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返回



关灯
护眼
字体:

五十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在金城的这些日子里,叶梦两口子心事重重,大女才十八岁却血糖变高,在金大附属第二医院做了详细检查,医生要求住院一周观察治疗。叶梦微信和马荣聊,告知马荣自己一家来金城看病。期间马荣也多次来看望,无微不至的关心,跑前跑后为女儿住院忙乎,再次打动了叶梦。虽然老公王朋在,马荣还是坚持每天来一次,只有和叶梦眉目传情,而一直不能得手。叶梦渐渐不自觉的将马荣和一浩做比较,觉得马荣更实际,更成熟,更稳重,他更年轻帅气。从高中同学时期一直对自己爱慕至今,如今事业有成,有相当的经济实力,正是黄金时期。相比之下,一浩则多才而痴情,往往不切实际,实则不可能。渐渐的,她决定放弃一浩,将来孩子们考学之后,能和马荣把这种感情维持下去,以报几十年相恋之情。

    一浩每天发来信息,叶梦看都不看一眼,随手就删了。一浩信息石沉大海,无边伤感,他也隐隐感到了叶梦的态度转变。心如刀割,万箭穿心,夜夜寸肠愁断,辗转反侧不得入眠。

    叶梦不理睬,虽然一浩有所察觉其中的原因,但是他爱的痴情,无法自拔,每天仍然几百次的想着叶梦,每一次想就是刀割一样,痛苦的洗礼!

    金城的一周,叶梦想了很多,孩子们的事必须和王朋商量,孩子们不能离开爸爸,她也想能够回归家庭,安安稳稳过完余生,看着三个孩子长大成人。所以她想维护家庭,为了孩子们!回家来的第二天,办公室里只有一浩和叶梦的时候。一浩询问孩子的情况:叶梦爱理不理,冷淡的回答,没有抬眼望。一浩心里不舒服,十分懊恼。隐忍了一周。星期日,一浩发信息约叶梦,想要把这个感情解决清楚。叶梦没有回复。第二天一浩又约,叶梦仍然没有回复一个字。一浩特别生气,信息中说的很清楚,想要解决问题,不是纠缠她。叶梦仍然无动于衷。这让一浩彻底绝望,也对叶梦的这种做法感到悲哀和耻辱。一浩认为如果叶梦打算和自己分手,就应该和和气气直截了当说明白,所谓好聚好散,可是她无动于衷,没有任何回应。

    一浩在家里失魂落魄!正好被妻子徐燕瞧了个正着,徐燕早就发现一浩神神秘秘,对自己也不冷不热不关心。这些天看来是魂不守舍的样子,肯定被哪个妖精给迷住了!

    从六月份开始闺蜜告知她老公一浩和叶梦有问题以来,她始终不能相信。经过长期的调查取证,徐燕终于弄清楚老公和同事叶梦有隐情!十月份她在广场口多次看见一个女人戴着口罩在每晚八点左右上了一浩的车。她按兵不动,最后和闺蜜多次指认,发现是他们一个处室组的叶老师。事实摆在面前,还是犹如晴天霹雳!一团无名业火簌簌窜上来,徐燕几近疯狂!她悄悄从老公手机里调出叶梦的手机号,发了个短信:“我离了,你们两个过起!”

    晚上没有好声气地质问一浩:“你们做的好事!一直当我是傻子!”一浩突然心里咯噔一下,遂又带着笑脸说:“你莫名其妙说的什么啊?我怎么听不明白!”徐燕紧绷着脸,十分愤怒:“你不要假装糊涂,我还不至于是块木头!你一直把我当做什么了?”

    当夜,两个人再无一句话,各怀鬼胎。

    第二天,这是后来一浩了解到的,徐燕去了两次学校,说是找叶梦老师。门卫觉得情况不对,说:“你不找蔡一浩,你找叶梦干什么?”说根据规定外人不能进入校园,给挡了回去。第二次她问门卫重新抄了叶梦的手机号。下午放学回家进门的时候,一浩听见她在电话里和别人吵:“我是蔡一浩的老婆……什么事?你不知道吗?嘴巴搁到你脸上的时候,你就知道是什么事了!”然后挂了。见一浩进门,徐燕越发生气,开始大吵:“我给你的心上人把电话打了。明天我就找她去。我就问一下她。你们两个好了你们一起过日子起!”

    一浩急了,好言相劝:“你找她干嘛?我们什么事都没有,我们只不过一个办公室,最多就是聊聊天而已!”

    “哼!聊聊天而已,好一个聊聊天而已!你当我傻子呀!我有足够的证据!你每天晚上开车出去干嘛去了?你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吗?”徐燕已经特别愤怒!“我们必须离婚!离婚前,我非得把你们的丑事揭露出来,让大家看看,人民教师在背后干的什么勾当!亏你们还站在讲台上教育学生,你们也配当老师?一对狗男女!”徐燕将一浩骂了个狗血喷头!

    第二天早上,一浩第一节课。期间好像手机有震动,但是他一直未关注,一味地上课。期间他隐隐约约觉得教室的门窗有人影窜动。下课后,他刚进办公室,门口裴老师招手叫他。他出去,裴老师急切而神秘的说:“你老婆在门房,叶老师两口也在。你过去看一下。”一浩知道老婆闹上来了。心情格外沉重,于是和裴老师一块下来。快进门房的时候,一浩五味杂陈。忽然对裴老师说:“小裴,现在我进去干嘛?说什么呢?她和别人有什么让她去说好了,我还是不要进的好!”便在安全教育室待了一会。后来电话响起来,一浩接了,是叶梦的老公王老师,电话里说:“蔡老师,我媳妇和我,还有你老婆都在门房。我觉得也没什么事吧?要不你也过来,完了我们再说。”一浩心里有种吃了木头的感觉,应和道:“好吧,我过来。”

    挂了电话,一浩沉着脸进了门房。老婆正阴着脸坐在椅子上,和裴老师说着自己男人不好的话。后来赵老师进来,劝说回家。她大声又说:“他们没事的话,叶老师怎么说让我把人管好。他们肯定有事情!”叶老师两口子已经离开。在大家的劝说下,徐燕怒气冲冲的回家,一浩远远的跟着。( 都市文学 www.dswx.org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