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歡迎您,您可以選擇[登錄]或者[注冊新用戶]!
簡體版繁體版  
  •  
正文 第141章︰時光之洞
    換了整齊的睡裙後,江涵故意在艾琳面前淑女的梳理頭發,扎好蝴蝶結。

    不出意外的,滿足的看見了艾琳難受的樣子。

    最初魔女陽光的笑容有點僵硬,手不住的輕輕觸踫自己的頭發,似乎想要也整理一番。

    呵!

    …江涵牽住她的手,在對方渾僵硬之時笑容傻里傻氣道︰

    “帶我過去吧。”

    “……嗯。”艾琳似乎為了轉移注意力,自顧自地講解了起來,“聚會的地方,在我的一個折疊空間內。是為了建造一個家庭游玩式的游樂園而改建,但因為沒有建造完成,所以沒有投入運營……”

    她不自的單手撫在口,縴細的手指挑動領口的扣子,想要將睡裙的領子整理整齊。

    但對上了江涵鼓著臉的表,與‘抓到你了哦!’的眼神,又僵硬地放下手,手指虛握了一下。

    她深呼吸一口,似乎內心在默念著‘這不淑女’的,僵硬的介紹道︰

    “也正是因為這樣,我把它藏到了一個外人找不到的地方。”

    “嗯嗯,什麼地方呢?”江涵一邊應承著,一邊不懷好意的盯著艾琳空閑的手。

    艾琳嘴唇動了動︰

    “時間的亂序里,無論誰也無法窺探,除了偶爾會遇到時間屬的怪物之外,是非常不錯的藏寶物的地方。”

    強迫癥晚期,淑女癥晚期……江涵小護士心中做出了如下的判斷。

    嗡!

    艾琳單手一甩,劍柄式的法杖便甩入她的掌中,陽光魔力一瞬間綻放,一道光刃就從劍柄中刺出。

    沒有等江涵驚嘆這光刃的美麗,艾琳便劍刃對著窗戶位置隨手一撩。

    嗡!

    “時間加速。”艾琳輕聲誦讀咒文。

    她的語言並非是中文,德文又或是英文,而是一種詭異的符文之語卻能夠讓听見的人感覺到‘時間在加速’這個含義,這就是魔女符文語,是真正的注入魔力可以當符文用的語言。

    隨著時間的加速,江涵注意到窗戶外的空間有著一種抽離感。

    有必要用時間加速趕路嗎?

    江涵心中是這樣想的。

    艾琳則高舉陽光之刃,又往下一揮︰

    “時間停止流動。”

    嗡!

    這一劍揮下去的同時,咒文生效。

    江涵腦海中有根線仿佛被扯斷了,恐懼感宣泄而出,一種毛骨悚然的觸覺令她恨不得立馬跳開,躲開,有多遠跑多遠!

    時間緩速和時間加速一同使用的後果就是︰

    時間悖論,使用者死無葬之地!

    屬于魔女時空間學說理論前三的作死行為!

    她一下子驚恐的瞪大眼楮,已經來不及阻止了!

    刺啦!

    隨著一聲靜默而刺耳的聲音,江涵覺得大腦都像是被重擊,快要融化。

    窗戶外的空間不出意料的扭曲,變形!

    時間的悖論,發生了!

    這片空間,它既是加速的,又是緩速的。

    它的加速度,等于減速度,但在相對靜止中,又在無限流動。隨著這種違逆了世界所有物理基礎,所有魔力學基礎,所有空間學基礎的悖論誕生,一個入口被打開了。

    艾琳那驚人的魔力侵入了時間,就像是巨人輕輕摁住了叫做‘時間’的小犬的頭,像是獵手緊扼‘時間狼犬’的咽喉,即使是違逆了運行法則的悖論,也不再是悖論!

    它被添加了法理的基礎!

    “魔力即萬能……”望著這驚人景色,江涵嘴唇顫動的念出了魔力學基礎的提頁開卷語。

    艾琳收起法杖,偏過頭,沉聲說道︰

    “魔力即萬能。”

    她的魔力化為了實質的陽光鎖鏈將這個‘悖論’的空間鎖住,大量的魔力宣泄而出,在地板,在窗戶後變為了一塊塊像是木板的光板,就像是一座橋。

    艾琳牽著江涵的手,走上了這座橋,她看了眼時間之洞,搖了搖頭︰

    “有點暗了。”

    于是,一個像是太陽一樣的提燈由她的魔力組成,被她握在手中,並且她踏著自己的魔力,牽著江涵走入時光之洞。

    “這真,真不可思議,像是奇跡……”江涵有點語無倫次,突然覺得被喊醒了能夠見到這樣奇跡的景象,也是值得的。

    艾琳回過頭,耐心道︰

    “魔力本就是奇跡。”

    她又回過頭︰

    “所以才會有‘偽全能’這一說。”

    江涵點點頭,她一直以為魔女們說的‘偽全能’只是某種能力的代稱,但沒有想到魔力進化到這個階段就會自主走上偽全能的階段。

    “我還以為,魔女的神,全知全能的魔女之神會是一個神權什麼的……”江涵感嘆道。

    “如果全知全能是一種神職,是一種神權,那麼它還能被說是‘全知且全能’的嗎?”艾琳這方面倒是有魔女的感覺,她毫不留的嗤笑道,“我看,那叫做‘全不能,全不知’吧?”

    這倒是,魔女所猜測的神明的樣子是全知且全能,那它只有通過進化達成,因為它本就不存在。

    想要得到一樣不存在的東西,只有依靠萬能的進化去達成了。

    江涵正在感嘆著,突然,時間之洞的四周亮堂起來,無數的虛影,無數的景象飄浮。

    她看見了一切!

    看見了克拉肯的幼年,看見了雪倫居里的命運,看見了過往成熟體的艾琳和幼小體的安潔在說話。

    “這……”她險些叫出聲。

    但即使如此,那些虛影,依舊看了過來。

    克拉肯迷茫,雪倫居里在敏感,其他的魔女都只是略有察覺,唯有艾琳與安潔,猛的轉過頭望了過來,視線仿佛穿越了歷史,穿越了時間,鎖定在了現在的艾琳與江涵上。

    這兩位魔女嘴唇微動。

    可以分辨出來都在說一句話︰

    “原來是這樣。”

    江涵被這視線,被這若有若無的笑意給嚇到了︰

    “嗚哇!”

    但手掌感覺到一絲溫暖,比成熟體小許多的艾琳緊握她的手,陽光般的魔力溫暖了她。

    同時,傳來的還有那令人安心的溫柔聲音︰

    “別害怕,這是時間的可能。”

    “可,可能?”江涵呢喃道。

    艾琳溫和的說道︰

    “她們可以是過去,也是現在,也是未來,但她們與我們都只是一個可能而已。就像是數據庫里同時衍生,同時發展,同時進行的數據流。我們也許有交互,也許我們有交流,但我們不是同一個人。你看……”

    她頓了頓,對著那兩個看過來的虛影招了招手︰

    “哈   眨 褂邪步啵 沂前 鍘  閽謔 凰甑氖焙蚣衣穡堪 鍘!br />
    那個艾琳的虛影掩嘴溫柔的笑了起來,而小安潔則雙手抱,一臉驕傲︰

    “她只見過我,艾琳。”

    隨後,虛影消散。

    仿佛不存在,又仿佛只是過客,就像是夢中的夢,毫無雲煙。

    見江涵一臉的茫然還有大腦不夠用的樣子,艾琳掩嘴溫柔的笑了起來︰

    “你看,這就是可能,我們從可能中能夠學習到許多東西,但絕對不會讓‘可能’替代我們,而對于那邊來說,我們也只是可能,也不會讓我們替代她們。這就是為什麼我們魔力抵達了現在的地方,會有‘偽全能’的說法,我們可以知道一切,但知道的一切都只是可能。”

    難怪厲害點的魔女都看不起宿命論……感這東西被她們玩壞了不止一次啊……江涵感嘆著。

    魔力的進化似乎永無止境,而在那終點,也許就是魔女的終極思想體與終極混合體。

    ‘神’。

    全知且全能,可以是唯一,也可以是所有。

    可以創造一塊自己搬不起來的石頭,也可以搬起來任何石頭。

    存在即是悖論,存在即是全能。

    即使安潔與艾琳都屬于很初級的偽全知全能,但江涵也不有點心潮澎湃。

    雖然沿著道路也許也抵達不了終點,也許這條路是個莫比烏斯環,但走在路上,卻已經能夠看見終點,這是如何心潮澎湃啊!

    這段旅程很長,卻也很短!

    江涵剛剛有所領悟,體內的魔力正在竊取陽光之際,就突然結束了。

    她茫然的望向艾琳,眼神委屈又像是乞求糖果的女孩。

    你把這麼一塊甜美的布丁擺在我的面前,就在我要偷吃到的時候撤走……她委屈中,有點哀求,魔女的本能促使她想要去汲取這種堪稱忌的學識。

    艾琳溫柔而堅決的搖了搖頭︰

    “我是你,你也是我,但我們卻不含你我,你與我清晰而不同,相同卻非同類。”

    “我可以學。”江涵不想放棄。

    “哈哈,魔力即是萬能!”艾琳不答,卻發出笑聲,牽著江涵的手往前而去。

    此時,江涵才發現眼前是一片巨大的,有著數十層環狀山道的巨大山峰,被洶涌而壯觀,逆向而流的時間之海給包圍。

    半邊是暖陽,半邊是暖月,象征時間流逝的迷霧盤旋,卻被驚人的魔力隔開!

    一個依著這座巨大山峰修建的露營場,就浮現在這里。

    芬芳的草原花海,地上鋪著旅店般的木板地,半邊卻完好的壁爐,只有半間卻不殘破甚至還精美的酒吧!

    以及,安潔莉特與她的友人們。

    頂級魔女穿著睡衣,在此打鬧!

    也有非頂級的魔女,在此打鬧嬉笑,就像是在隱藏的樂園一樣。 打 賞

感謝您的賞賜! 100不嫌多 1分不嫌少! 您的支持是我最大的動力!關閉

筆趣閣-打賞 筆趣閣-打賞
微信支付                               支付寶支付