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欢迎您,您可以选择[登录]或者[注册新用户]!
简体版 · 繁体版  
  •  
正文 第六百七十八章 茶水依然还是温的
    带着军需来大明第六百七十八章茶水依然还是温的托娅郡主没有去看杨晨东这一会的脸色变化,此刻她已经收拾完毕,正从毛毯上走下来,“行了,鲁木克,让你追到,本郡主认命就是,你就不要在这里意有所指了。还有,你知道你们和你家主人是什么德性,这几个人是凑巧遇到的,事情与他们没有关系,请放他们离开,我和你们回去就是。”

    头都没有回,只是伸手指了指大伞之下,托娅郡主说完这些后很潇洒的就大步走向着自己的战马。此时,另一道声音正巧在她的耳边响起,“把这里所有的人都带回去。”

    “嗯?”听到要把所有人都带走,托娅郡主正准备上马的身体停在了那里,猛一回头,看向着鲁木克说道:“怎么?你没有听清本郡主的话吗?我说了,事情与这四个人无关。”

    “对不起,托娅郡主,我并不听命于你。”鲁木克面无表情的回答着。随后目光落在杨晨东四人身上的时候,眼中露出了一抹嗜血之意,“我怀疑这四个人是北明间谍,把他们都抓起来。”

    “间谍?”托娅郡主失声一笑,“你见过有这样闲情意致的间谍吗?鲁木克,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是怕把我绑了的消息传回到我父汗那里去吧。”

    “托娅郡主,都说你是草原上的明珠,不仅漂亮而且聪慧,看来果不其然,只是即然你都知道了,还何必多此一问呢。”鲁木克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些的颜色,只是怎么看似乎都是在嘲笑。看向杨晨东四人的时候,目光中更是多了一些玩味的意思,似乎就像是在看死人一般的看向着这四个人。

    “咳。”眼见着鲁木克和托娅你一句我一句的说着就决定了自己等人的命运。而事情从头到尾巴就没有一个人问自己的意见,杨晨东终于咳嗽了一声,以代表自己的存在。

    这一声咳嗽,果然把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在了自己的身上,杨晨东这才慢调斯理的说着,“我解释一下哈,我就是感觉到天气不错,在这里休息一下,呼吸下大自然的空气而已,我真不是间谍,所以你们一定是误会了。当然,我也不是一个多嘴的人,刚才的事情我其实已经忘记了,所以...你们应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就当我不存在就是了,好吧。”

    说着着,杨晨东还很无辜的耸了耸肩膀,然后就此重新的半躺在毛毯之上,并闭上了眼睛,当真一幅什么也看不到,就是出来呼吸新鲜空气的样子。

    杨晨东自我感觉到已经很低调了。虽然他的心中对于这个托娅郡主的身份也很好奇,鲁木克的来历一样让他起了兴趣。但他真没有打算现在就干点什么,是敌是友,总要调查一下才清楚的。在此之前,能不动手便不动手的好。

    只是他完全不知道,自己现在这般的做态,看在鲁木克眼中的时候,根本就是一种挑衅。

    什么叫做把你当成透明人,你活生生的站在那里好吧。

    托娅郡主看向着杨晨东的表态,美眸再一次的睁大,她真有些弄不懂,这个年轻的,还很帅气的公子到底是不是脑子有问题,你以为大家在一起是朋友聚会吗?鲁木克是什么人,那是杀人不眨眼的魔头呀,你这样做根本就是在刺激对方好不好,会引来无法预测的严重后果的。还是你以为自己很能打,你们一共是四个人,哦!加上刚才负责警戒的也才五个人而已,想打对方三百骑兵,那根本就是痴人说梦好吧。

    弄不清杨晨东是不是脑袋坏掉了,才说出这些话的托娅郡主感觉到事情有些棘手。鲁木克这一会已经被杨晨东的这种无视给刺激到了。这种挑衅放在他的眼中,让他很想大笑。这个汉人装扮,一身青衣的男子怕是根本不知道自己是什么人吧。希望一会被自己抓住了,砍下脑袋的时候还能够笑的出来。

    “还愣着干什么,动手抓人,反抗者杀无赦!”被激怒的鲁木克第三次发下了狠话,身后的三百骑兵也被这一喊神魂归窍。他们刚才也被杨晨东的表现给弄糊涂了,心中想着世界上怎么还有这么不知死的人。现在即然将军下了命令,当然不会在有什么客气,一个个骑着战马开始缩小着包围圈,向这大伞之下移动着。

    还有几名骑兵,很干脆的就收起了随身的马刀,扬了扬手臂,那样子分明是在向其它人说,看他一会如何空手抓活人的。

    “鲁木克,你们敢!”托娅郡主当然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了,想着因为自己要害得四个人无辜而死,她就气的满脸通红。

    只是这个时候还这样喊,自然不会有什么作用了。三百骑兵都是鲁木克带来的人,这一刻他们也只听这一个人的命令。

    四名皮肤黝黑的骑兵已经是跃跃欲试,大有下一刻就会冲上来抓人的样子。做为对手的杨晨东依然还半躺在毛毯上,连眼睛都未睁开一下,给人的感觉就似是认命了一般。

    而就是此时,骑兵正在动手的时候,突然一阵大地震颤的声音响起,小溪之水再一次起了波动。这股动静也引来了鲁木克的注意,当他不由自主的回身而望时,脸色在这一刻变得十分的难看。

    在他们的身后,一支骑兵赫然而立。他们统一身穿着漆黑的铁甲战衣,头上带着不知名的军绿头盔。头盔之下一块黑色铁制面罩将脸庞完全的挡住,让人根本看不透他们的样子的同时也闪烁出一股肃杀之气。更要命的是座下的战马,竟然全部由黑铁笼罩,即便是在马腿的位置上也只是露出了一小截而已,等于是近乎完全的包裹和保护着战马了,起到了绝对的刀枪不入之效果。

    “你...你们是谁?”鲁木克不由自主的吞咽了一口吐沫问着。虽然还没有交手,但感觉上已经告诉他,这是一支非常精锐的骑兵队伍,虽然数量还不如自己多,可若真的交手,他竟然连五成的胜算都没有。

    瓦剌地区,草原之上,何时出现武装的如此严密的一支骑兵队伍了?为何他之前一点消息都没有呢?难道说这是托娅郡主带来的,为的就是来劫杀自己吗?

    想到这里,他不由自主的将目光向托娅的身上移去,看到的是同样一脸惊讶的表情。突然间鲁木克想到了什么,目光一转连忙向大伞之下的杨晨东身上看去。很遗憾,对方依然还半躺着在睡觉,根本看不出什么不一样来。

    心中升起了大大的疑问,但鲁木克也知道,这个时候可不是问问题之时,即然敌人出现在了后方,当然要先将他们给杀掉了。“所有人注意,调转马头,准备冲锋!”

    呼拉拉!三百人的战骑迅速拨转马头,一个个抽出了马刀,做着冲锋的准备。

    “冲!”

    “杀!”

    下一刻,几乎是同时,双方各自展开了向前的攻击。

    在这一刻,喊杀声打乱了小溪旁的宁静;在这一刻,鲜血开始肆虐,冲鼻的血腥气弥漫在原本还很清新的空气之中。

    杨晨东也座了起来。此时他在无法假寐,无法在一幅无所谓的样子对待着一切,他要看一看,这支花费了重金打造的黑甲战衣拥有何等的威力,在训练有速,身经百战,军事实力极高的警卫队员手中到底又能打出一个什么样让人惊艳的战绩来。

    在杨晨东的注视下,双方的骑兵仅仅是一个冲锋便混战在了一起,然后马刀、大刀,长枪乒乒乓乓的撞击在一起,不时就会有骑兵由马上跌落下来,不时就会有一道鲜血冲天而起,不时就会有哀嚎的痛苦声传向耳中。

    很是仔细的盯着战场上看了片刻,杨晨东的嘴角翘了起来。入目之处,从战马上倒下的全是敌人。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一名警卫队员战死,甚至连受伤的都没有。

    当然,并不是说他们不会受伤,而是因为保护的太过全面了一些,让他们对起敌来根本不用考虑防守的事情,只需要挥着锋利的马刀杀人就是了。不管是自身还是战马,都拥有着绝对的保证,除非对方的刀或剑甚至是偷袭的弓箭可以射进他们面甲中的嘴巴里,双眼中。可是显然警卫队员的军事素质是相当过硬的,他们是绝对不会允许这些关键的位置成为敌人的目标所在。

    只是看了片刻之后,杨晨东就放下了心来。对于战马铁衣有了更深的认识,心中只是可惜,打造一套这样的战马铁衣需要耗费的材料太多了,若真是可以拥有一支万余这样的骑兵,那岂不真的可以横扫整个草原在无对手了呢?

    放松之下,惬意般的自倒了一杯茶水,嘴中轻言着,“还好,茶水还是温的。”

    就在杨晨东这不急不慢的喝茶过程中,三百敌人死伤已然过半,便是活着的不到那一半人,也多数受了刀伤。若非他们骑术本领的确不错的话,怕是现在已经要从马上摔落下来了。 打 赏

感谢您的赏赐! 100不嫌多 1分不嫌少! 您的支持是我最大的动力!关闭

笔趣阁-打赏 笔趣阁-打赏
微信支付                               支付宝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