笑不得,这算什么事儿啊,不过他们也都陪着聂飞闹了,两人面带笑容地同时跟这些企业家们挨个挨个地拍照,然后再拍了一张大合照,曹大凯等人才心满意足地跟省领导们告辞离去。

    自此,今天的事情也算圆满结束了,但是张卫、何中美以及聂飞不能走,跟着两位省领导到了楼上的小会议室,几人坐下。

    “今天这个活动结束了,郴阳县的医疗中心项目也暂时没有了资金上的烦忧,省里的资金已经准备好,会单独设立一个账户,只给郴阳县使用,市里这边准备好,估计小十个亿还是有的。”张自涛坐在主位上讲了话。

    “聂飞,接下来的事情,你自己心里要有个数,先做什么,后做什么,争取在今天想好,想好后就跟我或者洪昌省长汇报一下,养老产业,必须得上下一心,才能争取下来。”张自涛继续说道。

    “是,我回去之后会好好做出一个规划,争取今天就给两位领导汇报一下。”聂飞赶紧点头,他中午没喝多少酒,就是为了防备着两位领导突然给他下任务。

    “行,那两位领导没什么指示的话,我就先回办公室了?”聂飞笑着说道,虽然说今天两位大领导给足了他面子,又是一起进场,又是让他在台上讲话的。

    但聂飞心里很清楚,自己的地位摆在这里,他的工作,肯定没有张卫跟何中美两位领导来得重要,人家是正儿八经有工作要汇报的。

    张自涛跟郭洪昌点点头,聂飞也就起身告辞了,他先下楼到各个房间去看了看,洪涯市的企业家们已经在收拾东西,准备回去了,半个小时后,大家已经在大堂集合,今天是包了一辆大巴车过来的,一会儿就准备坐大巴车回去。

    是瞎子聋子,每年下面每个市有多少变化,我们心里还是清楚的,没必要拿到这里来大书特书,如果张卫跟何中美没有在这个位子上做出成绩,你以为他们两个还能这么轻松地坐在这里?”张自涛又说道。

    聂飞便笑了笑,知道什么意思了,还是得两位领导做得好才行。

    一直到十二点钟,节目准时结束,差不多也到了吃饭的时刻了,今天算是公务会餐,领导们中午要集体给捐助善款的企业家敬酒,所以今天海通酒店的二楼宴会厅已经做好了准备。

    作为大领导,张自涛和郭洪昌这顿饭也彻底放下了身份和架子,毕竟这些企业家捐助的是真金白银,足足六个亿,让省政府突然拨六个亿出来,根本就拿不出来,所以两人端着酒杯,在每一个企业家的桌子上,都停留了足够的时间,两人每桌至少喝了五杯,让这些企业家们很是激动。

    吃完饭之后,聂飞也并没有闲着,洪涯市的这些企业家们故意磨磨蹭蹭留到了最后,聂飞找市政府的宣传处借了一台单反相机过来,他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让洪涯市的这些企业家们挨个挨个地跟两位省领导拍照。

    就连张自涛和郭洪昌都觉得有些哭笑不得,这算什么事儿啊,不过他们也都陪着聂飞闹了,两人面带笑容地同时跟这些企业家们挨个挨个地拍照,然后再拍了一张大合照,曹大凯等人才心满意足地跟省领导们告辞离去。

    自此,今天的事情也算圆满结束了,但是张卫、何中美以及聂飞不能走,跟着两位省领导到了楼上的小会议室,几人坐下。

    “今天这个活动结束了,郴阳县的医疗中心项目也暂时没有了资金上的烦忧,省里的资金已经准备好,会单独设立一个账户,只给郴阳县使用,市里这边准备好,估计小十个亿还是有的。”张自涛坐在主位上讲了话。

    “聂飞,接下来的事情,你自己心里要有个数,先做什么,后做什么,争取在今天想好,想好后就跟我或者洪昌省长汇报一下,养老产业,必须得上下一心,才能争取下来。”张自涛继续说道。

    “是,我回去之后会好好做出一个规划,争取今天就给两位领导汇报一下。”聂飞赶紧点头,他中午没喝多少酒,就是为了防备着两位领导突然给他下任务。

    “行,那两位领导没什么指示的话,我就先回办公室了?”聂飞笑着说道,虽然说今天两位大领导给足了他面子,又是一起进场,又是让他在台上讲话的。

    但聂飞心里很清楚,自己的地位摆在这里,他的工作,肯定没有张卫跟何中美两位领导来得重要,人家是正儿八经有工作要汇报的。

    张自涛跟郭洪昌点点头,聂飞也就起身告辞了,他先下楼到各个房间去看了看,洪涯市的企业家们已经在收拾东西,准备回去了,半个小时后,大家已经在大堂集合,今天是包了一辆大巴车过来的,一会儿就准备坐大巴车回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