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返回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九十七章晨曦女王的宫殿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下午2点,赤毒西将所有部落的领军人召集过来,总计600人,场面吵的跟菜市场一样。

    600个身上涂的各种具有宗教色彩图案的状汉,蹲在一处空地上,互相唠嗑,有的甚至开始的摔角。

    身为主帅的赤毒西站在台上,扯开嗓门对着下方喊,道:“各位来自各个部落的兄弟,我们从密林的各个角落赶来,这里为的就是……”

    “还差一点,卡卡咕别给我们西部人丢脸了!”

    “别输给西部人,赢了我请你喝两石果酒!”

    下方的叫喊声顿时盖过了他的声音,赤毒西站在台上,双手无处安放,有种说不出的尴尬。

    紧接着一股怒火让他整张脸都变得通红,双手紧握,肩膀微微颤抖。

    然而身上散发出的气息只有二阶,根本无法吓到下方一众三阶,甚至是四阶。

    缅浮依靠密林,环境没有被过度开垦,还处于最原始的状态,孕育着各种强大的凶兽和神奇的药材,超凡素材充足。

    超凡素材充足,也意味着超凡者质量高,当然也有人少的原因。

    “够了。”

    一道浑厚的声音从天而降,伴随着一股无与伦比的威压摁在所有人的脑袋上,险些让他们趴在地上。

    一道庞大的身影从天而降,胖成颗球的赤毒生站在自己的弟弟旁边,目光冰冷的注视着下方一众部落领军人。

    面对大王的目光,所有人的额头开始冒起冷汗。

    “西,是本王钦点的大元帅,有统帅缅浮所有勇士的权力,所有的勇士应当无条件听从他的命令。你们这般模样,是在违抗我的命令吗?”

    赤毒生模样看起来憨态可掬,可一身气势爆发出来终究是一位王级强者,放在四阶里面也是佼佼者。

    否则他也不可能成为一个王国的君主。

    每一个字落下,都让下方一众二、三阶颤抖。

    十几个呼吸过去,没有人敢回答。

    赤毒西看到下方这群瑟瑟发抖,犹如小白兔一样的勇士,一时间刚才的恼怒一扫而空,内心只剩下悲哀。

    他好像找到管不住军队的原因了,并不是这些人脑子有问题,而是自己有问题。

    他太弱了不足以服众,如果没有王兄,自己这个所谓的主帅,可能下一刻就被丢出去了。

    又过了10个呼吸,终于有人站了出来。

    只见那大汉身高两米,褐红色皮肤,头上扎着脏辫。胳膊比别人腿还粗,身上的肌肉充满了爆炸感,脂肪含量低的不像常人。

    大汉身上散发超凡脱俗的气息,明显是一个高阶强者。如此强者面对大王的威压,面不改色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

    “回大王,属下觉得缅浮主帅之位,应当由勇猛无双,带领军队冲锋陷阵,所向披靡之人担当。赤毒西虽然贵为大王兄弟,但实力只有二阶,明显不适合担当主帅之位。”

    赤毒西面露苦笑,深深的叹了口气,道:“王兄,西愿让出主帅之师。”

    不管对方的统帅能力如何,但至少也比他这个喊不动人的主帅要好。

    缅浮已经危在旦夕,他们没有任何时间拖下去。一旦让晨曦在南部河谷地区站稳脚跟,那么缅浮的国都将暴露在敌人眼中。

    进者只取国都,退则镇守边关。

    到那个时候,想什么时候打就是晨曦说的算。

    “西,大哥说了这位置是你的就是你的,谁都没办法拿走。”赤毒生拍了拍弟弟的肩膀,随后将目光放到了下方那只出头鸟身上。

    总有不知天高地厚者,胆敢挑衅君主的威严。

    “适不适合不是你们说的算,而是我说的算。”

    前方那个壮汉感觉自己忽然置身于冰天雪地之中,一种心悸感席卷全身。

    紧接着一道高大的身影忽然出现在他面前,阴影将他笼罩一双是红色的眼眸,俯视着他。

    这一刻,壮汉感觉自己的身体好像正在不断的缩小,面前的身影正不断的拔高。

    一个拳头向他挥来,只比他拳头大一圈,可在他眼里比一座小山还大。

    千钧一发之际,壮汉爆发出一声怒吼,气浪席卷而来。

    双手交叉,摆出了防御的姿态。

    轰!

    巨大的响声让所有人的脑袋嗡了一下,伴随着骨头断裂的声音,一道黑影向后飞去,速度之快,卷起的狂风让一众人睁不开眼睛。

    沿路上几十号人被撞得稀巴烂,残肢断臂,内脏都溅到了周围人身上。

    一条腿挂在看戏的部落领军人脖子上,吓得他裤裆一阵湿润。

    那道黑影飞出了五六百米,在地上拖行了上百米,留下了一条深深的沟壑。

    烟雾消失,站出来质疑的高阶强者,半死不活的躺在地上,双手完全断裂,全身上下都在冒血。

    望着这幅景象,在场的所有领军人包括外边围观的勇士,无不目瞪口呆。

    “不错,能挡下我一拳,应该有2次蜕变,就是年轻气盛了一点。”赤毒生微微点头。

    如果换做别的老家伙,也不敢站出来质疑自己。

    每过十几年锤一下部落冒出来的刺头,是他身为国王为数不多的工作了。

    高阶强者之间的差距,比人和狗还大。

    这算是帝国的历史遗留问题,没有对高阶进行细分,粗暴的用6个等级来评判。特别是4阶上下线差距长得离谱,其他跑道可能是800米,它是8千米。有的人1次蜕变就跑到了终点,有的人10次才到,有甚者20次。

    当然这对于世界来说已经是相当先进的了,毕竟其他种族连等级划分都没有。

    赤毒西率先回过神来,连忙跑下来,道:“王兄,王兄,冷静冷静!”

    他没想到自己的大哥也这么莽,亮拳头可以,但也不能这样亮啊,人都快被打死了。

    “西,你这是干什么?我在替你出气呢。这些家伙不打一顿,都知道谁是老大。”赤毒生再次抬起的拳头,周围的人顿时瘫坐在地上。

    “王兄,大哥,我的亲哥啊。”赤毒西连忙抱住那条都快比自己肚子粗的肩膀,都快急哭了。

    “有意见是正常的,怎么说也是自己人,别动就喊打喊杀吧?”

    周围瘫坐在地上瑟瑟发抖的状汉们,顿时投来了感激的目光。

    好感度疯狂飙升。

    “有道理。”赤毒生放下了拳头,众人顿时松了一口气。

    下一个,赤毒生身上的气息再次爆发,让众人的心又一次提了起来。

    “西的话,就是本王的话,我不希望再看到第2次。”

    “尊王命!!”

    赤毒生离开,受伤者被抬了下去,场面再次回到了之前那副模样,只不过少了几十号人。

    所有人坐在台下一脸乖巧的聆听赤毒西命令。

    赤毒西惊奇的发现这些人竟然真的开始听自己的,管起来好像没那么难。

    “我们缺乏军团作战的经验,既没有战阵,也没有配合,与晨曦硬碰硬只有死路一条。所以劣势多骚扰,多偷袭,少正面,你们可以用除了正面以外的一切手段攻击敌人。”

    接下来他给每个人详细的讲述的如何对付晨曦的军队,尽可能的让这些脑子里长肌肉的人明白,不要跟晨曦硬刚。

    赤毒西直到现在都没搞清楚晨曦军队究竟是一只怎样的军队,但他知道正面精光是绝对赢不了的。他们想赢,唯一的方法就是拖垮对方,用持续性的骚扰和偷袭打击对方的士气。

    这种方法他是从帝国与巨人的战争中学到的。

    巨人个体强大,大部分时候人类都被压着打。但是他们的目标也非常大,基本上很难躲开人类的法术,所以帝国组建了多个小分队进行偷袭。

    目前的情况,虽然有所不同,但是可以确定的是晨曦的军队大多为普通人,密林恶劣的环境足够杀死他们。

    而且普通人士气最容易崩溃,死个三成的人基本就要溃败了。

    缅浮开始在河谷地区与平原地区的交界口布设各种陷阱,打算展开消耗战。

    ……

    晨曦北方生产建设军团参谋部。

    艾琳看完特种突袭部队送回来的情报,会心一笑,道:“想搞消耗战,算他们有点本事,不过还是太嫩了。”

    将目光放到地图上,密林中的低地平原,一个战略要地,拿下它相当于夺取缅浮的半数土地。

    “不知道你们在考虑晨曦的消耗时,有没有考虑到自己的消耗?至少10万人聚集在这一地区,时间一长后勤都会成为问题。缅浮一个半狩猎半采集社会,所有人分散开来还好,一旦聚集起来没有人能养得起。”

    经过玄律各类军事知识的洗礼,艾琳明白战争打的不只是军队,更多的是一个国家整体的实力。经济、后勤、动员、民心、环境等等,都会决定一场战争的走向。

    单纯是军队素养,缅浮就比晨曦落后了不知道多少个时代。晨曦的军队可是完全按照玄律打造的,上至军官下至士兵,都经过长达8年的洗礼。

    相比之下缅浮太落后了,他们甚至没有察觉自身的短板,你永远只停留在浅层,无法深入地审视自身。

    就比如他们能想到打消耗战,考虑的只是晨曦的消耗,却没有考虑他们自身的消耗。就算他们有充足的后勤,打消耗也不可能是晨曦的对手。

    根本无法想象一个几千万人上下一心,拥有一定工业基础的国家,战争能力不是一个处于部落联盟的国家能比的。

    “传令下去,让工程部队和法师团继续制造推进的假象。先拖他个一个月,看他们能撑多久。”

    “是!”

    晨曦的工程部队和法师团配合,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在修路,同时在密林中晨曦步兵师与敌人碰撞到一起,枪声与厮杀声不断。

    道路进度缓慢,工程部队故意放缓速度,战斗的烈度并不高。

    按照这个速度修下来,修一年都修不到低谷地区。

    缅浮大喜,士气高涨。

    按照这个节奏打下去,他们必胜!

    与此同时,晨曦的装甲部队已经撤出了密林,开始赶往东境。

    ……

    晨曦王都,王宫。

    曾经富丽堂皇的白金皇宫,由于多年没有得到妥善的维护已经略显破旧。宫殿里面空荡荡的一片,完全可以用家徒四壁来形容,根本不像一个王宫。

    同时以往威武的王国骑士也不在这里巡逻站岗,只是上不下寥寥几十个环卫工人,定期进行简单的清扫。

    要不是政府官员经常进进出出,这座王宫简直就是一座鬼城。

    宽敞的宫殿内,头戴荆棘王冠,威严无比的晨曦女王正坐在木椅上,处理着政务。

    这时一张纸放在了她面前,抬头望去看到了一个带着眼镜的清雅女子。

    “丽雅,有什么事吗?”

    “陛下,您什么时候修宫殿?”丽雅哭丧着脸。

    “宫殿都长草了,左边的宫殿已经塌了一半,十年前留下的战斗痕迹至今还未清除。再这样下去,国民都以为陛下不住宫殿了,跟那些官员让住大宅子。”

    “有那么差吗?”奥琳娜环顾四周。

    空荡荡的宫殿,曾经华丽的墙壁满是斑驳的,那繁复的花纹已经脱落,黄金的纹路也已经被敲下来。

    “嗯哼,不错!”

    “……”丽雅捂脸。

    我家陛下的审美有问题。

    “房子能住就行,修缮一座宫殿的钱能盖10座学校。”奥琳娜将申述报告推了回去。

    “丽雅,宫殿不是不能修,但不是这个时候。”

    丽雅苦着脸问道:“那要什么时候?您已经拖了6年了。”

    “什么时候啊……”奥琳娜思索一下,随后脸上绽放笑容。

    这笑容仿佛是清晨的阳光,连那眉目间的威严都驱散了不少。

    “待到晨曦人民都有房子住,都有学校上时,我的宫殿自然就有了。”

    ..( 都市文学 www.dswx.org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