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返回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9章 掐指一算你要倒霉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听书 - 我在八零追糙汉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19章 掐指一算你要倒霉啊

大铁锅炖排骨,饼子贴在锅沿,加把粉条放俩土豆。

于敬亭迈着他那极有特色的嚣张步伐回来,穗子刚好掀锅盖,香气扑面而来。

穗子看他这表情就知道,事儿办成了。

他叉着腰站在她的边上,也不说话,表情很嘚瑟,眼神又似乎在暗示什么。

穗子搞不懂他在想什么,侧着头疑惑地看着他。

“你这学都上哪儿去了?这都不懂?小娘们,给爷上个态度。”于敬亭伸手比了比他的脸。

穗子哦了声,从锅里挑了块排骨喂他。

于敬亭非常郁闷,他媳妇作为村里学历最高的女人,为什么对男女之事如此迟钝?

他只是想让她亲他脸一下,而已。

排骨吃了,人没满意,自己动手丰衣足食,把媳妇拽过来,用油汪汪的嘴亲她一脸,这才舒坦。

这家伙属狗的穗子想擦,被他一瞪,手又放下去了。

“嫌弃?”

穗子把头摇晃成拨浪鼓,这家伙心眼小,她得罪不起。

趁着王翠花出去溜达,于敬亭把自己的战绩讲给穗子听。

他在李有财家门口埋伏了一会,这小子出来倒脏水,于敬亭用麻袋套着他的脑袋,把他拖到柴火垛后面,一通暴打。

“按着你说的,小小的揍一顿,骨头也没伤,不过他身上最贵的玩意坏了。”

穗子倒吸一口气,视线落在他的裤裆上,难道——

“想什么呢?我说的是他的眼镜。我把他眼镜拽下来,踩碎了。”

“咦——那你可真够坏的,他要心疼死了,哈哈哈。”穗子笑得好开心。

“他那镜子还是上学时,用学校发的补贴买的,买的最贵的京宇牌。”

“呦,跟人家挺熟啊,人家眼镜啥牌子你都知道?”于敬亭酸溜溜地说。

“也不是特意关注他,我俩不是一届的么,他在学校里总装,你没注意到他口音都不是咱们老家的土话吗?柳腊梅就是学的他,娘不叫娘,喊妈。”

李有财对他祖传入赘农村破落户的身份特别在意,在学校总是穿的干干净净,也不说他老家是屯子里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官宦子弟来体验生活的呢。

亏得遇到的是穗子这种嘴严实的老乡,换个嘴碎的早给他抖出去了。

“打的就是他这种装犊子的。”于敬亭哼了声。

“你没让他看到你的脸吧?”穗子问。

“瞧不起你男人?我是那种打闷棍还被人发现的菜鸡?”

他把李有财套了麻袋后,那小子哭鸡鸟嚎的,吓得头都埋到柴火垛里了,于敬亭看不起这种怂包软蛋。

“那行,洗洗手准备吃饭吧。”

于敬亭觉得她有事儿瞒着他。

“他为什么跟柳腊梅合起伙来针对你呢?”

“就是我和柳腊梅之间的恩怨,他可能是想帮着柳腊梅。”穗子敷衍,想随便把他打发了。

“我觉得不是——这小子,早就看上你了。你读中专住校时,全屯都在传你俩搞对象,那时候老子就看他不顺眼了。”

“谣言是他传出去的,我没有!”穗子心里急,不知道怎么解释。

“我知道,他就是想把你名声搞臭了,想不花钱娶你,不,他是想让你娘倒贴钱给他,不过我丈母娘多聪明,怎么可能吃他这一套,当时就让我把他拽到没人的地方揍了一顿,他这才消停,主动辟了谣。”

“这都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穗子大吃一惊。

她前世可不知道这些。

“都是些老黄历了,你不问我也不想说。”

于敬亭伸了个懒腰,不知道为啥,每次揍完李有财,他都身心舒畅,神清气爽。

于敬亭没有告诉穗子,当时村里传的谣言可难听了。

什么穗子跟李有财在学校钻了小树林,衣服散了一地啥的,村里姑娘被这么传嫁人都困难,要不是穗子娘足智多谋想到了这是李有财刻意的行为,穗子得吃大亏。

“他原来从那么早的时候就算计我”

穗子觉得李有财这个人太恶心了,可着她一个人算计。

“你要觉得不解气,我找个机会再套他一次麻袋。”

“先不急,看看他啥反应再说。”

这一晚,于家其乐融融,吃了排骨就跟过年似的,全家都挺开心。

李有财一宿没睡。

翻过来掉过去的琢磨是谁打了他。

首先想的就是于敬亭。

当年于敬亭因为他散播谣言败坏穗子名声就揍过他,全村也只有这个街溜子最没正事儿,可于敬亭这个人一身毛病就一点好处。

什么事都摆在明面上,打闷棍这种事街溜子觉得有损格调,上次打他可是直接就揍的。

再说他也没有得罪穗子和街溜子——起码现在没有。

于敬亭不喜欢暗搓搓下手,李有财也想不到穗子重生了,也不觉得穗子能想到他和柳腊梅合伙坑她,白天说话不还好好的?

排除了于家,李有财又开始琢磨柳腊梅。

这女人口口声声对自己一往情深的,背地里还勾搭几个男的,会不会是那些人争风吃醋?

还有赵家小媳妇、王寡妇年代久远,他也不记得自己勾搭了多少屯里的女人了。

倒也不是每个都睡,年轻时候就口头占便宜什么的,难道被她们男人知道了?

想不出得罪了谁才觉得可怕,李有财第二天顶着黑眼圈起来,刚好邻居家小媳妇来他家串门,小媳妇抱着个孩子,孩子见着他就哭。

李有财本没当回事,可小媳妇临走时说了一句,让他心里泛起了嘀咕。

“这孩子该不会是看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吧?我得找四婶帮着算算。”

不干净的东西!

这几个字让李有财浑身冒凉气,左看右看,就觉得家里的小破土房四处透风,阴森森,凉飕飕的。

李有财心里有鬼,越想越觉得吓人,壮着胆出门溜达,想晒晒太阳驱赶晦气。

走出去没几步就遇到杨家三小子。

“文化人,你身后有个女人!”杨家三小子叼着烟糖说道。

李有财一回头,青天白日,哪儿来的女人?

“去!别瞎说!”

“真的,头发这么长,长得咋还有点像穗子小婶儿?不过好瘦啊。”杨家三小子说一句就想一下。

是不是这么说来着?穗子小婶儿说了,背的好,奖励十根烟糖,十根啊!!

李有财退后一步,腿一软,好悬没摔倒。

穗,穗子?!

本章内容未完,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笔趣阁app。小说更全更新更快。百万小说全部免费阅读。还可以免费听书哦!赶快试试吧!
[点个赞]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