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返回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两千一百五十三章 先知出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面对行来的泰坦巨人,被坚韧巨网束缚住的维奥斯,没有任何抵抗的方法,只能眼睁睁看着攻击的袭来。

    巨手猛烈轰击在维奥斯的身上,当中传来的可怕巨力,直接将他扫飞出去,口中不断喷涌着鲜血。

    “嗯?”

    一旁,似乎是发现了什么,被众多军团成员牢牢保护的西恩将眉头微微皱起,身体快步向前走了几步。

    如果西恩没有记错的话,嘴向着那名巨人所下达的命令,分明是直接将那名大恶魔击杀,最好是直接将其拍成肉饼,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直接从地面横扫。

    维奥斯在空中划过一道血色的弧线,浑身的骨骼不知道断了多少,就这么落在远处。他的身体在地上砸出了一个小坑,饶是如此,维奥斯依然活着,他猛地喷出一口鲜血,随即调动起全身的力气,挣扎着从坑中站起身来。

    “卡伦达……这一次多谢你了。”

    望着远处的巨人,维奥斯缓缓说道。泰坦巨人的攻击来临时,他明显感到,泰坦巨人改变了攻击的方式,从原本的必杀一击,变成了全力将他击飞,令他身受重伤的同时,也让他越过一众恶魔的包围,来到了最想抵达的位置。

    “嘴,为什么会这样?”

    一旁,西恩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有些惊疑地问道。

    “你这个蠢货,你算错了爱情魔药的计量,像那样的巨人,你兑出来的那桶魔药根本不够。”熟悉的声音,再一次从西恩耳边响起,但在这一次,声音中多出了不少斥责的意味。

    西恩将头抬起,却见泰坦巨人露出挣扎的神情,他俯下身,猛烈挥动双手,在地面上犁出深深的沟壑,所有处在他身旁的军团成员,在这一刻算是倒了大霉,在惨叫声中被巨手直接碾碎。

    “快把这些魔药给他灌下去!”情况紧急,西恩来不及多想,赶忙从空间戒指中,再度取出了一大桶魔药,那本来是为了控制巨型生物而调兑出来的,没想到现在便在泰坦巨人的身上用去了两大桶。

    附近的大恶魔纷纷领命,由两名大恶魔在前方的空中吸引卡伦达的视线,另外的大恶魔将魔药桶抬起,找准机会,沿着泰坦巨人的嘴角,割开了他的整个面皮,这才将桶中的魔药灌入。

    在这个过程中,泰坦巨人的注意,也从飞舞中的两名大恶魔,转移到了一旁身着彩袍的西恩身上,不顾周围的其他军团成员,就这么直接向西恩冲了过来。

    这一发现,也令西恩一阵恐慌,好在执行命令的大恶魔,及时将桶中的魔药灌下,这才令泰坦巨人停下脚步,最终倒在了西恩脚下。

    惊魂未定的西恩,深深的喘着粗气,他差一点就被那名泰坦巨人踩在脚下,看着那名摔倒在地的泰坦巨人,他的面庞右侧已经被完全割裂,但他却像是根本感受不到一样,眼睛直直地看着自己。

    “不愧是爱情魔药,它能让人在不惧疼痛的同时,也变得麻木不堪。”西恩耳边,一阵悠闲的打趣声传了过来。

    />

    “嘴,你说的没错……”

    西恩的话刚说到一半,便神情一怔,他突然意识到,那并不是嘴的声音,而是一个陌生的女声。

    循声望去的,西恩的面色顿时难看起来,他看到了一脸怒意的维奥斯,以及他身前的一名女子。

    “小心一点,她和你之前遇到的那些生物都不同……她给了我一种熟悉的感觉。”

    嘴的提示声,也让西恩安心不少,不过真正让西恩感到惊讶的,还是嘴所提到的那些内容。

    “也就是说,她认识曾经的你?那不是说明,我们能够向她寻求帮助?”西恩似乎想到了什么,面露兴奋之色,同时主动说道。

    “不……她给我一种不好的感觉,你最好不要提及我的存在。”

    咯吱咯吱的声音,伴随着嘴的话语,传到了西恩耳中,如果西恩没有听错的话,那分明是牙关打颤的声音。嘴的反应,也让西恩微微一愣,没想到在他印象中,那对于魔药无所不知,有着强大力量的嘴,竟然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你是从哪学来的这种魔药?我记得这好像是情欲君王的配方。”

    正当西恩微微愣神间,他的耳边再度传来了女子的询问声,那人似乎对他手中的魔药十分感兴趣。

    面对那人的询问,西恩沉默不语。

    “伟大的贪婪君王,那人自称岛主,用您提到的那种魔药,控制了岛上的其他军团成员,请您不吝出手,狠狠惩罚他们。”一旁,维奥斯高声道。

    听着那名女子的名号,附近的一众军团成员纷纷变色,从地狱中到来的他们,深深明白君王的意味。

    “你叫我什么?”然而,面对维奥斯的请求,鼻翼如钩的女子却露出无奈的神色:“你刚才叫我什么?”

    “贪婪君王。”维奥斯愣了片刻,但还是迅速说道。

    “按照你的称呼,身为贪婪君王,我非但不会惩罚他们,反而还应该为他们心中的贪婪,对他们进行嘉奖,不是吗?”她扬了扬眉,说道。

    听她这么说,维奥斯顿时愣住了,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而她则是伸出手,在维奥斯的脸上拍了拍:“所以,不要叫我那个名字,现在的我,只是这里的一名先知。”

    “先知……”

    维奥斯还没有多说什么,却见她将手举起,下一刻,猛烈的惊呼声,从其他军团成员口中传了过来。

    维奥斯惊讶地看见,在这一刻,那些军团成员纷纷沉入地下。与其说是沉入,倒不如说融入更为合适,他们的身体正一点点和大地交融,从脚开始一点点的融化,身体缓缓消失不见。

    最后出现在维奥斯面前的,是一地惊慌失措的面孔,那些军团成员,包括西恩,包括卡伦达,在这一刻都完全与大地融为一体,他们的脸庞残留在地面上,这也是他们最后所能留下的,就连声音也无法发出。

    />

    “嘴,你说的没错……”

    西恩的话刚说到一半,便神情一怔,他突然意识到,那并不是嘴的声音,而是一个陌生的女声。

    循声望去的,西恩的面色顿时难看起来,他看到了一脸怒意的维奥斯,以及他身前的一名女子。

    “小心一点,她和你之前遇到的那些生物都不同……她给了我一种熟悉的感觉。”

    嘴的提示声,也让西恩安心不少,不过真正让西恩感到惊讶的,还是嘴所提到的那些内容。

    “也就是说,她认识曾经的你?那不是说明,我们能够向她寻求帮助?”西恩似乎想到了什么,面露兴奋之色,同时主动说道。

    “不……她给我一种不好的感觉,你最好不要提及我的存在。”

    咯吱咯吱的声音,伴随着嘴的话语,传到了西恩耳中,如果西恩没有听错的话,那分明是牙关打颤的声音。嘴的反应,也让西恩微微一愣,没想到在他印象中,那对于魔药无所不知,有着强大力量的嘴,竟然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你是从哪学来的这种魔药?我记得这好像是情欲君王的配方。”

    正当西恩微微愣神间,他的耳边再度传来了女子的询问声,那人似乎对他手中的魔药十分感兴趣。

    面对那人的询问,西恩沉默不语。

    “伟大的贪婪君王,那人自称岛主,用您提到的那种魔药,控制了岛上的其他军团成员,请您不吝出手,狠狠惩罚他们。”一旁,维奥斯高声道。

    听着那名女子的名号,附近的一众军团成员纷纷变色,从地狱中到来的他们,深深明白君王的意味。

    “你叫我什么?”然而,面对维奥斯的请求,鼻翼如钩的女子却露出无奈的神色:“你刚才叫我什么?”

    “贪婪君王。”维奥斯愣了片刻,但还是迅速说道。

    “按照你的称呼,身为贪婪君王,我非但不会惩罚他们,反而还应该为他们心中的贪婪,对他们进行嘉奖,不是吗?”她扬了扬眉,说道。

    听她这么说,维奥斯顿时愣住了,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而她则是伸出手,在维奥斯的脸上拍了拍:“所以,不要叫我那个名字,现在的我,只是这里的一名先知。”

    “先知……”

    维奥斯还没有多说什么,却见她将手举起,下一刻,猛烈的惊呼声,从其他军团成员口中传了过来。

    维奥斯惊讶地看见,在这一刻,那些军团成员纷纷沉入地下。与其说是沉入,倒不如说融入更为合适,他们的身体正一点点和大地交融,从脚开始一点点的融化,身体缓缓消失不见。

    最后出现在维奥斯面前的,是一地惊慌失措的面孔,那些军团成员,包括西恩,包括卡伦达,在这一刻都完全与大地融为一体,他们的脸庞残留在地面上,这也是他们最后所能留下的,就连声音也无法发出。

    />

    “嘴,你说的没错……”

    西恩的话刚说到一半,便神情一怔,他突然意识到,那并不是嘴的声音,而是一个陌生的女声。

    循声望去的,西恩的面色顿时难看起来,他看到了一脸怒意的维奥斯,以及他身前的一名女子。

    “小心一点,她和你之前遇到的那些生物都不同……她给了我一种熟悉的感觉。”

    嘴的提示声,也让西恩安心不少,不过真正让西恩感到惊讶的,还是嘴所提到的那些内容。

    “也就是说,她认识曾经的你?那不是说明,我们能够向她寻求帮助?”西恩似乎想到了什么,面露兴奋之色,同时主动说道。

    “不……她给我一种不好的感觉,你最好不要提及我的存在。”

    咯吱咯吱的声音,伴随着嘴的话语,传到了西恩耳中,如果西恩没有听错的话,那分明是牙关打颤的声音。嘴的反应,也让西恩微微一愣,没想到在他印象中,那对于魔药无所不知,有着强大力量的嘴,竟然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你是从哪学来的这种魔药?我记得这好像是情欲君王的配方。”

    正当西恩微微愣神间,他的耳边再度传来了女子的询问声,那人似乎对他手中的魔药十分感兴趣。

    面对那人的询问,西恩沉默不语。

    “伟大的贪婪君王,那人自称岛主,用您提到的那种魔药,控制了岛上的其他军团成员,请您不吝出手,狠狠惩罚他们。”一旁,维奥斯高声道。

    听着那名女子的名号,附近的一众军团成员纷纷变色,从地狱中到来的他们,深深明白君王的意味。

    “你叫我什么?”然而,面对维奥斯的请求,鼻翼如钩的女子却露出无奈的神色:“你刚才叫我什么?”

    “贪婪君王。”维奥斯愣了片刻,但还是迅速说道。

    “按照你的称呼,身为贪婪君王,我非但不会惩罚他们,反而还应该为他们心中的贪婪,对他们进行嘉奖,不是吗?”她扬了扬眉,说道。

    听她这么说,维奥斯顿时愣住了,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而她则是伸出手,在维奥斯的脸上拍了拍:“所以,不要叫我那个名字,现在的我,只是这里的一名先知。”

    “先知……”

    维奥斯还没有多说什么,却见她将手举起,下一刻,猛烈的惊呼声,从其他军团成员口中传了过来。

    维奥斯惊讶地看见,在这一刻,那些军团成员纷纷沉入地下。与其说是沉入,倒不如说融入更为合适,他们的身体正一点点和大地交融,从脚开始一点点的融化,身体缓缓消失不见。

    最后出现在维奥斯面前的,是一地惊慌失措的面孔,那些军团成员,包括西恩,包括卡伦达,在这一刻都完全与大地融为一体,他们的脸庞残留在地面上,这也是他们最后所能留下的,就连声音也无法发出。

    />

    “嘴,你说的没错……”

    西恩的话刚说到一半,便神情一怔,他突然意识到,那并不是嘴的声音,而是一个陌生的女声。

    循声望去的,西恩的面色顿时难看起来,他看到了一脸怒意的维奥斯,以及他身前的一名女子。

    “小心一点,她和你之前遇到的那些生物都不同……她给了我一种熟悉的感觉。”

    嘴的提示声,也让西恩安心不少,不过真正让西恩感到惊讶的,还是嘴所提到的那些内容。

    “也就是说,她认识曾经的你?那不是说明,我们能够向她寻求帮助?”西恩似乎想到了什么,面露兴奋之色,同时主动说道。

    “不……她给我一种不好的感觉,你最好不要提及我的存在。”

    咯吱咯吱的声音,伴随着嘴的话语,传到了西恩耳中,如果西恩没有听错的话,那分明是牙关打颤的声音。嘴的反应,也让西恩微微一愣,没想到在他印象中,那对于魔药无所不知,有着强大力量的嘴,竟然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你是从哪学来的这种魔药?我记得这好像是情欲君王的配方。”

    正当西恩微微愣神间,他的耳边再度传来了女子的询问声,那人似乎对他手中的魔药十分感兴趣。

    面对那人的询问,西恩沉默不语。

    “伟大的贪婪君王,那人自称岛主,用您提到的那种魔药,控制了岛上的其他军团成员,请您不吝出手,狠狠惩罚他们。”一旁,维奥斯高声道。

    听着那名女子的名号,附近的一众军团成员纷纷变色,从地狱中到来的他们,深深明白君王的意味。

    “你叫我什么?”然而,面对维奥斯的请求,鼻翼如钩的女子却露出无奈的神色:“你刚才叫我什么?”

    “贪婪君王。”维奥斯愣了片刻,但还是迅速说道。

    “按照你的称呼,身为贪婪君王,我非但不会惩罚他们,反而还应该为他们心中的贪婪,对他们进行嘉奖,不是吗?”她扬了扬眉,说道。

    听她这么说,维奥斯顿时愣住了,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而她则是伸出手,在维奥斯的脸上拍了拍:“所以,不要叫我那个名字,现在的我,只是这里的一名先知。”

    “先知……”

    维奥斯还没有多说什么,却见她将手举起,下一刻,猛烈的惊呼声,从其他军团成员口中传了过来。

    维奥斯惊讶地看见,在这一刻,那些军团成员纷纷沉入地下。与其说是沉入,倒不如说融入更为合适,他们的身体正一点点和大地交融,从脚开始一点点的融化,身体缓缓消失不见。

    最后出现在维奥斯面前的,是一地惊慌失措的面孔,那些军团成员,包括西恩,包括卡伦达,在这一刻都完全与大地融为一体,他们的脸庞残留在地面上,这也是他们最后所能留下的,就连声音也无法发出。

    />

    “嘴,你说的没错……”

    西恩的话刚说到一半,便神情一怔,他突然意识到,那并不是嘴的声音,而是一个陌生的女声。

    循声望去的,西恩的面色顿时难看起来,他看到了一脸怒意的维奥斯,以及他身前的一名女子。

    “小心一点,她和你之前遇到的那些生物都不同……她给了我一种熟悉的感觉。”

    嘴的提示声,也让西恩安心不少,不过真正让西恩感到惊讶的,还是嘴所提到的那些内容。

    “也就是说,她认识曾经的你?那不是说明,我们能够向她寻求帮助?”西恩似乎想到了什么,面露兴奋之色,同时主动说道。

    “不……她给我一种不好的感觉,你最好不要提及我的存在。”

    咯吱咯吱的声音,伴随着嘴的话语,传到了西恩耳中,如果西恩没有听错的话,那分明是牙关打颤的声音。嘴的反应,也让西恩微微一愣,没想到在他印象中,那对于魔药无所不知,有着强大力量的嘴,竟然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你是从哪学来的这种魔药?我记得这好像是情欲君王的配方。”

    正当西恩微微愣神间,他的耳边再度传来了女子的询问声,那人似乎对他手中的魔药十分感兴趣。

    面对那人的询问,西恩沉默不语。

    “伟大的贪婪君王,那人自称岛主,用您提到的那种魔药,控制了岛上的其他军团成员,请您不吝出手,狠狠惩罚他们。”一旁,维奥斯高声道。

    听着那名女子的名号,附近的一众军团成员纷纷变色,从地狱中到来的他们,深深明白君王的意味。

    “你叫我什么?”然而,面对维奥斯的请求,鼻翼如钩的女子却露出无奈的神色:“你刚才叫我什么?”

    “贪婪君王。”维奥斯愣了片刻,但还是迅速说道。

    “按照你的称呼,身为贪婪君王,我非但不会惩罚他们,反而还应该为他们心中的贪婪,对他们进行嘉奖,不是吗?”她扬了扬眉,说道。

    听她这么说,维奥斯顿时愣住了,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而她则是伸出手,在维奥斯的脸上拍了拍:“所以,不要叫我那个名字,现在的我,只是这里的一名先知。”

    “先知……”

    维奥斯还没有多说什么,却见她将手举起,下一刻,猛烈的惊呼声,从其他军团成员口中传了过来。

    维奥斯惊讶地看见,在这一刻,那些军团成员纷纷沉入地下。与其说是沉入,倒不如说融入更为合适,他们的身体正一点点和大地交融,从脚开始一点点的融化,身体缓缓消失不见。

    最后出现在维奥斯面前的,是一地惊慌失措的面孔,那些军团成员,包括西恩,包括卡伦达,在这一刻都完全与大地融为一体,他们的脸庞残留在地面上,这也是他们最后所能留下的,就连声音也无法发出。

    />

    “嘴,你说的没错……”

    西恩的话刚说到一半,便神情一怔,他突然意识到,那并不是嘴的声音,而是一个陌生的女声。

    循声望去的,西恩的面色顿时难看起来,他看到了一脸怒意的维奥斯,以及他身前的一名女子。

    “小心一点,她和你之前遇到的那些生物都不同……她给了我一种熟悉的感觉。”

    嘴的提示声,也让西恩安心不少,不过真正让西恩感到惊讶的,还是嘴所提到的那些内容。

    “也就是说,她认识曾经的你?那不是说明,我们能够向她寻求帮助?”西恩似乎想到了什么,面露兴奋之色,同时主动说道。

    “不……她给我一种不好的感觉,你最好不要提及我的存在。”

    咯吱咯吱的声音,伴随着嘴的话语,传到了西恩耳中,如果西恩没有听错的话,那分明是牙关打颤的声音。嘴的反应,也让西恩微微一愣,没想到在他印象中,那对于魔药无所不知,有着强大力量的嘴,竟然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你是从哪学来的这种魔药?我记得这好像是情欲君王的配方。”

    正当西恩微微愣神间,他的耳边再度传来了女子的询问声,那人似乎对他手中的魔药十分感兴趣。

    面对那人的询问,西恩沉默不语。

    “伟大的贪婪君王,那人自称岛主,用您提到的那种魔药,控制了岛上的其他军团成员,请您不吝出手,狠狠惩罚他们。”一旁,维奥斯高声道。

    听着那名女子的名号,附近的一众军团成员纷纷变色,从地狱中到来的他们,深深明白君王的意味。

    “你叫我什么?”然而,面对维奥斯的请求,鼻翼如钩的女子却露出无奈的神色:“你刚才叫我什么?”

    “贪婪君王。”维奥斯愣了片刻,但还是迅速说道。

    “按照你的称呼,身为贪婪君王,我非但不会惩罚他们,反而还应该为他们心中的贪婪,对他们进行嘉奖,不是吗?”她扬了扬眉,说道。

    听她这么说,维奥斯顿时愣住了,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而她则是伸出手,在维奥斯的脸上拍了拍:“所以,不要叫我那个名字,现在的我,只是这里的一名先知。”

    “先知……”

    维奥斯还没有多说什么,却见她将手举起,下一刻,猛烈的惊呼声,从其他军团成员口中传了过来。

    维奥斯惊讶地看见,在这一刻,那些军团成员纷纷沉入地下。与其说是沉入,倒不如说融入更为合适,他们的身体正一点点和大地交融,从脚开始一点点的融化,身体缓缓消失不见。

    最后出现在维奥斯面前的,是一地惊慌失措的面孔,那些军团成员,包括西恩,包括卡伦达,在这一刻都完全与大地融为一体,他们的脸庞残留在地面上,这也是他们最后所能留下的,就连声音也无法发出。

    />

    “嘴,你说的没错……”

    西恩的话刚说到一半,便神情一怔,他突然意识到,那并不是嘴的声音,而是一个陌生的女声。

    循声望去的,西恩的面色顿时难看起来,他看到了一脸怒意的维奥斯,以及他身前的一名女子。

    “小心一点,她和你之前遇到的那些生物都不同……她给了我一种熟悉的感觉。”

    嘴的提示声,也让西恩安心不少,不过真正让西恩感到惊讶的,还是嘴所提到的那些内容。

    “也就是说,她认识曾经的你?那不是说明,我们能够向她寻求帮助?”西恩似乎想到了什么,面露兴奋之色,同时主动说道。

    “不……她给我一种不好的感觉,你最好不要提及我的存在。”

    咯吱咯吱的声音,伴随着嘴的话语,传到了西恩耳中,如果西恩没有听错的话,那分明是牙关打颤的声音。嘴的反应,也让西恩微微一愣,没想到在他印象中,那对于魔药无所不知,有着强大力量的嘴,竟然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你是从哪学来的这种魔药?我记得这好像是情欲君王的配方。”

    正当西恩微微愣神间,他的耳边再度传来了女子的询问声,那人似乎对他手中的魔药十分感兴趣。

    面对那人的询问,西恩沉默不语。

    “伟大的贪婪君王,那人自称岛主,用您提到的那种魔药,控制了岛上的其他军团成员,请您不吝出手,狠狠惩罚他们。”一旁,维奥斯高声道。

    听着那名女子的名号,附近的一众军团成员纷纷变色,从地狱中到来的他们,深深明白君王的意味。

    “你叫我什么?”然而,面对维奥斯的请求,鼻翼如钩的女子却露出无奈的神色:“你刚才叫我什么?”

    “贪婪君王。”维奥斯愣了片刻,但还是迅速说道。

    “按照你的称呼,身为贪婪君王,我非但不会惩罚他们,反而还应该为他们心中的贪婪,对他们进行嘉奖,不是吗?”她扬了扬眉,说道。

    听她这么说,维奥斯顿时愣住了,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而她则是伸出手,在维奥斯的脸上拍了拍:“所以,不要叫我那个名字,现在的我,只是这里的一名先知。”

    “先知……”

    维奥斯还没有多说什么,却见她将手举起,下一刻,猛烈的惊呼声,从其他军团成员口中传了过来。

    维奥斯惊讶地看见,在这一刻,那些军团成员纷纷沉入地下。与其说是沉入,倒不如说融入更为合适,他们的身体正一点点和大地交融,从脚开始一点点的融化,身体缓缓消失不见。

    最后出现在维奥斯面前的,是一地惊慌失措的面孔,那些军团成员,包括西恩,包括卡伦达,在这一刻都完全与大地融为一体,他们的脸庞残留在地面上,这也是他们最后所能留下的,就连声音也无法发出。

    />

    “嘴,你说的没错……”

    西恩的话刚说到一半,便神情一怔,他突然意识到,那并不是嘴的声音,而是一个陌生的女声。

    循声望去的,西恩的面色顿时难看起来,他看到了一脸怒意的维奥斯,以及他身前的一名女子。

    “小心一点,她和你之前遇到的那些生物都不同……她给了我一种熟悉的感觉。”

    嘴的提示声,也让西恩安心不少,不过真正让西恩感到惊讶的,还是嘴所提到的那些内容。

    “也就是说,她认识曾经的你?那不是说明,我们能够向她寻求帮助?”西恩似乎想到了什么,面露兴奋之色,同时主动说道。

    “不……她给我一种不好的感觉,你最好不要提及我的存在。”

    咯吱咯吱的声音,伴随着嘴的话语,传到了西恩耳中,如果西恩没有听错的话,那分明是牙关打颤的声音。嘴的反应,也让西恩微微一愣,没想到在他印象中,那对于魔药无所不知,有着强大力量的嘴,竟然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你是从哪学来的这种魔药?我记得这好像是情欲君王的配方。”

    正当西恩微微愣神间,他的耳边再度传来了女子的询问声,那人似乎对他手中的魔药十分感兴趣。

    面对那人的询问,西恩沉默不语。

    “伟大的贪婪君王,那人自称岛主,用您提到的那种魔药,控制了岛上的其他军团成员,请您不吝出手,狠狠惩罚他们。”一旁,维奥斯高声道。

    听着那名女子的名号,附近的一众军团成员纷纷变色,从地狱中到来的他们,深深明白君王的意味。

    “你叫我什么?”然而,面对维奥斯的请求,鼻翼如钩的女子却露出无奈的神色:“你刚才叫我什么?”

    “贪婪君王。”维奥斯愣了片刻,但还是迅速说道。

    “按照你的称呼,身为贪婪君王,我非但不会惩罚他们,反而还应该为他们心中的贪婪,对他们进行嘉奖,不是吗?”她扬了扬眉,说道。

    听她这么说,维奥斯顿时愣住了,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而她则是伸出手,在维奥斯的脸上拍了拍:“所以,不要叫我那个名字,现在的我,只是这里的一名先知。”

    “先知……”

    维奥斯还没有多说什么,却见她将手举起,下一刻,猛烈的惊呼声,从其他军团成员口中传了过来。

    维奥斯惊讶地看见,在这一刻,那些军团成员纷纷沉入地下。与其说是沉入,倒不如说融入更为合适,他们的身体正一点点和大地交融,从脚开始一点点的融化,身体缓缓消失不见。

    最后出现在维奥斯面前的,是一地惊慌失措的面孔,那些军团成员,包括西恩,包括卡伦达,在这一刻都完全与大地融为一体,他们的脸庞残留在地面上,这也是他们最后所能留下的,就连声音也无法发出。( 都市文学 www.dswx.org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