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返回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三十八章:奇怪的“井世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雾没有想太多,答案就在眼前的时候,就没必要浪费时间。

    黑桃十和井六这两个人,现在也起不到作用,白雾也很好奇,带两个随行npc,对这次旅途有帮助吗?

    老钱当时的那番话,是指的黑桃十,还是其他人?

    他推开了铁匠铺的门,厚重的蛛网在角落结了好几张,这鬼地方似乎完全没有任何扭曲和危险的气息,蜘蛛都变得跟蜘蛛子一样萌了起来。

    映入眼帘的是熔炉与锻造台。锻造台上摆放着的兵器,自然进不了白雾的眼。

    这里面也不存在类似于笔记之类的线索。

    他回想起来,似乎自己很多次探索,总是能够找到文字记载。

    但这一次没有。

    这一次白雾的目光落在了一把染血的锻造锤上。

    【恭喜你找到了线索,今时不同往日,你不需要寻找文字记载,如今的我已经可以给你讲故事了。

    曾经有一个铁匠,专门为人打造兵器。因为打开前往下一层的门——需要用武器贯穿一颗心脏。

    是不是觉得很奇怪?但规则就是这样。

    手里拿着神器的你,自然是不需要这些武器,但你真的需要贯穿一颗心脏。无论用武器,还是用拳头。这个行为才能触发接下来的游戏规则。

    至于这座小镇……你可以将它理解为白纸上的一颗黑点。小镇是专门为外来者提供栖息之地的。

    但上一个文明的人已经很久没有出现,导致这里已经荒废。】

    白雾将自己看到的备注念给了井六和黑桃十,打算听听他们的意见。

    虽然眼睛已经指出了前往下一层的区域的方法,但这两个人好歹也算聪明人,总该试着用用。

    黑桃十听完后,看了看井六:

    “女士优先?”

    井六面无表情:

    “首先声明,我不认为井就是世界的里世界,黑桃十是一个骗子,虽然某种程度来说,我是你的敌人,但骗子有时候比敌人更可怕。”

    “啧啧,这个时候就不要离间我和小白的感情了吧?”黑桃十只是笑了笑。

    井六继续说道:

    “既然已经知道了做法,这段信息解析的意义就在于能否对接下来的行动做出预测。”

    “我不相信井会有如此纯净的地方,所以一直很抵触这里,直到你将眼里看到的东西描述出来,才终于觉得正常。”

    井六转向白雾:

    “贯穿心脏,你不觉得这个行为和这里的气氛格格不入吗?”

    白雾点点头,他和井六一个想法。

    如此纯净的地方,连动物都没有杀戮欲望。

    也许这些生物都是永生体,也许它们不需要进食。

    但竟然连一点攻击欲望都没有,还是让白雾觉得很违和。

    “所以我推测,如果这里真的存在很多层级,那么每一个层级前往下一个层级的方法,或许都是杀戮,或许都是一些与该地区氛围违背的行为。”

    “所以你的描述里,这里是白纸上的黑点,因为空白的部分无论多么庞大,也不如焦点吸引人。焦点才是这里的恶心,暗示着即将到来的地方,与杀戮有关。”

    井六的分析,白雾很同意。

    井六看向黑桃十。

    黑桃十摆摆手:

    “说的真好,我没有太多要补充的,唯一在意的是,这里的铁匠是谁?”

    “你提到了上一个文明的人,这个文明显然不是人类。”

    “我也重申一下,我坚持认为井和世界的联系,就是里世界和表世界的联系。”

    “而里世界和表世界不同,里世界中,会出现一些表世界里没有的东西,比如有人没有了母亲,但里世界中,他的母亲反而可能因此而变得永恒。”

    “当然,这只是一个举例。我的意思在于表明——也许下面的层级,能够见到很多……上一个文明的存在?”

    黑桃十的言论总是天马行空,白雾说道:

    “你认为的上一个文明,在表世界灭绝了,但因此,在里世界它们可能空前繁荣?”

    “回答正确。”黑桃十拍手。

    白雾又问:

    “那么上一个文明……到底是什么?”

    “是阿尔法,是高塔制造者。”

    井六身躯一颤,这个人还真敢想。

    白雾摸着下巴:

    “你的意思是……阿尔法和高塔制造者属于上一个文明,而他们的文明被毁灭了,他们是唯一的幸存者?”

    “是的,或者说他们两个是上一个文明里最强大的,所有人都死了,唯有这最强的两个人,活了下来。”

    颇有一种诸神黄昏的意思。

    一个神的文明,因为一场浩劫,各种神死去。

    两个最强大的神躲过了这一劫,后来却又因为理念,而有了一场战争。

    一死,一封印。

    在这个缝隙里,人类文明开始发展。

    “你不该做骗子,你该去写故事。我对你的推测,不对,不能叫推测,只能叫幻想,持保留意见。”

    黑桃十也不在意,只是佯装无奈:

    “其实无边无际的展开联想,才是最真实的我,当我的口中讲出某件可信度极高的事情时,他反而是骗人的。”

    黑桃十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和白雾的视线有了短暂的接触。

    这个瞬间,白雾感觉到黑桃十似乎想要暗示什么。

    “他为什么要暗示?”

    “这里只有井六……意思是他有些话不能当着井六的面说?”

    白雾没有深思:

    “不要在这里浪费时间了,我们开始吧,准备进入下一个层级了。”

    “你可以选择贯穿一只动物的心——”

    黑桃十给出了建议,但已经晚了。

    白雾直接将手,伸向了自己的心脏。

    “——脏。”就在黑桃十的一句话说完。

    白雾摸着自己跳动的心脏,无数供血的血管断裂,他仿佛一个不死的怪物:

    “倒不是我不想杀戮,只是懒得走一趟。”

    井六和黑桃十对视一眼。

    井六忽然有点明白,为什么航班那个情况下,白雾敢在兄长面前,舍命发动奇袭,将自己流放。

    “原来是个疯子……”

    聪明人输给一个疯子,合情合理。

    白雾握着自己的心脏,颇有一种开膛破肚,然后拉扯自己的肠子,给人看看到底是几碗粉的悲壮感。

    但事实上……一点也不悲壮。

    他的心脏就像是一块拼图,扯出来再装进去,拼图依旧完整,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

    白雾没有造成杀戮,但的确完成了仪式。

    湛蓝的天空忽然变成了黑色。

    奇异的序列文字仿佛高塔的防御障壁一样浮现在空中。

    白雾隐隐认出,这些序列文字记载着历史。

    大段的序列文字就像是一本漂浮在天空中的史书,很多序列文字连白雾也看不懂。

    仿佛一个学会了现代汉语的人,忽然看到了更早的小篆。

    不过白雾还是找到了自己看懂的部分,一段不是历史的启示。

    “持七罪的次文明存在,将以绘卷进入深层,完成封印。”

    序列文字白雾也是掌握了不久,所以翻译起来,类似于机翻效果。

    他将这些话念出来的时候,忽然想到了一件事——

    “当初我在矿洞的时候,遭遇了聂重山之前的那位旅行者,目前来看,旅行者应该是井二的守护者……”

    “那个时候旅行者就说了,井里藏着预言!难道这就是那个预言?”

    这或许就是井...

    就是井二认定了自己是威胁的原因。

    难不成当初的井二,也经历过这个区域?

    白雾不清楚。

    他看向井六:

    “你在壳中经历的记忆是什么样的?”

    井六说道:

    “和你截然不同,你看到的井,和我们看到的……有着天壤之别。”

    黑桃十补充道:

    “也许每个人看到的都不一样,就拿他们六兄妹来说,虽然有过一段共同记忆,但每个人的视角也不一样。”

    “或许啊,你比他们更特殊?”

    关于这片区域的谜题太多了,现在白雾也不知道这些谜题到底该怎么解。

    而随着这些序列文字出现……他的意识陷入了模糊。

    在彻底失去意识之前,白雾收到了眼睛的警告——

    【不要透露你的特殊性,如果一旦透露,请务必杀死知情人。除非……你遇到了永远可以相信的人。】

    一系列的谜题出现,首先是诡异的井下层的开启方法,其次是眼睛提到的——许多涉及灵魂的选择。

    最后,是这段不知所言的备注。

    白雾没有办法去思考,也来不及询问黑桃十和井六。

    因为他已经彻底陷入了昏迷。

    ……

    ……

    急促的敲门声撕裂了脑海里的空白,当白雾醒来的时候,他下意识的拍了拍脑袋。

    在记忆里,昨天下午通过了面试,是风投公司的面试,他有些得意忘形,于是喝醉了。

    好在睁开双眼的时候,白雾看了看时间,距离面试还有三小时,现在才凌晨五点?

    急促的敲门声让白雾的意识清醒了些。

    “请开门,我们是秩序组的。小区出现了一起凶杀岸,我们怀疑是七罪协会的成员做的,想要询问你一些情况。”

    秩序组……听着十分耳熟。

    白雾发现自己昨晚喝大了,衣服都没脱,倒也方便,直接开了门。

    屋子是租的,简单装修,65平,二室构造。

    他打开门,便看到了穿着笔挺西装,皮鞋裎亮且带着墨镜的两个人。

    两个人都是伴着一张脸,都是寸头,一脸横肉,牛高马大的,看着颇为相似。

    白雾感觉到哪里不对劲,但一时间没有想起来。

    正常人看到秩序组的人,会感觉到害怕,白雾也认为自己该害怕,可他的第一反应,无比淡定。

    他怕不起来,仿佛不具备这种能力,于是吐槽道:

    “这么凶干什么?板着一张脸……现在才五点。”

    秩序组的两个大块头同时皱起眉头,表情,动作,几乎百分百同步。

    “板着一张脸?是什么意思?你能够看到我们的脸?”

    白雾一愣,这不是废话吗?这两个人又没有头上套袜子,没有戴面具,自己怎么可能会看不到脸呢?

    白雾察觉到不对劲,本能的警觉起来。

    正常人会问自己“你能够看到我们脸”这个问题?

    还有……这种巨大的违和感是怎么回事?

    我是那种会因为通过面试就去喝醉的人?

    就在这个时候,两名秩序组成员里,其中一个退了一步,像是要从腰间掏出什么。

    “杀了他们两个,你暴露了。快!否则死的是你!”身后一个声音传来。

    这个瞬间,白雾的直觉与声音主人表达的意思重合。

    一直以来都是五好市民的白雾,忽然间脑海里多出了关于格斗的记忆。

    白雾的手成鹰爪状,直接朝着一名大块头的咽喉探出。

    身影往前挪的瞬间,借助惯性,另一只手一个肘击,一百三十五度摆动。

    一眨眼的功夫,他杀了两名秩序组成员。

    就听见骨裂的声音清脆悦耳,上一秒还颇具威势的两个大块头,成了死人。

    白雾看着自己的双手,觉得不可思议。但并没有正常人杀死人后的恐惧感。

    随后他转过头,看到了黑桃十,井六。

    “黑桃十……井六……嘶……”白雾的头有些疼。

    黑桃十眯起眼睛,井六说道:

    “看你这个样子,就像是失忆了一样,但既然还记得我们名字,就代表失忆没有那么严重。”

    白雾听出来了,刚才让自己杀人的,就是黑桃十。

    他的确在看到黑桃十和井六的时候,脑海里浮现出了二人的名字,但却记不清二人到底是谁。

    不过白雾确信,这二人似乎只有自己能够看见。

    因为黑桃十一直站在自己身后,也是黑桃十出声提醒,但两个大块头却没有反应。

    “看来你的记忆被修改了,不过也好,你的自主意识已经觉醒,或许和你掌握着扭曲有关,或许也和你进入这里的方式,是贯穿自己的心脏有关……你发现了吗?你和其他人不同。”

    “什么意思?”白雾不解。

    井六说道:

    “你能够看到刚才那两个人的脸?”

    “能啊。这有问题?”

    “有,问题还不小,虽然我和井六依旧是幻影,但我们已经处在了规则之中。”

    井六补充道:

    “我们看到的这两个人,没有五官。”

    白雾的潜意识里,感觉这两个幻影一样的存在,是自己人。

    但井六和黑桃十的话让其感到匪夷所思。

    这两个大块头虽然路人脸,却也不至于没有脸。

    在白雾困惑的时候,井外区域,真实的世界中,发生了一些变化。

    ……

    ……

    井外,未知区域。

    随着扭曲之主的降临,全世界所有区域,扭曲浓度大幅度提升。

    也导致很多地方的规则变得奇怪。

    极温区域温度更加恐怖,物理规则扭曲的更加夸张。

    不久前,一处奥尔罗岛的制药厂里,十来个幸存者人类,靠着制药厂里的药物、生理盐水这些物资,勉强活了下来。

    由于位置偏僻,这里也没有引来恶堕注意。

    但逃得过恶堕,却未必能够逃过规则。

    这是极温区,低温。

    随着温度不断接近绝对零度,这些人面临被冻死的危险。

    不久前,他们依偎在一起,每个人都在被冻死的边缘。然而在即将被冻死的一刻……温度忽然间回暖。

    这些即将被冻死的人,迎来了生机。

    ……

    ……

    井世界。

    不久前,空调公司的一名中层死去。这名中层就住在白雾的隔壁。这位死去的中层,恰好负责一一个小区空调安装项目。

    空调公司感到很紧张,因为井市的治安一直很好,如果忽然有人死了,那一定是谋杀。于是他们报警,让秩序组负责调查。

    可由于负责调查的秩序组被白雾击杀,导致案件调查中止。

    空调公司认为针对自己公司的危机并没有解除。

    于是原本与井市西市区富源小区的空调订单合同,虽然签了。

    但是项目却因此搁浅。

    进而导致新修建的富源小区,居民迟迟无法入住。

    因为夏天气温太高,没有空调,不宜居住。

    井外的那处制药厂里,人们感激着气温回暖,宛如神迹。

    井内的小区里,居民们纷纷抱怨,屋子太热,没法居住。

    (这几天晚上都有事情,咳咳,所以更新会暂时挪到白天。)

    就是井二认定了自己是威胁的原因。

    难不成当初的井二,也经历过这个区域?

    白雾不清楚。

    他看向井六:

    “你在壳中经历的记忆是什么样的?”

    井六说道:

    “和你截然不同,你看到的井,和我们看到的……有着天壤之别。”

    黑桃十补充道:

    “也许每个人看到的都不一样,就拿他们六兄妹来说,虽然有过一段共同记忆,但每个人的视角也不一样。”

    “或许啊,你比他们更特殊?”

    关于这片区域的谜题太多了,现在白雾也不知道这些谜题到底该怎么解。

    而随着这些序列文字出现……他的意识陷入了模糊。

    在彻底失去意识之前,白雾收到了眼睛的警告——

    【不要透露你的特殊性,如果一旦透露,请务必杀死知情人。除非……你遇到了永远可以相信的人。】

    一系列的谜题出现,首先是诡异的井下层的开启方法,其次是眼睛提到的——许多涉及灵魂的选择。

    最后,是这段不知所言的备注。

    白雾没有办法去思考,也来不及询问黑桃十和井六。

    因为他已经彻底陷入了昏迷。

    ……

    ……

    急促的敲门声撕裂了脑海里的空白,当白雾醒来的时候,他下意识的拍了拍脑袋。

    在记忆里,昨天下午通过了面试,是风投公司的面试,他有些得意忘形,于是喝醉了。

    好在睁开双眼的时候,白雾看了看时间,距离面试还有三小时,现在才凌晨五点?

    急促的敲门声让白雾的意识清醒了些。

    “请开门,我们是秩序组的。小区出现了一起凶杀岸,我们怀疑是七罪协会的成员做的,想要询问你一些情况。”

    秩序组……听着十分耳熟。

    白雾发现自己昨晚喝大了,衣服都没脱,倒也方便,直接开了门。

    屋子是租的,简单装修,65平,二室构造。

    他打开门,便看到了穿着笔挺西装,皮鞋裎亮且带着墨镜的两个人。

    两个人都是伴着一张脸,都是寸头,一脸横肉,牛高马大的,看着颇为相似。

    白雾感觉到哪里不对劲,但一时间没有想起来。

    正常人看到秩序组的人,会感觉到害怕,白雾也认为自己该害怕,可他的第一反应,无比淡定。

    他怕不起来,仿佛不具备这种能力,于是吐槽道:

    “这么凶干什么?板着一张脸……现在才五点。”

    秩序组的两个大块头同时皱起眉头,表情,动作,几乎百分百同步。

    “板着一张脸?是什么意思?你能够看到我们的脸?”

    白雾一愣,这不是废话吗?这两个人又没有头上套袜子,没有戴面具,自己怎么可能会看不到脸呢?

    白雾察觉到不对劲,本能的警觉起来。

    正常人会问自己“你能够看到我们脸”这个问题?

    还有……这种巨大的违和感是怎么回事?

    我是那种会因为通过面试就去喝醉的人?

    就在这个时候,两名秩序组成员里,其中一个退了一步,像是要从腰间掏出什么。

    “杀了他们两个,你暴露了。快!否则死的是你!”身后一个声音传来。

    这个瞬间,白雾的直觉与声音主人表达的意思重合。

    一直以来都是五好市民的白雾,忽然间脑海里多出了关于格斗的记忆。

    白雾的手成鹰爪状,直接朝着一名大块头的咽喉探出。

    身影往前挪的瞬间,借助惯性,另一只手一个肘击,一百三十五度摆动。

    一眨眼的功夫,他杀了两名秩序组成员。

    就听见骨裂的声音清脆悦耳,上一秒还颇具威势的两个大块头,成了死人。

    白雾看着自己的双手,觉得不可思议。但并没有正常人杀死人后的恐惧感。

    随后他转过头,看到了黑桃十,井六。

    “黑桃十……井六……嘶……”白雾的头有些疼。

    黑桃十眯起眼睛,井六说道:

    “看你这个样子,就像是失忆了一样,但既然还记得我们名字,就代表失忆没有那么严重。”

    白雾听出来了,刚才让自己杀人的,就是黑桃十。

    他的确在看到黑桃十和井六的时候,脑海里浮现出了二人的名字,但却记不清二人到底是谁。

    不过白雾确信,这二人似乎只有自己能够看见。

    因为黑桃十一直站在自己身后,也是黑桃十出声提醒,但两个大块头却没有反应。

    “看来你的记忆被修改了,不过也好,你的自主意识已经觉醒,或许和你掌握着扭曲有关,或许也和你进入这里的方式,是贯穿自己的心脏有关……你发现了吗?你和其他人不同。”

    “什么意思?”白雾不解。

    井六说道:

    “你能够看到刚才那两个人的脸?”

    “能啊。这有问题?”

    “有,问题还不小,虽然我和井六依旧是幻影,但我们已经处在了规则之中。”

    井六补充道:

    “我们看到的这两个人,没有五官。”

    白雾的潜意识里,感觉这两个幻影一样的存在,是自己人。

    但井六和黑桃十的话让其感到匪夷所思。

    这两个大块头虽然路人脸,却也不至于没有脸。

    在白雾困惑的时候,井外区域,真实的世界中,发生了一些变化。

    ……

    ……

    井外,未知区域。

    随着扭曲之主的降临,全世界所有区域,扭曲浓度大幅度提升。

    也导致很多地方的规则变得奇怪。

    极温区域温度更加恐怖,物理规则扭曲的更加夸张。

    不久前,一处奥尔罗岛的制药厂里,十来个幸存者人类,靠着制药厂里的药物、生理盐水这些物资,勉强活了下来。

    由于位置偏僻,这里也没有引来恶堕注意。

    但逃得过恶堕,却未必能够逃过规则。

    这是极温区,低温。

    随着温度不断接近绝对零度,这些人面临被冻死的危险。

    不久前,他们依偎在一起,每个人都在被冻死的边缘。然而在即将被冻死的一刻……温度忽然间回暖。

    这些即将被冻死的人,迎来了生机。

    ……

    ……

    井世界。

    不久前,空调公司的一名中层死去。这名中层就住在白雾的隔壁。这位死去的中层,恰好负责一一个小区空调安装项目。

    空调公司感到很紧张,因为井市的治安一直很好,如果忽然有人死了,那一定是谋杀。于是他们报警,让秩序组负责调查。

    可由于负责调查的秩序组被白雾击杀,导致案件调查中止。

    空调公司认为针对自己公司的危机并没有解除。

    于是原本与井市西市区富源小区的空调订单合同,虽然签了。

    但是项目却因此搁浅。

    进而导致新修建的富源小区,居民迟迟无法入住。

    因为夏天气温太高,没有空调,不宜居住。

    井外的那处制药厂里,人们感激着气温回暖,宛如神迹。

    井内的小区里,居民们纷纷抱怨,屋子太热,没法居住。

    (这几天晚上都有事情,咳咳,所以更新会暂时挪到白天。)

    就是井二认定了自己是威胁的原因。

    难不成当初的井二,也经历过这个区域?

    白雾不清楚。

    他看向井六:

    “你在壳中经历的记忆是什么样的?”

    井六说道:

    “和你截然不同,你看到的井,和我们看到的……有着天壤之别。”

    黑桃十补充道:

    “也许每个人看到的都不一样,就拿他们六兄妹来说,虽然有过一段共同记忆,但每个人的视角也不一样。”

    “或许啊,你比他们更特殊?”

    关于这片区域的谜题太多了,现在白雾也不知道这些谜题到底该怎么解。

    而随着这些序列文字出现……他的意识陷入了模糊。

    在彻底失去意识之前,白雾收到了眼睛的警告——

    【不要透露你的特殊性,如果一旦透露,请务必杀死知情人。除非……你遇到了永远可以相信的人。】

    一系列的谜题出现,首先是诡异的井下层的开启方法,其次是眼睛提到的——许多涉及灵魂的选择。

    最后,是这段不知所言的备注。

    白雾没有办法去思考,也来不及询问黑桃十和井六。

    因为他已经彻底陷入了昏迷。

    ……

    ……

    急促的敲门声撕裂了脑海里的空白,当白雾醒来的时候,他下意识的拍了拍脑袋。

    在记忆里,昨天下午通过了面试,是风投公司的面试,他有些得意忘形,于是喝醉了。

    好在睁开双眼的时候,白雾看了看时间,距离面试还有三小时,现在才凌晨五点?

    急促的敲门声让白雾的意识清醒了些。

    “请开门,我们是秩序组的。小区出现了一起凶杀岸,我们怀疑是七罪协会的成员做的,想要询问你一些情况。”

    秩序组……听着十分耳熟。

    白雾发现自己昨晚喝大了,衣服都没脱,倒也方便,直接开了门。

    屋子是租的,简单装修,65平,二室构造。

    他打开门,便看到了穿着笔挺西装,皮鞋裎亮且带着墨镜的两个人。

    两个人都是伴着一张脸,都是寸头,一脸横肉,牛高马大的,看着颇为相似。

    白雾感觉到哪里不对劲,但一时间没有想起来。

    正常人看到秩序组的人,会感觉到害怕,白雾也认为自己该害怕,可他的第一反应,无比淡定。

    他怕不起来,仿佛不具备这种能力,于是吐槽道:

    “这么凶干什么?板着一张脸……现在才五点。”

    秩序组的两个大块头同时皱起眉头,表情,动作,几乎百分百同步。

    “板着一张脸?是什么意思?你能够看到我们的脸?”

    白雾一愣,这不是废话吗?这两个人又没有头上套袜子,没有戴面具,自己怎么可能会看不到脸呢?

    白雾察觉到不对劲,本能的警觉起来。

    正常人会问自己“你能够看到我们脸”这个问题?

    还有……这种巨大的违和感是怎么回事?

    我是那种会因为通过面试就去喝醉的人?

    就在这个时候,两名秩序组成员里,其中一个退了一步,像是要从腰间掏出什么。

    “杀了他们两个,你暴露了。快!否则死的是你!”身后一个声音传来。

    这个瞬间,白雾的直觉与声音主人表达的意思重合。

    一直以来都是五好市民的白雾,忽然间脑海里多出了关于格斗的记忆。

    白雾的手成鹰爪状,直接朝着一名大块头的咽喉探出。

    身影往前挪的瞬间,借助惯性,另一只手一个肘击,一百三十五度摆动。

    一眨眼的功夫,他杀了两名秩序组成员。

    就听见骨裂的声音清脆悦耳,上一秒还颇具威势的两个大块头,成了死人。

    白雾看着自己的双手,觉得不可思议。但并没有正常人杀死人后的恐惧感。

    随后他转过头,看到了黑桃十,井六。

    “黑桃十……井六……嘶……”白雾的头有些疼。

    黑桃十眯起眼睛,井六说道:

    “看你这个样子,就像是失忆了一样,但既然还记得我们名字,就代表失忆没有那么严重。”

    白雾听出来了,刚才让自己杀人的,就是黑桃十。

    他的确在看到黑桃十和井六的时候,脑海里浮现出了二人的名字,但却记不清二人到底是谁。

    不过白雾确信,这二人似乎只有自己能够看见。

    因为黑桃十一直站在自己身后,也是黑桃十出声提醒,但两个大块头却没有反应。

    “看来你的记忆被修改了,不过也好,你的自主意识已经觉醒,或许和你掌握着扭曲有关,或许也和你进入这里的方式,是贯穿自己的心脏有关……你发现了吗?你和其他人不同。”

    “什么意思?”白雾不解。

    井六说道:

    “你能够看到刚才那两个人的脸?”

    “能啊。这有问题?”

    “有,问题还不小,虽然我和井六依旧是幻影,但我们已经处在了规则之中。”

    井六补充道:

    “我们看到的这两个人,没有五官。”

    白雾的潜意识里,感觉这两个幻影一样的存在,是自己人。

    但井六和黑桃十的话让其感到匪夷所思。

    这两个大块头虽然路人脸,却也不至于没有脸。

    在白雾困惑的时候,井外区域,真实的世界中,发生了一些变化。

    ……

    ……

    井外,未知区域。

    随着扭曲之主的降临,全世界所有区域,扭曲浓度大幅度提升。

    也导致很多地方的规则变得奇怪。

    极温区域温度更加恐怖,物理规则扭曲的更加夸张。

    不久前,一处奥尔罗岛的制药厂里,十来个幸存者人类,靠着制药厂里的药物、生理盐水这些物资,勉强活了下来。

    由于位置偏僻,这里也没有引来恶堕注意。

    但逃得过恶堕,却未必能够逃过规则。

    这是极温区,低温。

    随着温度不断接近绝对零度,这些人面临被冻死的危险。

    不久前,他们依偎在一起,每个人都在被冻死的边缘。然而在即将被冻死的一刻……温度忽然间回暖。

    这些即将被冻死的人,迎来了生机。

    ……

    ……

    井世界。

    不久前,空调公司的一名中层死去。这名中层就住在白雾的隔壁。这位死去的中层,恰好负责一一个小区空调安装项目。

    空调公司感到很紧张,因为井市的治安一直很好,如果忽然有人死了,那一定是谋杀。于是他们报警,让秩序组负责调查。

    可由于负责调查的秩序组被白雾击杀,导致案件调查中止。

    空调公司认为针对自己公司的危机并没有解除。

    于是原本与井市西市区富源小区的空调订单合同,虽然签了。

    但是项目却因此搁浅。

    进而导致新修建的富源小区,居民迟迟无法入住。

    因为夏天气温太高,没有空调,不宜居住。

    井外的那处制药厂里,人们感激着气温回暖,宛如神迹。

    井内的小区里,居民们纷纷抱怨,屋子太热,没法居住。

    (这几天晚上都有事情,咳咳,所以更新会暂时挪到白天。)

    就是井二认定了自己是威胁的原因。

    难不成当初的井二,也经历过这个区域?

    白雾不清楚。

    他看向井六:

    “你在壳中经历的记忆是什么样的?”

    井六说道:

    “和你截然不同,你看到的井,和我们看到的……有着天壤之别。”

    黑桃十补充道:

    “也许每个人看到的都不一样,就拿他们六兄妹来说,虽然有过一段共同记忆,但每个人的视角也不一样。”

    “或许啊,你比他们更特殊?”

    关于这片区域的谜题太多了,现在白雾也不知道这些谜题到底该怎么解。

    而随着这些序列文字出现……他的意识陷入了模糊。

    在彻底失去意识之前,白雾收到了眼睛的警告——

    【不要透露你的特殊性,如果一旦透露,请务必杀死知情人。除非……你遇到了永远可以相信的人。】

    一系列的谜题出现,首先是诡异的井下层的开启方法,其次是眼睛提到的——许多涉及灵魂的选择。

    最后,是这段不知所言的备注。

    白雾没有办法去思考,也来不及询问黑桃十和井六。

    因为他已经彻底陷入了昏迷。

    ……

    ……

    急促的敲门声撕裂了脑海里的空白,当白雾醒来的时候,他下意识的拍了拍脑袋。

    在记忆里,昨天下午通过了面试,是风投公司的面试,他有些得意忘形,于是喝醉了。

    好在睁开双眼的时候,白雾看了看时间,距离面试还有三小时,现在才凌晨五点?

    急促的敲门声让白雾的意识清醒了些。

    “请开门,我们是秩序组的。小区出现了一起凶杀岸,我们怀疑是七罪协会的成员做的,想要询问你一些情况。”

    秩序组……听着十分耳熟。

    白雾发现自己昨晚喝大了,衣服都没脱,倒也方便,直接开了门。

    屋子是租的,简单装修,65平,二室构造。

    他打开门,便看到了穿着笔挺西装,皮鞋裎亮且带着墨镜的两个人。

    两个人都是伴着一张脸,都是寸头,一脸横肉,牛高马大的,看着颇为相似。

    白雾感觉到哪里不对劲,但一时间没有想起来。

    正常人看到秩序组的人,会感觉到害怕,白雾也认为自己该害怕,可他的第一反应,无比淡定。

    他怕不起来,仿佛不具备这种能力,于是吐槽道:

    “这么凶干什么?板着一张脸……现在才五点。”

    秩序组的两个大块头同时皱起眉头,表情,动作,几乎百分百同步。

    “板着一张脸?是什么意思?你能够看到我们的脸?”

    白雾一愣,这不是废话吗?这两个人又没有头上套袜子,没有戴面具,自己怎么可能会看不到脸呢?

    白雾察觉到不对劲,本能的警觉起来。

    正常人会问自己“你能够看到我们脸”这个问题?

    还有……这种巨大的违和感是怎么回事?

    我是那种会因为通过面试就去喝醉的人?

    就在这个时候,两名秩序组成员里,其中一个退了一步,像是要从腰间掏出什么。

    “杀了他们两个,你暴露了。快!否则死的是你!”身后一个声音传来。

    这个瞬间,白雾的直觉与声音主人表达的意思重合。

    一直以来都是五好市民的白雾,忽然间脑海里多出了关于格斗的记忆。

    白雾的手成鹰爪状,直接朝着一名大块头的咽喉探出。

    身影往前挪的瞬间,借助惯性,另一只手一个肘击,一百三十五度摆动。

    一眨眼的功夫,他杀了两名秩序组成员。

    就听见骨裂的声音清脆悦耳,上一秒还颇具威势的两个大块头,成了死人。

    白雾看着自己的双手,觉得不可思议。但并没有正常人杀死人后的恐惧感。

    随后他转过头,看到了黑桃十,井六。

    “黑桃十……井六……嘶……”白雾的头有些疼。

    黑桃十眯起眼睛,井六说道:

    “看你这个样子,就像是失忆了一样,但既然还记得我们名字,就代表失忆没有那么严重。”

    白雾听出来了,刚才让自己杀人的,就是黑桃十。

    他的确在看到黑桃十和井六的时候,脑海里浮现出了二人的名字,但却记不清二人到底是谁。

    不过白雾确信,这二人似乎只有自己能够看见。

    因为黑桃十一直站在自己身后,也是黑桃十出声提醒,但两个大块头却没有反应。

    “看来你的记忆被修改了,不过也好,你的自主意识已经觉醒,或许和你掌握着扭曲有关,或许也和你进入这里的方式,是贯穿自己的心脏有关……你发现了吗?你和其他人不同。”

    “什么意思?”白雾不解。

    井六说道:

    “你能够看到刚才那两个人的脸?”

    “能啊。这有问题?”

    “有,问题还不小,虽然我和井六依旧是幻影,但我们已经处在了规则之中。”

    井六补充道:

    “我们看到的这两个人,没有五官。”

    白雾的潜意识里,感觉这两个幻影一样的存在,是自己人。

    但井六和黑桃十的话让其感到匪夷所思。

    这两个大块头虽然路人脸,却也不至于没有脸。

    在白雾困惑的时候,井外区域,真实的世界中,发生了一些变化。

    ……

    ……

    井外,未知区域。

    随着扭曲之主的降临,全世界所有区域,扭曲浓度大幅度提升。

    也导致很多地方的规则变得奇怪。

    极温区域温度更加恐怖,物理规则扭曲的更加夸张。

    不久前,一处奥尔罗岛的制药厂里,十来个幸存者人类,靠着制药厂里的药物、生理盐水这些物资,勉强活了下来。

    由于位置偏僻,这里也没有引来恶堕注意。

    但逃得过恶堕,却未必能够逃过规则。

    这是极温区,低温。

    随着温度不断接近绝对零度,这些人面临被冻死的危险。

    不久前,他们依偎在一起,每个人都在被冻死的边缘。然而在即将被冻死的一刻……温度忽然间回暖。

    这些即将被冻死的人,迎来了生机。

    ……

    ……

    井世界。

    不久前,空调公司的一名中层死去。这名中层就住在白雾的隔壁。这位死去的中层,恰好负责一一个小区空调安装项目。

    空调公司感到很紧张,因为井市的治安一直很好,如果忽然有人死了,那一定是谋杀。于是他们报警,让秩序组负责调查。

    可由于负责调查的秩序组被白雾击杀,导致案件调查中止。

    空调公司认为针对自己公司的危机并没有解除。

    于是原本与井市西市区富源小区的空调订单合同,虽然签了。

    但是项目却因此搁浅。

    进而导致新修建的富源小区,居民迟迟无法入住。

    因为夏天气温太高,没有空调,不宜居住。

    井外的那处制药厂里,人们感激着气温回暖,宛如神迹。

    井内的小区里,居民们纷纷抱怨,屋子太热,没法居住。

    (这几天晚上都有事情,咳咳,所以更新会暂时挪到白天。)

    就是井二认定了自己是威胁的原因。

    难不成当初的井二,也经历过这个区域?

    白雾不清楚。

    他看向井六:

    “你在壳中经历的记忆是什么样的?”

    井六说道:

    “和你截然不同,你看到的井,和我们看到的……有着天壤之别。”

    黑桃十补充道:

    “也许每个人看到的都不一样,就拿他们六兄妹来说,虽然有过一段共同记忆,但每个人的视角也不一样。”

    “或许啊,你比他们更特殊?”

    关于这片区域的谜题太多了,现在白雾也不知道这些谜题到底该怎么解。

    而随着这些序列文字出现……他的意识陷入了模糊。

    在彻底失去意识之前,白雾收到了眼睛的警告——

    【不要透露你的特殊性,如果一旦透露,请务必杀死知情人。除非……你遇到了永远可以相信的人。】

    一系列的谜题出现,首先是诡异的井下层的开启方法,其次是眼睛提到的——许多涉及灵魂的选择。

    最后,是这段不知所言的备注。

    白雾没有办法去思考,也来不及询问黑桃十和井六。

    因为他已经彻底陷入了昏迷。

    ……

    ……

    急促的敲门声撕裂了脑海里的空白,当白雾醒来的时候,他下意识的拍了拍脑袋。

    在记忆里,昨天下午通过了面试,是风投公司的面试,他有些得意忘形,于是喝醉了。

    好在睁开双眼的时候,白雾看了看时间,距离面试还有三小时,现在才凌晨五点?

    急促的敲门声让白雾的意识清醒了些。

    “请开门,我们是秩序组的。小区出现了一起凶杀岸,我们怀疑是七罪协会的成员做的,想要询问你一些情况。”

    秩序组……听着十分耳熟。

    白雾发现自己昨晚喝大了,衣服都没脱,倒也方便,直接开了门。

    屋子是租的,简单装修,65平,二室构造。

    他打开门,便看到了穿着笔挺西装,皮鞋裎亮且带着墨镜的两个人。

    两个人都是伴着一张脸,都是寸头,一脸横肉,牛高马大的,看着颇为相似。

    白雾感觉到哪里不对劲,但一时间没有想起来。

    正常人看到秩序组的人,会感觉到害怕,白雾也认为自己该害怕,可他的第一反应,无比淡定。

    他怕不起来,仿佛不具备这种能力,于是吐槽道:

    “这么凶干什么?板着一张脸……现在才五点。”

    秩序组的两个大块头同时皱起眉头,表情,动作,几乎百分百同步。

    “板着一张脸?是什么意思?你能够看到我们的脸?”

    白雾一愣,这不是废话吗?这两个人又没有头上套袜子,没有戴面具,自己怎么可能会看不到脸呢?

    白雾察觉到不对劲,本能的警觉起来。

    正常人会问自己“你能够看到我们脸”这个问题?

    还有……这种巨大的违和感是怎么回事?

    我是那种会因为通过面试就去喝醉的人?

    就在这个时候,两名秩序组成员里,其中一个退了一步,像是要从腰间掏出什么。

    “杀了他们两个,你暴露了。快!否则死的是你!”身后一个声音传来。

    这个瞬间,白雾的直觉与声音主人表达的意思重合。

    一直以来都是五好市民的白雾,忽然间脑海里多出了关于格斗的记忆。

    白雾的手成鹰爪状,直接朝着一名大块头的咽喉探出。

    身影往前挪的瞬间,借助惯性,另一只手一个肘击,一百三十五度摆动。

    一眨眼的功夫,他杀了两名秩序组成员。

    就听见骨裂的声音清脆悦耳,上一秒还颇具威势的两个大块头,成了死人。

    白雾看着自己的双手,觉得不可思议。但并没有正常人杀死人后的恐惧感。

    随后他转过头,看到了黑桃十,井六。

    “黑桃十……井六……嘶……”白雾的头有些疼。

    黑桃十眯起眼睛,井六说道:

    “看你这个样子,就像是失忆了一样,但既然还记得我们名字,就代表失忆没有那么严重。”

    白雾听出来了,刚才让自己杀人的,就是黑桃十。

    他的确在看到黑桃十和井六的时候,脑海里浮现出了二人的名字,但却记不清二人到底是谁。

    不过白雾确信,这二人似乎只有自己能够看见。

    因为黑桃十一直站在自己身后,也是黑桃十出声提醒,但两个大块头却没有反应。

    “看来你的记忆被修改了,不过也好,你的自主意识已经觉醒,或许和你掌握着扭曲有关,或许也和你进入这里的方式,是贯穿自己的心脏有关……你发现了吗?你和其他人不同。”

    “什么意思?”白雾不解。

    井六说道:

    “你能够看到刚才那两个人的脸?”

    “能啊。这有问题?”

    “有,问题还不小,虽然我和井六依旧是幻影,但我们已经处在了规则之中。”

    井六补充道:

    “我们看到的这两个人,没有五官。”

    白雾的潜意识里,感觉这两个幻影一样的存在,是自己人。

    但井六和黑桃十的话让其感到匪夷所思。

    这两个大块头虽然路人脸,却也不至于没有脸。

    在白雾困惑的时候,井外区域,真实的世界中,发生了一些变化。

    ……

    ……

    井外,未知区域。

    随着扭曲之主的降临,全世界所有区域,扭曲浓度大幅度提升。

    也导致很多地方的规则变得奇怪。

    极温区域温度更加恐怖,物理规则扭曲的更加夸张。

    不久前,一处奥尔罗岛的制药厂里,十来个幸存者人类,靠着制药厂里的药物、生理盐水这些物资,勉强活了下来。

    由于位置偏僻,这里也没有引来恶堕注意。

    但逃得过恶堕,却未必能够逃过规则。

    这是极温区,低温。

    随着温度不断接近绝对零度,这些人面临被冻死的危险。

    不久前,他们依偎在一起,每个人都在被冻死的边缘。然而在即将被冻死的一刻……温度忽然间回暖。

    这些即将被冻死的人,迎来了生机。

    ……

    ……

    井世界。

    不久前,空调公司的一名中层死去。这名中层就住在白雾的隔壁。这位死去的中层,恰好负责一一个小区空调安装项目。

    空调公司感到很紧张,因为井市的治安一直很好,如果忽然有人死了,那一定是谋杀。于是他们报警,让秩序组负责调查。

    可由于负责调查的秩序组被白雾击杀,导致案件调查中止。

    空调公司认为针对自己公司的危机并没有解除。

    于是原本与井市西市区富源小区的空调订单合同,虽然签了。

    但是项目却因此搁浅。

    进而导致新修建的富源小区,居民迟迟无法入住。

    因为夏天气温太高,没有空调,不宜居住。

    井外的那处制药厂里,人们感激着气温回暖,宛如神迹。

    井内的小区里,居民们纷纷抱怨,屋子太热,没法居住。

    (这几天晚上都有事情,咳咳,所以更新会暂时挪到白天。)

    就是井二认定了自己是威胁的原因。

    难不成当初的井二,也经历过这个区域?

    白雾不清楚。

    他看向井六:

    “你在壳中经历的记忆是什么样的?”

    井六说道:

    “和你截然不同,你看到的井,和我们看到的……有着天壤之别。”

    黑桃十补充道:

    “也许每个人看到的都不一样,就拿他们六兄妹来说,虽然有过一段共同记忆,但每个人的视角也不一样。”

    “或许啊,你比他们更特殊?”

    关于这片区域的谜题太多了,现在白雾也不知道这些谜题到底该怎么解。

    而随着这些序列文字出现……他的意识陷入了模糊。

    在彻底失去意识之前,白雾收到了眼睛的警告——

    【不要透露你的特殊性,如果一旦透露,请务必杀死知情人。除非……你遇到了永远可以相信的人。】

    一系列的谜题出现,首先是诡异的井下层的开启方法,其次是眼睛提到的——许多涉及灵魂的选择。

    最后,是这段不知所言的备注。

    白雾没有办法去思考,也来不及询问黑桃十和井六。

    因为他已经彻底陷入了昏迷。

    ……

    ……

    急促的敲门声撕裂了脑海里的空白,当白雾醒来的时候,他下意识的拍了拍脑袋。

    在记忆里,昨天下午通过了面试,是风投公司的面试,他有些得意忘形,于是喝醉了。

    好在睁开双眼的时候,白雾看了看时间,距离面试还有三小时,现在才凌晨五点?

    急促的敲门声让白雾的意识清醒了些。

    “请开门,我们是秩序组的。小区出现了一起凶杀岸,我们怀疑是七罪协会的成员做的,想要询问你一些情况。”

    秩序组……听着十分耳熟。

    白雾发现自己昨晚喝大了,衣服都没脱,倒也方便,直接开了门。

    屋子是租的,简单装修,65平,二室构造。

    他打开门,便看到了穿着笔挺西装,皮鞋裎亮且带着墨镜的两个人。

    两个人都是伴着一张脸,都是寸头,一脸横肉,牛高马大的,看着颇为相似。

    白雾感觉到哪里不对劲,但一时间没有想起来。

    正常人看到秩序组的人,会感觉到害怕,白雾也认为自己该害怕,可他的第一反应,无比淡定。

    他怕不起来,仿佛不具备这种能力,于是吐槽道:

    “这么凶干什么?板着一张脸……现在才五点。”

    秩序组的两个大块头同时皱起眉头,表情,动作,几乎百分百同步。

    “板着一张脸?是什么意思?你能够看到我们的脸?”

    白雾一愣,这不是废话吗?这两个人又没有头上套袜子,没有戴面具,自己怎么可能会看不到脸呢?

    白雾察觉到不对劲,本能的警觉起来。

    正常人会问自己“你能够看到我们脸”这个问题?

    还有……这种巨大的违和感是怎么回事?

    我是那种会因为通过面试就去喝醉的人?

    就在这个时候,两名秩序组成员里,其中一个退了一步,像是要从腰间掏出什么。

    “杀了他们两个,你暴露了。快!否则死的是你!”身后一个声音传来。

    这个瞬间,白雾的直觉与声音主人表达的意思重合。

    一直以来都是五好市民的白雾,忽然间脑海里多出了关于格斗的记忆。

    白雾的手成鹰爪状,直接朝着一名大块头的咽喉探出。

    身影往前挪的瞬间,借助惯性,另一只手一个肘击,一百三十五度摆动。

    一眨眼的功夫,他杀了两名秩序组成员。

    就听见骨裂的声音清脆悦耳,上一秒还颇具威势的两个大块头,成了死人。

    白雾看着自己的双手,觉得不可思议。但并没有正常人杀死人后的恐惧感。

    随后他转过头,看到了黑桃十,井六。

    “黑桃十……井六……嘶……”白雾的头有些疼。

    黑桃十眯起眼睛,井六说道:

    “看你这个样子,就像是失忆了一样,但既然还记得我们名字,就代表失忆没有那么严重。”

    白雾听出来了,刚才让自己杀人的,就是黑桃十。

    他的确在看到黑桃十和井六的时候,脑海里浮现出了二人的名字,但却记不清二人到底是谁。

    不过白雾确信,这二人似乎只有自己能够看见。

    因为黑桃十一直站在自己身后,也是黑桃十出声提醒,但两个大块头却没有反应。

    “看来你的记忆被修改了,不过也好,你的自主意识已经觉醒,或许和你掌握着扭曲有关,或许也和你进入这里的方式,是贯穿自己的心脏有关……你发现了吗?你和其他人不同。”

    “什么意思?”白雾不解。

    井六说道:

    “你能够看到刚才那两个人的脸?”

    “能啊。这有问题?”

    “有,问题还不小,虽然我和井六依旧是幻影,但我们已经处在了规则之中。”

    井六补充道:

    “我们看到的这两个人,没有五官。”

    白雾的潜意识里,感觉这两个幻影一样的存在,是自己人。

    但井六和黑桃十的话让其感到匪夷所思。

    这两个大块头虽然路人脸,却也不至于没有脸。

    在白雾困惑的时候,井外区域,真实的世界中,发生了一些变化。

    ……

    ……

    井外,未知区域。

    随着扭曲之主的降临,全世界所有区域,扭曲浓度大幅度提升。

    也导致很多地方的规则变得奇怪。

    极温区域温度更加恐怖,物理规则扭曲的更加夸张。

    不久前,一处奥尔罗岛的制药厂里,十来个幸存者人类,靠着制药厂里的药物、生理盐水这些物资,勉强活了下来。

    由于位置偏僻,这里也没有引来恶堕注意。

    但逃得过恶堕,却未必能够逃过规则。

    这是极温区,低温。

    随着温度不断接近绝对零度,这些人面临被冻死的危险。

    不久前,他们依偎在一起,每个人都在被冻死的边缘。然而在即将被冻死的一刻……温度忽然间回暖。

    这些即将被冻死的人,迎来了生机。

    ……

    ……

    井世界。

    不久前,空调公司的一名中层死去。这名中层就住在白雾的隔壁。这位死去的中层,恰好负责一一个小区空调安装项目。

    空调公司感到很紧张,因为井市的治安一直很好,如果忽然有人死了,那一定是谋杀。于是他们报警,让秩序组负责调查。

    可由于负责调查的秩序组被白雾击杀,导致案件调查中止。

    空调公司认为针对自己公司的危机并没有解除。

    于是原本与井市西市区富源小区的空调订单合同,虽然签了。

    但是项目却因此搁浅。

    进而导致新修建的富源小区,居民迟迟无法入住。

    因为夏天气温太高,没有空调,不宜居住。

    井外的那处制药厂里,人们感激着气温回暖,宛如神迹。

    井内的小区里,居民们纷纷抱怨,屋子太热,没法居住。

    (这几天晚上都有事情,咳咳,所以更新会暂时挪到白天。)

    就是井二认定了自己是威胁的原因。

    难不成当初的井二,也经历过这个区域?

    白雾不清楚。

    他看向井六:

    “你在壳中经历的记忆是什么样的?”

    井六说道:

    “和你截然不同,你看到的井,和我们看到的……有着天壤之别。”

    黑桃十补充道:

    “也许每个人看到的都不一样,就拿他们六兄妹来说,虽然有过一段共同记忆,但每个人的视角也不一样。”

    “或许啊,你比他们更特殊?”

    关于这片区域的谜题太多了,现在白雾也不知道这些谜题到底该怎么解。

    而随着这些序列文字出现……他的意识陷入了模糊。

    在彻底失去意识之前,白雾收到了眼睛的警告——

    【不要透露你的特殊性,如果一旦透露,请务必杀死知情人。除非……你遇到了永远可以相信的人。】

    一系列的谜题出现,首先是诡异的井下层的开启方法,其次是眼睛提到的——许多涉及灵魂的选择。

    最后,是这段不知所言的备注。

    白雾没有办法去思考,也来不及询问黑桃十和井六。

    因为他已经彻底陷入了昏迷。

    ……

    ……

    急促的敲门声撕裂了脑海里的空白,当白雾醒来的时候,他下意识的拍了拍脑袋。

    在记忆里,昨天下午通过了面试,是风投公司的面试,他有些得意忘形,于是喝醉了。

    好在睁开双眼的时候,白雾看了看时间,距离面试还有三小时,现在才凌晨五点?

    急促的敲门声让白雾的意识清醒了些。

    “请开门,我们是秩序组的。小区出现了一起凶杀岸,我们怀疑是七罪协会的成员做的,想要询问你一些情况。”

    秩序组……听着十分耳熟。

    白雾发现自己昨晚喝大了,衣服都没脱,倒也方便,直接开了门。

    屋子是租的,简单装修,65平,二室构造。

    他打开门,便看到了穿着笔挺西装,皮鞋裎亮且带着墨镜的两个人。

    两个人都是伴着一张脸,都是寸头,一脸横肉,牛高马大的,看着颇为相似。

    白雾感觉到哪里不对劲,但一时间没有想起来。

    正常人看到秩序组的人,会感觉到害怕,白雾也认为自己该害怕,可他的第一反应,无比淡定。

    他怕不起来,仿佛不具备这种能力,于是吐槽道:

    “这么凶干什么?板着一张脸……现在才五点。”

    秩序组的两个大块头同时皱起眉头,表情,动作,几乎百分百同步。

    “板着一张脸?是什么意思?你能够看到我们的脸?”

    白雾一愣,这不是废话吗?这两个人又没有头上套袜子,没有戴面具,自己怎么可能会看不到脸呢?

    白雾察觉到不对劲,本能的警觉起来。

    正常人会问自己“你能够看到我们脸”这个问题?

    还有……这种巨大的违和感是怎么回事?

    我是那种会因为通过面试就去喝醉的人?

    就在这个时候,两名秩序组成员里,其中一个退了一步,像是要从腰间掏出什么。

    “杀了他们两个,你暴露了。快!否则死的是你!”身后一个声音传来。

    这个瞬间,白雾的直觉与声音主人表达的意思重合。

    一直以来都是五好市民的白雾,忽然间脑海里多出了关于格斗的记忆。

    白雾的手成鹰爪状,直接朝着一名大块头的咽喉探出。

    身影往前挪的瞬间,借助惯性,另一只手一个肘击,一百三十五度摆动。

    一眨眼的功夫,他杀了两名秩序组成员。

    就听见骨裂的声音清脆悦耳,上一秒还颇具威势的两个大块头,成了死人。

    白雾看着自己的双手,觉得不可思议。但并没有正常人杀死人后的恐惧感。

    随后他转过头,看到了黑桃十,井六。

    “黑桃十……井六……嘶……”白雾的头有些疼。

    黑桃十眯起眼睛,井六说道:

    “看你这个样子,就像是失忆了一样,但既然还记得我们名字,就代表失忆没有那么严重。”

    白雾听出来了,刚才让自己杀人的,就是黑桃十。

    他的确在看到黑桃十和井六的时候,脑海里浮现出了二人的名字,但却记不清二人到底是谁。

    不过白雾确信,这二人似乎只有自己能够看见。

    因为黑桃十一直站在自己身后,也是黑桃十出声提醒,但两个大块头却没有反应。

    “看来你的记忆被修改了,不过也好,你的自主意识已经觉醒,或许和你掌握着扭曲有关,或许也和你进入这里的方式,是贯穿自己的心脏有关……你发现了吗?你和其他人不同。”

    “什么意思?”白雾不解。

    井六说道:

    “你能够看到刚才那两个人的脸?”

    “能啊。这有问题?”

    “有,问题还不小,虽然我和井六依旧是幻影,但我们已经处在了规则之中。”

    井六补充道:

    “我们看到的这两个人,没有五官。”

    白雾的潜意识里,感觉这两个幻影一样的存在,是自己人。

    但井六和黑桃十的话让其感到匪夷所思。

    这两个大块头虽然路人脸,却也不至于没有脸。

    在白雾困惑的时候,井外区域,真实的世界中,发生了一些变化。

    ……

    ……

    井外,未知区域。

    随着扭曲之主的降临,全世界所有区域,扭曲浓度大幅度提升。

    也导致很多地方的规则变得奇怪。

    极温区域温度更加恐怖,物理规则扭曲的更加夸张。

    不久前,一处奥尔罗岛的制药厂里,十来个幸存者人类,靠着制药厂里的药物、生理盐水这些物资,勉强活了下来。

    由于位置偏僻,这里也没有引来恶堕注意。

    但逃得过恶堕,却未必能够逃过规则。

    这是极温区,低温。

    随着温度不断接近绝对零度,这些人面临被冻死的危险。

    不久前,他们依偎在一起,每个人都在被冻死的边缘。然而在即将被冻死的一刻……温度忽然间回暖。

    这些即将被冻死的人,迎来了生机。

    ……

    ……

    井世界。

    不久前,空调公司的一名中层死去。这名中层就住在白雾的隔壁。这位死去的中层,恰好负责一一个小区空调安装项目。

    空调公司感到很紧张,因为井市的治安一直很好,如果忽然有人死了,那一定是谋杀。于是他们报警,让秩序组负责调查。

    可由于负责调查的秩序组被白雾击杀,导致案件调查中止。

    空调公司认为针对自己公司的危机并没有解除。

    于是原本与井市西市区富源小区的空调订单合同,虽然签了。

    但是项目却因此搁浅。

    进而导致新修建的富源小区,居民迟迟无法入住。

    因为夏天气温太高,没有空调,不宜居住。

    井外的那处制药厂里,人们感激着气温回暖,宛如神迹。

    井内的小区里,居民们纷纷抱怨,屋子太热,没法居住。

    (这几天晚上都有事情,咳咳,所以更新会暂时挪到白天。)

    就是井二认定了自己是威胁的原因。

    难不成当初的井二,也经历过这个区域?

    白雾不清楚。

    他看向井六:

    “你在壳中经历的记忆是什么样的?”

    井六说道:

    “和你截然不同,你看到的井,和我们看到的……有着天壤之别。”

    黑桃十补充道:

    “也许每个人看到的都不一样,就拿他们六兄妹来说,虽然有过一段共同记忆,但每个人的视角也不一样。”

    “或许啊,你比他们更特殊?”

    关于这片区域的谜题太多了,现在白雾也不知道这些谜题到底该怎么解。

    而随着这些序列文字出现……他的意识陷入了模糊。

    在彻底失去意识之前,白雾收到了眼睛的警告——

    【不要透露你的特殊性,如果一旦透露,请务必杀死知情人。除非……你遇到了永远可以相信的人。】

    一系列的谜题出现,首先是诡异的井下层的开启方法,其次是眼睛提到的——许多涉及灵魂的选择。

    最后,是这段不知所言的备注。

    白雾没有办法去思考,也来不及询问黑桃十和井六。

    因为他已经彻底陷入了昏迷。

    ……

    ……

    急促的敲门声撕裂了脑海里的空白,当白雾醒来的时候,他下意识的拍了拍脑袋。

    在记忆里,昨天下午通过了面试,是风投公司的面试,他有些得意忘形,于是喝醉了。

    好在睁开双眼的时候,白雾看了看时间,距离面试还有三小时,现在才凌晨五点?

    急促的敲门声让白雾的意识清醒了些。

    “请开门,我们是秩序组的。小区出现了一起凶杀岸,我们怀疑是七罪协会的成员做的,想要询问你一些情况。”

    秩序组……听着十分耳熟。

    白雾发现自己昨晚喝大了,衣服都没脱,倒也方便,直接开了门。

    屋子是租的,简单装修,65平,二室构造。

    他打开门,便看到了穿着笔挺西装,皮鞋裎亮且带着墨镜的两个人。

    两个人都是伴着一张脸,都是寸头,一脸横肉,牛高马大的,看着颇为相似。

    白雾感觉到哪里不对劲,但一时间没有想起来。

    正常人看到秩序组的人,会感觉到害怕,白雾也认为自己该害怕,可他的第一反应,无比淡定。

    他怕不起来,仿佛不具备这种能力,于是吐槽道:

    “这么凶干什么?板着一张脸……现在才五点。”

    秩序组的两个大块头同时皱起眉头,表情,动作,几乎百分百同步。

    “板着一张脸?是什么意思?你能够看到我们的脸?”

    白雾一愣,这不是废话吗?这两个人又没有头上套袜子,没有戴面具,自己怎么可能会看不到脸呢?

    白雾察觉到不对劲,本能的警觉起来。

    正常人会问自己“你能够看到我们脸”这个问题?

    还有……这种巨大的违和感是怎么回事?

    我是那种会因为通过面试就去喝醉的人?

    就在这个时候,两名秩序组成员里,其中一个退了一步,像是要从腰间掏出什么。

    “杀了他们两个,你暴露了。快!否则死的是你!”身后一个声音传来。

    这个瞬间,白雾的直觉与声音主人表达的意思重合。

    一直以来都是五好市民的白雾,忽然间脑海里多出了关于格斗的记忆。

    白雾的手成鹰爪状,直接朝着一名大块头的咽喉探出。

    身影往前挪的瞬间,借助惯性,另一只手一个肘击,一百三十五度摆动。

    一眨眼的功夫,他杀了两名秩序组成员。

    就听见骨裂的声音清脆悦耳,上一秒还颇具威势的两个大块头,成了死人。

    白雾看着自己的双手,觉得不可思议。但并没有正常人杀死人后的恐惧感。

    随后他转过头,看到了黑桃十,井六。

    “黑桃十……井六……嘶……”白雾的头有些疼。

    黑桃十眯起眼睛,井六说道:

    “看你这个样子,就像是失忆了一样,但既然还记得我们名字,就代表失忆没有那么严重。”

    白雾听出来了,刚才让自己杀人的,就是黑桃十。

    他的确在看到黑桃十和井六的时候,脑海里浮现出了二人的名字,但却记不清二人到底是谁。

    不过白雾确信,这二人似乎只有自己能够看见。

    因为黑桃十一直站在自己身后,也是黑桃十出声提醒,但两个大块头却没有反应。

    “看来你的记忆被修改了,不过也好,你的自主意识已经觉醒,或许和你掌握着扭曲有关,或许也和你进入这里的方式,是贯穿自己的心脏有关……你发现了吗?你和其他人不同。”

    “什么意思?”白雾不解。

    井六说道:

    “你能够看到刚才那两个人的脸?”

    “能啊。这有问题?”

    “有,问题还不小,虽然我和井六依旧是幻影,但我们已经处在了规则之中。”

    井六补充道:

    “我们看到的这两个人,没有五官。”

    白雾的潜意识里,感觉这两个幻影一样的存在,是自己人。

    但井六和黑桃十的话让其感到匪夷所思。

    这两个大块头虽然路人脸,却也不至于没有脸。

    在白雾困惑的时候,井外区域,真实的世界中,发生了一些变化。

    ……

    ……

    井外,未知区域。

    随着扭曲之主的降临,全世界所有区域,扭曲浓度大幅度提升。

    也导致很多地方的规则变得奇怪。

    极温区域温度更加恐怖,物理规则扭曲的更加夸张。

    不久前,一处奥尔罗岛的制药厂里,十来个幸存者人类,靠着制药厂里的药物、生理盐水这些物资,勉强活了下来。

    由于位置偏僻,这里也没有引来恶堕注意。

    但逃得过恶堕,却未必能够逃过规则。

    这是极温区,低温。

    随着温度不断接近绝对零度,这些人面临被冻死的危险。

    不久前,他们依偎在一起,每个人都在被冻死的边缘。然而在即将被冻死的一刻……温度忽然间回暖。

    这些即将被冻死的人,迎来了生机。

    ……

    ……

    井世界。

    不久前,空调公司的一名中层死去。这名中层就住在白雾的隔壁。这位死去的中层,恰好负责一一个小区空调安装项目。

    空调公司感到很紧张,因为井市的治安一直很好,如果忽然有人死了,那一定是谋杀。于是他们报警,让秩序组负责调查。

    可由于负责调查的秩序组被白雾击杀,导致案件调查中止。

    空调公司认为针对自己公司的危机并没有解除。

    于是原本与井市西市区富源小区的空调订单合同,虽然签了。

    但是项目却因此搁浅。

    进而导致新修建的富源小区,居民迟迟无法入住。

    因为夏天气温太高,没有空调,不宜居住。

    井外的那处制药厂里,人们感激着气温回暖,宛如神迹。

    井内的小区里,居民们纷纷抱怨,屋子太热,没法居住。

    (这几天晚上都有事情,咳咳,所以更新会暂时挪到白天。)( 都市文学 www.dswx.org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