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返回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七十一章 去游玩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建康连接并州与金陵之间,有一条名叫黾江的江河,两岸风景无限,很适合游玩。

    自从开通运河后,黾江的水运压力大大减少,游船也成了一项新兴的游玩项目。

    有看到商机人,早早就安排了游船,负责承接游玩的客商。

    而家中不缺银子的,当然要花费不菲,只为打造一艘属于自己的游船。

    如绥安伯府这种除了一个空名的贵胄之家,哪里有巨额银子支撑这样的花销。

    武德王来建康,理应由绥安伯府招待。可无论是姜延波还是老夫人,都不敢提半句。唯恐一张口,那大笔的银子似流水。

    好似清荷园早就看出了他们的心思,甚至连饭蔬都不曾用过绥安伯府半分。

    老夫人臊羞,根本不敢提让武德王来拜见的想法。

    这回武德王邀请他们要去游江,老夫人斟酌再三,还是以身体不适为由拒绝了。

    “大好的机会,老夫人为何不去?”王嬷嬷倒是有些意动。自从绥安伯府由姜延波承爵后,这绥安伯府是一日不如一日。

    以前老伯爷在的时候,府中热闹极了。总是各种宴会轮番上演,又与一些女眷们走动,哪像现在这般,冷清清的。自从二房和三房离开后,这府里是半点人气都见不到了。

    “我一个老婆子去了要做什么?”老夫人摇着头拒绝,“何况见了武德王我又该说什么?他来建康是享受的,可绥安伯府无人陪同,这一次……罢了,就让他们去吧。”

    王嬷嬷无奈,只能羡慕的看着其他人离开。

    临行启程这一日,天气晴朗,万里无云。

    因只是游江,阵仗倒也不算夸张。

    只是给各位女眷们安排了马车,还携带了不少行李等,光是拉东西的马车便用了七八辆。

    姜萱到大门前时,看到这情形,也有些惊讶。

    松柳小声嘀咕:“咱们府里什么时候多了这么多的马车了?”

    碧荷悄声回道:“自然是没有的。这些都是管家临时去租的,特意挑了一样花色的马匹,连马车都是相同的造型。就连驾车的车夫,都让他们穿上了咱们府里小厮的衣裳。”

    “这不是打肿脸充胖子嘛。”松柳嗤了声。

    碧荷也笑,“听说还是老夫人的主意,恐怕是不想太丢脸吧。”

    姜萱和婢女们共同乘坐一辆马车,这马车是松涛苑所有。周老夫人见此,也干脆没有给她安排。

    倒是姜若很是眼馋那辆簇新的,一看就很舒适的马车。府里的马车有限,她也只能和小箫氏共同乘坐一辆。

    至于几位姨娘,便在一处。

    姜延波本是要和两位新纳的小妾在一处,可王嬷嬷说不合规矩,只能闷闷不乐去前头骑马。

    说是骑马,也只是让小厮牵着马慢慢走,是不敢跑动的。

    姜萱掀开帘子看了看,未曾看到武德王的身影,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先行一步。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离开,声势十分的浩大。

    路过的行人纷纷避让,好奇这个究竟是哪家的仪仗,竟这样震憾。

    建康不必蓟京,百姓们可是很少能见到这样出行的大场面。

    绥安伯府里,王嬷嬷小跑着回去。

    “都顺利启程了?”

    “一路上很顺利,也未曾出任何纰漏,您就安心吧。”

    “大郎呢?非要坐马车?”

    “被老奴给劝回去了。要让他一直乘马车,这算什么样子。绥安伯府只是武德王的陪客,可不好抢了殿下的风头。这做主人的,待在马车里同两位小妾在一起,一直不露面,这要让人如何看待。”

    周老夫人点了点头,赞许道:“你做的不错。”

    王嬷嬷笑了声,说:“倒也不算什么,只是郎主看着很是不快。”

    “呵,没出息的东西。”周老夫人不屑的撇嘴,“不提他了,白白坏了兴致。正巧今天府中清静,陪我走走。”

    王嬷嬷自然应允,忙取了老夫人的拐杖,小心扶着人出门。

    除了周老夫人外,府里的主子们皆已出门了,下人们也就闲了。且老夫人一向只在自己的院子里待着,轻易不出门,几个婆子就在凉亭里坐着,磕着瓜子闲聊。

    “我方才去大厨房,听那几个采买的婆子说了一件趣事。正好几个姐妹也在,就给你们好好说说。你们说,这连亲爹亲娘都不知道敬重,为了个女子,反而去做那摔盆的孝子,这人是真的孝顺还是不孝。”

    “呸!那必定是不孝!自己亲生爹娘不理会,反倒给野女人家里做孝子,说出去也不怕人笑话。”

    “我听你这么说,就知道你必定是不知道都发生了什么事。”说话那人吐了个瓜子皮,挤眉弄眼的说:“咱们郎主啊,为了那徐姨娘啊,可是亲自给人家徐家当了一回大孝子。一路八人送去坟地不说,还……”

    “你们都是从哪里听来的!”

    几人乍然看到老夫人,顿时一惊,忙跪倒:“老夫人。”

    *

    姜萱掀开车帘,朝外看了看,轻勾嘴角。

    算算时间,老夫人应该把那几个人说的话都听完了吧。

    这样正好,都跌进泥塘里,谁又能清清白白全身而退呢。

    要死,就一起死咯。

    “娘子。”碧荷奉上一瓣脆桃,“婢子尝了,虽然有些寡淡,但也还算清甜。”

    她瞅了松柳一眼,嫌弃的说:“就这个眼大肚小的,偷偷吃了两个,该罚。”

    松柳忙捂住嘴,眼珠子乱转,一副不知道在打什么主意的鬼精样子。

    “那两个桃子都有磕碰再不吃就要坏了,婢子这才吃了的。”

    姜萱咀嚼了一片脆桃,才说:“吃了就吃了嘛。”

    松柳的嘴角刚扬起,又听她说:“等到发月例的时候,让她把两个桃子的钱还回来就是了。”

    松柳这一听,嘴角耷拉着,可怜兮兮的看着姜萱说:“娘子,你也知道婢子攒不了银子。这还等着发了月例,买朵花戴呢。”

    “哟,咱们松柳也知道爱美了?”

    “娘子就知道笑话我!你看碧荷姐姐,她也擦了胭脂!”

    碧荷忙捂住脸,嗔怒了她一眼,“就你长眼睛!”( 都市文学 www.dswx.org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