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欢迎您,您可以选择[登录]或者[注册新用户]!
简体版 · 繁体版  
  •  
正文 第一**章 夜探
    阴魂一般都出现在晚上,特别是漆黑的没有带一丝月光的夜晚。

    晚上,阴气最重。

    ……

    当周平重新恢复灵台清明,宛如大病一场,精神萎靡,与之同时,脑袋忽冷忽热,令他感觉到头痛如裂的痛苦。

    要知道如今周平三团阳火护身,经脉中充斥的九阳真气,可以说是浑身上下就如金刚琉璃体,百邪不侵的地步。

    没想到这次阴沟里差点翻船。

    看来到任何时候都不能有小觑之心。

    虚心使人进步,骄傲使人落后!

    新手村也有可能隐藏着**oss!

    周平立刻离开那滩水渍,重新走回阳光照射充足的空地之上,脑袋里的那种阴冷,冰冷之感,这才稍稍好转了些。

    但精神依旧萎靡,脑袋还在忽冷忽热像是要爆炸。

    周平脸色微变,他知道,他这是惊了魂,只是一滩留下的水渍,就有这么强烈的怨气…是那个夜晚在王铮家门口找相公的那个人吗?

    昨晚是这个女人,一直站在李彭家的窗外,向屋内偷窥吗?

    还有这种怨气…即便是惨死于腰斩的怨尸,也不可能这么强烈的怨气。

    可到底是怎样的经历,令这个女人产生如此强烈的怨气?居然连在白天,都有这么强烈的怨气,差点让他阴沟里翻船。

    是什么样的执念让她有如今这么强的怨气。

    是她的那个相公么?

    相公这个说法,明显古代妻子对丈夫的称呼!

    也有可能是另一种职业。

    在古代相公就是一种男娼。相公集中的地方叫做相公堂子。迄今在京都附近还能寻得这么个胡同。古时候在京城里面,逛相公是冠冕堂皇的,不算犯法。

    曲巷趋香车,隐约雏伶貌似花,

    应怕路人争看杀,垂帘一幅子儿纱。

    把一个乘子儿纱香车招摇过市的相公,写得娇如雏妓、呼之欲出。

    一些面目较好的男童伶,打扮得油头粉面,终日娇声细语地充当类似男娼的角色,在堂子里接待那些有“龙阳之癖”的“风雅人士”,郁酒承欢,调笑取乐。

    这些相公娇柔作态,以身相许,大捧唱西皮二簧的红角男旦和有权有势的大佬馆,彼此之间还要拿班坐科、争风吃醋,造成绯闻不断。

    扯远了……

    而现在明显是现代社会。

    所以不可能出现这种情况,即使有男男,也是你情我愿的恋人关系……

    ……

    ……

    此时的周平,脸色依旧还有些不正常的病态般苍白。

    同时,周平又不由庆幸,还好他这次碰到的,只是一股残留怨气,如果这个鬼物在白天出现依然那么恐怖,那才是真正的大恐。

    是这个鬼物的实力体现。

    最少是祸斗级别。

    万一自己幸运是一头修罗鬼,那么自己估计要吃不了兜着走!

    呼!

    周平虚张双手,掌心冲出祭祀太阳真火,要是一般的水渍,早就已经烤干,这摊水渍竟然让周平烧烤了几分钟后才慢慢干枯。

    右手虚空一斩。

    竹林成片的倒下,仿佛被镰刀割断的一样。

    要不然,竹林常年遮蔽阳光,已经让那片地方的阴气有些重。

    普通人接近那块地方,绝对承受不了那股怨气。

    要知道就连他都险些在阴沟里翻船。

    随后,周平离开李彭家。

    就在周平离开时,距李彭家最近的一户村民,见到周平是从李彭家方向走来时,居然吓得直接躲回屋内。

    砰!重重关上大门。

    但周平能感觉到,随着他的离开,在那扇门后一直有对目光,死死注视着他的远去。

    但是周平没有在这个人身上感觉到阴气。

    但是那仇恨的眼神又当做何解……

    周平并未理会背后偷偷看着他的目光,他一路上一边行走,一边在思考一件事,不久后,周平回到自己的出租屋。

    此时,老神棍并不在家,周平猜测肯定是又出去忽悠两家妇女去了。

    周平只好锁好门,转身进了隔壁王铮家。

    王铮被他安抚好,决定短期内不再搬家,因为他搬到哪里也没有用。

    灵异总是追寻这他。

    当周平回来时,正好看到王铮将门上绑住公鸡的红绳解开,将公鸡放下来,正在给公鸡喂饲料,喂水。

    “周老弟回来啦,咦,你脸上的气色怎么突然这么差?我记得你出门前,还是好好的,面色红润。”王铮抬头看到了周平,脸上憨厚笑容。

    于是周平找了个着凉感冒的理由。

    “王铮老哥,你为什么那么笃定用大公鸡可以防止那个女人害人呢?是不是你知道些什么?”周平仿佛好奇宝宝,他的脸上并没有看出丝毫异常。

    王铮一边喂鸡一边说道:“这个也是我们老家民间传说,公鸡可以辟邪。”

    周平不露声色,继续假装好奇问道:“那王哥知道这隔壁的房间你去过?”

    王铮一哆嗦,而后强装笑说道:“当然没去过了,那是别人家,也一直没人,我没那边的钥匙,怎么过得去。”

    “另外那边杂草丛生,看上去阴森森的,一般人也不会过去吧。”

    周平继续不露声色问道:“王大哥,隔壁是不是死的不只是一个老婆婆,而且还有一个年轻的女人?”

    然而,当周平问出这句话时,王铮脸上的表情,终于出现了变化,一瞬间从笑脸就变成了冷峻脸。

    可在接下来,周平再未问出什么有用线索来。

    王铮开始避而不谈或者干脆沉默,没有回答周平的最后一个问题,周平又不敢追问太紧。

    看着王铮重新回屋,周平目露若有所思之色。

    他在那个女人的怨气世界里,看到了一间黑暗的屋子,不见天日的幽闭狭窄,还隐隐约约听到有女孩的虚弱哭声…周平面色一凝。

    既然这个女人再找自己的相公,说明她对自己的相公情根深种,可是为什么周平在她的眼神中看到了怨恨?

    这岂不是前后矛盾吗?

    是故事是假的?

    还是有谁在刻意混淆视听?

    因为修行到了一定境界,可以制造幻境,可以混乱“天机”。

    周平也知道南粤这边的水很深。

    因为这边很多地方都保持了原汁原味的习俗,伴随着也滋生了很多的灵异事件。

    “看来,隔壁的房间,是所有诡异开始的源头。王铮的脸色反常,就足以说明了隔壁那间屋子,很不寻常,一定埋藏了所有谜底的真相。并且和这个王铮有着较为密切的关系。”周平心中,已经隐隐有了一个模糊猜想……

    只是这个猜想有些太过耸人骇闻,在未调查清楚前,他不敢提前妄下结论,以免影响到他的判断。

    周平不顾还有些萎靡不振的精神,立刻动身前往隔壁。

    乘在白天时,弄明白这一切。

    然而,当周平来到隔壁大铁门时,犯了难,确实铁门很结实,上面的大锁很大,自己虽然轻轻就能破坏锁,推门进去。

    但是,现在毕竟是法治社会,如果自己那么做了,估计分分钟就会有警察来干扰自己,虽然自己也是最低级的外围警员。

    周平不想那么麻烦。

    一时陷入僵局。

    那就等晚上过去!

    周平决定了,虽然晚上的时候,那边如果是那个女鬼的话,比较难搞。

    但是夜黑风高,自己偷偷从墙头过去,没有人会发现。

    天地黑暗,又是一天落幕。

    而此刻,王铮和妻子都没有去上班。早早门窗紧闭,并继续在门上挂着一只公鸡。

    只是这只公鸡,经过昨晚一晚上折腾,有些蔫头耷脑的无精打采。

    王铮妻子本就胆子比较小,这两天发生的怪事,一件接一件,就连王铮妻子最近都是一直神经紧绷。

    总感觉床底、衣柜、卫生间里藏着一个人,心里一阵发毛,以至于一到晚上,她就有些不敢独自一人上厕所…可越是害怕,王铮妻子就越想频繁上厕所。

    不像昨天晚上睡的那么死了。

    啪嗒。

    卫生间的灯光打开,瞬间驱走黑暗,一下变得有些刺白的亮,王铮妻子有些胆小、害怕的战战兢兢进入卫生间。

    不知是不是疑神疑鬼,王铮妻子进入卫生间时,老感觉给她一种心惊肉跳的错觉,这种心惊肉跳的感觉,是来自卫生间窗帘后的窗外!

    就好像是…在看不见的窗外,似乎有一个人影正站在那里……

    王铮妻子吓得脸色苍白,懊悔自己胡思乱想,自己吓自己…她匆匆上完厕所,只想尽快离开卫生间,可就在这时,滴答!

    有一声水珠滴落地面的清脆声音,在空寂清冷,静谧无声的幽暗黑夜里,清晰无比的传入黄思思耳中。

    滴答…第二声水珠滴落,传入王铮妻子耳中,滴答…第三声水珠滴落……

    一有风吹草动,王铮妻子立刻有些神经质的仔细聆听,水滴声是从窗外传来的,难道是下雨了?

    他想使劲喊老公出来。

    可是想到白天老公已经很累了,不想在没弄清楚事情之前叫醒他。

    今天那个少年没有来吗,没有这个少年在客厅坐镇,安全感少了不少。

    王铮妻子既害怕得身体发冷,可又止不住心中好奇,小心翼翼的猫腰至窗帘后,心想我只悄悄拉开一条缝隙,偷偷看一眼窗外是不是真的下雨,应该不会有什么事吧?

    悄然间,王铮妻子拉开一条缝隙…呼,忽然有寒冷夜风,轻轻推开窗帘,王铮妻子看到卫生间的窗户,居然并未关闭严实,居然留下一点空隙,刚才的风正是从空隙里吹刮进来的。

    窗帘后,王铮妻子只露出一只眼睛看向窗外,这一看,却只看到窗外一片黑乎乎,没有光污染的农村黑夜,是伸手不见的黑,她什么都没有看到,王铮妻子轻松口气,连忙重新关紧窗户并上锁。

    此时的周平悄悄潜入进隔壁院子内。

    整个院子里面的杂草能有膝盖那么高。

    周平轻轻的往门口推进。

    透过天光,周平能看到左边窗户确实被方砖砌了一个严严实实。

    而客厅的的门是关着的,没有上锁。

    然而,周平刚想进门。

    突然感觉到一股阴气在王铮的院子里面出现。

    周平把手抽了回去,一纵,就越过了栏杆

    感觉阴气的方向在卫生间。

    轰!

    卫生间的墙壁破了一个大洞。

    里面王铮的妻子吓的瑟瑟发抖。

    “有……有……有鬼!”

    不过,周平并未说话,他仔细的观看周围的清醒。卫生间里面很简单,只有一个淋浴喷头和一个洗手池。

    而王铮的妻子就站在洗手池旁边惊魂未定。

    没有阴气残留。

    “不好!周平突然往卧室跑去,他想到一种可能,这是调虎离山,如果是这样的话,王铮有危险了。

    咣当!

    周平闯进卧室。

    王铮还在睡觉,这么大的动静竟然没有吵醒他,呼噜声此起彼伏。

    这时王铮的妻子也走了进来,一张小脸煞白。

    “我从窗户中看到了,一个女子趴在卫生间的窗户处往里面看。

    “是真的有鬼啊,那苍白没有血色的脸,耷拉在脸上的眼珠子……”

    王铮的妻子语无伦次。

    “放心,我就在客厅。”

    周平轻轻把卧室门虚掩,开始正心无旁鹫的一遍遍修炼精神武功,在这个越来越诡异的老房区,一步步逼近的强烈危机感,他必须尽快恢复到巅峰状态。

    就在周平修炼精神武功之时,忽然,以周平的敏锐五感,王铮、王铮妻的声音传入周平耳中。

    “老公,你刚才砸睡那么死,门外的鸡好像没动静了,会不会是这几晚都没让鸡休息好,出了什么事情?”先是王铮妻子的声音。

    “白天的时候,我就看到鸡的精神头不对,我还特地解开绳子,细心喂了些饲料和清水。”

    “老婆,我出门去看看。”这次是王铮的说话声。

    王铮妻子担忧的声音:“老公,外面太黑了,还是不要出门了。刚……刚才我看到一个女子在窗户外面偷偷看咱们家!”

    王铮大惊失色,脸上出现了汗珠。

    王铮不耐烦的声音:“我只是打开门看看门上鸡的情况,又不是出门,行了别啰嗦了。”

    随后,响起脚步声,穿过客厅轻轻走向门口位置。

    吱呀,门开了…只剩下静谧,没有声音……

    吱嘎…吱嘎……

    门一次次被轻轻带上的声音,似乎是门正被风吹动着。

    周平在沙发上睁开眼睛。

    “王铮和他妻子,在门口安静得有些太久了?”

    周平心中默默计算,快有十几秒没听到两人声音,这立刻引起他的警觉。

    如今在这个越来越诡异的老房区,任何一点的风吹草动,都能牵动到紧绷的神经。

    周平起身。

    面色凝重,锵,一杆金色大棒幻化了出来,一米长的煞气如金色光焰般滚滚燃烧而起。

    精神武功的一点小应用,武器可以分离开来。

    周平发现了精神武功的很多妙用,例如可以把魔猿的金箍棒拿到手,可以穿上魔猿的金色铠甲…… 打 赏

感谢您的赏赐! 100不嫌多 1分不嫌少! 您的支持是我最大的动力!关闭

笔趣阁-打赏 笔趣阁-打赏
微信支付                               支付宝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