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返回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八十七章 有生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乔果和乔食身后的背篓基本都填满了,就连念恩的都有一半了。白叔笑呵呵在一旁看着,半点不介意。

    那边白婶还在继续:“哎呦,你这个小哥。我一个年过半百的老人了,难道还要占你便宜吗?你看看,这土豆都有些烂了,你的价格当然是要下一点的。我们一家六口人,银子还不得多省点。”

    小哥被说的不好意思,直接把土豆半卖半送给了白婶。一家人开开心心买了不少东西,到最后实在拿不起了,白婶才停下口干舌燥的嘴巴。最后方珉带着白叔又去了粮店,用五倍的价格买了一百斤糙米,和五十斤白面。

    白婶连连可惜:“你们爷俩真是的。虽然现在有粮食了,但还是很贵的。家里又不是没有粮食了,等过些日子粮食便宜了,我们再来买啊!”一边说,一边还可惜个不停。方珉微微一笑。

    “白婶,这粮食价格,一下子恐怕是低不下来了。”面对她疑惑的眼神,方珉看着眼前的大街淡淡出声,“江南连绵灾难不断,边城战事到现在都没有结束,王朝的粮食,现在全靠北方一片。”

    “前几次我走专门的商道去北方买粮,在那里,一斗粗粮已经到了往年的十倍。那时候,我专门去了一趟边城,用银子先换取边城的稀罕物,然后再拿这些去换北方的粮食。就是这样,粮食也不能养活一个县城半年。”

    “新帝登基才多久,边城虽然有了可靠的将军,但能不能胜利,还要另说。现在的江南总督有些作为,可就算他的通天的本事,也没有办法一下子变出粮食来。粮价只会高,不会低的!”

    这番话一出,白婶和白叔彻底安静了下来。很快,白婶第一个反应过来,她摸摸自己内袋中的银子,二话不说自己又进了粮店:“我再去买一些,索性把所有的银子都用光。你们等等!”

    乔果左右看看,最后实在忍不住笑了起来,方珉眼里也带着笑意。白叔拉着念恩,想了想还是跟着儿子在外面等待。只有乔食,虽然不知道姐姐在笑什么,最后拉着姐姐去了粮店帮忙。

    乔果一进店里,就发现这粮店里面的粮食种类很少。除了现在绝大多数人买的糙米,只有一点点白面还有细粮。除了这些,剩下的就是豆类,有红豆,绿豆,黑豆,店里也就老板一个人。

    粮店老板刚刚做了一笔大生意,现在看到又有人进门,连忙站起来接待客人。白婶进门也不多看,直接问老板要糙米。粮价这么高,也不知道自己手中的银子能买多少粮食?希望不要饿着几个孩子。

    乔果正好进来,听到这话连忙上去问:“老板,我们这里有炮制好的金银花。你也知道,金银花的药用价值很高。主要是清热解毒,治温病发热、热毒血痢、痈疽疔毒等。家里的老人小孩都可以用。”

    “金银花性寒,味甘,入肺、心、胃经,具有清热解毒、抗炎、补虚疗风的功效,主治胀满下疾、温病发热,热毒痈疡和肿瘤等症。对于头昏头晕、口干作渴、多汗烦闷、痈疽疔疮、丹毒等病症均有一定疗效。”

    “老板,你要是觉得可以的话,不知道我们能不能用炮制好的金银花换你店里的粮食。”这一番话,让老板感到惊喜。老板原来也有些能耐,要是没有一点手段,也不可能开下偌大的粮店。

    只是,这几年灾难不断,特别在这样的县城里,很多人到最后都直接破门而入抢劫。老板是个练家子,平常三五人都不是他的对手。正是因为这样,一家人才磕磕绊绊活了下来,可并不代表活得舒坦。

    儿子年纪小,虽然家里尽量省下口粮给他了,但水难买,他过了半年还是身体渐渐虚弱下去。这可急坏了老板,他就这么一个宝贝儿子,要是出事了,不要说他了,他娘第一个活不下去。

    可要别的还好,就是再难总有些法子,唯独这个药物,是最难得到的东西。现在听到一个客人似乎家里有大夫,粮店老板整个人都激动了起来:“小姑娘,你们家里是不是有人是大夫?”

    “能不能,能不能给我的儿子看看病?要是能给我儿子看病的话,我愿意出五十斤糙米的价格!”老板咬咬牙,哪怕现在粮食难得,可也没有家里的孩子重要。这人既然有炮制好的金银花,家里就一定有人懂医术。

    乔食是个实诚人,连忙出门找白叔。白叔一听,倒也没有犹豫,带着念恩就进了粮店。外面的方珉楞了楞,最终也跟着白叔走了进去。老板一看白叔就相信了几分,他做了多年生意,自认看人还是有几分能耐的。

    这人虽然穿着不怎样,可手里应该有几把刷子。要是真的能医好儿子,就是给一百斤糙米都值得。白婶最见不得孩子受苦,一看这情况也跟着丈夫来到了老板家里的后院住宅,了解下孩子的情况。

    第一眼看到孩子的时候,乔果也吓了一大跳。这个孩子实在是太瘦了,都要瘦成皮包骨了。一开始觉得是没得吃,可一看老板家里的情况:虽然天灾艰难,可这个家里的情况,比起外面实在是好太多了。

    白叔诊断之后当即就出手写了一个方子,交给老板:“这个方子你先收好,我明天把药带过来。按照这个方子,连续吃上七天,令郎的病就会好了。”老板一听白叔出手就给了方子,还送药过来,连忙感激涕零。

    他特意带几人去了前面,大方得给了五十斤糙粮:“白神医,你就直接拿着吧,这是我小小心意。其实说实话,为了我儿子这个病,我们不知道想了多少法子。我老娘和妻子,都快要活不下去了。”

    “今日白神医救了我儿子,就是救了我一家子人啊!您不要客气,拿着吧,等药送过来了,我再给您剩下的五十斤。下次你们也可以再多拿一些!”看着他诚恳的脸,白叔不好拒绝,只能拿着粮食先走。

    这边老板拿着方子仔细看看,随后吩咐身边的长随几句。长随得到吩咐,立马去了外面找大夫。方珉扛着糙粮,对着白叔说:“要是我们今天不拿这个粮食,恐怕这个大街都出不去了!”

    一家人大惊,难道这地方还有他们刚刚没有注意到的危险吗?方珉却摇摇头,耐心解释:“你们有没有发现,我们走进那个粮店的时候。两边的店铺一个都没有出来抢生意?这难道正常吗?”

    乔食不是很明白:“可是那个旁边,一个是卖油的,一个是卖刀具的。他们两家和粮食店没有什么关系啊!再说,我们需要买粮食,他们就是想要抢也不能抢想要买粮食的客人吧。去了那里也没有啊!”

    方珉微微一笑。他已经毁容,可自从好了之后,除了一个人的时候特别安静,其他时候似乎什么都没有影响:“如果我们买了粮食,难道就不需要油,不需要家里的用具?天灾过去一年,很多人家里早就没有东西了!”

    “珉哥的意思是,这几家店铺可能都是那个老板的?”乔果这话一出,方珉就看了她一眼。随后方珉点头,显然认同这个说法。乔果这才明白,为什么刚刚方珉暗示白叔要拿这些粮食。

    白叔和白婶人老,当即也明白过来。白叔倒还好,可白婶却有些不舒服:“他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不相信我家老头子吗?我们虽然不是什么神医,可不会像一般的大夫的那样去骗人的!”

    “再说,那个孩子本身也没有什么大毛病。只是长时间被关着,吃的营养不到位,心情郁结,这才消化不良。那个健胃消食的方子下去,很快就会好起来的。不要说老白了,就是我,这个病都会治疗。”

    乔果还有些惊讶,看上去这么严重的问题,居然最后只要这样一个健胃消食的方子的可以了。中医还真是一件神奇的事情,可惜,根据这一年来的情况看,她是完全没有这方面的天分。

    不过她没有,可乔食似乎很不错啊!就连白叔都夸他记性好,有耐心,这样的人适合做个大夫。说实在话,要是阿食能学到白叔的五层本事,那她真是放心不少。人在这世上,还是要多一门技术的。

    那边方珉倒是安慰白婶:“也不是不相信白叔,只是可能对于那个老板来说。多一份保障,也让自己的儿子多点活着的可能。应该是之前有庸医和他说过,他这个儿子得了很严重的病吧!”

    这边一家人说说闹闹回到了山底,那边粮食店后院,被长随请来的“大夫”假装很认真看了看药房,良久才大喊三声:“好好好,哎呀,老夫怎么就没有想到呢!嗯嗯嗯,不错,不错的方子!”

    一听到他这么说,店老板这才长舒一口气:“房大夫您也辛苦了。今天贱内做了肉菜,您就留下来和我们一起吃吧。我母亲的身体您正好也可以给她看看,这一年来,真是多亏了您啊!”

    原本心动不已的房大夫一听说要给他母亲看病,肚子里的馋虫立马就消失不见了。他内心惶恐不已,又要在他面前端着:“不用了,最近日子已经好过不少,老夫家中的粗粮足够了。”

    “再说,我一个老朽,哪里需要吃这么好。现在江南已经恢复,小公子又得到了神医,老朽也应该告辞了。哦,至于老夫人嘛,其实老板不用担心,之前老夫人只是太过担心小公子而已。”

    “只要小公子能够痊愈,老夫人不需要在针灸,就可以像之前那样了。”老板一听这话,心中再无半点疑惑。房大夫这才得已同手同脚的出门,走到他们看不见的地方,他擦擦额头的冷汗,二话不说就打算跑路。

    山底四合院中,乔果正奇怪白叔之前的态度:“白叔,我看白婶刚刚说的那些话,这明明是一个很简单的病症啊!为什么你在粮食店里没有直接和老板说这个情况呢?我看那个老板觉得自己的儿子得了绝症!”

    白叔微微一笑:“你知道作为一个大夫,最重要的职责是什么吗?”看到三个孩子摇摇头的样子,他叹息着讲起了故事,“我十五岁的时候遇到了一个病人。那人的家里很富有,可他却总是觉得自己不健康。”

    “为了医治自己的病症,他每天都要找一个大夫。其中有乡间传言的神医,有本地县城的名医,甚至还有一个已经退休回家的御医。可不管这些大夫怎么看,都得出一个结论,这人没有生病。”

    “不光是没有生病,他还基本没有什么大问题,完全不需要吃药。可他每一次面对这个结果都不满意,有时候还会对着我们这些大夫发脾气。当然,也不是每一个大夫都会惯着他,有几个就不来了。”

    “那时候我脾气直,受不了这人的无礼,只看了两次就拂袖离去。谁知道过了一个月,对方居然再次上门邀请我去看诊。我自然是不想去的,回春堂生意渐渐有了起色,再说,我不愿意去看一个无病的人。”

    “正好,当时我店里救了一个游方大夫,他听说了这件事情觉得很有趣,就说自己是个民间神医。还说他手到病除,绝不会有任何问题。可我比谁都知道这个人,他只是会背一些固定方子的小儿大夫。”

    “我想着,对方反正没病,只是看看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谁知道,那游方大夫回来的时候,居然拿回来了一百两银子和一套绸缎衣裳。我后来才知道,原来他给对方开了一道小儿消食的方子。”

    “就是这样一个方子,让对方觉得他是个百年难得一遇的神医。游方大夫走之前和我说,做大夫的,有时候不全是看你的能力,也要能体谅患者的心情。后来我从医时间越长,越觉得这话在理。”

    ( 都市文学 www.dswx.org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