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返回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83章 不要到处讲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返回兴旺村,将车停在村部大院。

    牛小田昂首阔步,迈着目中无人的步伐,带着冬月回到了家里。

    将车钥匙扔给炕上玩手机的安悦,牛小田来到院子里坐下,还安排夏花给泡了杯茶,翘着腿,吸着烟,抬着下巴,俨然大佬的做派。

    安悦下炕,在窗口看到这一幕,完全不可理解。

    难道说,这小子出了趟门,赚了一个亿?

    不行,得问个明白。

    安悦出了门,来到牛小田对面坐下,蹙眉问道:“小田,怎么变成这幅德行?牛气冲天的。”

    “本人就姓牛。”

    “切,照着这么说,我姓安,就是安于现状了。”

    “嘿嘿,也可以说是安贫乐道。”

    “去去去,快说,到底怎么回事?”安悦追问。

    “小悦悦啊!”

    嗯?

    安悦瞪大了眼睛,臭小子,居然连称呼都改了,真想一记炮拳冲过去,打他个乌青眼。

    “说出来,你可要稳住。刚刚得知,本人出身不凡,也是将门之后,来头大着呢!”牛小田傲气的仰着头颅,只能看到下眼皮。

    “难道说,你爸是曾经的市领导?”

    安悦半信半疑,快速在脑海里搜索牛姓领导,有,但年龄对不上。

    “嘿嘿,虽然不是市领导,但也是行业精英,受人尊重。曾经在丰江市,留下了辉煌的名号!”

    牛小田大手一挥,得意洋洋的将在金源镇快餐店遇到白诚基的经历,绘声绘色地讲了一遍。

    父母曾经丰江市文物研究所工作,赫赫大名的盗墓双英是也!

    也就是说,小田哥本该是市里人,无意随风飘落在兴旺村,而已!

    看着牛小田的臭屁样,安悦又好笑又心疼。

    好笑的是,牛小田的父母,不过是国营机构的两个小职员,没什么好显摆的。

    心疼的却是,一个孤儿为了寻找自信,一点父辈的光环,都让他感觉如同黄袍加身。

    “小田,你该关心的是,为什么父母放弃一份不错的工作,非要来这种地方,甘守着一份平凡。”安悦提醒。

    牛小田愣了下,是啊,姜丽婉为什么非得躲起来呢?

    安悦理解错了,更加心疼,连忙纠正,“太复杂了,以后留着慢慢琢磨吧!果然让我猜对了,你有不错的基因,才能表现得如此优秀。”

    “还结了一笔陈年旧账。”牛小田晃了晃转账记录,“像是天上掉下来的两千块钱,白捡的!”

    “小田,听我一句,关于你父母的情况,就不要到处说了。”

    安悦一本正经提醒,牛小田抓抓头,不解地问道:“为啥啊?”

    “他们一定有事,来农村避世的做法,令人费解。别不高兴,他们或许是逃犯,或者私藏文物,又或者受到了某种无法对抗的威胁。”安悦认真分析。

    到底还是安悦考虑问题成熟,牛小田有点蔫巴了,点了点头。

    私藏文物是不可能的。

    曾经的老宅子,牛小田生活过十八年,熟悉那里的一切,一块土,一条虫子,甚至一片草叶,有好东西早就发现了。

    事实上,父母连一片有字迹的纸片都没留下,临终时也没有任何交代。

    但其它两种推测,却非常有可能存在。

    不管父母做了什么,肯定都赖不到牛小田的身上。

    不想了,徒增烦恼!

    晚饭过后,牛小田依旧晃着膀子出去遛弯,跟村民们聊天打屁,大槐树下,依然是笑声最集中的地方。

    牛小田从小在这里长大,乡村生活养成的某些习惯,是刻在骨子里的。

    回到家里,牛小田发现,东屋炕上多了一床被褥,还多了个穿睡衣的女人。

    正是安悦,她干脆从西屋搬了过来。

    牛小田就纳闷了,二美有什么不好,安悦却偏要跟自己一个屋睡觉。

    “姐,不怕杨水妹的死鬼男人了?”牛小田开玩笑。

    “跟你瞎混,胆子早就练出来了。”安悦翻了个白眼,又说:“小田,今天我遇到了姜丽婉,还向我打听你的情况。”

    “都问啥了?”

    “她说你小时候,晚上经常做噩梦,大呼小叫的,问现在毛病改了没有?”

    “扯淡,我才不做噩梦,再说了,她咋知道的,又从没在她家住过。”牛小田摆手道。

    “我说,你睡觉就一个毛病,喜欢搂着别人的胳膊。”安悦坏笑。

    “姐,你这是不打自招啊!”牛小田瞪大眼睛。

    “哈哈,我故意的,气死她,多管闲事的老女人。”安悦开心大笑,“我看到她的脸都黑了,走路还差点撞倒电线杆。”

    唉,那是你亲妈,说话可真过分。

    这事儿只能是姜丽婉摊牌,牛小田反正不会管,出去冲了个澡,回到屋里,依然是翘着腿摆弄手机。

    找到跟阿生的聊天记录,牛小田又翻开货车司机和那个社会姐姐的照片。

    两人都是倒霉的短寿相,再分析他们生辰八字,有一个共同点,命犯九空凶星。

    这种人的特点是,意志不坚定,极易受到邪魔蛊惑。

    “生哥,从老宅子回来了!”牛小田发去消息。

    片刻后,阿生回复,“兄弟,有什么发现吗?”

    “我进屋了。”

    “有半年没回去,没收拾。”

    牛小田发去一张照片,打出一行字:“这墙上写的是什么?”

    停了约两分钟,阿生这才发来一行字,“我爸喜欢练书法,尤其是草书,有天就拿着大毛笔写在墙上。说实话,写的是什么,我也不认识,更没研究过。”

    阿生敏感了,接着又是一条信息,“兄弟,你觉得像什么?”

    “我认为,上面写的是咒语。”牛小田点破。

    阿生被吓到了,好久才回复了一个大大的问号,表示不解。

    “二老是不是信了什么?”

    牛小田本来还打了“歪门邪道”四个字,想想还是删了,想必阿生能明白话里的意思。

    又过了好久,阿生这才回复。

    “兄弟提醒,我倒是想起来一件事。那时十岁吧,有天半夜起来,我闻到烧香的味道,好像还有人哭。于是,我溜到院子里,扒在窗缝往里面看,还是蛮震惊的。”( 都市文学 www.dswx.org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