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返回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卷 上古秘史 第六十三章 天火神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萧索的冬夜里,鸟雀在寒风的浅笑里逃遁,石缝间泥土上尽是冰霜,冷风凄雪一点点蚕食着人间最后的温暖,大地湮染,白茫茫空无一人。

    门外传来霁雪的声音:“彭儿,雁儿,是你们么?”

    彭友迈步出去开门,霁雪进屋,瑶雁儿向其施礼,左玉亦要起身,霁雪摇了摇手。

    霁雪眼神黯淡,扫到彭友腰间,道:“蝴蝶即把金软甲赠你,你便穿着,明日武师大会打斗间,也好防着些。”

    彭友拱手道:“母亲大人,此是蝴蝶的贴身之物,我不便收。”

    瑶雁儿听二人对话,细品霁雪的神情,心儿一晃:两种表情?

    霁雪似有话说,欲言又止,只轻声道:“若你身体仍有不适,可不去武师大会。”

    瑶雁儿听得此言,忽冷冷的道:“霁雪娘娘是不是知道什么?明天是不是有人要害死我鹏哥哥!”

    霁雪听言眉目一皱。

    彭友亦凝眉道:“母亲大人,还请明示!”

    彭友见瑶雁儿手指贴紧,目露凶光正要看向霁雪,忙向她微微摇头,瑶雁儿见状,松开了手指。

    霁雪幽幽的道:“明日你若比武,切不可使西戎魔师之技,若能熬过明日,一切都可风平浪静。”

    左玉听言,显惊愕状,盯向彭友,彭友疑惑道:“我并未学过魔师之技,为何?”他忽止住言语,方才想起当时在西村由左图传于自己魔刀阵法。

    瑶雁儿与左玉闻二人之言,又见彭友目光犹豫,瑶雁儿忙问:“鹏哥哥,你会魔师之术?”左玉亦想知道。

    彭友答道:“那日由西戎九阶魔师带走,被九黎兽兵偷袭,他曾传我魔刀阵法。”

    霁雪听言叹道:“果真如此,你确是西戎大魔师之后。”

    彭友连贯几日见闻,似有准备,只道:“我即便是西戎之后,亦有华夏热血,中原若是一统,四方皆是亲友!”

    霁雪欣慰的点了点头,道:“你轩辕大哥亦是如此言说,只是其余人等意见不一,毕竟九黎联合西戎攻我云中隘口,军民皆愤。”

    彭友微叹一声,道:“我的出身,并不是我能掌控,我一心报效华夏,又关乎父辈何事。”

    瑶雁儿心中不忿,对霁雪轻声道:“还请娘娘把来龙去脉与我二人说。”

    霁雪微微俯首道:“那日你二人归来,既有一封来自东夷的信笺传来,上面说孤鸿刺杀,只是为了试出隐藏在东夷和轩辕宫的西戎后代。”

    左玉却是一惊,什么?这一切都是对方的反间计?她慌道:“当日孤鸿持太乙剑刺杀!在场之人都亲眼目睹,怎会有假!”

    彭友心道:不仅是试她,亦想找机会试我!瑶雁儿心道:原来他们都知对方的目的,只我不知。

    霁雪继续道:“如果他持普通仙剑行刺,倒也无妨,而正是这太乙剑,当年由大武师游鹰所持,曾歃过轩辕家的血,是无法伤到轩辕一脉的。”

    左玉咬牙切齿,怒道:“原来我用千里之耳所听到的,皆是他们所骗之言!”但她转而又疑惑道:“那为何不直接杀了我?”

    彭友心疑道:所听之语,皆是骗言?瑶雁儿微微皱眉,心道:小玉已如此了得,那我曾于老师的对话是否被她听去?

    霁雪并不回答,看向彭友道:“彭儿,那信上说你亦是魔师之后,若逼你用灵力使出魔技,自可证明。”

    彭友微微捏拳,道:“多谢母亲告知,我生在华夏,长在华夏,从小习华夏剑术,不会有任何背叛之心,他们若不容我,我自会离去!”

    瑶雁儿听他之言,心疼不已,她想着彭友从小孤苦,纵是心有热血,亦不被别人理解,他虽侠义心肠,但第一眼见他,就知他内心是孤独的。

    霁雪轻声道:“你轩辕大哥说若你在武师大会上,并无伤人之意,无关出身,自会封你为小酋长,那时亦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下。”

    彭友听言不语。

    瑶雁儿却托腮盯着霁雪,道:“我鹏哥哥自然不会伤人,但若对方执意要杀我鹏哥哥,我鹏哥哥难道束手就擒么!”

    彭友止住瑶雁儿,道:“雁儿,不可这般与我母亲说话!”

    彭友回想几日,方知师傅为何匆忙传授自己至高绝学天书剑法,蝴蝶又为何把金软甲送于自己。

    瑶雁儿淡淡一笑道:“霁雪娘娘,你是不是也要送什么给我鹏哥哥?”

    霁雪瞥了一眼瑶雁儿,轻声道:“我并无绝学相赠,我乃医者,救死扶伤是本分,不愿伤人,这是我师传我的天火丸,彭儿,你且拿去。”

    霁雪拿出一个极小的铜盒,递于彭友,彭友接了过来,口中重复着:天火丸?

    瑶雁儿忙问:“天火丸?就是可以让人瞬间拥有九阶武力的药丸?”左玉听言亦是一喜。

    霁雪淡淡的道:“正是,不过这丸世上只有数枚,强行服下,的确可提升武力,但只能持续数个时辰,而后需要数日恢复身体。”

    彭友叹道:“母亲所赠,我自会收下,但我不会用的,我自当凭自己的能力。”

    霁雪叹道:“孩子,你还需一切小心。”她又看了一眼瑶雁儿和左玉,转身离去。

    彭友三人望着霁雪的背影,各自不言。

    左玉看向瑶雁儿,问道:“公主,这救我的娘娘所言何意,这位彭少主为何是我魔师之后。”

    瑶雁儿蹙眉道:“小玉,无需多问,你且休息,明日蒙面跟紧我。”左玉微微点头,瑶雁儿向彭友示意。

    左玉见彭友与瑶雁儿要离去,忙道:“少侠,我知一事,可向你告明。”

    彭友转身问道:“何事?”

    左玉道:“我父曾告诉我太乙剑征召口诀,只我魔力尚低,无法招用,现在我告诉你。”

    彭友皱眉道:“为何告诉于我?”

    左玉轻叹道:“我觉得你是我的亲人。”

    彭友听言,心有所念,问得左玉道:“太乙之巅,火海雕琢;神剑于手,斩妖除魔!”

    彭友微微点头,瑶雁儿向她致谢,而后二人通过暗门走入彭友的卧寝。

    屋内桌椅床仍整齐原样,寒风偶尔撞击在窗棂上发出噗嗒的响声,炭炉依旧散着温暖的气息,飘出燃起的木屑味,干燥的空气贴在唇边。

    彭友与瑶雁儿互望一眼,各自不作声。

    二人坐于桌边两椅上,似有所想。

    瑶雁儿轻声道:“鹏哥哥,我俩连夜私奔,逃到一个谁也找不到的地方!”

    彭友摇头道:“既然连我母亲都知道此事,这宫城里定有很多双眼睛盯着我们,况且我若逃走,那就真成叛徒了。”

    瑶雁儿忙道:“你本就是西戎……”她却觉不妥,止言不语。

    彭友道:“即使我是西戎魔师之后,也不能就这样走,我的身世定不是这么简单,我必须弄清楚!”

    瑶雁儿伸手握住彭友,道:“鹏哥哥,我听你的!我会陪着你,了解这一切!”

    幽香沁人心脾,四眸温柔相对。

    彭友轻声道:“雁儿,你且去休息吧。”

    瑶雁儿微微一笑道:“嗯,你也别熬夜了,快睡吧。”

    彭友送瑶雁儿至暗门处,二人依依不舍,道别晚安。( 都市文学 www.dswx.org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