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返回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266章 灾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水池中躺着一位女人?!

    洛尘瞳孔收缩,他看不清女人的容貌,但形体是完好的,这就无比惊悚了。

    “怎么会有一个女人?”

    “死了还是沉睡?”

    无论是死是活都非常恐怖。

    因为。

    若是活着,那么她多少岁了?

    若是死的,无尽岁月来尸体居然保存这么完好?

    洛尘有点不敢继续探索。

    谁知道会不会是个女魔头,一旦苏醒,他将逃无可逃。

    可哭声是从里面传出来来的。

    只是,现在哭声已经非常细弱,频率非常小,洛尘踌躇了许久,决定还是打探一番。

    因为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坐以待毙只能被困死。

    唯有打探下去,才能找到造化或者出口。

    姜子牙将他扔进来……

    “草!”

    响起姜子牙,洛尘就要爆出粗口,因为姜子牙曾说过,进入瑶池的生灵从来没有出来过。

    那是不是说真的没出口。

    “这女人,是在我之前进入瑶池的吗?多久了?被困死在这吗?”

    “这水池到底是什么?”

    洛尘逐渐靠近,能感受到水池的巨大能量,包裹着一股股生命力。

    他开启阴阳天眼,终于看清了女人的容貌。

    那是非常美丽的女人,端庄优雅,哪怕是死或是沉睡,都散发着无尽的威严;这让洛尘猜测,这女人最差也是个圣王。

    甚至可能是准帝级别的存在。

    “呼!”

    洛尘的圣胎绽放光华,他的圣胎等级现在地级中品,圣魂之力缓缓用处,穿透水池,要去探索女人的状况。

    下一刻,异变发生。

    “唳!”

    凄厉的声音响起来,打探出去的圣魂之力顷刻间被吸收;不但如此,水池中好似出现了一道道无形的触手。

    不好!

    洛尘大叫,瞬间后撤。

    然而,他还是慢了一步,那些无形触手将他缠绕,并且扎进了他的精神识海,吸附在圣胎之上,开始抽取他的圣魂之力。

    “啊!”

    洛尘惨叫。

    圣胎遭遇侵袭,圣魂之力被抽走,这是无比痛苦残酷的事情。

    “杀!”

    洛尘全面爆发。

    法宝都用了出来,轰击水池。

    然而,好似石头掉入大海,根本不起作用。

    洛尘知道差距太大,他只能求饶,“前辈,无意冒犯,请放过在下。”

    “呼呼呼。”

    没有回应,反而触手的吸取速度加快了。

    眨眼间。

    洛尘圣胎就变得暗淡,圣魂之力被抽取了大半。

    随之而来的洛尘也极度虚弱,脸色苍白,眼前发黑。

    “轰!”

    这一刻,仙种浮现。

    一柄天刀斩断了触手。

    恍然间,水池大变动,那凄厉的哭声再次响起,无形的力量在和仙种博弈。

    洛尘松了一口气。

    他吞服打量神药,然而想要恢复圣胎并不容易,他需要回到虚圣界得到仙露,滋养圣胎,其他的办法几乎没有。

    不,还有……

    那就是将之前找到的人参圣药吞服,一切伤势皆可痊愈。

    但洛尘舍不得。

    人参圣药他要好好培养,日后大帝位争锋,这就是他的底气。

    在看仙种。

    已经和水池中某种力量打的如火如荼。

    “轰!”

    某一刻,水池炸开。

    一切归于平静。

    洛尘惊悚,难不成女人要苏醒?

    水池中躺着一位女人?!

    洛尘瞳孔收缩,他看不清女人的容貌,但形体是完好的,这就无比惊悚了。

    “怎么会有一个女人?”

    “死了还是沉睡?”

    无论是死是活都非常恐怖。

    因为。

    若是活着,那么她多少岁了?

    若是死的,无尽岁月来尸体居然保存这么完好?

    洛尘有点不敢继续探索。

    谁知道会不会是个女魔头,一旦苏醒,他将逃无可逃。

    可哭声是从里面传出来来的。

    只是,现在哭声已经非常细弱,频率非常小,洛尘踌躇了许久,决定还是打探一番。

    因为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坐以待毙只能被困死。

    唯有打探下去,才能找到造化或者出口。

    姜子牙将他扔进来……

    “草!”

    响起姜子牙,洛尘就要爆出粗口,因为姜子牙曾说过,进入瑶池的生灵从来没有出来过。

    那是不是说真的没出口。

    “这女人,是在我之前进入瑶池的吗?多久了?被困死在这吗?”

    “这水池到底是什么?”

    洛尘逐渐靠近,能感受到水池的巨大能量,包裹着一股股生命力。

    他开启阴阳天眼,终于看清了女人的容貌。

    那是非常美丽的女人,端庄优雅,哪怕是死或是沉睡,都散发着无尽的威严;这让洛尘猜测,这女人最差也是个圣王。

    甚至可能是准帝级别的存在。

    “呼!”

    洛尘的圣胎绽放光华,他的圣胎等级现在地级中品,圣魂之力缓缓用处,穿透水池,要去探索女人的状况。

    下一刻,异变发生。

    “唳!”

    凄厉的声音响起来,打探出去的圣魂之力顷刻间被吸收;不但如此,水池中好似出现了一道道无形的触手。

    不好!

    洛尘大叫,瞬间后撤。

    然而,他还是慢了一步,那些无形触手将他缠绕,并且扎进了他的精神识海,吸附在圣胎之上,开始抽取他的圣魂之力。

    “啊!”

    洛尘惨叫。

    圣胎遭遇侵袭,圣魂之力被抽走,这是无比痛苦残酷的事情。

    “杀!”

    洛尘全面爆发。

    法宝都用了出来,轰击水池。

    然而,好似石头掉入大海,根本不起作用。

    洛尘知道差距太大,他只能求饶,“前辈,无意冒犯,请放过在下。”

    “呼呼呼。”

    没有回应,反而触手的吸取速度加快了。

    眨眼间。

    洛尘圣胎就变得暗淡,圣魂之力被抽取了大半。

    随之而来的洛尘也极度虚弱,脸色苍白,眼前发黑。

    “轰!”

    这一刻,仙种浮现。

    一柄天刀斩断了触手。

    恍然间,水池大变动,那凄厉的哭声再次响起,无形的力量在和仙种博弈。

    洛尘松了一口气。

    他吞服打量神药,然而想要恢复圣胎并不容易,他需要回到虚圣界得到仙露,滋养圣胎,其他的办法几乎没有。

    不,还有……

    那就是将之前找到的人参圣药吞服,一切伤势皆可痊愈。

    但洛尘舍不得。

    人参圣药他要好好培养,日后大帝位争锋,这就是他的底气。

    在看仙种。

    已经和水池中某种力量打的如火如荼。

    “轰!”

    某一刻,水池炸开。

    一切归于平静。

    洛尘惊悚,难不成女人要苏醒?

    水池中躺着一位女人?!

    洛尘瞳孔收缩,他看不清女人的容貌,但形体是完好的,这就无比惊悚了。

    “怎么会有一个女人?”

    “死了还是沉睡?”

    无论是死是活都非常恐怖。

    因为。

    若是活着,那么她多少岁了?

    若是死的,无尽岁月来尸体居然保存这么完好?

    洛尘有点不敢继续探索。

    谁知道会不会是个女魔头,一旦苏醒,他将逃无可逃。

    可哭声是从里面传出来来的。

    只是,现在哭声已经非常细弱,频率非常小,洛尘踌躇了许久,决定还是打探一番。

    因为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坐以待毙只能被困死。

    唯有打探下去,才能找到造化或者出口。

    姜子牙将他扔进来……

    “草!”

    响起姜子牙,洛尘就要爆出粗口,因为姜子牙曾说过,进入瑶池的生灵从来没有出来过。

    那是不是说真的没出口。

    “这女人,是在我之前进入瑶池的吗?多久了?被困死在这吗?”

    “这水池到底是什么?”

    洛尘逐渐靠近,能感受到水池的巨大能量,包裹着一股股生命力。

    他开启阴阳天眼,终于看清了女人的容貌。

    那是非常美丽的女人,端庄优雅,哪怕是死或是沉睡,都散发着无尽的威严;这让洛尘猜测,这女人最差也是个圣王。

    甚至可能是准帝级别的存在。

    “呼!”

    洛尘的圣胎绽放光华,他的圣胎等级现在地级中品,圣魂之力缓缓用处,穿透水池,要去探索女人的状况。

    下一刻,异变发生。

    “唳!”

    凄厉的声音响起来,打探出去的圣魂之力顷刻间被吸收;不但如此,水池中好似出现了一道道无形的触手。

    不好!

    洛尘大叫,瞬间后撤。

    然而,他还是慢了一步,那些无形触手将他缠绕,并且扎进了他的精神识海,吸附在圣胎之上,开始抽取他的圣魂之力。

    “啊!”

    洛尘惨叫。

    圣胎遭遇侵袭,圣魂之力被抽走,这是无比痛苦残酷的事情。

    “杀!”

    洛尘全面爆发。

    法宝都用了出来,轰击水池。

    然而,好似石头掉入大海,根本不起作用。

    洛尘知道差距太大,他只能求饶,“前辈,无意冒犯,请放过在下。”

    “呼呼呼。”

    没有回应,反而触手的吸取速度加快了。

    眨眼间。

    洛尘圣胎就变得暗淡,圣魂之力被抽取了大半。

    随之而来的洛尘也极度虚弱,脸色苍白,眼前发黑。

    “轰!”

    这一刻,仙种浮现。

    一柄天刀斩断了触手。

    恍然间,水池大变动,那凄厉的哭声再次响起,无形的力量在和仙种博弈。

    洛尘松了一口气。

    他吞服打量神药,然而想要恢复圣胎并不容易,他需要回到虚圣界得到仙露,滋养圣胎,其他的办法几乎没有。

    不,还有……

    那就是将之前找到的人参圣药吞服,一切伤势皆可痊愈。

    但洛尘舍不得。

    人参圣药他要好好培养,日后大帝位争锋,这就是他的底气。

    在看仙种。

    已经和水池中某种力量打的如火如荼。

    “轰!”

    某一刻,水池炸开。

    一切归于平静。

    洛尘惊悚,难不成女人要苏醒?

    水池中躺着一位女人?!

    洛尘瞳孔收缩,他看不清女人的容貌,但形体是完好的,这就无比惊悚了。

    “怎么会有一个女人?”

    “死了还是沉睡?”

    无论是死是活都非常恐怖。

    因为。

    若是活着,那么她多少岁了?

    若是死的,无尽岁月来尸体居然保存这么完好?

    洛尘有点不敢继续探索。

    谁知道会不会是个女魔头,一旦苏醒,他将逃无可逃。

    可哭声是从里面传出来来的。

    只是,现在哭声已经非常细弱,频率非常小,洛尘踌躇了许久,决定还是打探一番。

    因为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坐以待毙只能被困死。

    唯有打探下去,才能找到造化或者出口。

    姜子牙将他扔进来……

    “草!”

    响起姜子牙,洛尘就要爆出粗口,因为姜子牙曾说过,进入瑶池的生灵从来没有出来过。

    那是不是说真的没出口。

    “这女人,是在我之前进入瑶池的吗?多久了?被困死在这吗?”

    “这水池到底是什么?”

    洛尘逐渐靠近,能感受到水池的巨大能量,包裹着一股股生命力。

    他开启阴阳天眼,终于看清了女人的容貌。

    那是非常美丽的女人,端庄优雅,哪怕是死或是沉睡,都散发着无尽的威严;这让洛尘猜测,这女人最差也是个圣王。

    甚至可能是准帝级别的存在。

    “呼!”

    洛尘的圣胎绽放光华,他的圣胎等级现在地级中品,圣魂之力缓缓用处,穿透水池,要去探索女人的状况。

    下一刻,异变发生。

    “唳!”

    凄厉的声音响起来,打探出去的圣魂之力顷刻间被吸收;不但如此,水池中好似出现了一道道无形的触手。

    不好!

    洛尘大叫,瞬间后撤。

    然而,他还是慢了一步,那些无形触手将他缠绕,并且扎进了他的精神识海,吸附在圣胎之上,开始抽取他的圣魂之力。

    “啊!”

    洛尘惨叫。

    圣胎遭遇侵袭,圣魂之力被抽走,这是无比痛苦残酷的事情。

    “杀!”

    洛尘全面爆发。

    法宝都用了出来,轰击水池。

    然而,好似石头掉入大海,根本不起作用。

    洛尘知道差距太大,他只能求饶,“前辈,无意冒犯,请放过在下。”

    “呼呼呼。”

    没有回应,反而触手的吸取速度加快了。

    眨眼间。

    洛尘圣胎就变得暗淡,圣魂之力被抽取了大半。

    随之而来的洛尘也极度虚弱,脸色苍白,眼前发黑。

    “轰!”

    这一刻,仙种浮现。

    一柄天刀斩断了触手。

    恍然间,水池大变动,那凄厉的哭声再次响起,无形的力量在和仙种博弈。

    洛尘松了一口气。

    他吞服打量神药,然而想要恢复圣胎并不容易,他需要回到虚圣界得到仙露,滋养圣胎,其他的办法几乎没有。

    不,还有……

    那就是将之前找到的人参圣药吞服,一切伤势皆可痊愈。

    但洛尘舍不得。

    人参圣药他要好好培养,日后大帝位争锋,这就是他的底气。

    在看仙种。

    已经和水池中某种力量打的如火如荼。

    “轰!”

    某一刻,水池炸开。

    一切归于平静。

    洛尘惊悚,难不成女人要苏醒?

    水池中躺着一位女人?!

    洛尘瞳孔收缩,他看不清女人的容貌,但形体是完好的,这就无比惊悚了。

    “怎么会有一个女人?”

    “死了还是沉睡?”

    无论是死是活都非常恐怖。

    因为。

    若是活着,那么她多少岁了?

    若是死的,无尽岁月来尸体居然保存这么完好?

    洛尘有点不敢继续探索。

    谁知道会不会是个女魔头,一旦苏醒,他将逃无可逃。

    可哭声是从里面传出来来的。

    只是,现在哭声已经非常细弱,频率非常小,洛尘踌躇了许久,决定还是打探一番。

    因为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坐以待毙只能被困死。

    唯有打探下去,才能找到造化或者出口。

    姜子牙将他扔进来……

    “草!”

    响起姜子牙,洛尘就要爆出粗口,因为姜子牙曾说过,进入瑶池的生灵从来没有出来过。

    那是不是说真的没出口。

    “这女人,是在我之前进入瑶池的吗?多久了?被困死在这吗?”

    “这水池到底是什么?”

    洛尘逐渐靠近,能感受到水池的巨大能量,包裹着一股股生命力。

    他开启阴阳天眼,终于看清了女人的容貌。

    那是非常美丽的女人,端庄优雅,哪怕是死或是沉睡,都散发着无尽的威严;这让洛尘猜测,这女人最差也是个圣王。

    甚至可能是准帝级别的存在。

    “呼!”

    洛尘的圣胎绽放光华,他的圣胎等级现在地级中品,圣魂之力缓缓用处,穿透水池,要去探索女人的状况。

    下一刻,异变发生。

    “唳!”

    凄厉的声音响起来,打探出去的圣魂之力顷刻间被吸收;不但如此,水池中好似出现了一道道无形的触手。

    不好!

    洛尘大叫,瞬间后撤。

    然而,他还是慢了一步,那些无形触手将他缠绕,并且扎进了他的精神识海,吸附在圣胎之上,开始抽取他的圣魂之力。

    “啊!”

    洛尘惨叫。

    圣胎遭遇侵袭,圣魂之力被抽走,这是无比痛苦残酷的事情。

    “杀!”

    洛尘全面爆发。

    法宝都用了出来,轰击水池。

    然而,好似石头掉入大海,根本不起作用。

    洛尘知道差距太大,他只能求饶,“前辈,无意冒犯,请放过在下。”

    “呼呼呼。”

    没有回应,反而触手的吸取速度加快了。

    眨眼间。

    洛尘圣胎就变得暗淡,圣魂之力被抽取了大半。

    随之而来的洛尘也极度虚弱,脸色苍白,眼前发黑。

    “轰!”

    这一刻,仙种浮现。

    一柄天刀斩断了触手。

    恍然间,水池大变动,那凄厉的哭声再次响起,无形的力量在和仙种博弈。

    洛尘松了一口气。

    他吞服打量神药,然而想要恢复圣胎并不容易,他需要回到虚圣界得到仙露,滋养圣胎,其他的办法几乎没有。

    不,还有……

    那就是将之前找到的人参圣药吞服,一切伤势皆可痊愈。

    但洛尘舍不得。

    人参圣药他要好好培养,日后大帝位争锋,这就是他的底气。

    在看仙种。

    已经和水池中某种力量打的如火如荼。

    “轰!”

    某一刻,水池炸开。

    一切归于平静。

    洛尘惊悚,难不成女人要苏醒?

    水池中躺着一位女人?!

    洛尘瞳孔收缩,他看不清女人的容貌,但形体是完好的,这就无比惊悚了。

    “怎么会有一个女人?”

    “死了还是沉睡?”

    无论是死是活都非常恐怖。

    因为。

    若是活着,那么她多少岁了?

    若是死的,无尽岁月来尸体居然保存这么完好?

    洛尘有点不敢继续探索。

    谁知道会不会是个女魔头,一旦苏醒,他将逃无可逃。

    可哭声是从里面传出来来的。

    只是,现在哭声已经非常细弱,频率非常小,洛尘踌躇了许久,决定还是打探一番。

    因为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坐以待毙只能被困死。

    唯有打探下去,才能找到造化或者出口。

    姜子牙将他扔进来……

    “草!”

    响起姜子牙,洛尘就要爆出粗口,因为姜子牙曾说过,进入瑶池的生灵从来没有出来过。

    那是不是说真的没出口。

    “这女人,是在我之前进入瑶池的吗?多久了?被困死在这吗?”

    “这水池到底是什么?”

    洛尘逐渐靠近,能感受到水池的巨大能量,包裹着一股股生命力。

    他开启阴阳天眼,终于看清了女人的容貌。

    那是非常美丽的女人,端庄优雅,哪怕是死或是沉睡,都散发着无尽的威严;这让洛尘猜测,这女人最差也是个圣王。

    甚至可能是准帝级别的存在。

    “呼!”

    洛尘的圣胎绽放光华,他的圣胎等级现在地级中品,圣魂之力缓缓用处,穿透水池,要去探索女人的状况。

    下一刻,异变发生。

    “唳!”

    凄厉的声音响起来,打探出去的圣魂之力顷刻间被吸收;不但如此,水池中好似出现了一道道无形的触手。

    不好!

    洛尘大叫,瞬间后撤。

    然而,他还是慢了一步,那些无形触手将他缠绕,并且扎进了他的精神识海,吸附在圣胎之上,开始抽取他的圣魂之力。

    “啊!”

    洛尘惨叫。

    圣胎遭遇侵袭,圣魂之力被抽走,这是无比痛苦残酷的事情。

    “杀!”

    洛尘全面爆发。

    法宝都用了出来,轰击水池。

    然而,好似石头掉入大海,根本不起作用。

    洛尘知道差距太大,他只能求饶,“前辈,无意冒犯,请放过在下。”

    “呼呼呼。”

    没有回应,反而触手的吸取速度加快了。

    眨眼间。

    洛尘圣胎就变得暗淡,圣魂之力被抽取了大半。

    随之而来的洛尘也极度虚弱,脸色苍白,眼前发黑。

    “轰!”

    这一刻,仙种浮现。

    一柄天刀斩断了触手。

    恍然间,水池大变动,那凄厉的哭声再次响起,无形的力量在和仙种博弈。

    洛尘松了一口气。

    他吞服打量神药,然而想要恢复圣胎并不容易,他需要回到虚圣界得到仙露,滋养圣胎,其他的办法几乎没有。

    不,还有……

    那就是将之前找到的人参圣药吞服,一切伤势皆可痊愈。

    但洛尘舍不得。

    人参圣药他要好好培养,日后大帝位争锋,这就是他的底气。

    在看仙种。

    已经和水池中某种力量打的如火如荼。

    “轰!”

    某一刻,水池炸开。

    一切归于平静。

    洛尘惊悚,难不成女人要苏醒?

    水池中躺着一位女人?!

    洛尘瞳孔收缩,他看不清女人的容貌,但形体是完好的,这就无比惊悚了。

    “怎么会有一个女人?”

    “死了还是沉睡?”

    无论是死是活都非常恐怖。

    因为。

    若是活着,那么她多少岁了?

    若是死的,无尽岁月来尸体居然保存这么完好?

    洛尘有点不敢继续探索。

    谁知道会不会是个女魔头,一旦苏醒,他将逃无可逃。

    可哭声是从里面传出来来的。

    只是,现在哭声已经非常细弱,频率非常小,洛尘踌躇了许久,决定还是打探一番。

    因为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坐以待毙只能被困死。

    唯有打探下去,才能找到造化或者出口。

    姜子牙将他扔进来……

    “草!”

    响起姜子牙,洛尘就要爆出粗口,因为姜子牙曾说过,进入瑶池的生灵从来没有出来过。

    那是不是说真的没出口。

    “这女人,是在我之前进入瑶池的吗?多久了?被困死在这吗?”

    “这水池到底是什么?”

    洛尘逐渐靠近,能感受到水池的巨大能量,包裹着一股股生命力。

    他开启阴阳天眼,终于看清了女人的容貌。

    那是非常美丽的女人,端庄优雅,哪怕是死或是沉睡,都散发着无尽的威严;这让洛尘猜测,这女人最差也是个圣王。

    甚至可能是准帝级别的存在。

    “呼!”

    洛尘的圣胎绽放光华,他的圣胎等级现在地级中品,圣魂之力缓缓用处,穿透水池,要去探索女人的状况。

    下一刻,异变发生。

    “唳!”

    凄厉的声音响起来,打探出去的圣魂之力顷刻间被吸收;不但如此,水池中好似出现了一道道无形的触手。

    不好!

    洛尘大叫,瞬间后撤。

    然而,他还是慢了一步,那些无形触手将他缠绕,并且扎进了他的精神识海,吸附在圣胎之上,开始抽取他的圣魂之力。

    “啊!”

    洛尘惨叫。

    圣胎遭遇侵袭,圣魂之力被抽走,这是无比痛苦残酷的事情。

    “杀!”

    洛尘全面爆发。

    法宝都用了出来,轰击水池。

    然而,好似石头掉入大海,根本不起作用。

    洛尘知道差距太大,他只能求饶,“前辈,无意冒犯,请放过在下。”

    “呼呼呼。”

    没有回应,反而触手的吸取速度加快了。

    眨眼间。

    洛尘圣胎就变得暗淡,圣魂之力被抽取了大半。

    随之而来的洛尘也极度虚弱,脸色苍白,眼前发黑。

    “轰!”

    这一刻,仙种浮现。

    一柄天刀斩断了触手。

    恍然间,水池大变动,那凄厉的哭声再次响起,无形的力量在和仙种博弈。

    洛尘松了一口气。

    他吞服打量神药,然而想要恢复圣胎并不容易,他需要回到虚圣界得到仙露,滋养圣胎,其他的办法几乎没有。

    不,还有……

    那就是将之前找到的人参圣药吞服,一切伤势皆可痊愈。

    但洛尘舍不得。

    人参圣药他要好好培养,日后大帝位争锋,这就是他的底气。

    在看仙种。

    已经和水池中某种力量打的如火如荼。

    “轰!”

    某一刻,水池炸开。

    一切归于平静。

    洛尘惊悚,难不成女人要苏醒?

    水池中躺着一位女人?!

    洛尘瞳孔收缩,他看不清女人的容貌,但形体是完好的,这就无比惊悚了。

    “怎么会有一个女人?”

    “死了还是沉睡?”

    无论是死是活都非常恐怖。

    因为。

    若是活着,那么她多少岁了?

    若是死的,无尽岁月来尸体居然保存这么完好?

    洛尘有点不敢继续探索。

    谁知道会不会是个女魔头,一旦苏醒,他将逃无可逃。

    可哭声是从里面传出来来的。

    只是,现在哭声已经非常细弱,频率非常小,洛尘踌躇了许久,决定还是打探一番。

    因为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坐以待毙只能被困死。

    唯有打探下去,才能找到造化或者出口。

    姜子牙将他扔进来……

    “草!”

    响起姜子牙,洛尘就要爆出粗口,因为姜子牙曾说过,进入瑶池的生灵从来没有出来过。

    那是不是说真的没出口。

    “这女人,是在我之前进入瑶池的吗?多久了?被困死在这吗?”

    “这水池到底是什么?”

    洛尘逐渐靠近,能感受到水池的巨大能量,包裹着一股股生命力。

    他开启阴阳天眼,终于看清了女人的容貌。

    那是非常美丽的女人,端庄优雅,哪怕是死或是沉睡,都散发着无尽的威严;这让洛尘猜测,这女人最差也是个圣王。

    甚至可能是准帝级别的存在。

    “呼!”

    洛尘的圣胎绽放光华,他的圣胎等级现在地级中品,圣魂之力缓缓用处,穿透水池,要去探索女人的状况。

    下一刻,异变发生。

    “唳!”

    凄厉的声音响起来,打探出去的圣魂之力顷刻间被吸收;不但如此,水池中好似出现了一道道无形的触手。

    不好!

    洛尘大叫,瞬间后撤。

    然而,他还是慢了一步,那些无形触手将他缠绕,并且扎进了他的精神识海,吸附在圣胎之上,开始抽取他的圣魂之力。

    “啊!”

    洛尘惨叫。

    圣胎遭遇侵袭,圣魂之力被抽走,这是无比痛苦残酷的事情。

    “杀!”

    洛尘全面爆发。

    法宝都用了出来,轰击水池。

    然而,好似石头掉入大海,根本不起作用。

    洛尘知道差距太大,他只能求饶,“前辈,无意冒犯,请放过在下。”

    “呼呼呼。”

    没有回应,反而触手的吸取速度加快了。

    眨眼间。

    洛尘圣胎就变得暗淡,圣魂之力被抽取了大半。

    随之而来的洛尘也极度虚弱,脸色苍白,眼前发黑。

    “轰!”

    这一刻,仙种浮现。

    一柄天刀斩断了触手。

    恍然间,水池大变动,那凄厉的哭声再次响起,无形的力量在和仙种博弈。

    洛尘松了一口气。

    他吞服打量神药,然而想要恢复圣胎并不容易,他需要回到虚圣界得到仙露,滋养圣胎,其他的办法几乎没有。

    不,还有……

    那就是将之前找到的人参圣药吞服,一切伤势皆可痊愈。

    但洛尘舍不得。

    人参圣药他要好好培养,日后大帝位争锋,这就是他的底气。

    在看仙种。

    已经和水池中某种力量打的如火如荼。

    “轰!”

    某一刻,水池炸开。

    一切归于平静。

    洛尘惊悚,难不成女人要苏醒?

    水池中躺着一位女人?!

    洛尘瞳孔收缩,他看不清女人的容貌,但形体是完好的,这就无比惊悚了。

    “怎么会有一个女人?”

    “死了还是沉睡?”

    无论是死是活都非常恐怖。

    因为。

    若是活着,那么她多少岁了?

    若是死的,无尽岁月来尸体居然保存这么完好?

    洛尘有点不敢继续探索。

    谁知道会不会是个女魔头,一旦苏醒,他将逃无可逃。

    可哭声是从里面传出来来的。

    只是,现在哭声已经非常细弱,频率非常小,洛尘踌躇了许久,决定还是打探一番。

    因为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坐以待毙只能被困死。

    唯有打探下去,才能找到造化或者出口。

    姜子牙将他扔进来……

    “草!”

    响起姜子牙,洛尘就要爆出粗口,因为姜子牙曾说过,进入瑶池的生灵从来没有出来过。

    那是不是说真的没出口。

    “这女人,是在我之前进入瑶池的吗?多久了?被困死在这吗?”

    “这水池到底是什么?”

    洛尘逐渐靠近,能感受到水池的巨大能量,包裹着一股股生命力。

    他开启阴阳天眼,终于看清了女人的容貌。

    那是非常美丽的女人,端庄优雅,哪怕是死或是沉睡,都散发着无尽的威严;这让洛尘猜测,这女人最差也是个圣王。

    甚至可能是准帝级别的存在。

    “呼!”

    洛尘的圣胎绽放光华,他的圣胎等级现在地级中品,圣魂之力缓缓用处,穿透水池,要去探索女人的状况。

    下一刻,异变发生。

    “唳!”

    凄厉的声音响起来,打探出去的圣魂之力顷刻间被吸收;不但如此,水池中好似出现了一道道无形的触手。

    不好!

    洛尘大叫,瞬间后撤。

    然而,他还是慢了一步,那些无形触手将他缠绕,并且扎进了他的精神识海,吸附在圣胎之上,开始抽取他的圣魂之力。

    “啊!”

    洛尘惨叫。

    圣胎遭遇侵袭,圣魂之力被抽走,这是无比痛苦残酷的事情。

    “杀!”

    洛尘全面爆发。

    法宝都用了出来,轰击水池。

    然而,好似石头掉入大海,根本不起作用。

    洛尘知道差距太大,他只能求饶,“前辈,无意冒犯,请放过在下。”

    “呼呼呼。”

    没有回应,反而触手的吸取速度加快了。

    眨眼间。

    洛尘圣胎就变得暗淡,圣魂之力被抽取了大半。

    随之而来的洛尘也极度虚弱,脸色苍白,眼前发黑。

    “轰!”

    这一刻,仙种浮现。

    一柄天刀斩断了触手。

    恍然间,水池大变动,那凄厉的哭声再次响起,无形的力量在和仙种博弈。

    洛尘松了一口气。

    他吞服打量神药,然而想要恢复圣胎并不容易,他需要回到虚圣界得到仙露,滋养圣胎,其他的办法几乎没有。

    不,还有……

    那就是将之前找到的人参圣药吞服,一切伤势皆可痊愈。

    但洛尘舍不得。

    人参圣药他要好好培养,日后大帝位争锋,这就是他的底气。

    在看仙种。

    已经和水池中某种力量打的如火如荼。

    “轰!”

    某一刻,水池炸开。

    一切归于平静。

    洛尘惊悚,难不成女人要苏醒?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