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欢迎您,您可以选择[登录]或者[注册新用户]!
简体版 · 繁体版  
  •  
正文 第466章 鹰旗下 (新书发布,求推荐,求收藏)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双头鹰!

    东罗马的双头鹰!

    尽管土耳其人的徽章里同样有双头鹰,但是却没有鹰旗,在奥斯曼帝国境内,双头鹰在某种程度上象征着反叛,尤其是在巴尔干半岛上的国家,在抵抗奥斯曼帝国的过程中,双头鹰当作抵抗军的标志。而东正教各支派都有沿用双头鹰标志,皆因它是东罗马帝国的国教,曾被皇帝授与使用双头鹰这个皇家标记的权利。

    或许高加索从没有纳入罗马帝国的领土,但是罗马帝国却仍然在这里有着一定的影响力,就像亚美尼亚人的教会就沿用双头鹰标志,他们也曾被皇帝授与使用双头鹰这个皇家标记的权利。

    在巴库的烈焰仍然燃烧着的时候,在海岸边的哈伊特等人,看到几艘舢板抵达了岸边,那些明人兵士列队迎接着从海上过来的人。

    肯定是个大人物!

    在哈伊特心里冒出这个念头时,他远远的看到了来的人,那个人穿着盔甲,闪亮的胸甲前缀着金色的双头鹰。而他的身边,一面面双头鹰旗飘扬着。

    “他是谁?”

    当哈伊特自言自语的时候,他却听到身边有一位神父激动的喊叫着。

    “Kayzer-i Rum!”

    在激动的喊出这个头衔时,神父已经主动跪拜下去,他的举动让许多人也跟着跪了下去。

    “Kayzer-i Rum!”

    确实,双头鹰是罗马皇帝的徽章,而那位胸甲上有着双头鹰微章的必定是罗马皇帝。而亚美尼亚正教会就曾受到罗马皇帝的册封。

    或许,在波斯人和土库曼人的统治下,这些亚美尼亚人作为异教徒只能谨小慎微的活着,可是却并不妨碍那些神父们回忆着几百年前的过往,尽管给亚美尼亚带来毁灭的是罗马人,可是共同的信仰,却让他们可以享受到某种自由,而在异教徒的统治下,他们只是一群下等人。

    “Kayzer-i Rum!”

    面对亚美尼亚人的呼声,朱和堓的脸上带着笑容,尽管他的相貌截然不同于这些亚美尼亚人,但是并不妨碍,他把这些人作为臣民,甚至主动而热情的与教士进行交谈。

    “愿上帝保佑他们的灵魂!”

    看似虔诚的给那些在战争中死去的人们祈祷时,朱和堓主动提出去前往教堂为他们祈福,对此,不但教士们显得极为激动,就连那些亚美尼亚人更是激动的流出了眼泪,在过去的几百年间,一直作为异教徒生活在这一地区的他们,自然对这个与他们有着相同“信仰”的罗马皇帝充满了好感。

    当然,这些人从来都不知道,明人在信仰上的灵活,也不知道,这不过只是一场表演而已。不过即便是一场表演,也足以让朱和堓赢得了这些亚美尼亚人的支持。甚至在教堂祈祷之后,他又主动下令释放所有被俘的教徒——根据这一地区军队的作战习惯,他同样准许部下在城中抢掠,城中幸存的居民大都沦为奴隶。而他的“赦免”让许多教徒避过成为奴隶的厄运。

    “主的信徒绝不能奴隶另一个信徒!”

    面对皇帝所展现出来的仁慈与慷慨,主教安德烈显得有些动情。

    “尊贵的陛下,您的仁慈将会为每一个信徒所传播,每一个亚美尼亚人,都会把皇帝的仁慈传播到任何亚美尼亚人生活的地方,我相信,所有的亚美尼亚人,都会成为陛下的支持者,成为陛下忠实的奴仆。”

    千百年来,亚美尼亚人都是作为商人生活在这片东西交汇的地区,他们是古老的比绸之路上最重要的商人,尽管这条商路早已经没落,但是无论是在土耳其还是在波斯,都生活着大量的亚美尼亚人,他们既然是新波斯近卫军的主要兵源,同样无论土耳其人亦或是波斯人,都离开不亚美尼亚的商人。现在主教安德烈所说的“传播”其实就是在委婉的告诉朱和堓,他可以成为亚美尼亚人的庇护者。

    作为主教的安德烈,对于历史并不陌生,他当然知道,罗马皇帝从来都不是亚美尼亚人的庇护者,甚至正是他们毁了亚美尼亚,拜占庭皇帝巴西尔二世曾经攻入复国不久的亚美尼亚境内。他不仅废黜了亚美尼亚王室,还出于防范考虑而将全国各地的要塞和城墙拆毁。许多本土军队也在拜占庭人的武力胁迫下,宣告解散。

    而这种不设防状态,引来了塞尔柱突厥势力的大举入侵。许多居民在这场浩劫中丧命,整个亚美尼亚也因此元起大伤。

    后来亚美尼亚选择倒向十字军,亚美尼亚人却为十字军提供了几乎所需要的一切。从情报、水源、口粮到辅助部队,应有尽有。不过结果并不怎么美好,再后来他们又选择了蒙古人,但是蒙古人却止步于巴格达。再后来,他们一直处于异外人的桎梏之后中,这也让他们急需新的外力,来帮助自己打破桎梏。

    当大明消灭了满清,将力量扩张西域,已经影响到了高加索的时候。富有世界眼光的亚美尼亚人,不可能不清楚其背后的巨大机遇。甚至这个机遇,正是安德烈一手促成的——两年前抵达大明的他,求见西王,在府中于其进行彻夜长夜,这才促成了今天对巴库的进军。

    “安德烈主教,我是罗马的皇帝!”

    盯着安德烈,朱和堓并没有因为他画出的烙饼,产生任何异样的情绪,他知道,这一切不过都是“虚无”的,没有任何实际上的意义。

    “亚美尼亚人和所有的高加索人一样,都是我的臣民,他们每一个人都会得到我的庇护!”

    皇帝的回答,让安德烈微微一愣,他反问道。

    “难道包括那些异教徒?”

    “他们是异教徒不假,可是我觉得的教会完全有义务,把他们变成信徒,安德烈,我的朋友,就我所知,在过去的几十年间,许多“和平教”的教士进入深山,向那些山民进行传教,他们中的 打 赏

感谢您的赏赐! 100不嫌多 1分不嫌少! 您的支持是我最大的动力!关闭

笔趣阁-打赏 笔趣阁-打赏
微信支付                               支付宝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