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欢迎您,您可以选择[登录]或者[注册新用户]!
简体版 · 繁体版  
  •  
正文 第140章:穿上你的衣装,唱好你的歌谣,为世界之王祝贺
    醒来吧,醒来吧。

    睡美人,该醒来了。

    ……

    像是从天空的呼唤,像是暖暖的夹杂着太阳的微风吹拂在脸上,又像是和煦的阳光洒在上。

    暖意随即触发,温度随即舒适。

    懒散的魔女揉搓着睡意朦胧的大眼睛,猫式了打了个哈欠,几滴眼泪从那抹湖水中自然滑落脸庞。

    江涵抖了一下子,长长的海妖发甩来甩去,又柔顺的披在肩上,不见一根发丝掉落。

    永结眼略显迷茫的看向窗外,她眯了眯眼。

    凌晨的白芒令人舒适,微微的暖黄光芒更是令魔女睡意盎然!

    作为一个健康的魔女,江涵很确定自己应该一觉睡到下午,舒舒服服的起,吃一顿六斤重的早餐垫垫肚子,再去悠哉悠哉的去盖娅空间巡视一番,和自己的堂姐妹聊聊天,再回家和江妙看会电视,最后再和静静共进晚餐,打一会玛丽特赛车,彼此做彼此的宝搞……

    但是!

    无论!无论如何!

    作为一个健康的魔女都不可能在这样早上的时间起来!那实在是太病态了!

    她鼓着脸,不满的哼哼了一声,又抖了下子。

    只觉得气,抖,冷!

    但这阳光明媚的,又似乎不像是让人气抖冷的样子

    明媚,暖和……江涵的眼睛又不知不觉的半眯起来,气鼓鼓的脸也松懈下来,嘴角不自觉的慢慢勾起一个w型的笑容。

    刚才那个声音好好听,击中了我的好球区。

    唔,好球区扩散的有点大了,不行啊,这样不行呐……她感觉意志在云端,摇摇坠,飘飘飞,有种失重感,魔女的大脑在剥离她的意志。

    嗅着枕头上自己洗发水的清香,沉溺在柔软的大之中,没被被子覆盖的半边大腿与手臂,雪白的肌肤在阳光照拂下晶莹,又温暖。

    体内的睡意又往上蒸腾。

    就,就好像是彻夜在卫生间为肠胃不顺奋斗,从夜战至明,卫生间大门大开,迎接着走廊尽头落地窗外透入的阳光,有种神圣感,而脑海又有种‘我在大号呢’的罪恶感。

    一瞬间,如梦又似幻。

    江涵细嫩的足爪划了划单,锐利的小爪子与单发出哗啦哗啦的划动声音。

    这不像是老师用粉笔划黑板,像是扑腾在软绵绵的上的顽皮的翻滚,悦耳的声音令人思维沉淀。

    眼见她又要沉入梦境,那个温柔的呼唤声再次响起:

    “该醒来了,你该醒来了,如果你要睡,请听我说完后再考虑是否要睡……”

    嘿!梦还带连锁剧哒?

    我的魔女练习手册上可没有这种功能!

    …半梦半醒的江涵乐的差点笑出来,鼻头磕了磕枕头,w型笑容的嘴发出‘huhu’的声音,又从喉咙里挤出了一个有点像是‘五分钟’的喉音。

    咚咚咚。

    咚咚咚。

    窗外传来响声,江涵安然入眠。

    就像是,就像是数羊一样的‘咚咚咚’声音……

    咚!

    随着一声明显大了一点的声音响起,江涵整个人蹦起来,咕噜咕噜的翻到了地上,叮铃哐啷的撞了一边房里的家具,她差点把书架都撞碎了!

    一片狼藉,江涵哎呦哎呦的趴在书架下,捂着自己的腰,眼睛已经没有睡意,委屈的眼泪都快流下来了。

    她无声的发出‘嘶’的倒吸冷气的声音。

    没等她缓过劲来,书架上摇摇坠的大头书们哐当一下全部砸了下来。

    咚!

    被书淹没!

    ——窗外的人似乎也没有想到这种状况,愣住了。

    江涵从书堆里勉强爬了出来,东晃西晃的,也摇摇坠的啪嗒挂在窗边,永结泛起血光。

    她猛的推开窗,正待一声‘听我怒吼’,就被反弹回来的窗户duang的砸了额头,砰的倒地,再委屈的双手捂住通红的额头,蜷缩起来。

    嘎达……

    窗户慢慢打开,窗户外的魔女小心翼翼的往里探头,看了看她的状况。

    江涵也看见了这个魔女的长相。

    幼稚的脸蛋精致漂亮,气质温柔,灰发金瞳,正是艾琳。

    “那个……我很抱歉……”艾琳望着她,有点卡壳的说道,同时她一挥手,一道温暖的阳光魔力附了过来,缓解江涵酸痛和疼痛的地方。

    不痛了?江涵松开手,眨眨眼,下一秒钟:

    “艾琳!我凑nm!”

    “冷……”艾琳的‘静’字没说完,就被江涵眼睛通红的,双手提住领口,一把扯入了房间!

    “凑nm!凑nm!凑nm!”江涵脸蛋鼓的就像是腮帮肿胀的仓鼠,眼睛通红,一顿王八拳,就差用嘴巴去咬了!

    “冷静……”艾琳避着。

    “咕哩咕啦!”

    “冷,冷静!”艾琳熟练地双手捂脸。

    “歪比巴卜!”

    暴露了鱼人语与僵尸语好一会后,江涵才冷静下来,喘着气,瞪着一直没还手的艾琳。

    “你不说出个理由来,我今天,我,我以后就不和你玩了!不找你玩了!”江涵鼓着脸,坐到上。

    艾琳扶着站起来,第一时间赶紧把自己的头发束好,但意识到这个时候做这个事,会让别人更加火大之后,她就放弃了,直接解释道:

    “对不起,这么微妙的时间打扰你……是这样的,安洁她搞了个庆祝会……”

    “庆祝她【止事项】被人【止事项】了?”江涵冷冷的说道。

    她是万万没想到自己会遭遇到这种事。

    艾琳见她这个样子,心虚的别了别视线:

    “咳,我非常非常抱歉,关于这个点喊你起。但我十分十分的希望你能够参加,一个私人小聚会,一起玩一下,唱会歌,打会球什么的……”

    她顿了顿,又接着说道:

    “拜托了。”

    这种况即使是被人说了拜托了……也一样火大!江涵抱着:

    “这可不算是什么,什么正当理由哇!”

    “安洁没有太多的,真正的朋友。她交友圈很广,但她也确实没有什么真的朋友,所以想要搞个私人的庆祝会,邀请大家聚一聚……”艾琳说道,“而且她之前压力是真的很大,虽然都说最终魔女打比赛不行,但她天要强,这次算是憋着一口气在规则下把蔺昭君打败了,对于她来说,是个值得庆祝的事。”

    这,这个理由还行……哼!江涵鼓着脸:

    “但这家伙对我造成了困扰的事实,不会因为她多么压力大就被解除了!就像是犯了罪的人,能够因为她压力大就可以无视了吗!这和互相理解又互相温柔,结果什么都改变不了的弱智漫画剧有什么两样?”

    “所以,我会给你补偿的。”艾琳说道。

    听到她说这句话,江涵心中一瞬间是凉透了的,又有点悲哀,或者说无力愤怒的悲哀。

    就像是不小心惹火了宠物,结果给宠物投食试图安慰一样。

    假如!

    假如艾琳敢说出与‘钱’或‘物’有半个字节相同的词语,她就要和这个人绝交!

    她平和下来,盯着艾琳,闷闷说道:

    “什么补偿?”

    你敢说出钱这个字,我就和你绝交,再也不来往,还有安洁那个混蛋也是!

    艾琳沉默了一下,抓了下头发,说道:

    “一个…惩罚?作为,作为我打扰你休息的惩罚?你提出来,只要不是,不是特别的过分像是‘让最初魔女和最终魔女西湖双’这样的惩罚,我都会完成的,尽力。”

    一下子,寒冰解除。

    一下子,刺激敏锐的自尊心的匕首挪开。

    江涵只感觉到心中解放,一种喜悦与欢乐冲破的愤怒与悲哀。

    她嘴角下意识的上扬了点,又赶紧憋住,鼓着脸,强装着不开心的样子,瞪着艾琳。

    有着淑女气质的艾琳有点手无举措,似乎想要整理被扯得乱糟糟的衣服,又想整理乱糟糟的头发,但强行忍住了。

    江涵有主意了!

    “你就这样陪我去参加。”她微抬着下巴说道。

    “这样?”艾琳不解的反问道。

    江涵露出大大的笑容:

    “这样!你不准整理头发,整理衣服,就保持现在这个样子过去!反正这种私人聚会有点像是睡衣晚会,我要你就这个样子陪我参加。”

    这是对处女座的最大惩罚!

    江涵快意的看着愣住的艾琳,最初魔女阁下表抽了一下。 打 赏

感谢您的赏赐! 100不嫌多 1分不嫌少! 您的支持是我最大的动力!关闭

笔趣阁-打赏 笔趣阁-打赏
微信支付                               支付宝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