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返回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97章自从在相思河畔遇到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听书 - 我在八零追糙汉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997章自从在相思河畔遇到你

自行车停下。

穿着粉红长裙的女人单腿支地,桃花眼风情婉转地在于敬亭身上流连。

于敬亭看到她,心里使劲地呸了口,恶心!

“璩主任,真巧。”

女人闻言伸出涂着红指甲油的手捂着嘴一阵笑:“谁说不是呢,可能是缘吧。”

从来不信鬼神的于敬亭,认真反思。

难道是他在佛门圣地,妄图领着跟媳妇钻小树林,惹了佛祖羡慕嫉妒恨,搞这么个花痴膈应他?

于敬亭在心里疯狂嘴炮输出,看在璩主任的眼里,就是深沉内敛忧郁俊朗。

璩主任口干舌燥,舔舔嘴角,抑制不住的喜欢。

“我今天还拜了菩萨,想着跟你见一面,这不就遇到了?”璩主任用眼波使劲地来了一波攻势。

璩主任已经不满足跟他隔着自行车说话了,支好自行车下来,径直地走到于敬亭眼前,用眼神传递着对他的疯狂暗示。

“择日不如撞日,刚好遇到了,咱们去前面谈谈那笔订单的事吧。”

于敬亭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好家伙,前面,招待所?!

“哎呀你别误会,我姐在招待所当主管,咱们去能喝免费茶水,有个地方落脚么,当然,你要是有别的意思,也不是不行。”

一辆轿车开过来停在璩主任的边上,车窗摇下来,穗子好奇的脸探出来。

璩主任还没发现人家原配来了,还在那源源不断地暗示,不,她这已经不是暗示了,她是明示。

“于老板,你相信缘分吗?自从我第一眼看到你,就觉得我们上辈子是见过的。”

穗子嗓子出了问题,不能说话,此情此景,她只能借用车上的录音机,表达自己的心意。

小手飞快地在车载录音机上一通操作。

“自从在相思河畔遇到你~~~~”

悠扬的旋律从车窗里飘出来,于敬亭气得鼻子差点没歪。

这小娘们,故意的?!

他都被疯婆子用眼神疯狂猥亵了,她不赶紧下来挠跑这个女花痴,还在那饶有兴致地配起了背景乐?

配得这是什么该死的音乐!

穗子看于敬亭脸色那么难看,像极了被蜘蛛精捆回盘丝洞的唐长老,她忙按下停止键,一通翻腾找磁带。

换bgm嘛,她懂的。

于是,相思河畔停下来了。

“只要于老板愿意跟我去单独谈谈,我相信,你的生意一定能越做越大,就跟你一样”璩主任的视线直勾勾地向下划去。

于敬亭都顾不上听她发什么骚,视线瞪着穗子都要冒火了,这小娘们还不赶紧下来,把眼前这个花痴怪挠一脸花?磨蹭什么呢?

穗子努力翻磁带,听到璩主任畅想于敬亭的未来了,她灵光一现,有了!

换了一首《明天会更好》!

穗子用励志的眼神鼓励于敬亭,人间自有真情在,熬过这一劫,明天嗷嗷好!

于敬亭的脸彻底黑掉了,这小娘们,不会说话时比会说话还气人,这阴阳怪气的艺术算是让她玩明白了。

赶在于敬亭炸毛前,穗子拉车门下来了。

璩主任拼命地用眼睛对于敬亭放射粉红色小爱心,看到穗子后,眼神瞬间犀利了。

“于老板,这位是——?”

“是我那糟糠贱内。”出于对穗子看热闹不怕事儿大的愤怒,于敬亭把“糟糠贱内”几个字都咬着牙说了。

“哦就她啊?”璩主任用画着粉红色眼睛的眼上下扫视穗子。

穗子也在不动声色地打量着她。

不用于敬亭介绍这个粉红女郎是谁,看她这表现,穗子已经猜到了。

肯定是最近缠着他的那个吸土姐!

抛开人品和坐地吸土的属性不说,只看颜值,这个吸土姐的确很漂亮。

再历任对于敬亭有意思的女人里,绝对是蝎子粑粑独一份。

五官生的金珠玉貌锦绣娇容,衣品虽然差了些,妆也画的俗气,双重减分的情况下,还能看出是美人,这就很厉害了。

穗子越看,眼里的笑意就越深。

看两眼璩主任,又看几眼自己男人,然后满意点头,欣慰脸。

于敬亭在边上简直要吐血,气得用手推推穗子,这小娘们寻思什么呢,这满脸的“吾家有儿初长成”是怎么回事!

之前喜欢于敬亭的女人也不少,大多都是歪瓜裂枣。

现在有这么个漂亮女人被他迷得死去活来,说明他个人魅力提升了嘛,吸引的人档次都不一样了呢,穗子作为陪着他成长见证他一路走来的原配,多少有些欣慰么。

穗子疯狂用眼神向于敬亭表明她的老母亲欣慰脸,结果于敬亭更郁闷了。

鬼才想要这么该死的魅力,hetui!

夫妻俩在这眉来眼去的,璩主任憋不住气,打破沉默。

“我常听于老板说起你呢,果然是秀外慧中的才女。”

这话说的,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才是原配,偏偏还是笑着说的,摆明了想在穗子和于敬亭之间埋雷。

穗子就跟听不出对方挑衅似的,笑呵呵地点头。

“你怎么不说话呀?”璩主任挑衅的口干舌燥,穗子一句不说,她有点急。

穗子比比自己的嗓子,她也想说呀,可是说不出来。

本想在车上安静地给这俩人播放个背景乐,她男人不干,非得拽她下来,她这被迫营业的原配,也很无奈呢。

“你难道是——哑巴?”璩主任眼睛亮起来了。

“哑个屁——”于敬亭刚想骂,穗子的小皮鞋使劲地踩他脚,不让他说。

她自己则是拼命点头,误导璩主任自己就是个语言障碍者。

趁着璩主任不注意,穗子的小手背对着璩主任,在她的自行车坐垫上一通抚摸。

璩主任瞬间优越感炸裂,腰杆都拔起来了。

“原来你是个残疾人啊,怪不得于老板总是那么严肃,哎呀你看我这张嘴,没刺激到你吧?”璩主任的快乐都掩饰不住了,肉眼可见的嘴角上翘。

穗子用嘴型无声地说:“傻x。他严肃是膈应你这个大苍蝇。”

璩主任收敛笑意,她怎么觉得,穗子骂她?

这一长串唇语她是看不懂的,可是开头那口型,像是骂她?

“我媳妇说,你好。”于敬亭翻译。

穗子点头,又用口型无声地说:“大花痴。”

“她说很高兴认识你,你可真是个大美女,无人能超越,能上九天揽月能下五洋捉鳖。”于敬亭继续翻译。

“???”璩主任一头问号,长句短翻译,短句长翻译,越翻译她越迷湖啊。

本章内容未完,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笔趣阁app。小说更全更新更快。百万小说全部免费阅读。还可以免费听书哦!赶快试试吧!
[点个赞]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