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返回



关灯
护眼
字体:

二百五十一、烽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四更天,契丹大营里热闹起来,营里飘荡着诱人的牛肉香。这一刻,一直是乞丐的契丹军,忽然,变得阔绰起来。营中炖起牛肉来,还有香喷喷的胡饼。

    早餐,每个士兵可以分得一碗牛肉汤和两个胡饼。十几天来,一直处于饥饿状态的肠胃,第一次有了饱腹的感觉。每个人都笑逐颜开,吃饱饭之后,都有了冲动,渴望活动一下手脚。

    于是他们出了大营,来到澶州城下,架起了弓弩,石砲,火炮,向城内发射各种各样的致命的的玩意儿。

    契丹军发动袭击的时候,李继隆还在睡觉,与所有老年人一样,李继隆也喜欢睡零碎觉,夜里睡不安稳。一夜醒好几回。

    但今天,他睡得很沉,契丹人的进攻没有让他醒来。直到石保吉慌慌张张地跑进来,叫了他两声,才慢慢地睁开眼睛,问:“祐之,出什么事了?”

    石保吉说:“契丹人进攻了。”

    李继隆吃了一惊,说:“契丹人进攻了?”

    石保吉慌张道:“是啊,太师,你听,砲石打得多厉害。”

    李继隆侧耳听了一下,果然有有东西嗖嗖嗖地飞过,撞到地上,炸开,发出震耳欲聋的巨响。

    李继隆连忙起床,说:“快,快到城墙上去。”

    李继隆出了门,直奔城头,石保吉和一群卫士跟在李继隆的身后。

    天还没有亮,晴朗的夜空下燃烧着“吱吱”作响的火把,城下却是一片漆黑,看不清契丹军在哪里。眼尖的人看出他们就在城墙下面距离城墙不过十丈远的地方,他们挖了深壕,他们就在那里,发射箭矢,砲石。

    城楼上,有很多宋军,都藏在雉堞后面,不敢露头。城墙上面,横七竖八躺着很多尸体和伤者,哀嚎声此起彼伏。

    李继隆还未登上城头,一颗砲石飞过来,李继隆听见响声,到底是久经沙场的老战士,侧身一闪,躲过砲石,那砲石几乎擦着他的耳朵飞过,一下子砸到他身后卫士的头上。卫士连哼都没哼一声,一头栽下城去。

    众人都惊骇得挪不动脚步,手扶着城墙,瑟瑟发抖。

    李继隆看了一眼,只见不断有砲石,箭矢飞过来,接着,又有两个人被砲石打伤,必须快速离开这里。李继隆弓着身子,飞快地跑上城头,靠在一根柱子后面,向下面张望。只见契丹军已经列好阵势,架好了云梯,瞭望台也架好了。夜色朦胧,契丹军像一片黑云,横陈在城下。

    “黑云压城城欲摧”,李继隆也感到有些恐怖。

    石保吉背靠着柱子,说:“太师,这回契丹人是要玩命了。”

    李继隆说:“说的没错,他们今天的架势好大,好像要抢夺北城的。”

    石保吉说:“北城不能丢,北城丢了,皇上就会被吓走,南城也守不住,契丹人岂不直捣汴梁?北城决不能丢。”

    “说得对,一定要守住北城。”

    “怎么才能守住北城?北城这么小,契丹人吹一口气就能吹走。又不能集结太多的人马,人马太多伤亡就大,伤亡太大,更会影响到士气。”

    “如果有一支军队绕到契丹军后面,发起进攻,就好了。”

    “哪里有这支军队?”

    李继隆说:“别处的援军不要指望了,现在只有通利军和濮州驻军可以前来增援,这两只军属于你我管辖,向他们发出求援信号,他们会来增援的。”

    石保吉说:“好,我这就发出求援信号。”

    李继隆说:“不忙,看看契丹人的进攻再说。”

    这时,城下响起了雷鸣般的鼓声,一层层声浪席卷过来,震魂摄魄,耳膜被震得“嗡嗡”直响。

    很快,契丹人冲杀过来,架起梯子,攀梯而上。

    李继隆见了,大呼一声,冒着砲石,箭雨,搬起一块石头砸向爬上来的契丹军。石头正好砸到一个契丹军士的头上,他的头一歪,身体侧倾,一只手还想抓住梯子,没有抓住,栽倒下去了。

    宋军见了,都站立起来,拿起各种兵器还击,被击落的契丹军累累而下,李继隆又发动撞杆撞击契丹军的梯子,被打折的梯子横七竖八倒在城墙下面,宋军扔下火把,被火点燃,燃烧起来,火光照亮了城墙,墙面上像染了一层鲜血一样。

    首攻的契丹军还未退去,第二轮进攻又扑过来,双方一上来就陷入苦战,城下堆满了尸体,城墙上面也堆满了尸体。将士们踏着血迹战斗,契丹军上来一批倒下一批,宋军也是一样,上来一批倒下一批,城墙上堆满了,就推到城墙下面去,城墙内外都是尸体。

    石保吉惊恐地说:“太师,这回契丹军真的拼命了,澶州恐怕保不住了。”

    李继隆说:“别说丧气话,再难我们一定要守住,皇上就在南城,如果北城守不住,南城必然不保,大宋朝也将不保,那我们就是大宋的罪人。”

    石保吉说:“太师说得对,我们不能做大宋的罪人,跟他们拼了,大不了我老石的一百多斤躺在这里。”

    听了石保吉的话,将士们立刻也若打了鸡血一样,呼叫着要与契丹人拼命。

    城下的战鼓还在“咚咚咚”激烈地敲打着,契丹军的进攻丝毫没有减弱,在契丹军浪潮般地进攻下,宋军还是招架不住,军士倒下一批又一批。

    石保吉说:“太师,事急了,发求援信号吧。”

    李继隆说:“说得对,祐之,我这就令人燃烟。”

    很快,烽火台上飘起了浓浓的黑烟。

    天已经亮了,漫天霞光里,升起了这股浓烟,显得很不协调,像一泓纯净的水中,滴入几滴墨汁,十分碍眼。

    萧绰看到烽火台上升起的浓烟,心里不禁一阵欣喜,觉得所有的牺牲都值了,韩德让这个调虎离山之计要成功了。她的眼中噙着泪水,面对着西南,一切都按照他的预想而行,通利军应该很快就可以拿下了。

    五更时分,萧绰就到了阵前,今天,她没有骑马,工匠给她做了一个推车,她坐在推车上,由康延欣推到阵前。

    那里有一个高台,康延欣将萧绰推上去,萧绰坐在那里,看着契丹军浪潮般地进攻。觉得自己先前的担心是多余的,契丹军的狠劲还在,不怕死的精神还在。而宋军也是一反常态,今天如变了一支军队似的,斗志十分旺盛,双方你来我往,死战不退。

    萧绰不禁又悬起心来,如果宋军如此死战,不去求援,怎么办?那么,他势必有一场恶战。

    她知道韩德昌势在必得,只有打败通利军,才能震慑赵恒,逼迫他让步,只有打下通利军才有可能获得粮草。

    今天早晨,她已将所有的吃的东西全部拿出来了,让将士们饱餐了一顿。韩德昌已经看到了她的坚毅目光,他必须拼命拿下通利军。

    想到这里,萧绰忧心如焚,告诉耶律隆绪,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也要持续不断的进攻,竭力压迫宋军,不让他们有喘息的机会。

    当她看到进攻的军士一批又一批地倒在城下时,她的心震撼了,伤痛了,有几次她想撤出战斗,但是,她忍住了。宋军终于支持不住发出了求救的信号。

    萧绰如释负重,令康延欣把她推下高台,回营去了。

    康延欣问:“太后,你是不是累了?”

    萧绰点了点头。

    康延欣把她推到寝宫,说:“臣扶太后上床休息一下。”

    萧绰又点了点头。

    康延欣扶着萧绰在床上躺下。萧绰闭上双眼,可没过多久,她又坐起来,剧烈地咳嗽起来。

    康延欣连忙走过来,想拍一拍萧绰的后背,萧绰挥了挥手,康延欣只好站在她的身边,拿出一块手巾,递给萧绰。

    萧绰咳得大喘吁吁,脸红的发紫,泪流不止,拿着手巾,擦着眼泪和汗水。终于,咳嗽平息下来,萧绰坐在床边大口地喘着气。

    康延欣轻轻地摸着她的后背,怜惜地看着她。

    经过这阵剧烈的咳嗽之后,萧绰平静下来了。她安静地坐着,喘着粗气,一双眼睛看起来很忧虑和失落。

    “太后是不是担心大丞相?”康延欣问。

    萧绰抬头望着康延欣,没有说什么。

    康延欣说:“大丞相一定能攻下通利军的。”

    萧绰说:“是吗?你也这么认为?”

    康延欣说:“臣想不光是臣这样认为,所有人都会这样认为。太后已经调动了宋军,只要宋军出了通利军城,大丞相就可以轻易地拿下军城。”

    萧绰说:“道理上应该是这样,可是打仗变数很大,万一通利军不出城增援澶州怎么办?或者他们过早地发现了我们的军队怎么办?大丞相将会苦战,这是很令人担心的。”

    康延欣说:“太后若是不放心,臣去一趟通利军,打探消息,回来向你回报。”

    萧绰笑道:“你去?”

    康延欣点点头,说:“是的,臣去。”

    萧绰叹道:“算了,还是等他们的消息吧。”

    康延欣说:“太后是不是担心臣办不好这事?”

    萧绰说:“你真的想去?”

    康延欣说:“臣想早点让太后安心。”

    萧绰说:“好吧,快去快回,见到大丞相,让他小心。”

    康延欣出了萧绰的寝宫,回到自己的穹庐里,取出弓箭,和一把长剑,牵出一匹白马。将弓箭和长剑都绑在马肚子上,然后一纵身跃上马背,一抖缰绳,马冲出了大营,向西南奔去。

    契丹军的进攻把赵恒吓了一大跳,连忙找寇准,王继英,曹利用来问:“我们已经在和契丹人和谈了,为什么他们还要进攻?”

    王继英说:“可能是和谈没有达成,所以想用军事压力,逼迫我们和谈吧。”

    赵恒说:“哪有那么快就签订和约的,谈判不还是需要时间吗?”

    曹利用说:“王大人说得对,契丹人就是想以打促和,攻打澶州,想逼我们答应他们的条件。”

    寇准说:“答应他们的条件,答应什么条件?曹利用,你答应他们什么条件?”

    曹利用说:“我什么也没有答应。”

    赵恒说:“你怎么什么也没答应?朕不是说只要他们不索求土地,什么条件都可以答应他们。”

    曹利用说:“皇上,恰恰他们一定要关南之地,臣怎能答应?”

    赵恒没有说什么,脸上掠过痛苦的神情。

    寇准说:“口气不小,凭什么我们要把关南之地送给他们?”

    王继英说:“是啊,关南之地是大宋将士用鲜血换来的,绝不能给他们。”

    曹利用说:“正好,契丹的使者在南城,皇上可以问一问他。”

    寇准说:“对,把他绑过来。”

    王继英忙说:“不可,人家好歹是一国使者,我大宋朝礼仪之邦,难道就没有一点度量吗?难道还不及他们契丹野蛮之人?”

    赵恒说:“传旨,请契丹使者来见。”

    内侍去了,不久,将韩杞带上大殿,见了赵恒,礼毕。

    赵恒问:“韩大使,可知道河对岸发生了什么事吗?”

    韩杞说:“不知道。”

    赵恒说:“你听听,是不是有喊杀之声?”

    韩杞说:“禀皇上,外臣耳背,不曾听见喊杀之声。”

    寇准厉声说:“我看你是装聋作哑,你们契丹人就是这样和谈的吗?一边派你来和谈,一边出兵进攻,你们这是毁约。”

    韩杞说:“我们现在还没有签订和约,何来毁约之说。”

    寇准说:“既然你我处于战争状态,我今天杀了你,也是应该的。”

    韩杞笑道:“大人杀了我,当然不算什么,不过也成就了我的一世英名。”

    寇准说:“你有什么英名?”

    韩杞说:“为天下谋和平,为苍生谋福利,难道这个荣誉还不够吗?”

    王继英说:“韩大使,你说说我们现在已经开始和谈了,你们为什么还要攻打澶州?”

    韩杞说:“这个我确实不知道,你们可以问一问曹大人,我跟他一起来澶州南城的,对攻打澶州的事真的不知道。”

    曹利用说:“韩大使可能真的不知道。”

    赵恒说:“你们攻打澶州到底想干什么?”

    韩杞说:“以外臣看来,就是想早日签订和约。”

    赵恒说:“朕这不是在和你们商谈吗?为什么要咄咄逼人呢?朕告诉你,朕看在天下苍生的份上,与你们和谈,并不是害怕你们,如果,你们非要打下去的话,朕奉陪到底,大不了两败俱伤,落得一个干净。”

    寇准看着赵恒,没想到他今天说出了这么硬气的话,心里非常高兴,说:“是的,告诉你们,我们有决战到底的决心和能力,我们不怕任何敌人,我们有数百万严阵以待的军民,随时打败敌人的侵犯。”

    韩杞说:“皇上,宰相大人你们不必恼怒,我们的皇太后,皇上是一心希望和平的,希望经过和谈,一举解决两国争端,从此,两国和好,约为兄弟,福瑞与共。”

    赵恒说:“既然这样,那就早点罢兵,偃兵息武,缔结永久和平。”

    韩杞说:“是的,我们皇太后也是这样想的。”

    寇准说:“那为什么还不退兵?反而进一步进犯?”

    韩杞说:“宰相大人心里亮堂着,不用我说,你也知道这是为什么。”

    王继英说:“你们一心想强占关南之地,那是不可能的。”

    韩杞说:“我们南征的目的,就是收复关南之地,不达到这个目的,是不会收兵的。”

    寇准说:“这个你们就不要想了,宋国的一寸一尺土地你们也不要想,若是真想强占,那就只好兵戎相见,这不是我们希望看到的,更不是你们希望看到的。你们的情况,我们已经非常了解,粮草已经断绝,不出十日,你们就会崩溃,不用我们攻击,你们就会投降,到那时,你们想和谈都谈不成。”

    韩杞怔了怔,说:“这个不用你操心,我们自有办法。”

    赵恒说:“朕今天明确地告诉你,索求关南之地,断无可能。”

    韩杞说:“皇上,有没有其他准备?”

    赵恒正欲开口,寇准说:“这个你可以和曹大人商谈。”

    韩杞说:“好,我等贵国最后的决定。”

    赵恒说:“不,你还是先回去,让你们皇太后收兵,然后我们坐下来好好商谈,除了索求土地没有之外,别的朕可以和你们商量。”

    韩杞觉得和谈即将成功,心里十分高兴,说:“好的,外臣这就回去,劝说皇太后停止进攻。”

    赵恒连忙派人送韩杞回北城去了。

    韩杞到达北城,宋军向契丹人喊话,要求停战,送韩杞回去。

    耶律隆绪便暂停了进攻,宋军放下吊篮,将韩杞吊下城墙。城墙下面堆积着尸体和折断的木头,刀枪,地上落了一层箭矢,飞石,尸体枕籍,偃仰僵卧,惨不忍睹。脑浆,血浆洒满地面,红的,白的,怵目惊心,韩杞不忍看下去,快速走了过去,来到契丹大阵前面,拜见了耶律隆绪。

    耶律隆绪正为攻不下城池发怒,要处斩几个退宿的军士。看见韩杞,说:“韩杞你怎么回来了?”

    韩杞说:“皇上,宋国请求停战。”

    耶律隆绪说:“停战?等朕拿下澶州再说。”

    萧排押说:“皇上,还是停战吧,将士们都很累了,再打下去只会徒增伤亡,收兵吧。”

    耶律隆绪说:“将士们都累了,难道宋军就不累吗?再加把劲,澶州就被打下来了。”

    萧排押说:“皇上,澶州恐怕是打不下来的。”

    耶律老君奴也说:“是啊,皇上澶州是打不下来的。”

    耶律隆绪大怒道:“胡说,你们没看见他们已经支持不住了吗?继续进攻,一定要拿下澶州北城。”

    王继忠说:“皇上,还是停止进攻吧,我军的确无力进攻了,再打下去,只会暴露我军的实力不济,趁韩杞回来,正好体面收兵。”

    萧排押说:“是呀,皇上,上将军说得对,若果继续进攻,仍然攻不下城池,岂不让人嘲笑,还不如见好就收。”

    耶律隆绪还在犹豫,这时,斥候快马来报:大营西北发现一支宋军快速奔来。

    众人听了都大吃一惊,耶律隆绪忙问:“那是哪里的宋军?”

    斥候说:“还不清楚。”

    耶律隆绪大声说:“再探。”

    斥候转身欲走。

    王继忠说:“等等。”

    斥候问:“上将军有什么事吗?”

    王继忠说:“他们有多少人马?”

    斥候说:“人马不多,大约一两万。”

    “打的什么旗号?”

    “别的旗号没看清,只有一面旗上写着一个很大的‘雷’字。”

    王继忠说:“好了,再去打探。”

    斥候去了。

    王继忠转身对耶律隆绪说:“来的可能是秦州知州雷有终。”

    “雷有终?”耶律隆绪惊道,“雷有终不是回去了吗?”

    萧排押说:“是啊,前些时听说他兵出土门,后来我军攻打岢岚军  ,他就回去了,怎么又来了?”

    王继忠说:“雷有终做事果断,作战英勇,他来澶州并不奇怪,请皇上速速派人拦击他们,勿让他们靠近大营。”

    耶律隆绪大声问:“谁去抵挡?”

    萧排押,耶律老君奴同时说:“臣去。”

    耶律隆绪说:“好,一定要打退他们,最好把雷有终活捉过来,朕要看看这个不怕死的长成什么样?”

    萧排押,耶律老君奴将手一招,率领属下将士向西北奔去。

    王继忠说:“皇上先回大营吧,防守大营要紧。”

    耶律隆绪看了看澶州城头,无可奈何地叹息了一声,说:“收兵吧。”

    契丹人吹响了收兵的号角,队伍依次撤回大营之内。

    耶律隆绪怏怏不乐,回到营中,对王继忠说:“朕有些头疼,上将军,你安排防守吧。”

    耶律隆绪说罢,走了。王继忠召集将士,将营中的防守之事一一安排妥当,告诫每个将军:现在宋军的援军已经来了,每一个人必须小心在意,谨防宋军偷袭。

    将军们得了命令,各自回营去了。

    安排完军务,王继忠回头看见韩杞,连忙走上前来,说:“韩大人,谈得怎么样了?”

    韩杞说:“已有七八成了。”

    王继忠喜道:“很好,走,我们去见太后。”

    王继忠说罢,和韩杞一起向萧绰的寝宫走来。

    ( 都市文学 www.dswx.org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