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返回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四百四十八章 不是偶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不管怎么说,我们现在还是不要和王奇等人再见面比较好,免得又弄出一些幺蛾子来。”刘星叉着腰说道:“不过阿卡姆城附近的那个游乐园你们应该也听说吧?所以我还是挺想过去玩一玩的。”

    “那个游乐园的确是挺有意思的,而且也很适合田青和李梦瑶去练胆,尤其是在我们马上要去地海国的时候,所以刘星你明天化个妆,我们再一起去这个游乐园转一转,到时候你就待在我们中间,这样就不需要担心自己被王奇看见了;至于尹恩的话,我觉得尹恩你只要不自己承认,那么王奇的父母也就没有办法找你的麻烦了。”张景旭笑着说道。

    毕竟这都已经过去十多年的时间,就算王奇的父母能够在克苏鲁跑团游戏大厅的辅助下认出尹恩,尹恩也可以直接矢口否认,到时候王奇的父母也只能无可奈何的接受“现实”,何况他们也没有理由对着这个问题死缠烂打。

    而在这时,丁坤也回来了。

    此时的丁坤一看就是喝了不少酒,但是他的意识还是挺清醒的,所以便坐下来继续和刘星等人闲聊,说起了这次老乡聚会的情况。

    一切正常,并没有什么意外。

    不过丁坤倒是从那个小哥口中听说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最近的印斯茅斯小镇突然变得热闹了起来,镇民好像是再准备庆祝些什么,所以密斯卡托尼克大学已经派出人手去进行调查,想要搞清楚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印斯茅斯镇的几个大家族都已经存续了数百年,而且他们都和深潜者有密不可分的关系,所以这印斯茅斯镇说白了其实是深潜者的小镇,不过有意思的是印斯茅斯镇并不属于某一个深潜者部落,而是不管那个部落的深潜者来到印斯茅斯镇都可以获得VIP级的待遇,这就是印斯茅斯镇和其他与深潜者有关的人类城镇乡村的差别。”

    丁坤认真的说道:“据我所知,大部分和深潜者有关系的人类城镇或乡村,基本上都是由深潜者和深潜者混血儿建立起来的,所以他们就从属于建立者所在的部落,然后进一步延伸出来的秘密教会,那也算是那个深潜者的下属单位,因此它们在遇到来自其他部落的深潜者时就会看碟下菜,最多也就是提供一些食物与住处,基本上是不会为这些深潜者提供更多的帮助;但是印斯茅斯镇就不一样了,它会为所有深潜者提供自己力所能及的帮助。”

    “虽然印斯茅斯镇是位于某个深潜者部落的势力范围,而且那个深潜者部落也算是挺厉害的,能在整个地球上的深潜者部落种排名前十,但是这个深潜者部落并没有去管理印斯茅斯镇,而是沿着海岸线黑印斯茅斯镇留了一条通道,允许其他部落的深潜者前往印斯茅斯镇,那怕这些深潜者来自和它们敌对的部落,这在其他地方基本上是看不到的情况。”

    “密斯卡托尼克大学也曾经询问过一些比较亲人类的深潜者,印斯茅斯镇凭什么获得了这样的特殊待遇,结果这些深潜者却是对此讳莫如深,死活都不肯说出印斯茅斯镇的秘密,因此密斯卡托尼克大学就只能怀疑这印斯茅斯镇可能是属于达贡或者海德拉,甚至是克苏鲁的地盘,所以那些深潜者才不敢在印斯茅斯镇称王称霸;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印斯茅斯镇作为第一个与深潜者进行交流的人类小镇,在深潜者一族中也算是有着特殊的地位,因此是属于整个深潜者一族的。”

    这时张文兵突然说道:“关于这件事情,我其实听说过另外一个猜测,那就是印斯茅斯镇在被深潜者控制的时候,达贡和海德拉还没有失踪,所以那时的深潜者一族虽然也分成了不少的部落,而是彼此之间也会有一些矛盾,但是在达贡和海德拉的从中斡旋下是不会闹大的;结果当达贡和海德拉突然失踪之后,这些深潜者部落就逐渐的放肆了起来,甚至打起架来比和食尸鬼大战打的还凶,久而久之便形成了如今的局势——各个深潜者部落就如同一个个诸侯国,而克苏鲁这个天子因为天天睡大觉肯定是管不了它们的,所以这些诸侯国打的就越来越厉害了。”

    “这个比喻倒是挺贴切的,如今的深潜者一族的确像是当年的诸侯国,一个个列土封疆,相互之间攻伐不断,据说现在有能力一统天下的深潜者部落就有七个,而剩下的那些深潜者部落说白了就是这七个大部落的附庸;这七个大部落的想法都很简单,那就是在击败其他部落之后,推选自己的族长成为新的达贡或者海德拉,这样一来就可以顺利的统合整个深潜者一族。。。当然最重要的是,这么做就有机会获得克苏鲁的祝福,因为当年的达贡与海德拉就是得到了克苏鲁的祝福,才得以从深潜者变成了星之眷族。”

    再一些克苏鲁神话的爱好者眼中,达贡与海德拉与其说是深潜者,还不如直接被称为星之眷族,因为它们和普通的深潜者相比完全就不是一个样子。

    而且也有人认为深潜者应该说可以进化为星之眷族的,至于进化途径则是克苏鲁的赐福,因为星之眷族看起来就是缩小版的克苏鲁,所以可能就是克苏鲁在进行赐福之后,让受到祝福的人变成了缩小版的自己。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这七个大型的深潜者部落肯定是会打一架的,毕竟等到达贡和海德拉回归之后它们就没有这个机会了,所以这场大战已经是一触即发;不过这些深潜者可能还不知道,他们的老大克苏鲁看起来是在睡大觉,实际上却是在暗地里动作不断,所以我怀疑这些深潜者可能是被克苏鲁给利用了!”

    张文兵非常肯定的说道:“事出必有因,我们...

    ,我们已经发现克苏鲁虽然本体依旧被困,但是它的分身却早已离开了拉莱耶城自由活动,所以我们可以肯定克苏鲁知道这些深潜者在做些什么;按理来说,克苏鲁应该是想看到一个团结的深潜者一族,但是它却放任这些深潜者各自占山为王,相互争斗,所以这肯定是有原因的,而原因很有可能就是克苏鲁想要这些深潜者内斗,然后利用这些死去的深潜者做些什么,比如突破封印!”

    “呃,怎么说呢,我觉得张哥你的这个推测有点眼熟,我好像在一些小说里看到过。。。”李寒星忍不住吐槽道:“这就像是一个武侠小说里,原本的武林盟主突然不见踪影,结果武林里就流传出盟主已经渡劫成功而飞升,或者走火入魔而身死道消的消息,不过在这之前盟主还不忘把自己的宝物或者武功秘籍藏在了某个地方,还留下了得到宝物或者武功秘籍就能够成为天下第一的传说;然后众多的武林高手就开始寻找宝藏,结果要整合好几条线索才可以知道宝藏的下落,所以这些人为了宝藏的线索而开始厮杀不断,最后才发现盟主竟然是这一切的幕后黑手。”

    “是啊,这剧情我好像也在那里看到过。。。不过这事情和我们关系不大,毕竟我们也不可能混进某个深潜者部落里看热闹,但是我依旧挺好奇这个印斯茅斯镇打算做什么?难道是给克苏鲁过生日吗?”刘星开口吐槽道。

    “印斯茅斯镇,作为克苏鲁神话中的一个重要区域,它在克苏鲁跑团游戏大厅里可是得到了全方面的强化,里面到处都是实力不俗的人类与深潜者,最重要的是这些家伙都是玩家的敌人,所以普通玩家如果想要在模组的空隙去印斯茅斯镇转一转的话,就会在半路上收到克苏鲁跑团游戏大厅的提醒,让他们立刻离开印斯茅斯镇的范围,否则后果自负,结果那些喜欢作死的玩家就会知道什么叫做不作死就不会死。”

    尹恩拿着个水杯说道:“简单的来说,印斯茅斯镇就是一个地雷区,你每走一步都有可能踩到地雷触发剧情杀,当然你如果是因为参加模组而进入印斯茅斯镇,那么模组的主线剧情倒是一条相对安全的线路,不过关于印斯茅斯镇的模组非常少见,而且每个区域都有可能触发,同时难度也是天差地别,比如有个模组的主线任务就是跟随旅行团参观印斯茅斯镇,玩家只需要老老实实的跟着走就行了,而有的模组则是会让玩家去偷镇长家的东西。”

    “看来我们是没有机会去印斯茅斯镇旅游了。”刘星耸了耸肩,笑着说道:“不过话说回来了,敦威治那边的情况应该会好一点吧?沃特雷的弟弟都已经被送走了,那边应该没有什么实力强大的神话生物吧?”

    “敦威治啊,我记得敦威治虽然在原著中出现过,但是原著中的重要角色——威尔伯兄弟一个死在了密斯卡托尼克大学的看门狗手上,一个被密斯卡托尼克大学的人给放逐出了地球,便导致敦威治和普通的城市没什么区别,不过威尔伯兄弟俩曾经所在的农场倒是有点意思,如果是玩家进入那片区域的话,就有可能会随机附带一个负面状态——在多少个模组中,某属性数值临时下降五分之一。”

    师子玄继续说道:“所以有些玩家认为农场里可能是埋藏着什么好东西,于是便跑去掘地三尺,然后什么都没有发现,因此这片区域早就无人问津了,而且有意思的是但目前为止,还没有玩家在模组中去过那个农场,所以看样子这片农场是真的没有什么剧情好写了。。。当然如果真有剧情的话,那就说明威尔伯兄弟可能要再次出场了。”

    师子玄话音刚落,门外突然响起了瑞奇焦急的声音,“有人在吗?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给你们说!”

    刘星等人面面相觑,不知道瑞奇这是怎么了。

    等到刘星开门之后,瑞奇直接快步走进来说道:“我刚刚和其他玩家小队见过一面,发现我们都遇到了一件非常奇怪的事情,那就是我们在这两天里看见了一些很久没有见过的老熟人,而且这些老熟人是在很久之前的现实世界里突然失踪的,所以我们就觉得这件事情可能有点不对劲。”

    听到瑞奇这么说,刘星等人的表情也都变得严肃了起来,因为他们的确是遇到了相同的事情。

    看到刘星等人的表情,瑞奇便知道了答案,“看来你们也遇到了一样的事情啊,看来这可能是克苏鲁跑团游戏大厅在针对我们,特意放出这些人来影响我们的心态,毕竟这已经不能说是他乡遇故知了,而是他乡遇见鬼故事。。。我今天遇到了我的弟弟切克,在十多年前我们一家人去野餐,而且还是和几个关系很好的邻居一起去的,结果切克他就在众目睽睽之下失踪了,要知道他也就离开了我们视线不到十秒钟!”

    说到这里,瑞奇的表情变得非常痛苦,“当时我们刚刚吃完了午餐,我和切克玩起了接棒球的游戏,结果我当时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就故意用大了一点力气,把棒球丢到了切克身后的草丛里,结果切克在进入草丛后就没了动静,等我叫他的时候也没有回应,所以我还以为他是在逗我玩,因此我就想跑过去找他的麻烦,结果我就发现切克不见了,然后我就叫其他人去找他,结果我从此以后就再也没有见过他了。。。直到今天为止。”

    听完瑞奇的这个故事,刘星就想起自己也曾经看过一些类似的故事,都是某人临时离开了大家的视线,这多则几分钟,少则几秒钟,总之这个人就突然不见了,而是从此之后也是下落不明。

    不过有意思的是,这样的失踪案在岛国屡见不鲜,而且都冠以了神隐之名。

    ,我们已经发现克苏鲁虽然本体依旧被困,但是它的分身却早已离开了拉莱耶城自由活动,所以我们可以肯定克苏鲁知道这些深潜者在做些什么;按理来说,克苏鲁应该是想看到一个团结的深潜者一族,但是它却放任这些深潜者各自占山为王,相互争斗,所以这肯定是有原因的,而原因很有可能就是克苏鲁想要这些深潜者内斗,然后利用这些死去的深潜者做些什么,比如突破封印!”

    “呃,怎么说呢,我觉得张哥你的这个推测有点眼熟,我好像在一些小说里看到过。。。”李寒星忍不住吐槽道:“这就像是一个武侠小说里,原本的武林盟主突然不见踪影,结果武林里就流传出盟主已经渡劫成功而飞升,或者走火入魔而身死道消的消息,不过在这之前盟主还不忘把自己的宝物或者武功秘籍藏在了某个地方,还留下了得到宝物或者武功秘籍就能够成为天下第一的传说;然后众多的武林高手就开始寻找宝藏,结果要整合好几条线索才可以知道宝藏的下落,所以这些人为了宝藏的线索而开始厮杀不断,最后才发现盟主竟然是这一切的幕后黑手。”

    “是啊,这剧情我好像也在那里看到过。。。不过这事情和我们关系不大,毕竟我们也不可能混进某个深潜者部落里看热闹,但是我依旧挺好奇这个印斯茅斯镇打算做什么?难道是给克苏鲁过生日吗?”刘星开口吐槽道。

    “印斯茅斯镇,作为克苏鲁神话中的一个重要区域,它在克苏鲁跑团游戏大厅里可是得到了全方面的强化,里面到处都是实力不俗的人类与深潜者,最重要的是这些家伙都是玩家的敌人,所以普通玩家如果想要在模组的空隙去印斯茅斯镇转一转的话,就会在半路上收到克苏鲁跑团游戏大厅的提醒,让他们立刻离开印斯茅斯镇的范围,否则后果自负,结果那些喜欢作死的玩家就会知道什么叫做不作死就不会死。”

    尹恩拿着个水杯说道:“简单的来说,印斯茅斯镇就是一个地雷区,你每走一步都有可能踩到地雷触发剧情杀,当然你如果是因为参加模组而进入印斯茅斯镇,那么模组的主线剧情倒是一条相对安全的线路,不过关于印斯茅斯镇的模组非常少见,而且每个区域都有可能触发,同时难度也是天差地别,比如有个模组的主线任务就是跟随旅行团参观印斯茅斯镇,玩家只需要老老实实的跟着走就行了,而有的模组则是会让玩家去偷镇长家的东西。”

    “看来我们是没有机会去印斯茅斯镇旅游了。”刘星耸了耸肩,笑着说道:“不过话说回来了,敦威治那边的情况应该会好一点吧?沃特雷的弟弟都已经被送走了,那边应该没有什么实力强大的神话生物吧?”

    “敦威治啊,我记得敦威治虽然在原著中出现过,但是原著中的重要角色——威尔伯兄弟一个死在了密斯卡托尼克大学的看门狗手上,一个被密斯卡托尼克大学的人给放逐出了地球,便导致敦威治和普通的城市没什么区别,不过威尔伯兄弟俩曾经所在的农场倒是有点意思,如果是玩家进入那片区域的话,就有可能会随机附带一个负面状态——在多少个模组中,某属性数值临时下降五分之一。”

    师子玄继续说道:“所以有些玩家认为农场里可能是埋藏着什么好东西,于是便跑去掘地三尺,然后什么都没有发现,因此这片区域早就无人问津了,而且有意思的是但目前为止,还没有玩家在模组中去过那个农场,所以看样子这片农场是真的没有什么剧情好写了。。。当然如果真有剧情的话,那就说明威尔伯兄弟可能要再次出场了。”

    师子玄话音刚落,门外突然响起了瑞奇焦急的声音,“有人在吗?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给你们说!”

    刘星等人面面相觑,不知道瑞奇这是怎么了。

    等到刘星开门之后,瑞奇直接快步走进来说道:“我刚刚和其他玩家小队见过一面,发现我们都遇到了一件非常奇怪的事情,那就是我们在这两天里看见了一些很久没有见过的老熟人,而且这些老熟人是在很久之前的现实世界里突然失踪的,所以我们就觉得这件事情可能有点不对劲。”

    听到瑞奇这么说,刘星等人的表情也都变得严肃了起来,因为他们的确是遇到了相同的事情。

    看到刘星等人的表情,瑞奇便知道了答案,“看来你们也遇到了一样的事情啊,看来这可能是克苏鲁跑团游戏大厅在针对我们,特意放出这些人来影响我们的心态,毕竟这已经不能说是他乡遇故知了,而是他乡遇见鬼故事。。。我今天遇到了我的弟弟切克,在十多年前我们一家人去野餐,而且还是和几个关系很好的邻居一起去的,结果切克他就在众目睽睽之下失踪了,要知道他也就离开了我们视线不到十秒钟!”

    说到这里,瑞奇的表情变得非常痛苦,“当时我们刚刚吃完了午餐,我和切克玩起了接棒球的游戏,结果我当时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就故意用大了一点力气,把棒球丢到了切克身后的草丛里,结果切克在进入草丛后就没了动静,等我叫他的时候也没有回应,所以我还以为他是在逗我玩,因此我就想跑过去找他的麻烦,结果我就发现切克不见了,然后我就叫其他人去找他,结果我从此以后就再也没有见过他了。。。直到今天为止。”

    听完瑞奇的这个故事,刘星就想起自己也曾经看过一些类似的故事,都是某人临时离开了大家的视线,这多则几分钟,少则几秒钟,总之这个人就突然不见了,而是从此之后也是下落不明。

    不过有意思的是,这样的失踪案在岛国屡见不鲜,而且都冠以了神隐之名。

    ,我们已经发现克苏鲁虽然本体依旧被困,但是它的分身却早已离开了拉莱耶城自由活动,所以我们可以肯定克苏鲁知道这些深潜者在做些什么;按理来说,克苏鲁应该是想看到一个团结的深潜者一族,但是它却放任这些深潜者各自占山为王,相互争斗,所以这肯定是有原因的,而原因很有可能就是克苏鲁想要这些深潜者内斗,然后利用这些死去的深潜者做些什么,比如突破封印!”

    “呃,怎么说呢,我觉得张哥你的这个推测有点眼熟,我好像在一些小说里看到过。。。”李寒星忍不住吐槽道:“这就像是一个武侠小说里,原本的武林盟主突然不见踪影,结果武林里就流传出盟主已经渡劫成功而飞升,或者走火入魔而身死道消的消息,不过在这之前盟主还不忘把自己的宝物或者武功秘籍藏在了某个地方,还留下了得到宝物或者武功秘籍就能够成为天下第一的传说;然后众多的武林高手就开始寻找宝藏,结果要整合好几条线索才可以知道宝藏的下落,所以这些人为了宝藏的线索而开始厮杀不断,最后才发现盟主竟然是这一切的幕后黑手。”

    “是啊,这剧情我好像也在那里看到过。。。不过这事情和我们关系不大,毕竟我们也不可能混进某个深潜者部落里看热闹,但是我依旧挺好奇这个印斯茅斯镇打算做什么?难道是给克苏鲁过生日吗?”刘星开口吐槽道。

    “印斯茅斯镇,作为克苏鲁神话中的一个重要区域,它在克苏鲁跑团游戏大厅里可是得到了全方面的强化,里面到处都是实力不俗的人类与深潜者,最重要的是这些家伙都是玩家的敌人,所以普通玩家如果想要在模组的空隙去印斯茅斯镇转一转的话,就会在半路上收到克苏鲁跑团游戏大厅的提醒,让他们立刻离开印斯茅斯镇的范围,否则后果自负,结果那些喜欢作死的玩家就会知道什么叫做不作死就不会死。”

    尹恩拿着个水杯说道:“简单的来说,印斯茅斯镇就是一个地雷区,你每走一步都有可能踩到地雷触发剧情杀,当然你如果是因为参加模组而进入印斯茅斯镇,那么模组的主线剧情倒是一条相对安全的线路,不过关于印斯茅斯镇的模组非常少见,而且每个区域都有可能触发,同时难度也是天差地别,比如有个模组的主线任务就是跟随旅行团参观印斯茅斯镇,玩家只需要老老实实的跟着走就行了,而有的模组则是会让玩家去偷镇长家的东西。”

    “看来我们是没有机会去印斯茅斯镇旅游了。”刘星耸了耸肩,笑着说道:“不过话说回来了,敦威治那边的情况应该会好一点吧?沃特雷的弟弟都已经被送走了,那边应该没有什么实力强大的神话生物吧?”

    “敦威治啊,我记得敦威治虽然在原著中出现过,但是原著中的重要角色——威尔伯兄弟一个死在了密斯卡托尼克大学的看门狗手上,一个被密斯卡托尼克大学的人给放逐出了地球,便导致敦威治和普通的城市没什么区别,不过威尔伯兄弟俩曾经所在的农场倒是有点意思,如果是玩家进入那片区域的话,就有可能会随机附带一个负面状态——在多少个模组中,某属性数值临时下降五分之一。”

    师子玄继续说道:“所以有些玩家认为农场里可能是埋藏着什么好东西,于是便跑去掘地三尺,然后什么都没有发现,因此这片区域早就无人问津了,而且有意思的是但目前为止,还没有玩家在模组中去过那个农场,所以看样子这片农场是真的没有什么剧情好写了。。。当然如果真有剧情的话,那就说明威尔伯兄弟可能要再次出场了。”

    师子玄话音刚落,门外突然响起了瑞奇焦急的声音,“有人在吗?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给你们说!”

    刘星等人面面相觑,不知道瑞奇这是怎么了。

    等到刘星开门之后,瑞奇直接快步走进来说道:“我刚刚和其他玩家小队见过一面,发现我们都遇到了一件非常奇怪的事情,那就是我们在这两天里看见了一些很久没有见过的老熟人,而且这些老熟人是在很久之前的现实世界里突然失踪的,所以我们就觉得这件事情可能有点不对劲。”

    听到瑞奇这么说,刘星等人的表情也都变得严肃了起来,因为他们的确是遇到了相同的事情。

    看到刘星等人的表情,瑞奇便知道了答案,“看来你们也遇到了一样的事情啊,看来这可能是克苏鲁跑团游戏大厅在针对我们,特意放出这些人来影响我们的心态,毕竟这已经不能说是他乡遇故知了,而是他乡遇见鬼故事。。。我今天遇到了我的弟弟切克,在十多年前我们一家人去野餐,而且还是和几个关系很好的邻居一起去的,结果切克他就在众目睽睽之下失踪了,要知道他也就离开了我们视线不到十秒钟!”

    说到这里,瑞奇的表情变得非常痛苦,“当时我们刚刚吃完了午餐,我和切克玩起了接棒球的游戏,结果我当时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就故意用大了一点力气,把棒球丢到了切克身后的草丛里,结果切克在进入草丛后就没了动静,等我叫他的时候也没有回应,所以我还以为他是在逗我玩,因此我就想跑过去找他的麻烦,结果我就发现切克不见了,然后我就叫其他人去找他,结果我从此以后就再也没有见过他了。。。直到今天为止。”

    听完瑞奇的这个故事,刘星就想起自己也曾经看过一些类似的故事,都是某人临时离开了大家的视线,这多则几分钟,少则几秒钟,总之这个人就突然不见了,而是从此之后也是下落不明。

    不过有意思的是,这样的失踪案在岛国屡见不鲜,而且都冠以了神隐之名。

    ,我们已经发现克苏鲁虽然本体依旧被困,但是它的分身却早已离开了拉莱耶城自由活动,所以我们可以肯定克苏鲁知道这些深潜者在做些什么;按理来说,克苏鲁应该是想看到一个团结的深潜者一族,但是它却放任这些深潜者各自占山为王,相互争斗,所以这肯定是有原因的,而原因很有可能就是克苏鲁想要这些深潜者内斗,然后利用这些死去的深潜者做些什么,比如突破封印!”

    “呃,怎么说呢,我觉得张哥你的这个推测有点眼熟,我好像在一些小说里看到过。。。”李寒星忍不住吐槽道:“这就像是一个武侠小说里,原本的武林盟主突然不见踪影,结果武林里就流传出盟主已经渡劫成功而飞升,或者走火入魔而身死道消的消息,不过在这之前盟主还不忘把自己的宝物或者武功秘籍藏在了某个地方,还留下了得到宝物或者武功秘籍就能够成为天下第一的传说;然后众多的武林高手就开始寻找宝藏,结果要整合好几条线索才可以知道宝藏的下落,所以这些人为了宝藏的线索而开始厮杀不断,最后才发现盟主竟然是这一切的幕后黑手。”

    “是啊,这剧情我好像也在那里看到过。。。不过这事情和我们关系不大,毕竟我们也不可能混进某个深潜者部落里看热闹,但是我依旧挺好奇这个印斯茅斯镇打算做什么?难道是给克苏鲁过生日吗?”刘星开口吐槽道。

    “印斯茅斯镇,作为克苏鲁神话中的一个重要区域,它在克苏鲁跑团游戏大厅里可是得到了全方面的强化,里面到处都是实力不俗的人类与深潜者,最重要的是这些家伙都是玩家的敌人,所以普通玩家如果想要在模组的空隙去印斯茅斯镇转一转的话,就会在半路上收到克苏鲁跑团游戏大厅的提醒,让他们立刻离开印斯茅斯镇的范围,否则后果自负,结果那些喜欢作死的玩家就会知道什么叫做不作死就不会死。”

    尹恩拿着个水杯说道:“简单的来说,印斯茅斯镇就是一个地雷区,你每走一步都有可能踩到地雷触发剧情杀,当然你如果是因为参加模组而进入印斯茅斯镇,那么模组的主线剧情倒是一条相对安全的线路,不过关于印斯茅斯镇的模组非常少见,而且每个区域都有可能触发,同时难度也是天差地别,比如有个模组的主线任务就是跟随旅行团参观印斯茅斯镇,玩家只需要老老实实的跟着走就行了,而有的模组则是会让玩家去偷镇长家的东西。”

    “看来我们是没有机会去印斯茅斯镇旅游了。”刘星耸了耸肩,笑着说道:“不过话说回来了,敦威治那边的情况应该会好一点吧?沃特雷的弟弟都已经被送走了,那边应该没有什么实力强大的神话生物吧?”

    “敦威治啊,我记得敦威治虽然在原著中出现过,但是原著中的重要角色——威尔伯兄弟一个死在了密斯卡托尼克大学的看门狗手上,一个被密斯卡托尼克大学的人给放逐出了地球,便导致敦威治和普通的城市没什么区别,不过威尔伯兄弟俩曾经所在的农场倒是有点意思,如果是玩家进入那片区域的话,就有可能会随机附带一个负面状态——在多少个模组中,某属性数值临时下降五分之一。”

    师子玄继续说道:“所以有些玩家认为农场里可能是埋藏着什么好东西,于是便跑去掘地三尺,然后什么都没有发现,因此这片区域早就无人问津了,而且有意思的是但目前为止,还没有玩家在模组中去过那个农场,所以看样子这片农场是真的没有什么剧情好写了。。。当然如果真有剧情的话,那就说明威尔伯兄弟可能要再次出场了。”

    师子玄话音刚落,门外突然响起了瑞奇焦急的声音,“有人在吗?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给你们说!”

    刘星等人面面相觑,不知道瑞奇这是怎么了。

    等到刘星开门之后,瑞奇直接快步走进来说道:“我刚刚和其他玩家小队见过一面,发现我们都遇到了一件非常奇怪的事情,那就是我们在这两天里看见了一些很久没有见过的老熟人,而且这些老熟人是在很久之前的现实世界里突然失踪的,所以我们就觉得这件事情可能有点不对劲。”

    听到瑞奇这么说,刘星等人的表情也都变得严肃了起来,因为他们的确是遇到了相同的事情。

    看到刘星等人的表情,瑞奇便知道了答案,“看来你们也遇到了一样的事情啊,看来这可能是克苏鲁跑团游戏大厅在针对我们,特意放出这些人来影响我们的心态,毕竟这已经不能说是他乡遇故知了,而是他乡遇见鬼故事。。。我今天遇到了我的弟弟切克,在十多年前我们一家人去野餐,而且还是和几个关系很好的邻居一起去的,结果切克他就在众目睽睽之下失踪了,要知道他也就离开了我们视线不到十秒钟!”

    说到这里,瑞奇的表情变得非常痛苦,“当时我们刚刚吃完了午餐,我和切克玩起了接棒球的游戏,结果我当时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就故意用大了一点力气,把棒球丢到了切克身后的草丛里,结果切克在进入草丛后就没了动静,等我叫他的时候也没有回应,所以我还以为他是在逗我玩,因此我就想跑过去找他的麻烦,结果我就发现切克不见了,然后我就叫其他人去找他,结果我从此以后就再也没有见过他了。。。直到今天为止。”

    听完瑞奇的这个故事,刘星就想起自己也曾经看过一些类似的故事,都是某人临时离开了大家的视线,这多则几分钟,少则几秒钟,总之这个人就突然不见了,而是从此之后也是下落不明。

    不过有意思的是,这样的失踪案在岛国屡见不鲜,而且都冠以了神隐之名。

    ,我们已经发现克苏鲁虽然本体依旧被困,但是它的分身却早已离开了拉莱耶城自由活动,所以我们可以肯定克苏鲁知道这些深潜者在做些什么;按理来说,克苏鲁应该是想看到一个团结的深潜者一族,但是它却放任这些深潜者各自占山为王,相互争斗,所以这肯定是有原因的,而原因很有可能就是克苏鲁想要这些深潜者内斗,然后利用这些死去的深潜者做些什么,比如突破封印!”

    “呃,怎么说呢,我觉得张哥你的这个推测有点眼熟,我好像在一些小说里看到过。。。”李寒星忍不住吐槽道:“这就像是一个武侠小说里,原本的武林盟主突然不见踪影,结果武林里就流传出盟主已经渡劫成功而飞升,或者走火入魔而身死道消的消息,不过在这之前盟主还不忘把自己的宝物或者武功秘籍藏在了某个地方,还留下了得到宝物或者武功秘籍就能够成为天下第一的传说;然后众多的武林高手就开始寻找宝藏,结果要整合好几条线索才可以知道宝藏的下落,所以这些人为了宝藏的线索而开始厮杀不断,最后才发现盟主竟然是这一切的幕后黑手。”

    “是啊,这剧情我好像也在那里看到过。。。不过这事情和我们关系不大,毕竟我们也不可能混进某个深潜者部落里看热闹,但是我依旧挺好奇这个印斯茅斯镇打算做什么?难道是给克苏鲁过生日吗?”刘星开口吐槽道。

    “印斯茅斯镇,作为克苏鲁神话中的一个重要区域,它在克苏鲁跑团游戏大厅里可是得到了全方面的强化,里面到处都是实力不俗的人类与深潜者,最重要的是这些家伙都是玩家的敌人,所以普通玩家如果想要在模组的空隙去印斯茅斯镇转一转的话,就会在半路上收到克苏鲁跑团游戏大厅的提醒,让他们立刻离开印斯茅斯镇的范围,否则后果自负,结果那些喜欢作死的玩家就会知道什么叫做不作死就不会死。”

    尹恩拿着个水杯说道:“简单的来说,印斯茅斯镇就是一个地雷区,你每走一步都有可能踩到地雷触发剧情杀,当然你如果是因为参加模组而进入印斯茅斯镇,那么模组的主线剧情倒是一条相对安全的线路,不过关于印斯茅斯镇的模组非常少见,而且每个区域都有可能触发,同时难度也是天差地别,比如有个模组的主线任务就是跟随旅行团参观印斯茅斯镇,玩家只需要老老实实的跟着走就行了,而有的模组则是会让玩家去偷镇长家的东西。”

    “看来我们是没有机会去印斯茅斯镇旅游了。”刘星耸了耸肩,笑着说道:“不过话说回来了,敦威治那边的情况应该会好一点吧?沃特雷的弟弟都已经被送走了,那边应该没有什么实力强大的神话生物吧?”

    “敦威治啊,我记得敦威治虽然在原著中出现过,但是原著中的重要角色——威尔伯兄弟一个死在了密斯卡托尼克大学的看门狗手上,一个被密斯卡托尼克大学的人给放逐出了地球,便导致敦威治和普通的城市没什么区别,不过威尔伯兄弟俩曾经所在的农场倒是有点意思,如果是玩家进入那片区域的话,就有可能会随机附带一个负面状态——在多少个模组中,某属性数值临时下降五分之一。”

    师子玄继续说道:“所以有些玩家认为农场里可能是埋藏着什么好东西,于是便跑去掘地三尺,然后什么都没有发现,因此这片区域早就无人问津了,而且有意思的是但目前为止,还没有玩家在模组中去过那个农场,所以看样子这片农场是真的没有什么剧情好写了。。。当然如果真有剧情的话,那就说明威尔伯兄弟可能要再次出场了。”

    师子玄话音刚落,门外突然响起了瑞奇焦急的声音,“有人在吗?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给你们说!”

    刘星等人面面相觑,不知道瑞奇这是怎么了。

    等到刘星开门之后,瑞奇直接快步走进来说道:“我刚刚和其他玩家小队见过一面,发现我们都遇到了一件非常奇怪的事情,那就是我们在这两天里看见了一些很久没有见过的老熟人,而且这些老熟人是在很久之前的现实世界里突然失踪的,所以我们就觉得这件事情可能有点不对劲。”

    听到瑞奇这么说,刘星等人的表情也都变得严肃了起来,因为他们的确是遇到了相同的事情。

    看到刘星等人的表情,瑞奇便知道了答案,“看来你们也遇到了一样的事情啊,看来这可能是克苏鲁跑团游戏大厅在针对我们,特意放出这些人来影响我们的心态,毕竟这已经不能说是他乡遇故知了,而是他乡遇见鬼故事。。。我今天遇到了我的弟弟切克,在十多年前我们一家人去野餐,而且还是和几个关系很好的邻居一起去的,结果切克他就在众目睽睽之下失踪了,要知道他也就离开了我们视线不到十秒钟!”

    说到这里,瑞奇的表情变得非常痛苦,“当时我们刚刚吃完了午餐,我和切克玩起了接棒球的游戏,结果我当时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就故意用大了一点力气,把棒球丢到了切克身后的草丛里,结果切克在进入草丛后就没了动静,等我叫他的时候也没有回应,所以我还以为他是在逗我玩,因此我就想跑过去找他的麻烦,结果我就发现切克不见了,然后我就叫其他人去找他,结果我从此以后就再也没有见过他了。。。直到今天为止。”

    听完瑞奇的这个故事,刘星就想起自己也曾经看过一些类似的故事,都是某人临时离开了大家的视线,这多则几分钟,少则几秒钟,总之这个人就突然不见了,而是从此之后也是下落不明。

    不过有意思的是,这样的失踪案在岛国屡见不鲜,而且都冠以了神隐之名。

    ,我们已经发现克苏鲁虽然本体依旧被困,但是它的分身却早已离开了拉莱耶城自由活动,所以我们可以肯定克苏鲁知道这些深潜者在做些什么;按理来说,克苏鲁应该是想看到一个团结的深潜者一族,但是它却放任这些深潜者各自占山为王,相互争斗,所以这肯定是有原因的,而原因很有可能就是克苏鲁想要这些深潜者内斗,然后利用这些死去的深潜者做些什么,比如突破封印!”

    “呃,怎么说呢,我觉得张哥你的这个推测有点眼熟,我好像在一些小说里看到过。。。”李寒星忍不住吐槽道:“这就像是一个武侠小说里,原本的武林盟主突然不见踪影,结果武林里就流传出盟主已经渡劫成功而飞升,或者走火入魔而身死道消的消息,不过在这之前盟主还不忘把自己的宝物或者武功秘籍藏在了某个地方,还留下了得到宝物或者武功秘籍就能够成为天下第一的传说;然后众多的武林高手就开始寻找宝藏,结果要整合好几条线索才可以知道宝藏的下落,所以这些人为了宝藏的线索而开始厮杀不断,最后才发现盟主竟然是这一切的幕后黑手。”

    “是啊,这剧情我好像也在那里看到过。。。不过这事情和我们关系不大,毕竟我们也不可能混进某个深潜者部落里看热闹,但是我依旧挺好奇这个印斯茅斯镇打算做什么?难道是给克苏鲁过生日吗?”刘星开口吐槽道。

    “印斯茅斯镇,作为克苏鲁神话中的一个重要区域,它在克苏鲁跑团游戏大厅里可是得到了全方面的强化,里面到处都是实力不俗的人类与深潜者,最重要的是这些家伙都是玩家的敌人,所以普通玩家如果想要在模组的空隙去印斯茅斯镇转一转的话,就会在半路上收到克苏鲁跑团游戏大厅的提醒,让他们立刻离开印斯茅斯镇的范围,否则后果自负,结果那些喜欢作死的玩家就会知道什么叫做不作死就不会死。”

    尹恩拿着个水杯说道:“简单的来说,印斯茅斯镇就是一个地雷区,你每走一步都有可能踩到地雷触发剧情杀,当然你如果是因为参加模组而进入印斯茅斯镇,那么模组的主线剧情倒是一条相对安全的线路,不过关于印斯茅斯镇的模组非常少见,而且每个区域都有可能触发,同时难度也是天差地别,比如有个模组的主线任务就是跟随旅行团参观印斯茅斯镇,玩家只需要老老实实的跟着走就行了,而有的模组则是会让玩家去偷镇长家的东西。”

    “看来我们是没有机会去印斯茅斯镇旅游了。”刘星耸了耸肩,笑着说道:“不过话说回来了,敦威治那边的情况应该会好一点吧?沃特雷的弟弟都已经被送走了,那边应该没有什么实力强大的神话生物吧?”

    “敦威治啊,我记得敦威治虽然在原著中出现过,但是原著中的重要角色——威尔伯兄弟一个死在了密斯卡托尼克大学的看门狗手上,一个被密斯卡托尼克大学的人给放逐出了地球,便导致敦威治和普通的城市没什么区别,不过威尔伯兄弟俩曾经所在的农场倒是有点意思,如果是玩家进入那片区域的话,就有可能会随机附带一个负面状态——在多少个模组中,某属性数值临时下降五分之一。”

    师子玄继续说道:“所以有些玩家认为农场里可能是埋藏着什么好东西,于是便跑去掘地三尺,然后什么都没有发现,因此这片区域早就无人问津了,而且有意思的是但目前为止,还没有玩家在模组中去过那个农场,所以看样子这片农场是真的没有什么剧情好写了。。。当然如果真有剧情的话,那就说明威尔伯兄弟可能要再次出场了。”

    师子玄话音刚落,门外突然响起了瑞奇焦急的声音,“有人在吗?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给你们说!”

    刘星等人面面相觑,不知道瑞奇这是怎么了。

    等到刘星开门之后,瑞奇直接快步走进来说道:“我刚刚和其他玩家小队见过一面,发现我们都遇到了一件非常奇怪的事情,那就是我们在这两天里看见了一些很久没有见过的老熟人,而且这些老熟人是在很久之前的现实世界里突然失踪的,所以我们就觉得这件事情可能有点不对劲。”

    听到瑞奇这么说,刘星等人的表情也都变得严肃了起来,因为他们的确是遇到了相同的事情。

    看到刘星等人的表情,瑞奇便知道了答案,“看来你们也遇到了一样的事情啊,看来这可能是克苏鲁跑团游戏大厅在针对我们,特意放出这些人来影响我们的心态,毕竟这已经不能说是他乡遇故知了,而是他乡遇见鬼故事。。。我今天遇到了我的弟弟切克,在十多年前我们一家人去野餐,而且还是和几个关系很好的邻居一起去的,结果切克他就在众目睽睽之下失踪了,要知道他也就离开了我们视线不到十秒钟!”

    说到这里,瑞奇的表情变得非常痛苦,“当时我们刚刚吃完了午餐,我和切克玩起了接棒球的游戏,结果我当时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就故意用大了一点力气,把棒球丢到了切克身后的草丛里,结果切克在进入草丛后就没了动静,等我叫他的时候也没有回应,所以我还以为他是在逗我玩,因此我就想跑过去找他的麻烦,结果我就发现切克不见了,然后我就叫其他人去找他,结果我从此以后就再也没有见过他了。。。直到今天为止。”

    听完瑞奇的这个故事,刘星就想起自己也曾经看过一些类似的故事,都是某人临时离开了大家的视线,这多则几分钟,少则几秒钟,总之这个人就突然不见了,而是从此之后也是下落不明。

    不过有意思的是,这样的失踪案在岛国屡见不鲜,而且都冠以了神隐之名。

    ,我们已经发现克苏鲁虽然本体依旧被困,但是它的分身却早已离开了拉莱耶城自由活动,所以我们可以肯定克苏鲁知道这些深潜者在做些什么;按理来说,克苏鲁应该是想看到一个团结的深潜者一族,但是它却放任这些深潜者各自占山为王,相互争斗,所以这肯定是有原因的,而原因很有可能就是克苏鲁想要这些深潜者内斗,然后利用这些死去的深潜者做些什么,比如突破封印!”

    “呃,怎么说呢,我觉得张哥你的这个推测有点眼熟,我好像在一些小说里看到过。。。”李寒星忍不住吐槽道:“这就像是一个武侠小说里,原本的武林盟主突然不见踪影,结果武林里就流传出盟主已经渡劫成功而飞升,或者走火入魔而身死道消的消息,不过在这之前盟主还不忘把自己的宝物或者武功秘籍藏在了某个地方,还留下了得到宝物或者武功秘籍就能够成为天下第一的传说;然后众多的武林高手就开始寻找宝藏,结果要整合好几条线索才可以知道宝藏的下落,所以这些人为了宝藏的线索而开始厮杀不断,最后才发现盟主竟然是这一切的幕后黑手。”

    “是啊,这剧情我好像也在那里看到过。。。不过这事情和我们关系不大,毕竟我们也不可能混进某个深潜者部落里看热闹,但是我依旧挺好奇这个印斯茅斯镇打算做什么?难道是给克苏鲁过生日吗?”刘星开口吐槽道。

    “印斯茅斯镇,作为克苏鲁神话中的一个重要区域,它在克苏鲁跑团游戏大厅里可是得到了全方面的强化,里面到处都是实力不俗的人类与深潜者,最重要的是这些家伙都是玩家的敌人,所以普通玩家如果想要在模组的空隙去印斯茅斯镇转一转的话,就会在半路上收到克苏鲁跑团游戏大厅的提醒,让他们立刻离开印斯茅斯镇的范围,否则后果自负,结果那些喜欢作死的玩家就会知道什么叫做不作死就不会死。”

    尹恩拿着个水杯说道:“简单的来说,印斯茅斯镇就是一个地雷区,你每走一步都有可能踩到地雷触发剧情杀,当然你如果是因为参加模组而进入印斯茅斯镇,那么模组的主线剧情倒是一条相对安全的线路,不过关于印斯茅斯镇的模组非常少见,而且每个区域都有可能触发,同时难度也是天差地别,比如有个模组的主线任务就是跟随旅行团参观印斯茅斯镇,玩家只需要老老实实的跟着走就行了,而有的模组则是会让玩家去偷镇长家的东西。”

    “看来我们是没有机会去印斯茅斯镇旅游了。”刘星耸了耸肩,笑着说道:“不过话说回来了,敦威治那边的情况应该会好一点吧?沃特雷的弟弟都已经被送走了,那边应该没有什么实力强大的神话生物吧?”

    “敦威治啊,我记得敦威治虽然在原著中出现过,但是原著中的重要角色——威尔伯兄弟一个死在了密斯卡托尼克大学的看门狗手上,一个被密斯卡托尼克大学的人给放逐出了地球,便导致敦威治和普通的城市没什么区别,不过威尔伯兄弟俩曾经所在的农场倒是有点意思,如果是玩家进入那片区域的话,就有可能会随机附带一个负面状态——在多少个模组中,某属性数值临时下降五分之一。”

    师子玄继续说道:“所以有些玩家认为农场里可能是埋藏着什么好东西,于是便跑去掘地三尺,然后什么都没有发现,因此这片区域早就无人问津了,而且有意思的是但目前为止,还没有玩家在模组中去过那个农场,所以看样子这片农场是真的没有什么剧情好写了。。。当然如果真有剧情的话,那就说明威尔伯兄弟可能要再次出场了。”

    师子玄话音刚落,门外突然响起了瑞奇焦急的声音,“有人在吗?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给你们说!”

    刘星等人面面相觑,不知道瑞奇这是怎么了。

    等到刘星开门之后,瑞奇直接快步走进来说道:“我刚刚和其他玩家小队见过一面,发现我们都遇到了一件非常奇怪的事情,那就是我们在这两天里看见了一些很久没有见过的老熟人,而且这些老熟人是在很久之前的现实世界里突然失踪的,所以我们就觉得这件事情可能有点不对劲。”

    听到瑞奇这么说,刘星等人的表情也都变得严肃了起来,因为他们的确是遇到了相同的事情。

    看到刘星等人的表情,瑞奇便知道了答案,“看来你们也遇到了一样的事情啊,看来这可能是克苏鲁跑团游戏大厅在针对我们,特意放出这些人来影响我们的心态,毕竟这已经不能说是他乡遇故知了,而是他乡遇见鬼故事。。。我今天遇到了我的弟弟切克,在十多年前我们一家人去野餐,而且还是和几个关系很好的邻居一起去的,结果切克他就在众目睽睽之下失踪了,要知道他也就离开了我们视线不到十秒钟!”

    说到这里,瑞奇的表情变得非常痛苦,“当时我们刚刚吃完了午餐,我和切克玩起了接棒球的游戏,结果我当时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就故意用大了一点力气,把棒球丢到了切克身后的草丛里,结果切克在进入草丛后就没了动静,等我叫他的时候也没有回应,所以我还以为他是在逗我玩,因此我就想跑过去找他的麻烦,结果我就发现切克不见了,然后我就叫其他人去找他,结果我从此以后就再也没有见过他了。。。直到今天为止。”

    听完瑞奇的这个故事,刘星就想起自己也曾经看过一些类似的故事,都是某人临时离开了大家的视线,这多则几分钟,少则几秒钟,总之这个人就突然不见了,而是从此之后也是下落不明。

    不过有意思的是,这样的失踪案在岛国屡见不鲜,而且都冠以了神隐之名。

    ,我们已经发现克苏鲁虽然本体依旧被困,但是它的分身却早已离开了拉莱耶城自由活动,所以我们可以肯定克苏鲁知道这些深潜者在做些什么;按理来说,克苏鲁应该是想看到一个团结的深潜者一族,但是它却放任这些深潜者各自占山为王,相互争斗,所以这肯定是有原因的,而原因很有可能就是克苏鲁想要这些深潜者内斗,然后利用这些死去的深潜者做些什么,比如突破封印!”

    “呃,怎么说呢,我觉得张哥你的这个推测有点眼熟,我好像在一些小说里看到过。。。”李寒星忍不住吐槽道:“这就像是一个武侠小说里,原本的武林盟主突然不见踪影,结果武林里就流传出盟主已经渡劫成功而飞升,或者走火入魔而身死道消的消息,不过在这之前盟主还不忘把自己的宝物或者武功秘籍藏在了某个地方,还留下了得到宝物或者武功秘籍就能够成为天下第一的传说;然后众多的武林高手就开始寻找宝藏,结果要整合好几条线索才可以知道宝藏的下落,所以这些人为了宝藏的线索而开始厮杀不断,最后才发现盟主竟然是这一切的幕后黑手。”

    “是啊,这剧情我好像也在那里看到过。。。不过这事情和我们关系不大,毕竟我们也不可能混进某个深潜者部落里看热闹,但是我依旧挺好奇这个印斯茅斯镇打算做什么?难道是给克苏鲁过生日吗?”刘星开口吐槽道。

    “印斯茅斯镇,作为克苏鲁神话中的一个重要区域,它在克苏鲁跑团游戏大厅里可是得到了全方面的强化,里面到处都是实力不俗的人类与深潜者,最重要的是这些家伙都是玩家的敌人,所以普通玩家如果想要在模组的空隙去印斯茅斯镇转一转的话,就会在半路上收到克苏鲁跑团游戏大厅的提醒,让他们立刻离开印斯茅斯镇的范围,否则后果自负,结果那些喜欢作死的玩家就会知道什么叫做不作死就不会死。”

    尹恩拿着个水杯说道:“简单的来说,印斯茅斯镇就是一个地雷区,你每走一步都有可能踩到地雷触发剧情杀,当然你如果是因为参加模组而进入印斯茅斯镇,那么模组的主线剧情倒是一条相对安全的线路,不过关于印斯茅斯镇的模组非常少见,而且每个区域都有可能触发,同时难度也是天差地别,比如有个模组的主线任务就是跟随旅行团参观印斯茅斯镇,玩家只需要老老实实的跟着走就行了,而有的模组则是会让玩家去偷镇长家的东西。”

    “看来我们是没有机会去印斯茅斯镇旅游了。”刘星耸了耸肩,笑着说道:“不过话说回来了,敦威治那边的情况应该会好一点吧?沃特雷的弟弟都已经被送走了,那边应该没有什么实力强大的神话生物吧?”

    “敦威治啊,我记得敦威治虽然在原著中出现过,但是原著中的重要角色——威尔伯兄弟一个死在了密斯卡托尼克大学的看门狗手上,一个被密斯卡托尼克大学的人给放逐出了地球,便导致敦威治和普通的城市没什么区别,不过威尔伯兄弟俩曾经所在的农场倒是有点意思,如果是玩家进入那片区域的话,就有可能会随机附带一个负面状态——在多少个模组中,某属性数值临时下降五分之一。”

    师子玄继续说道:“所以有些玩家认为农场里可能是埋藏着什么好东西,于是便跑去掘地三尺,然后什么都没有发现,因此这片区域早就无人问津了,而且有意思的是但目前为止,还没有玩家在模组中去过那个农场,所以看样子这片农场是真的没有什么剧情好写了。。。当然如果真有剧情的话,那就说明威尔伯兄弟可能要再次出场了。”

    师子玄话音刚落,门外突然响起了瑞奇焦急的声音,“有人在吗?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给你们说!”

    刘星等人面面相觑,不知道瑞奇这是怎么了。

    等到刘星开门之后,瑞奇直接快步走进来说道:“我刚刚和其他玩家小队见过一面,发现我们都遇到了一件非常奇怪的事情,那就是我们在这两天里看见了一些很久没有见过的老熟人,而且这些老熟人是在很久之前的现实世界里突然失踪的,所以我们就觉得这件事情可能有点不对劲。”

    听到瑞奇这么说,刘星等人的表情也都变得严肃了起来,因为他们的确是遇到了相同的事情。

    看到刘星等人的表情,瑞奇便知道了答案,“看来你们也遇到了一样的事情啊,看来这可能是克苏鲁跑团游戏大厅在针对我们,特意放出这些人来影响我们的心态,毕竟这已经不能说是他乡遇故知了,而是他乡遇见鬼故事。。。我今天遇到了我的弟弟切克,在十多年前我们一家人去野餐,而且还是和几个关系很好的邻居一起去的,结果切克他就在众目睽睽之下失踪了,要知道他也就离开了我们视线不到十秒钟!”

    说到这里,瑞奇的表情变得非常痛苦,“当时我们刚刚吃完了午餐,我和切克玩起了接棒球的游戏,结果我当时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就故意用大了一点力气,把棒球丢到了切克身后的草丛里,结果切克在进入草丛后就没了动静,等我叫他的时候也没有回应,所以我还以为他是在逗我玩,因此我就想跑过去找他的麻烦,结果我就发现切克不见了,然后我就叫其他人去找他,结果我从此以后就再也没有见过他了。。。直到今天为止。”

    听完瑞奇的这个故事,刘星就想起自己也曾经看过一些类似的故事,都是某人临时离开了大家的视线,这多则几分钟,少则几秒钟,总之这个人就突然不见了,而是从此之后也是下落不明。

    不过有意思的是,这样的失踪案在岛国屡见不鲜,而且都冠以了神隐之名。( 都市文学 www.dswx.org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