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欢迎您,您可以选择[登录]或者[注册新用户]!
简体版 · 繁体版  
  •  
正文 三十八、傅恒染病(下)
    玄天后正文卷三十八、傅恒染病金秀是真担心傅恒的身体,就好像是她之前所言的,众人来此缅甸酷热蛮夷之地,都是为了一个目标,不管这个过程是有所不同的,比如有的想要加官进爵,有的想要报效国家,有的更是想为君效忠,也有的想要发家致富。

    乌猛脱猛这些土司想着借助大玄的力量对抗缅甸贡榜王朝,减少或者是免去花马礼;桂家的少主和遗老们,想着要在缅甸这里重振基业;王连这样的从基层厮杀上来的军官,希望在缅甸建立更多的军功;普通的文官们,比如纳兰永宁还有孙士毅这种,就是要为了自己的前途,赚一些军功后可以顺利升迁,孙士毅想要名正言顺的进入中枢,而纳兰永宁显然想把这个“署理”的帽子给摘了;海兰察这种……大概就只是想要厮杀,厮杀个痛快,让自己厮杀到天荒地老;而征缅引筹备商会被金秀忽悠来砸下重金的商人们,他们只是想要赚钱,多多的赚钱;永基是要来赚取一些军功,日后可以好好的藉此安家立业;傅恒要报效皇帝的知遇之恩;士兵们是迫不得已,他们不想死在缅甸,唯一能做的就是奋勇向前,尽早把战争结束掉。

    而金秀,是为了十二阿哥永基而来此地的,这些人各怀心思,但都是共同的目标,那就是要打赢这一场战争。

    而傅恒,身为大军的统帅,是这些所有人的指望,也是大家伙觉得能够打赢缅甸之战的最深层次的依靠。

    所以金秀才会深深的失望,对着傅恒的这次生病表示巨大的失望,千万人的心思都寄托在他的身上,可偏生傅恒又生病了。

    “如今奈如何!”

    傅恒微微摇头,“这也是我的事儿,起初许是在新街淋过雨,自以为身子强健,不以为然,可后头竟然就屡次咳嗽,没想到如今竟然得了如此绝症!”傅恒听到自己个得了这病,心如死灰,原本想着要建功立业报效君恩的心思一下子凉了一半,不过他也知道这肺痨之症,虽然是绝症,但不见得会即刻发作的,“我的身子不重要,诸位,”傅恒环视众人,“接下去咱们要怎么办?这才是最关键的,纳兰公子料理了这么多的物资来,如今可不能够再耽误下去了!”

    “大帅的身子,还是要先料理好的,”金秀摇摇头,“大帅不如归国养病,如何?”

    这也是大家伙的心思,但谁也不好说出来,如今大军在外头这么久了,若是主帅骤然回去,军心必然震荡,但缓缓图之,想必问题不大,傅恒的身子要万无一失,若是他有个三长两短,没有安排好军务,不禁皇帝要暴怒,更是要让这些人都吃不了兜着走,这些其实都还不算什么,关键是怕,众人大军在外,稍有不慎,就是覆水难收的境地!

    傅恒自然不会,“不可,我乃三军统帅,如何可抛下战士们独自归国?此事不必再提!”他咳嗽了一下,“我意已决。”

    “可有良法?”孙士毅忙问金秀,“如若老弟,既然有金鸡纳霜,其余的药,也未尝没有。”

    金秀摇摇头,避而不言,没有抗生素,什么药都没有用!“孟驳亲自来了,中堂大人,他来劫掠我所运送的物资,被海兰察惊走。”

    辛标信来了!这又是一个巨大的坏消息,金秀的话语刚落,只听到对面的缅军之中发出了巨大的欢呼声,山呼万岁响彻云霄,孙士毅等人变了脸色,“他竟然亲自来了!”孙士毅喃喃,“那么咱们眼下就更要注意着了。”

    傅恒等人忙又招了海兰察进帐询问清楚,听清楚了过程,海兰察也知道轻重,虽然对着火枪兵当面的时候,从不说好话,可在傅恒众人面前,却把火枪兵的威力描述的淋漓尽致,“纳兰大人说那孟驳是被我惊走,实际上不然,是他们的象阵预备冲锋的时候,盾牌步兵已经被火枪射杀殆尽,一时间他来不及后方掩上,再加上索伦兵也未曾动手,他怕在新街鏖战太久,惊动大营这边,故此才走了。”

    所以实际上还是火枪兵能够快速利索的解决了来犯试探之敌,傅恒点点头,他是老军务,一下子就明白了火枪兵的确是有效的,“那个洋人训练的不错,虽然是第一次正面迎敌,但能够有如此的战果,也是不错,”傅恒闭目想了想,对着金秀带着一丝咨询征求她许可的语气说道,“我意再用绿营精锐来补充到火枪兵之中,也让那洋人训练出军,纳兰公子意下如何?”

    “这是十二爷的兵,多多益善是好的,”金秀点头笑道,“只是如今火枪到底不足,若是人再多些,也不够用枪的,十三行那边已经言明,这些日子,只怕是再也找不到多余的来了。”

    本来如今中外贸易也不是靠着军火来的,这些火枪什么的,都还是澳门的葡萄牙人、吕宋的荷兰人拿来好不容易淘换来的,多余的压根没有,远东现在也不是洋人们注意的重点,当然,十三行也说过了,在南洋以西有些地方的英国人也有,不过那运过来,也要些时候。

    “多多益善!”傅恒吩咐孙士毅,“告诉纳兰大人,火枪弹药除却广州采买外,神机营也要多多是运送过来,虽然不及洋人们的火枪好,但多少也是一个补充。”

    物资的充沛,让傅恒十分高兴,他原本看上去脸色极差,这会子也红润了起来,他让大家伙坐下,“征缅引这个事儿,我原本心里头还有些怀疑,怕纳兰公子你办不好,如今,却是我小瞧了你,这是我的过错,请纳兰公子不要介怀。”

    按照傅恒的身份,能够说出道歉的话来,也足够惊天动地了,金秀忙起身说不敢,“为国效忠,为中堂大人效力,为十二爷分忧,是学生的本分,万万当不起中堂大人的谬赞。”

    “那么咱们且不说这个,且说别的就是,如今精铁已到,可以铸炮了!” 打 赏

感谢您的赏赐! 100不嫌多 1分不嫌少! 您的支持是我最大的动力!关闭

笔趣阁-打赏 笔趣阁-打赏
微信支付                               支付宝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