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欢迎您,您可以选择[登录]或者[注册新用户]!
简体版 · 繁体版  
  •  
正文 849、这件事情也未必如你想象的一样
    张慕点点头,对李飞雨道:“你把手机里的视频发送到我的邮箱里去,包括视频的录制时间全部放上去,这件事,我好好想一想,明天再作判断!”

    李飞雨道:“你原来定的时间是明天傍晚的时候行动,现在多了这个视频,这个行动计划是不是要改一改?”

    张慕摇摇头:“很多东西布置得差不多了,不需要改了,不过对话要改,要把这段视频作为重点的突破口,击破那童安诚的心理防线,具体说些什么,我们再探讨一下。

    等晚上的时候,我再把你以前见过的夏青姐姐喊来,对面那个房间,原来是你姐姐跟夏青姐姐共租的,她会告诉你一些你姐姐的小动作习惯和说话的腔调、方式、口音,对了,特别是口音,你说话的时候一定要带一点秦腔。

    到时候,我们会在你的耳边放一个耳麦,你自己组织不了语言的时候,就按我们的话说。”

    李飞雨点点头:“问题不大,我小时候一直说得是本地话,到甬城很久以后才把口音改过去,可是我的甬市腔调还是不标准,秦腔反而更正宗一些。”

    张慕很想把这段视频传给李小午,让她判断一下是不是应该把这件事告诉李延河,可是想了想以后还是放弃了,毕竟李小午视闵柔若母,万一闵柔真是清白的,李小午对闵柔的想法却完全不一样了。

    第二天上午十点左右,经过一个晚上再加半个上午时间的思想斗争之后,张慕还是去找了李延河,现在杨木集团几个秘书和前台早已经对张慕熟悉,眼见张慕到来,也不敢阻挡,直接放张慕到了李延河的办公室。

    张慕也不敲门,直接推了办公室的门就进去,李延河正在里面跟人谈话,张慕认得这个人,叫钱青敏,赵红卫死后,他的岗位由周生娟继任,而这个人则接了周生娟的位置,专门担任监察以及女工等等主管工作。

    两人都有点愣愣地看着张慕,李延河对张慕的不礼貌有点不高兴,而这位继任者知道张慕与李延河的关系,李延河不发话,她也不敢吭声。

    张慕对李延河让他出去的眼神视若无睹,反而对钱青敏道:“钱总,有急事要与李董商量,如果你有什么事,改到明天再说。”

    这下钱青敏是真的愣了,张慕就算再牛皮,也不该牛到这种程度吧,不过她也不敢拒绝,只是转过头看看李延河,李延河看看张慕,张慕的脸色极度阴沉,他明白一定发生了特别大的事情,于是他微微向钱青敏点点头。

    钱青敏没有办法,只好拿起笔记本,跟李延河告辞一声转身出去了,谁知道,她还没到门口,张慕又说道:“钱总,你跟罗秘书说一下,把李董今天所有的约会全部都取消掉,就算杨木地震了,也不准把一个人一个电话放进来。”

    钱青敏更加愣了,她又转过头看了看李延河,李延河又向她示了个意,她赶紧去执行了。

    而她的概念中,开始给张慕重新打上了标签,以后宁可当面骂李延河,绝对不可以在背后得罪这个张慕,这才真正是传说中的霸气无双!

    钱青敏一走,李延河就直接黑了脸:“张慕你搞什么,你当这是什么地方啊?钱青敏是什么人你知道吗?人家好歹班子成员,比你高着好几级呢,有你这种态度的吗?”

    张慕不理他,直接去开了电脑,然后去打开自己的邮箱,中间他又嫌李延河坐着碍事,直接把他连同椅子一起给推开了。

    这下李延河更加气恼,但却更加担心,他深知张慕不是这么无理取闹的人,现在这样的举动,说明确实发生了了不得的大事。

    张慕把自己邮箱中的视频文件下载下来,可是却无法打开,原来李延河平时极少用电脑,电脑中连视频播放软件都没有,而系统自带的软件又无法打开这个视频文件。

    张慕只好又下载了一个视频播放软件,一边打开,一边道:“这是我无意中发现的小雪所拍摄的最后一个视频软件,我先去门口,你把视频文件看完,看完了,你认为可以见我的时候,再把我喊进来。”

    他也不管李延河是否同意,直接把喇叭的音量调到最大,又把电脑屏慕推到李延河面前,然后抓起李延河桌子上的香烟和打火机,走出门去。

    不管怎么样,李延河是他父亲最好的生死兄弟,而视频中的男女是李延河的妻子和最好的朋友,张慕作为小辈,不愿意也不忍见到李延河可能失控的情绪,还是等到李延河在里面发泻完情绪再进去。

    他把李延河在外间的秘书也赶了出去,关上了外间的门,站在门口点了一根烟慢慢地抽着,没多久就传来了里面砰砰砰地声音。

    与李延河隔得最近的周生娟和刘传铸听到了声音,先后想要过来察看,张慕用夹着香烟的手对俩人挥了挥,两人都识趣了回到了办公室,还把房门关了起来,然后各自打电话禁止把人再放到十三楼来,瞬间,整个十三楼都鸦雀无声。

    张慕只听到里面最后传来极响的一声以后,终于安静了下来,他看看手表上的时间,视频应该已经播放完了,李延河的情绪也应该挥发得差不多了。

    他重新推开了门,里面已经是一片狼藉,就连那个电脑显示屏,也掉到了地上,桌子上只留下一柄军刺,但是这柄军刺没有放在架子上,而是直直地插进了桌面。

    李延河呆呆地坐在椅子上,脸上有泪流下的痕迹,眼睛都茫然没有表情,他的手依然捏在军刺的柄上,捏得如此之紧,有鲜血从他的手指缝留下来,应该是用力过猛,手掌在枪环上划破了。

    张慕慢慢走上前,把他的手从枪刺上分开,又拿纸巾按住了他手上的伤口,让他自己拿拳头捏住了,然后他艰难的把军刺从桌子上拔下来,重新装到了架子上,放到了一边。

    他又把显示器从地上搬起来,重新接上线,显示器的质量很好,这样摔过以后依然没有坏,很快就显示出图像来。

    整个过程中李延河始终都没有发出半声声音,也没有移动,只是像一条渴死的鱼一样斜张着嘴巴,连呼吸都显得很微弱。

    张慕从一旁的茶水架上另外拿过一个杯子,少许倒上了一些水,放到李延河的手中,然后道:“三叔,你先别激动,这件事情也未必如你想象的一样。”

    他把李飞雨给他的分析的话再复述了一遍,又把李飞雨的疑点也说了一遍,李延河的眼中才渐渐有了反应,猛然间他抓住了张慕的手:“小慕,你说的一切都是真的吗?他们之间真的没有什么吗?”

    张慕劝慰道:“虽然小姨的有些举动确实欠妥,但是一定要说两人之间有什么奸情,却也不能确证,过去的一年,我一直在找人监视童安诚,他与小姨之间只见了六次面,而且每一次的时间都不超过三个小时,理论上说不像是有那个什么的关系。”

    李延河茫然道:“我知道他们在一起做生意,也知道童安诚一直对你小姨有感情,还知道他们两个偶尔会秘密聚会,也怀疑他们两个人之间可能会有暧昧。

    但是我绝没想到他们早就有了这样的举动,更没想到他们会在童年结婚的时候搞这样的动作。

    你小姨明明和童安诚在酒店的房间里,却把我骗到了御天园,等我回来的时候,小雪就被人撞死了,她的死一定跟这段视频有关。”

    张慕道:“三叔,我一直很犹豫要不要把这段视频给你看,想了很久以后,我还是决定告诉你。

    我们先不管责任如何追究,要不要给小雪报仇,但是关于小雪被杀的真相,我们必须搞清楚。

    还有,不管小姨和童安诚之间到底有没有发生什么,你和小姨还有童安诚之间的关系必须要搞清楚,生意就是生意,感情就是感情,绝对不可以混为一谈,我不能让你被人家看笑话。”

    李延河心里烦乱异常,方寸全乱,只能茫然问道:“小慕,我应该怎么做?”

    张慕吸了一口气,然后道:“最简单的方法,直来直去,你把这段视频带回家,让小姨给一个解释,然后让她下一个决定,作一个选择,也作一个保证,然后我们再决定下一步应该怎么做。”

    李延河点点头:“小慕,你说的对,这两年来,因为一件事情,我沉默的太多,也退让的太多,我总以为真相不会这么糟糕,现在看来我错了。

    得确,最好的办法,是直接问你小姨,不管最后怎么处理,首先应该给小雪一个交代,还事实一个真相,不然小雪也好,玉霞也好,都不可能瞑目。”

    张慕关切地道:“三叔,你现在的身体怎么样,能顶得住吗?上次我把你气住院了。”

    李延河摇摇头:“小慕,我一直希望息事宁人,但是我并不是怕事之人,事情既然来了,我就会正面面对,不管怎么样,我都会撑下去,我还要照顾你,我还有一个叫李飞雨的女儿,我不会倒下去的。”

    </br>

    </br> 打 赏

感谢您的赏赐! 100不嫌多 1分不嫌少! 您的支持是我最大的动力!关闭

笔趣阁-打赏 笔趣阁-打赏
微信支付                               支付宝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