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欢迎您,您可以选择[登录]或者[注册新用户]!
简体版 · 繁体版  
  •  
正文 第一千二百四十一章:过河拆桥
    最初的时候,鬼霞真人对青阳并没有什么兴趣,只当他是一个落魄的仙灵修士,走投无路才来投奔幽魂谷的,这样的修士在幽魂谷多得是,两人身份地位完全不同,将来也不肯能有太多交集。

    第一次替青阳解围,只是因为青阳刚刚帮了她炼了丹,又是在她的家门口,若是任由鬼云真人把他带走,自己面子上也过不去,这件事之后双方就两清了,鬼霞真人也没觉得还能与青阳再打交道,正因如此,后来葛大根被人陷害,青阳登门求救的时候她都没有露面。

    可有时候事情就是那么巧,幽木真君从鬼尘真人口中知道了青阳的事情,而且打听到此人竟是一个灵丹丹王,于是就让鬼霞真人去救青阳顺便把他带回来,所以第二次替青阳解围纯粹是替父亲跑腿。

    不过到了现场,鬼霞真人才发现,自己还真是小看了青阳,对方区区金丹四层的修为竟然以一己之力挡住了鬼尘真人师兄弟三人,那个佩服无法用言语来形容,对青阳的认知顿时就改变了。

    作为幽魂谷的天之骄女,鬼霞真人的眼光是很高的,从来不把本门的那些青年才俊看在眼里,如今见到青阳,忽然发现自己以前的看法是对的,那些人跟青阳比起来确实不怎么样。当然,她也仅仅是把青阳当成一个能看上眼的年轻人而已,并没有打算要如何。

    但是随着后来交往越来越深,共事越来越多,鬼霞真人从青阳身上发现的闪光点也就越来越多了,此人实力深厚,一身修为堪比金丹九层修士,此人丹术高绝,批量炼制金丹级丹药就有四成成丹率,此人重情重义,为了亲人不惜投身幽魂谷从头做起,此人性格坚毅,明知道以自己的身份地位不可能求到逆元神诀,仍愿意冒险一试。

    青阳所表现出来的一切,忽然之间都变得无比的有吸引力,令鬼霞真人有些深陷其中而不自觉,甚至鬼霞真人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自己出面阻止鬼禾真人,究竟是看不惯父亲和家族过河拆桥的卑劣手段,还是不忍心眼睁睁看着这么一个青年才俊当面被杀死。

    见鬼霞真人不肯退让,鬼禾真人的脸不由得沉了下来,冷冷的道:“鬼霞真人,你可知道违背了主人的命令是什么后果?你可还记得这灵冥合寿丹对家族多么重要?我们家族之所以传承这么久,就是因为家族里的每个人都能为了家族利益而牺牲自己的利益,此时不是你耍性子任性的时候,我劝你还是看率清楚了再做决定。”

    鬼霞真人当然知道违背父亲命令的后果,回去之后一定不会有好果子吃,而且她也清楚,金丹圆满鬼禾真人虽然名义上是家族的护卫,实际上在家族中的地位甚至比自己这个嫡女还高,某种程度上甚至可以代替父亲发声,就算是不听自己的也没有问题。

    不过鬼霞真人更清楚,现在这个场面,自己若是不说话,就真的没有人替青阳说话了,两边的人都想要青阳的性命,他一个金丹四层修士,就算是有三头六臂也不可能逃脱这么多人的追杀。

    想到这里,鬼霞真人道:“我知道灵冥合寿丹对家族重要,可夺回丹药的办法多得是,不一定非要用恩人的性命来交换。”

    “鬼霞真人是非要阻止不可了?”鬼禾真人冷冷的道。

    “只要我在这里,就不允许你这么做。”鬼霞真人道。

    眼看着双方越说越僵,就在谁都以为鬼禾真人会粗暴的拒绝鬼霞真人,拿下青阳跟鬼尘真人交易的时候,谁知鬼禾真人忽然把脸一转,走向鬼尘真人道:“鬼尘真人,你也看到了,不是我答应你这个条件,实在是办不到啊,不如咱们换个条件如何?”

    换个条件?鬼尘真人有些错愕,既然办不到,当初你答应那么爽快干什么?如此出尔反尔把我当什么了?不过鬼尘真人很快就弄清楚了鬼禾真人的险恶用心,因为趁着说话的这会功夫,他不知不觉已经距离自己不足二十丈,这是打算偷袭啊,鬼尘真人连忙捏紧了手中的玉瓶,道:“马上停步,若是你再往前我就不客气了。”

    鬼尘真人的喊话并没有令鬼禾真人停步,对方反而脚下一顿,飞速朝着前面扑去,鬼云真人等人顿时心中一惊,这是要动手明抢了啊,莫非他刚才跟鬼霞真人之间的争执只是在演戏?

    这可不行,大师兄手中的灵冥合寿丹是他们保命的唯一本钱,若是被抢走,鬼禾真人下手将再无顾忌,在这么多人的围困下,三人恐怕再没有任何生路了,虽然明知不敌,鬼云真人和鬼沙真人还是朝着大师兄鬼尘真人围拢过去,想要助大师兄一臂之力。

    他们快,鬼禾真人更快,转眼之间已经得手,随后就听砰地一声巨响,一道身影惨叫着倒飞而出,跌在水面上再也起不来了。不过蹊跷的是,场中的鬼尘真人一点事没有,这可就太奇怪了,总不会是金丹九层的鬼尘真人反而把金丹圆满的鬼禾真人击退了吧?

    这时候大家才看清,鬼禾真人刚才攻击的竟然不是场中的鬼尘真人,而是距离他不远的鬼鹰真人。这鬼鹰真人可是鬼霞真人的贴身护卫,鬼禾真人怎么会攻击他?莫非活的年数太多老糊涂了?总不能因为刚才鬼霞真人阻止他为难青阳,就直接痛下杀手吧?

    所有人都想不通,鬼霞真人更是惊得目瞪口呆,好半天之后才道:“鬼禾真人,你疯了?为何要攻击我的贴身护卫。”

    鬼禾真人冷着脸没有说话,也不知是心中愧疚不敢面对鬼霞真人,还是不屑于回答对方的问题,这时候,鬼尘真人忽然大笑着站了出来,道:“其实很简单,因为我们是一伙的。”

    这下不光是鬼霞真人这边的人惊讶,就连鬼云真人和鬼沙真人这两个师弟都不明白,问道:“大师兄,这是怎么回事?”

    </br>

    </br> 打 赏

感谢您的赏赐! 100不嫌多 1分不嫌少! 您的支持是我最大的动力!关闭

笔趣阁-打赏 笔趣阁-打赏
微信支付                               支付宝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